| 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 音画时尚 | 唐宋诗词 | 名著在线 | 下载中心 | 星语心愿 | 雁过留声 | 史上今天 | 
您现在的位置: 梧桐细雨文学网 >> 文章中心 >> 文学联盟 >> 人生之旅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无眠夜,思绪无尽 【字体:
无眠夜,思绪无尽
作者:谭雄泷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829    更新时间:2009/4/29

    记得小的时候,村里有很多年轻的人,都会去打工,我们那里叫"跑江湖",那时候小,不懂得什么叫"跑江湖",但也傻傻地用我幼稚的心认真去思考,什么叫"跑江湖"呢?却总也想不明白.每逢一年的岁末,有些出去打工的人会回来,他们穿着漂亮的衣服,挨家挨户的给乡亲邻里送一些糖果.和客气的和大人们讲讲外面的世界,多么精彩,多么无奈.我一点也听不懂,也不会去听,而是欢天喜地的去享受糖果的美味。我想,他们在外面的日子一定很好玩,倒不懂什么叫挣钱.于是我有时候竟幼稚的对爸爸说,我也要出去跑"江湖去".爸爸总是会抱着我对我说,那等你好好读书,长大了就可以了。于是,我总想着长大好,好去过我想象中那“跑江湖”穿漂亮衣服,好玩的,又有好吃的日子.

    还记得一位年假放完,又要回深圳的叔叔,竟然哭了,我不知道那眼泪是为什么的流的,却闹着要他给我带回电视上看的那些飞机大炮枪支弹药回来玩,叔叔也满口答应.隔年,叔叔又回来了,给我带了礼物,是一把水枪,虽然不是我想的飞机大炮,却也十分高兴,那是我童年第份玩那么好玩的东西。后来不知道爱护,被自己在家门槛上用砖头砸坏了,原因是我想取出水枪里面的那个可以吸水的部件。

    在上小学了,约微懂事点了,才明白,原来出去打工是要给工厂干活,才可以挣钱的.当时有些打工回来的人教我们小孩子唱"深圳歌"我倒能听得懂,大概的意思就是在外面很辛苦,挣钱不容易,大人们又常常教导说要好好读书,以后才会挣很多很多的大钱.于是,我开始好好读书,还算理想,保持了6年全校第一.但我心里依然是老想着长大,希望快点去见见外面的世界.那时候,我懂得人离开家乡会想家,要不然怎么常回家看看这现在听起来老掉牙了的歌曲,在那时候却那么流行呢?我又从孟郊的"游子吟"上知道了,哦,原来人离开了父母,父母会想念远方的孩子.没有体会终究是一种理解,和对书本知识的认识.我始终不明白,到底哪种情怀是思念家乡的呢?

    读初中的时候,一些比较远读住读的同学初一的时候竟然想家想得哭,我呢,看到他们哭,倒有些好笑,有什么好哭的呢,真是太脆弱,太不坚强了.一晃就到了高中了,我长大了,也懂事了很多,学校离家里远,在另外的一个县城.当然不能像读初中时候天天回家了,第一次有想家的感觉,好多同学都是一个月回去一次,是为了给家里省钱,还有些外省的同学,是一学期回去一次.我呢,刚开始军训的时候比较自由点,几乎是两三天一回去,后来才逐渐长一点,一两周回去一次,因为我想家了.在学校认识很多朋友,又是校级干部,所以我在学校过得快乐而有充实.我读的是职高,随着离毕业的日子一天天的减少,我步入社会的日子也就一天天快起来,特别是临近毕业的那段时间,兴奋得不得了,就开始盘算着怎么展开一个有报复的职业生涯和创业计划了.

    终于我毕业了.毕业后,在学校逗留几天,合影呀,玩呀,兄弟喝酒吃大排挡呀,就回家了,在家里没待到3个小时,我又跑到学校,晚上兄弟们陪了我喝了送行酒,第二天我就一个人偷偷就走了,走的时候,那感觉挺悲壮的,要是我告诉我朋友和学生,还有那些学生会的同事。再怎么也有几百个人送行,可我还是没告诉他们.这样的感觉是挺悲壮的.看了学校最后一眼,我就头也不回的就坐车去车站了.

    算算路费,我还剩下了十几元钱,可我还是买了票.心理兴奋到了极点,以至于我没给自己留后路.路上没钱了,2天一夜,我只吃了1顿饭.到了深圳下车后,已经是晚上了,我提着行李,一个人漫漫地走,不知道去哪里.竟然陪到一个学生会我管理的部门社团部一个学生,我很高兴,她看到我很惊讶,高兴。说把行李放他那里下,可她却说没时间了,得去上班,我跟她没说到3分钟话,他就匆匆的走了.一股无助和强烈的思乡油然而生,我哭了.后来碰到了一位老乡带着我去找了银行,取了我在途中哥哥急忙给我打的钱,才这样慢慢安顿下来。老乡人很好,我跟他在一起吃住了好几天。还带我找工作,他知道我是第一次出来打工后,对我说了句话,他对我说“出门在外,都得靠自己,社会是很现实的,不要指望谁”!出来这么久了,仿佛这句话就刚在我耳边一样。我感激老乡,就因为这句话,让我懂得该自己独立了。

    后来我找到了工作,是在步步高OPPO音乐手机里的品质部做管理。虽然认识了部门里仅有的几个人。但我还是很孤单。常常一个人。每天晚上都是一个人坐在草坪上喝着酒,一边想着家,很醉才回宿舍睡觉.喝酒,不是我的奢好,只是为了麻痹自己和打发孤独的时光罢了.后来我有从深圳到了上海.在华硕电脑里做了个车间小管理,手下有个几十个人。虽然是管理,却也得跟他们一起上夜班。很辛苦。后来自己有钱了去学习了模具设计,在夏普模具里做CAD设计。后来被裁员了。我时常想起在学校的快乐,想起兄弟们喝酒,想起在学校带着部门的人出去画画,游山玩水,想起家的温暖.想起自己的报复.也想起深圳帮我那位老乡的话"社会是很现实的"。想家的时候,含泪给家里打个电话,说自己过得好,不要担心,其实心中的苦,只有自己知道。现在好了,我在一家传媒公司上班,我很喜欢这份工作,与我的文学爱好对上了。又可以坐在办公室里了。

    一个人在外面真的很难,看着上海本地人一家三口牵着手散步,心里说不出的羡慕,羡慕他们能在自己的家乡,羡慕他们能够团聚在一起。我多么想回家呀,多么想学校呀,但是,我走的时候!对家里说过,没有事业,决不回去。这句话在我心中还是算数,为了梦想,为了以后要做慈善事业,为了今后能更好的生活,我不能回去!每当夜深的时候,我合上书本,偎靠在床上,流着泪,对家乡无尽的思念。不知道什么时候是我的梦想才能成真,回到我可爱的故乡呢?

    已经是第18根烟,这个夜晚,又将无眠。

文章录入:tanxionglong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文学网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评论留言: 共 0 条评论 (客观留言,文明评论!)

     
    姓名: 验证码: 查看评论  
            
    关于我们 | 站长信箱 | 雁过留声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本周更新 |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梧桐细雨文学网站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Copyright © 2005-2018 www.wtxy.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