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 音画时尚 | 唐宋诗词 | 名著在线 | 下载中心 | 星语心愿 | 雁过留声 | 史上今天 | 
您现在的位置: 梧桐细雨文学网 >> 文章中心 >> 新文学 >> 戏剧人生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邬丽、吴丽、武丽姐妹仨的故事 【字体:
邬丽、吴丽、武丽姐妹仨的故事
作者:带雨的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507    更新时间:2010/10/27

    邬丽、吴丽、武丽是三姐妹吗?是,确实是三姐妹,然而一个叫邬丽、一个叫吴丽、一个叫武丽,有些蹊跷。无巧不成书嘛,挑巧事编成故事才有趣、才成“书”嘛。

    故事蹊跷和革命战争年代有关。邬丽、吴丽、武丽的外公参加了土地革命,于是引发出姐妹仨同名不同姓的蹊跷故事。不是她们的妈妈嫁了三个不同姓的丈夫,也不是三个妈妈生的三个女儿。她们是同父同母,一个娘肚子里出来的。

    也许有人不信,三个亲姐妹怎么同一个名不同一个姓呢?确有其事。当然是听来的,而且颇多细节经过改头换面。就说我一远亲的同学家就三兄弟三个姓,区别在于三姐妹是同名不同姓,我远亲同学家的三兄弟则既不同姓也不同名。

    三姐妹的外公姓邬。她们的妈妈才哇哇坠地,外公就远离家乡,把女儿留给老人照看。邬同志北上后,家里遭地主武装报复。老人死了,邬同志的妻子不知去向,孩子孤苦伶仃。传说邬同志在行军途中,一颗子弹从胸口穿过,抛下这独苗去了。

    幸亏吴姓农民收养这独苗。因为一家姓邬、一家姓吴,这独苗才掩饰过去没遭残害。后来吴姓的农民参加打游击,战争结束后当了副县长。

    那独苗,就是三姐妹的妈妈,在吴家长大工作后和丈夫生了三个女儿。这三个女儿就是这故事的主人公邬丽、吴丽、武丽。她们是行军途中被一颗子弹从胸口穿过的那个老革命的外孙女。关系够蹊跷的。

    邬家已经没有人了,为了许多方面的方便,她的养父,就是当过游击队,战争结束后成了副县长的老革命,给养女改成姓吴。这个女儿的婚事颇有一番蹊跷和周折,于是就有三个女孩三个姓的蹊跷故事。

    她和赵姓男孩朝暮相处,彼此相互爱恋,但养父母吴老革命知道后极力反对。男孩出身不好,成份是小土地出租。那年代家庭成份非常重要,成份不好的人往往连孩子参加红小兵也不受欢迎,被排斥在外。

    小伙子不错,为人活络、精明,能干、历练,笔墨也相当好,还精于算计。他满怀信心,只要紧跟和努力,一定能有所作为,甚至一步青云。

    是呵,他是一块好料,身体也棒,单双杠、高低杠、滚杠常常博得喝彩声。可虽然是“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这块好料却因为家庭出身不好,连“当兵”“打钉”也没人要。哼哼,连老婆也难找呢。

    那年代的政策非常“革命”,出身不好的人得不到重用,不能充分发挥才能。他无声无息,没有女孩看得上他,即使有女孩看上他,女孩的父母也不会同意。他打过报告参加党,却几年里无声无息,如石沉大海。

    这不,好不容易找了个满意的女孩,相貌、人品不错,可是女孩的养父母反对。就是那位打过游击当过副县长的老革命反对。老两口骂他“地主崽子”“勾引他们的女儿”,甚至还去他单位吵吵闹闹,要挟组织出面干涉,不允许他们结婚,不给他们开结婚登记介绍信。弄得女儿吃安眠药寻短见。

    追溯历史,吴姓有鼎鼎大名的秦末农民造反领袖吴广,“吴”不仅是“大”姓,还是很有影响度的姓氏,尤其在文革这个革命造反响当当年代。

    养父母自己没有生育,女儿虽然不是亲生,也是抱着、背着、牵着,一口一口饭喂大的,冬天怕她冻着,夏日怕她热着,喝汤怕她烫着,一把屎、一把尿把她拉扯大,培养成了大学生,工作单位也相当不错。

    父母是出于关心养女的前途。既然她主意已定,吵闹也无济于事,才不得不“和平”解决。条件是生下的第一个孩子必须姓吴,接吴家香火。男孩无可奈何中同意了第一个孩子为吴家接香火,这才允许了他们结婚。从此风平浪静。

    没料到一波未平忽然一波又起,半路杀出来个程咬金。这“程咬金”竟然是她的亲生父亲邬同志。

    邬同志行军路上不是中了一枪死了吗?没有死,当时昏迷,送地方上抢救过来了,住在老百姓家调养。战争环境中部队流动性很大,常常转移,从此他失掉了和组织的联系。传说自己已经家破人亡,回家也没意思,部队又找不到,就和一个女老板结婚,一同经营一爿小食品杂货店。五星红旗飘扬以后他曾经寻找女儿,当时的交通与通讯落后,杳无音信、毫无结果。

    文化大革命中养父被打成了“走资派”。邬丽的亲生父亲偶然从传单中发现了女儿的线索。于是时局稳定下来就备了材料和证明寻来。

    她的亲生父亲邬同志现在的生活条件相当不错,后妻生了几个孩子,一家人和和美美。但是一直怀念为他逃婚的结发妻子,看见女儿以后就更是念念不忘,也提出了女儿的孩子问题,至少第二个孩子应当归他邬家。

    生父的出现成了小夫妻孩子问题的第二个波澜。丈夫当然心中不悦,如果自己留一个就得生三个孩子才能摆平。

    真是风云变幻、波澜不已啊。天知道是怎么回事,一天,他们忽然接有关部门的一个通知:邬家遭地主武装清算,爷爷死了。孩子的妈妈逃出去以后参加了游击队,在和敌人的一次搏斗中壮烈牺牲,救下了许多战士,为革命立了大功。她在英勇行动之前曾经留下了遗言:

    她是冲破封建包办婚姻逃出来和她爸爸结婚的。她还没有伺候过父母一天,没有尽过一天做女儿的责任,孩子有了后代,其中一个一定要过继给她武家,算是代替她报答父母养育之恩。通知表示,这是她对组织的唯一请求,一定要尽力考虑满足革命先烈的遗言。

    这个消息对小夫妻尤其是对丈夫,简直如同晴天霹雳、当头一棒,即便是生了三个孩子,赵家也一个捞不着。

    他也是独生儿子,这下谁给赵家接香火呢?况且国家已经有“最好生两个”的号召,还不一定允许生三个孩子呢。

    赵姓是百家姓的第一姓,是大姓,和宋朝皇帝是本家。他常常沾沾自喜,自己可能还算赵家皇帝的后代呢。现在姓赵不吃香了,不受牵连拖累就够庆幸的,哪里能侈望其它什么,尤其出身问题。找女朋友碰钉子的时候他还悄悄的想:这阶级出身呵!

    即便生了三个也一个都不能姓赵了。他很不甘心,但人家都是响当当的革命家庭。大势所趋,也就只好勉强答应。

    妻子第一次怀孕他就开始盘算,如果果然生了三个,姐妹仨不同的姓又不同的名,姐妹之间岂不毫不相干?他的文学底子不错,想出个主意,取同样的名字“丽”,这样就把姐妹仨联系在一起了。

    果然如愿以偿,老婆五年中一个接一个连着生了三个孩子,满足了“邬”“吴”“武”三家的要求,遗憾的是差了一个他赵家的。

    三个孩子够热闹,负担够大的。计划生育的风声越来越紧,传说要改成一对夫妻只生一胎,也不敢再生了。一个都不姓赵就一个都不姓赵算了,反正长大以后都是国家的人。

    老年以后他越想越觉得没有错,现在的孩子哪个不是跑得远远的发展自己的事业,哪个能守在父母身边等着四世、五世同堂。他越想越觉得这一步走对了,英明决策呵。

    最困难的时候,“邬”“吴”“武”三家后代的支援从四面八方源源而来,他眉开眼笑。

    现在就更好了,管什么邬家,吴家,武家,三家的老人都“走”了,后代渐渐疏远淡忘,三个外孙女邬丽、吴丽、武丽全是他赵家的,而且一个个都有出息,忽然想到,呵!和宋朝皇帝同一个姓还是不吃亏咯。

文章录入:带雨的云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文学网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评论留言: 共 0 条评论 (客观留言,文明评论!)

     
    姓名: 验证码: 查看评论  
            
    关于我们 | 站长信箱 | 雁过留声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本周更新 |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梧桐细雨文学网站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Copyright © 2005-2018 www.wtxy.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