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 音画时尚 | 唐宋诗词 | 名著在线 | 下载中心 | 星语心愿 | 雁过留声 | 史上今天 | 
您现在的位置: 梧桐细雨文学网 >> 文章中心 >> 新文学 >> 戏剧人生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希特勒”救了他们 【字体:
“希特勒”救了他们
作者:带雨的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469    更新时间:2010/10/16

    一朋友姓孟,名君,别号老梦;因为他性喜梦、好追梦、善解梦,而且又姓孟,大家便干脆叫他“老梦”。如此称呼,“老梦”不仅不生气还几分得意。  

    每天早晨老梦睁开眼睛后常常是一声叹息、一阵发呆、一番得意。室友们猜想,老孟准又在追忆梦中的得失与悲喜。如果人家问他梦些什么,他便一定会说梦中什么都有:梦中不缺黄金屋,梦中还有满仓粟,梦中更有颜如玉。他告诉室友,最遗憾的是梦醒后记不住,常常白梦一场。  

    老梦这天早晨突然大嚷一声,原来是梦中得了巨奖,平日不搭不理的人都来了。有攀亲道故的;有送烟送酒的;有祝贺道喜的;有介绍对象的;还有邀请赴宴的;更还有聘请当顾问、理事、评委的。真是“多年寒庐无人问,一朝中奖人人知”。  

    一娇小的女友“拜拜”了多年,也寻上门来发嗲撒痴。哪料老孟正得来百般体贴与千般温柔之际,不来往的一个远亲上门逼他借钱做生意,他没同意便取出一瓶汽油卡擦一声点燃,这就引来开头时的他那一声大嚷。  

    梦君惶惶然望着房里那盏二百瓦的灯:“嗨!是谁刚才开灯,难怪我梦见汽油着火。真可惜一场好梦呀!”于是他又嗨了一声:“若知是梦,何不答应把钱借给那远亲。没讨得人情反而弄得毁了我的一场好梦。”  

    老梦的梦常常是稀奇古怪的。有一次做梦和许多人一起被法西斯党卫军抓去。危急之际一同事忽然穿上扮演希特勒的服装,粘着小胡子,两腿绷得笔直,皮靴咔咔作响的正步上场,抡起胳膊一声嘶叫:“全放了放了!”啊!希特勒把大家救了。  

    看老梦说兴正浓,怕他又呶呶不休地侃他的梦经,室友们哈哈几声后便赶紧讪讪而去。只要说起梦,老梦的话便特多,没完没了。说起梦,汤显祖的《牡丹亭传奇》的梦最动人心弦:  

    千金小姐杜丽娘在花园里,梦中与翩翩少年柳梦梅相遇后,思念不已而忧伤死去。杜丽娘死前不断的呼唤“柳郎呀柳郎!”。不几天,果然有个叫柳梦梅的书生寻梦而来,在梅树下连哭带喊着“丽娘,我来了,丽娘我来了”,柳梦梅的深情喊声果然把杜丽娘喊醒了过来,才子佳人终成伉俪。  

    杜丽娘还魂的演出又引发了一连串的稀奇事:娄江一女子看柳梦梅与杜丽娘的故事感动得伤心而死;一少女痴迷汤显祖才华横溢而以身相许,没有如愿竟然撒手人寰;某女优因为演杜丽娘伤心过度而至于丧命……  

    梦君不过是品味梦而已,没有因梦而断肠,也不因梦而弃世,因梦愁断肠而丧命。  

    孟君的梦还不是人们讥笑的“白日梦”,每天的白日他要上班,不能如杜家的千金小姐大白天里在花园入梦惊梦,只能夜里躺在床上,飘飘乎乎、云里雾里的梦一夜,梦中得来一次死去活来的深切感受。孟君只属于梦的“业余爱好者”。  

    老梦的梦还不碍大事。他不掌握军政财权,也不制定方针政策,还不指挥与策划什么。他仅仅是一晚上的神采飞扬、梦萦魂绕罢了,天亮后稍稍再迷糊一会儿以后,便照样得按时起床上班去,他从来不影响和耽误单位上的“抓革命促生产”。  

    所以没有人挑他的不是,只是常常打趣而已。他当然也不在乎,反正于国于民虽无一利却也没有一弊。他有个口头禅:“管天管地,哪能管人家做梦放屁!”  

    有重任在身的官员可就不能与老梦相比了,非同小可了,决定方针、政策、项目、措施等等是不能沉湎于“梦”的,一定要头脑清醒、脚踏实地,如那个名句,要“摸着石头过河”。  

    晋代的葛洪也是这样说的:“天下之事,以臆断者不可任也”。这话非常在理。臆断、估计、猜测如同梦,如果凭梦想,一五一十写下来而付之讨论、通过、实行,便可能害国殃民了。  

    大的例子不好说,人家如果问你怎么知道的,要你拿出证据来可就麻烦了。你若说是街上听来的。人家会问你是哪条街哪条巷,讲的人是什么样,要你带去寻找。而且还会问是什么长相,穿什了么衣服,身材怎么样,脸上有一些什么特点,甚至还要你画出来。  

    30年前有个幽默。追小道消息追到某人,问他传小道消息的人穿咋样的衣服,他急得汗水淋漓,情急之中只好回答说“没有穿衣服”。  

    “什么?”追问者的眉毛竖了起来,嘴巴张开了。那人镇定下来后赶紧补充:“在澡堂子里”。  

    又问:“是男的还是女的?”那人脑子忽然活络了起来,扑哧一笑说:“你看我嘛!”问的人发现自己说漏了嘴,便不好意思再追问下去。  

    如果人家让你带着他满街找,一时找不着,可是肚子又饿了,他执行公务有出差补贴,你肚子里叽哩咕噜,还不知道要熬到什么时候,那有多心焦呵。  

    为什么“以臆断者不可任”呢?说个小事,某单位有个小场子,“迪斯科”风行年代她算盘珠子一扒拉,装修一下开个迪斯科舞厅,一天三场,三三九,九九八十一,几年下来岂不金娃娃也抱到手了。她没有想到除装修费还有工商、公安、电业、交管……更没想到还有市场竞争。  

    小事凭一时灵感或者梦想好办,了不起糟蹋一些银钱罢了,若是建个大坝、水库、发电站,损失可就难以估量,也许还贻害子孙后代。所以小梦君不要紧大梦君却要不得。领导者任命干部时候可是千万要考虑葛洪的说法:“臆断者不可任”。  

    那“老孟”依然故我,照样是爱梦、恋梦、贪梦,还爱悔梦、讲梦、追梦、倒腾梦、卖弄梦、享受梦,每天睁开眼睛后便一声叹息、一阵发呆、一番得意。如果人家叫他别总是做梦胡思乱想,他便又是老调重弹:“管天管地,哪能管人家做梦放屁”。  

    他建议把寝室的灯泡换成40瓦,别大灯一开又以为是什么人洒汽油。  

    他还捉摸好,以后若是梦见中了奖便大大方方,本来就是梦何必不白做个人情。要是那娇妞再来便既来之则安之,且先拥入怀中,决不要打擦边球。反正做梦是不会犯错误的,连希特勒救他的梦,也没有因为做梦而犯错误嘛。

文章录入:带雨的云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文学网 
  •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 下一篇文章:
  • 评论留言: 共 0 条评论 (客观留言,文明评论!)

     
    姓名: 验证码: 查看评论  
            
    关于我们 | 站长信箱 | 雁过留声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本周更新 |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梧桐细雨文学网站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Copyright © 2005-2018 www.wtxy.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