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 音画时尚 | 唐宋诗词 | 名著在线 | 下载中心 | 星语心愿 | 雁过留声 | 史上今天 | 
您现在的位置: 梧桐细雨文学网 >> 文章中心 >> 小说 >> 聊斋夜话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猫鼠怎么成为亲家的 【字体:
猫鼠怎么成为亲家的
作者:带雨的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244    更新时间:2010/10/25

    猫天生为了治鼠,猫鼠是天敌,但世界上没有永恒不变的,没有。猫鼠是天敌吗?是,然而那是从前年代的事。据我一朋友证明,猫鼠还结儿女亲家呢。

    朋友说,他一个朋友告诉:朋友的朋友的朋友家里养过的一只猫就和鼠结成儿女亲家。我当然不信,简直是浑话,猫鼠互不侵犯倒是可能,哪能结成亲家,猫鼠结亲怎么繁衍后代呀?

    朋友说得活灵活现。那只猫叫“花花”。猫怎么取这样怪里怪气的名字呢?因为它不会抓鼠,从来就没抓过鼠,但是长得忒漂亮,胖胖的、声音甜甜的、嗲嗲的、脆脆的、绵绵的,常常还会给主人挠痒痒的,主人特喜欢它,太宠了吧,无所事事,所以就和鼠结成了儿女亲家。

    那朋友还告诉,猫鼠结儿女亲家的事还不算会少呢,不信可以去街头巷尾听听。

    我不怎么相信,可是人家言而有证,还说他那朋友的朋友的朋友还有照片在,他的猫和鼠就是天天睡在一个窝里,彼此卿卿我我、恩恩爱爱。那只肥肥的猫还把小巧玲珑的鼠搂在怀里紧紧的,鼠呢,紧挨着猫的小奶奶,像是才吃完奶似的。既然人家说得有鼻子有眼,且还有照片,我凭什么不相信呢。

    记起儿时看过连环画《老虎的儿子》,老虎拾得一个孩子带回去养,靠虎奶喂大那孩子,虎和孩子亲亲热热。猫鼠为什么就不能成为儿女亲家呢!

    我想把猫鼠联姻的希奇事告诉朋友,要不然人家说我是胡说八道,于是我为猫鼠成了儿女亲家设想各种各样的,结成了儿女亲家的充分理由,让这个有趣的事比朋友讲给我听的更加的合情合理。左思右想,想出来几种假设。

    开始是这样设想:

    一次主人外出前忘记给猫留食,饿得猫肚子咕嘟咕嘟乱叫。鼠非常有同情心,钻进储藏间偷了吃的东西出来给猫,危急之中救了猫一命,猫十分感谢鼠的救命之恩。

    鼠一再表示不必感谢,趁机做起思想工作:都是天涯沦落者,区区小事何必挂齿。后来猫看见鼠就不再那么凶神恶煞,还常常对猫温情地喵呀一声打招呼。

    再后来猫想想,觉得多个朋友多一条活路,难说哪天需要帮助,那天要不是鼠大仁大义爬进储藏间偷东西给它吃,等着主人回家岂不早就呜呼哀哉。

    后来猫鼠便渐渐的你来我往,猫觉得何必那么认死理,何苦为主人卖命,于是它们渐渐的交上了朋友,再后来更是让它们的儿女相配,结成了儿女亲家。

    后来我又这样设想过:

    一次鼠发现仓库一个柜子里有许多食物,悄悄的告诉了猫,还说主人早把这些食物忘了。猫开始时觉得自己受主人聘就是为了看守仓库,防止鼠偷盗,怎能监守自盗,怎能与鼠同流合污呢?

    鼠说:你以为他是规规矩矩得来的呀,不也是偷来的,不过偷的方式不同而已,不是黑灯瞎火里偷偷摸摸的偷,而是光天化日之下的偷,人们叫做贪污、受贿、卖官,叫做批条子、盖章,叫做洗钱……猫听不懂这些古里古怪的词句。

    鼠又说了:且不管那些怪里怪气的词句,反正那些都是不义之财,不是正正当当来的,偷不义之财自古以来叫做劫富济贫,救济了贫穷者不能叫做偷,还是还是仁义之举呢。

    鼠伶牙俐齿把猫打动了,猫觉得言之有理,于是开始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鼠去偷,渐渐的帮着鼠看风,给鼠通风报信。当然,鼠偷来以后首先孝敬猫一份,猫总是得大头。于是它们渐渐的消除隔阂、你来我往,更渐渐的交上了朋友,再后来便又让它们儿女相配,结成了儿女亲家。

    一次我又是这样设想的:

    鼠常常作猫的“思想工作”说,你那么卖命做什么,人最是不仁不义、不讲信用,最爱过河拆桥、兔死狗烹、鸟尽弓藏,今天用着你便喵咪喵咪的和你亲热,逗着你玩,明天用不着你便一脚过去踢出门外。

    猫忽然想起有过一次,确实几乎被主人一脚踢死,啊,人确实是很不仁不义,不把猫的性命当回事。

    那次主人大概有什么烦恼,可能正在做手脚弄钱,自己是想讨好,便喵呀喵呀的嚷了一句,不料主人竟一脚踢过来,大概是怕嚷嚷声被主人听见。

    哎哟!那是什么脚哦,尖尖的尖头皮鞋,几乎正踢在它的性命攸关处,痛得在地下直打滚,想叫还不敢叫,主人既然是怕嚷嚷,便只好忍着,眼泪汪汪的往下流。

    猫终于想通了,从此,猫鼠的宿仇、天敌关系渐渐化解,进而便渐渐的化敌为友、你来我往,再后来又让它们的儿女相配,结成了儿女亲家。

    我还曾经这样设想过:

    一次猫看见鼠在屋顶吃香肠,吃得不亦乐乎,它看得直吞口水。鼠挺讲仁义的,竟然扔给了猫半根。猫问,哪里弄得来的?鼠笑一笑告诉说:这就叫做人有人路、蛇有蛇路,你是靠帮助主人看仓库得主人赏赐,闹一点残羹剩饭,我呢,是靠偷主人的,你猫有猫路,我鼠有鼠路哟。

    鼠还告诉说:仓库里的食品多得很,有许多都发霉了,他们反正都是捞来的,别人孝敬的,敲诈勒索来的,贪污盗窃来的,坏了也无所谓。

    猫又问:那么他们为什么总给一些残羹剩饭吃呢?鼠又告诉说:人就是这样贪心,这样欲壑难填,这样坏心眼,宁愿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即使吃不完也还是拼命的要,而且还舍不得给别人,宁愿让那些东西坏掉,在他们心里别人的命算什么,据说从前有一个洋老板甚至说,三条腿的动物没有,两条腿的穷人有的是。

    猫还问:仓库关得严严的,锁得牢牢的,怎么偷得到呢?

    鼠要猫近一些,然后声音小小的告诉说:我的本事大着呢,就连油缸里的半缸油,我还有办法偷呢。知道吧,是把尾巴牢牢的勾在油缸的边沿上,然后脑袋伸下去喝,想喝几多就喝几多。

    猫甩了一下尾巴问,我的尾巴长,也可以吧?鼠急得赶紧说:不行不行,你太大太重,勾不住的,一不小心掉了下去可就没命了。

    猫听得津津有味,从好印象变成佩服、崇拜这小东西,于是它们常常聊天,渐渐的你来我往,更渐渐的交上了朋友,再后来又结成了儿女亲家。

    我还这样胡乱设想过:

    猫常常看见鼠洋洋得意的吃着香肠,比自己的日子好许多,颇有些眼红。一次听说主人打算搞“三打三清”,“三打”是打击鼠偷盗、打击鼠乱咬东西、打击鼠乱拉屎、乱撒尿,“三清”是清理仓库、清除鼠洞、清扫所有的犄角旮旯。猫得意洋洋,不断的哼哼。

    鼠发现猫这天端个架子,颇有些异样,便给了一根香肠讨好,猫这才透露消息。

    鼠闻言乍然变色,然后又忽然大笑不止。猫被鼠的笑声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问道:大难临头还笑什么?

    鼠回答:我知道了大难临头可以先躲进山里,还有祸从天降却被蒙在鼓里的呢!你难道不知道兔死狗烹吗?把我灭了谁养你,养你做什么,岂不要鼠死猫烹呀,现在有些地方毛宴盛行,传说猫肉配几种中药是宫廷的补肾壮阳特效药。

    猫打了一个冷颤,出了一身冷汗。猫鼠的一番对话,使猫豁然开朗,于是打算一同先躲进山里避难。

    结果呢?没等主人三打三清,猫鼠正收拾好打算逃难,主人突然被双规,从此猫鼠渐渐你来我往,更渐渐交上了朋友,再后来又结成了儿女亲家。

    究竟猫鼠是怎么结成儿女亲家的,当然还可以有更多的设想……朋友,你相信猫和老鼠结成亲家吗?你们都比我聪明,知道的、听说的、看到的一定比我更多,不会像我那么闭塞,不用我这样的瞎捉磨吧。

    朋友,我这样瞎琢磨对吗,有道理吗?如果不信就不要学我一样“以讹传讹”,权当消遣吧。   

文章录入:带雨的云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文学网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评论留言: 共 0 条评论 (客观留言,文明评论!)

     
    姓名: 验证码: 查看评论  
            
    关于我们 | 站长信箱 | 雁过留声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本周更新 |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梧桐细雨文学网站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Copyright © 2005-2017 www.wtxy.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