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 音画时尚 | 唐宋诗词 | 名著在线 | 下载中心 | 星语心愿 | 雁过留声 | 史上今天 | 
您现在的位置: 梧桐细雨文学网 >> 文章中心 >> 小说 >> 聊斋夜话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小顺子梦闯罗汉寺 【字体:
小顺子梦闯罗汉寺
作者:带雨的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135    更新时间:2011/6/19

    小顺子童年时常去罗汉寺,还听过许多罗汉的故事:最初是六罗汉,都是释迦牟尼的弟子,遵佛嘱托不入涅盘,长住人间普度众生。有“坐鹿罗汉”“喜庆罗汉”“举钵罗汉”“托塔罗汉”“静坐罗汉”“过江罗汉”“开心罗汉”“探手罗汉”“沉思罗汉”……唐代才加入“降龙罗汉”“伏虎罗汉”,成十八罗汉。

    一天夜里,小顺子梦见一白胡子胖老头走来身边。小顺子冷冷的问道:“尔来做甚?”

    胖老头悄悄说:“告诉个情况,因为你杀害无辜,又常混迹情天孽海、沾花拈草,冤魂告状要讨债,上天发话惩治你”。小顺子认出来是土地公公。

    土地爷的辖区小,与人间“保甲”“街办”差不离,算不得官,每逢 二月初二 的神诞日信民只供奉豆腐菜。更还有人看他位卑权小拿他打哈哈。

    小顺子的爷爷的爷爷觉得不该藐视土地爷,别看土地爷算不得官,吃喝拉撒全离不开他,所以十分尊敬,每逢初一十五烧香跪拜,神诞日还供奉鸡鸭鱼肉,土地爷十分感激。他的后代既然有了难,便把机密泄露给他,要他快去求罗汉保平安。

    小顺子睡得正香,本不太乐意,积重难返,不一定有用。再想想也好,轧轧苗头看看,便翻身下床趿拉着一双拖鞋跟着出门。

    小顺子乒乒乓乓捶门。庙里瓮声瓮气的声音问:“谁深更半夜如此鲁莽!”土地赶紧接上说:“小老儿陪位贵人拜见罗汉”。咕嘎一声寺里出来一僧人。

    僧人问道:“小顺子!火急火燎什么事呀?”小顺子铁青着脸:“你司何职?怎知我的名字?”答:“俺看门罗汉也,法号注茶半托迦”。小顺子不太痛快,心想,我家的看门人多着,个个比你的素质好呢。

    随后一长眉老人一边念“无量寿佛”一边迎了过来。小顺子大喜,认识是长眉罗汉阿氏多尊者,是专保佑信众大吉大利、大禄大福的。小顺子倒头便拜,口称师尊在上,嘴里念念有词,求罗汉保佑一家人逢凶化吉,子孙代代能够大吉大利、大福大禄。                                                            

    接着又上来两位罗汉。一自报“俺降龙罗汉,法号庆友尊者,专门降伏恶龙。”另一自报“洒家伏虎罗汉,法号宾头卢尊者,曾降伏过猛虎。”小顺子知道这二位尊者是大智大勇,便赶快伏地拜道:多劳二位尊者多多庇护。哀家因为粗心大意得罪了一些人,也冤屈过一些人,万一东窗事发……小顺子把声音压得低低的……                                

    又紧跟上来二位罗汉。一位自称探手罗汉,法号半托迦尊者,因常常举起只手伸懒腰而得名。一位自称挖耳罗汉,法号那迦犀那尊者,以“耳根清净”闻名。小顺子伸手要相握:“二位罗汉好!我也常爱伸伸懒腰、挖挖耳朵,剔剔牙、捋捋头发”。探手罗汉和挖耳罗汉没和他握手,冷冷的站在一旁。   

    欢喜罗汉迦诺伐蹉尊者边念阿弥陀佛边迎过来。小顺子知道欢喜罗汉专门保佑终生大喜。自从自己犯忌,一时冲动惹下了大祸,常常忧心忡忡、愁绪不了,睡觉也不得安心。心想人生如朝露,不如图个天天欢欢喜喜,夜夜快快乐乐,便立即匍匐下地:“求罗汉保佑小顺子一家人终生大喜,无灾无难、无忧无虑”。

    小顺子记起欢喜罗汉原是古印度雄辩家,常有人笑话自己说话语无伦次、结结巴巴,便又重新匍匐在地纳首拜道:“求欢喜罗汉再保佑在下出口成章,口若悬河,伶牙俐齿,能言善辩。

    小顺子没在意时走来了过江罗汉,法号跋陀罗尊者。他赶快补行了三个大礼,然后匍匐下地磕头再拜。他知道这位过江罗汉洒脱自在,能帮着度过烦恼无边的苦海,轻松似蜻蜓点水。

    过江罗汉瞅了小顺子一眼问道:“施主何求?”小顺子纳头拜曰:“小顺子为官以来常有小小不言,求罗汉保我度难关轻易如“蜻蜓点水”。过江罗汉曰:“如果真是小小不言,自可保尔度过,如果生灵涂炭,屈死鬼太多,则天理难逃、人情不容,我没法为尔分忧解难,自当规规矩矩接受地狱刑罚。”

    小顺子听见帘幕后有一罗汉声如洪钟,看不清是哪位,那声音说:“小顺子!你从来不信神,还干涉人家信神,你是个平日不烧香的主,临时抱佛脚之辈,还是个轻浮纵欲之徒,爱惹是非的家伙,你即便拜了我们也不济事!”土地爷悄悄告诉帘幕后的是苏频陀,要他快拜。

    小顺子知道苏频陀手托佛塔启化众生广植福德,本也想拜,只是自己作恶多端来不及植福积德了。嘎嘎苗头后决定不拜,免白白的受膝下劳苦。

    小顺子有些不耐烦了。看见托钵化缘度化众生的托钵罗汉过来,心想自己的身份哪能学他托钵化缘,不拜了,边剔剔牙边捋捋头走了。  

    小顺子忽然看见诺距罗尊者大力罗汉。大力罗汉乃武士出身,力大无穷,也许会有求于他的日子,可不能再临时抱佛脚,便迎上前三鞠躬。然后回头招手说:“坐鹿罗汉、布袋罗汉、沉思罗汉、骑象罗汉、芭蕉罗汉等诸位,今天便不拜了,还有许多急事需要料理,等以后需列位帮忙时候再来叨扰,今天匆匆忙忙没有来得及备下香烛贡品,等回去下人补来,或者下次补上。

    才要起步又补了一句:对了,静坐罗汉今天下官也不拜了,我生性好动,喜欢到处玩玩走走、唱唱跳跳、逍遥逍遥,今天拜了你们也是白拜,反而可能耽了我的时间,误了我的大事,抱歉。”

    小顺子出门时天色微亮,天空飘着彩云,朦胧中忽然看见那边厢一群漂亮小女子袅娜而过,便立时眉飞色舞、喜不自胜,目不暇接的瞟着瞅着,像是脚底生了根。

    土地爷急了,在背后扯他的裤衩:“爷,别总盯着瞟着瞅着,据小老儿观察,诸些罗汉的态度十分冷漠,看样子还得去鬼城阎王殿和鬼门关和奈何桥走一遭。

    小顺子乍听,霎时脸色煞白:“不去,不去,如果他们不放我回家咋办?你这小老儿那时候鞭长莫及,帮不了我的,不如就先在你的辖下躲过一阵子。”

    突然咣当一声,黑无常白无常晃着大手把那又粗又长的铁链扔了过来。 

    小顺子从梦中惊醒,一身湿淋淋的,床单上留下了宽宽的汗迹。小顺子喘着气:“该死的梦!”

文章录入:带雨的云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文学网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评论留言: 共 0 条评论 (客观留言,文明评论!)

     
    姓名: 验证码: 查看评论  
            
    关于我们 | 站长信箱 | 雁过留声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本周更新 |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梧桐细雨文学网站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Copyright © 2005-2017 www.wtxy.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