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 音画时尚 | 唐宋诗词 | 名著在线 | 下载中心 | 星语心愿 | 雁过留声 | 史上今天 | 
您现在的位置: 梧桐细雨文学网 >> 文章中心 >> 小说 >> 粉色城市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马也失蹄 【字体:
马也失蹄
作者:带雨的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246    更新时间:2010/9/11

    老王说他的领导是个好官,我听别人也说过,这位领导能联系群众,还能和下面的人打成一片,劳动中常常积极带头,怎能不算好官呢。

    一次去单位农场劳动,几个人站在一堆牛粪面前束手无策,连眼睛都不敢看,一个个木木然不知所措。那官便马上从他们身后插进去,蹲下去双手往牛粪下一捧,几秒钟把他们的难题全解决了。

    他不仅劳动带头、以身作则,尤其能关心群众。为解决夫妻两地长期分居的问题,骑着自行车东奔西跑,找有关部门联系,帮助一对对“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解决了问题。有职工病了便在食堂煮碗面亲自送给病号。对这样的官员还不满意,想要当官的怎么做呢?

    他甚至关心职工家属,过年时从库柜翻出文化大革命中积压的鞭炮,挨家挨户送给孩子们玩,并且一再交代孩子们要小心,不要打着手。

    再如,出差住旅社时,如果偶尔来了职工家属探亲,他便搬去另外房间,让牛郎织女俩:

    夫妻久别离,情浓意如蜜;
    来年添娃娃,牛郎与织女。

    老王说,这位领导好当然是好,可每到开会他就像念经一样对大家说:“你们记得,要夹着尾巴做人!”

    夹着尾巴?什么话,人哪来的尾巴,狗才有尾巴呢,而狗确确实实常夹起了尾巴。主人高兴时候给块骨头,逗它玩玩,它便高兴得把尾巴翘得老高老高,还摇摇晃晃。主人生气了,给它一张冰霜脸,骂它踢它,便把尾巴放了下来紧紧的夹在屁股沟里。

    人没有尾巴,说是克隆吧,那时代也许还没有列入研究的项目呢,即使科技发达国家也还没有取得成果。移植的技术当然有,然而谁不想轻松利索的过日子,拖着那条既累赘又不好看的劳杂子做什么?

    老王很尊敬那位上司,可老是听见那位上司说那触目惊心的话,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

    老王连狗肉也不吃,一次朋友邀他去吃狗肉,情面难却,才尝了一小块便猛喝酒,巴不得几口酒能把那一小块狗肉化得无影无踪。可是他喝了好几口酒,仍然像是有只狗爪子在挠他的胃,抓他的心,扒他的喉咙管一般。

    老王反问道:“你们听了‘要夹着尾巴做人’的话不会难受吗?简直象是狗血在血管里燥动。有骂‘臭老九’的,虽然也不好听,但总还是人,夹着尾巴做人的话太不人性了嘛!”

    仔细回忆,我也听过这样的“谆谆教导”。只是那年代人们的神经已经错乱麻木,已经习惯成自然,所以就没有怎么感觉到,没怎么当回事。清醒过来以后才忽然有些明白,觉得令人难堪和委屈。

    老王说,他的那位领导还是好心,敲敲大家是为了大家不犯“错误”。比如那年大家偷偷议论“副统帅怎么可能叛逃呢?”那领导从背后上来,轻轻地拍他的肩膀说:“可别再议论,不得了的,了不得的呵”,然后回过头对大家说:“我没听见,什么也没有听见!”如果他是恶意,早把你审查一番,或者汇报到上面去。

    他确实是为大家好。那个天天强调抓阶级斗争的“史无前例”时代,正在批判“人性论”,他能够这样的“温良恭俭让”,如此的通情达理,这样的人性化,已经难得之极。我说,也难怪人家嘛,官不好当呵,弄得不好自己落个政治麻木或者右倾,乌纱帽也要丢了的。

    我调侃说,那个年代有“一个指头和九个指头”的公式;还有“好人打坏人活该,坏人打好人犯罪,好人打好人误会”的说法。就别计较了,而且才是“一个指头”的事,别耿耿于怀了;何况百姓,听说连高层的同僚都有被敲的,警告“尾巴不要翘太高了”。

    那上司确实是个好官呢。我那里的官也好,也说过“尾巴不要翘太高了”的话。看来也不是他们自己的创造发明,也许是上面有了个“范本”,一级级依样画葫芦传下来的。

    “尾巴”的说法还不是现代人的发明,据说是中国的古代文明、古老传统。至于哪朝哪代、哪个皇帝发明的,就难弄清楚了。别管!我们又不是管版权税的的。说句笑话,如果补收版权税,一层层官员都“盗版”,都如法炮制,那个版权税岂不数也数不清,几十年来一级级的异口同声,为了补税,国库也会被掏空。

    再没有人把别人当成“狗”鞭笞了。人们已经渐渐觉醒。若再有人把下级成狗,说不定会有人反抗,群起而弄根狗尾巴给那官员装在屁股背后,让他自己体验一下夹着尾巴做人是什么样的滋味。不会了,也许那些人早就去那杳杳处另寻新欢、另谋要职了。

    马会失蹄、人有过错,古人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呵,诉来一个连上帝也会有失误的故事:

    一次神父打高尔夫球打偏了,顺口骂了一句“他妈的”;第二次又打偏了,于是又顺口骂了一句“他妈的”。虔诚的修女提醒他说:“神父不能再说脏话,说了脏话上帝会惩罚你的!”

    随即一声霹雳哗啦响,神父吓得打颤,以为真的是上帝惩罚自己,没料到霹雷竟然把修女击毙了。神父清醒过来后一片茫然,他不明白,该受惩罚的应该是自己,霹雷怎能击毙那善良、斯文、虔诚的修女呀?这时天空传来上帝嗡声嗡气的声音:“哎哟,他妈的!我也打偏了!”

    连上帝都有闪失,更何况马,更何况神父,更何况平平常常的官员呢。

文章录入:带雨的云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文学网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评论留言: 共 0 条评论 (客观留言,文明评论!)

     
    姓名: 验证码: 查看评论  
            
    关于我们 | 站长信箱 | 雁过留声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本周更新 |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梧桐细雨文学网站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Copyright © 2005-2018 www.wtxy.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