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 音画时尚 | 唐宋诗词 | 名著在线 | 下载中心 | 星语心愿 | 雁过留声 | 史上今天 | 
您现在的位置: 梧桐细雨文学网 >> 文章中心 >> 小说 >> 聊斋夜话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喜鹊窠 【字体:
喜鹊窠
作者:曹友琴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556    更新时间:2010/12/2

    我的“窠”筑在城乡结合部。透过书房的明亮窗户,抬头就能看到一排高高的白杨。

    早春。白杨枝头刚刚冒出芽朵,泄露出绿意。两只喜鹊为筑巢就开始忙开了。以后,眼睛被铅字刺激得疲倦了,便往椅背上一靠,一杯清茶,举目春树蓝天。喜鹊往返衔枝,筑巢安居,跳上跳下地安装自己运来的“零部件”。一阵辛劳之后,它们也懂得休闲,或亲昵对歌,追逐嬉戏,或窃窃私语,卿卿我我。接着,高兴地唱一声“喳喳”,又飞出去“选购”建材了。

    它们定然是一对热恋中情投意合的恋人,憧憬着美好的未来,满心的甜蜜。它们定然已是领取了“结婚证”的情侣,在为“洞房”共同操劳,准备一个温暖的小家,也为它们未来的儿女准备一个避风躲雨的安乐窝。看着它们不停的奔忙,那么协调,那么和谐,那么亲密,给人一种田园牧歌的感受。

    人,自然是万物之灵,倘若把一个人比作禽兽便是极大的污辱,其实看红尘人世,那些荒淫无道、什么卑劣的事都干得出来的人就实在不如禽兽的呀。

    喜鹊窠愈来愈成型了。一天,几只麻雀飞到喜鹊窠上。儿时见到的麻雀窠总是在屋檐下瓦缝中,或许是今天钢筋水泥用得太多,麻雀难以为巢。它们自然也想有这么个安乐窠棚,便恋恋地站在喜鹊窠上端详。喜鹊回来了,小麻雀胆怯,马上飞过一旁站在枝条上观望。或许喜鹊感到这几个不熟之客有非分之想,便不再离开自己家门。双方对峙着,可喜鹊并没有“以强欺弱”向小麻雀发动必胜的进攻。一会儿,小麻雀倒也知趣,飞走了。记得童年故乡,门前大树上也筑有喜鹊窠,总有一群八哥鸟儿来争抢,一连几天激战,相互鸣叫着、撕啄着,羽毛飘坠,铠甲零落。然而,喜鹊最后总是退却了,八哥常常是坐享其成,占巢为主。听大人说,并不是喜鹊怯懦,而是八哥使出下作无赖,在喜鹊窠里放肆拉屎泼污,喜鹊爱干净,只好甘拜下风,无可奈何地避让。再看喜鹊这么对待企图占巢的麻雀,就觉着喜鹊在禽类中自有一种绅士风度了。

    童年顽皮,我爬过树,掏过鸟窠,其中也有喜鹊窠。喜鹊发现了,“夫妻”俩又是叫喊又是俯冲啄人。喜鹊蛋没敢拿,却看清了喜鹊窠的精致。窠门向阳小巧,只可一只只进出。显得粗丑的外层全是由干树枝编织,牢牢地固定在树杈枝干上。任狂风暴雨,鹊窠跟着树头摇晃也是安然无恙。窠里宽敞,一层细柔的茅草,再加一层用自己吐液粘贴的羽毛,密不透风雨。这座喜鹊宫殿,使人想起英国一些乡间城堡式的庄园别墅,外表看起来粗糙得土气,里面却是又实用又华丽。

    人们一直把喜鹊视为吉祥鸟。民谣有云,喜鹊到,贵客到。我独守蜗居,没有多少贵客,这两只喜鹊倒是我每天要恭候的佳宾。听喜鹊快乐地欢叫,看喜鹊快乐地辛劳,我的书房便也充溢着生命的勃勃生机,让我体味到一种人性的美丽,感受到生命的欢乐。

文章录入:曹友琴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文学网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评论留言: 共 0 条评论 (客观留言,文明评论!)

     
    姓名: 验证码: 查看评论  
            
    关于我们 | 站长信箱 | 雁过留声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本周更新 |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梧桐细雨文学网站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Copyright © 2005-2017 www.wtxy.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