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 音画时尚 | 唐宋诗词 | 名著在线 | 下载中心 | 星语心愿 | 雁过留声 | 史上今天 | 
您现在的位置: 梧桐细雨文学网 >> 文章中心 >> 杂文 >> 流金岁月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文革串联——上井冈山 【字体:
文革串联——上井冈山
作者:天际流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826    更新时间:2011/7/30

    一九六六年十一月,党中央已经发出步行串联的号召,文革大串联接近尾声。

    在长沙,我和同行的一位同学决定上井冈山,瞻仰红色革命摇篮。经查询,我们可以先坐火车到江西新余,从那里到井冈山最近。

    我们在新余下了火车。这也算是县城?见不到楼房,路旁几爿小店,就是城区了。天,阴沉沉的。行人稀少。四顾茫茫,我们不知往何处去。在小饭店里,我们商议怎么办。突然,邻桌独饮的男子用上海话说:“上海人?”“是啊。你也是上海人?”他乡遇知己了。我们坐在一起聊了起来。原来,这里的“新余钢铁厂”是上海援建的,从领导到职工大多是上海支内来的。他告诉我们先要到吉安,再能上井冈山。分手时,他指点我们,如何找到县政府。

    县政府办公室只有一个人。他看了我们学生证说:早一些还有送红卫兵上山的车子,现在只能步行。他告诉我们如何走,什么地方有步行串联接待站,等等。随后就让人送来一些钱。

    我们向城外走去。事后想想有些鲁莽,两手空空,连喝水的杯子也没一只,就凭着一股冲劲向前走。不多久就进入山区,沿着泥石公路,一会儿上坡,一会儿下坡。路上似乎只有我们两人,偶尔有卡车在身边开过。好在老天爷虽然阴着脸,却没有下雨。

    看到山脚下有一些房子,一条小泥路与公路相通,路边小木板上写着“XX红卫兵接待站”。我们觉得时间还早,但不敢再往前走,万一天黑还没到下一个接待站,可不是闹着玩的。一问,才知道我们只走了一小时十分钟,距离为 十公里 多一些。首战告捷!

    第二天,晴天。吃饱喝足,还要了一些干粮,我们又出发了。路上常有当地人赶上我们。我们“老表,老表”地叫着,除了问路,也想了解一些风土人情。无奈人家都是有事的,尽管手提肩挑,但走得很快,没走几步我们就被落下。小山坡上,十多人吹吹打打地走着,最前面青年穿着新衣,老表说这是去迎亲的。路边不断有动物的蹄印,老表说,昨夜有老虎走过,不知是真是假。车子明显比昨天多,扬起的尘土,迷糊着我们的眼睛。路过一个接待站,昨天我们如果走到这里歇息,也是来得及的。

    望日头,快中午。路边,山脚下有一大批房子,看来是个大村庄。一位老婆婆在门前干活,她非常热忱地招待了我们。就着她给的水吃了干粮。连猜带比划,我们与她交谈着。她说一辈子没离开过山村,更不知道有上海,只是前一阵子公路上行人和车子多了起来,才知道,外面还有这么多地方。

    告别老婆婆,我们又走在公路上。我觉得不能再这样走下去,就对同学说:“我们搭车去吉安。”在路上一招手,一辆卡车就停下。司机见是串联的红卫兵,二话没说,就让我们上车。我们给他一枚毛主席像章和参观延安纪念章,他还千恩万谢的——那时的人多淳朴啊。傍晚,司机把我们送到吉安红卫兵接待站。

    接待站已经开过晚饭,安顿后,我们就出了门。吉安很小,一条较宽敞的马路两旁有机关、医院和一些商店,其他都是巷道似的小路。走在石板路上,两边是斑斑驳驳,黑黑白白的砖墙,偶尔还能听到几声江西的乡音。我们仿佛走进悠久的历史,想象着哪栋房子曾经是“赤卫队”的指挥部。

    一家点心店里还有些人气。墙上目录上写着“云吞面条”。“云吞”是什么东西?端上来才知道,原来就是上海的馄饨和面条。一入口,那个鲜啊,真是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是不是用料特别新鲜,还是犹如朱元璋喝“翡翠珍珠白玉汤”?至今不得而知。

    第二天,接待站告诉我们:上井冈山的车是有的,但那是去接山上红卫兵下来——山上已经人满为患了。上山只能步行。好在接待站看我有些微恙,翌日,就把送我们上去井冈山的大巴。

    汽车进入井冈山地区,满眼翠绿,竹海浩瀚。车在盘山公路上行驶,下方全被绿色遮住,根本看不出蜿蜒的公路;上方犹如笼罩着一座巨大的帐篷,一辆辆汽车时而钻出,时而隐没在碧波之中。这和去延安路上的童山秃岭大相径庭,也和去韶山一路红土相伴不同。怎一个“美”字了得!只知红色的井冈山,没想到真实的井冈山是这样的绿。我陶醉其间。

    路边一块木牌上写着“桐木岭哨口遗址”,箭头指向上面的山坡。我知道井冈山有五个大哨口:黄洋界、桐木岭、朱砂冲、双马石、八面山,拱卫着根据地最高党政军机关所在地——茨坪。在桐木岭曾经发生过激烈战斗,红军打过漂亮的保卫战。抬头望山上,仿佛依稀看到山石垒垒,是否是当年战壕?

    茨坪到了,也就是说我们上了井冈山。茨坪是山顶上的盆地,不大,一眼就能看遍,四周有些房舍,中间是收割了稻子的农田。最吸引人的是高耸的纪念碑,镌刻着毛体“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我们住在两层楼房里,听说原来是供销社、百货商店,对面是“井冈山革命博物馆”。

    第二天开始,在茨坪参观。

    毛泽东旧居、红四军军部 (含朱德旧居 )、中共湘赣边界特委,好像是在一起的,是土木结构的平房。毛主席房间极其简陋:一张挂着蚊帐的床;窗下一张旧书桌,桌上一盏油灯和笔、墨、砚台;有两本《中国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和《井冈山的斗争》的单印本,这是他在一根灯芯微弱的灯光下写的。

    参观的另一个重点是“井冈山革命博物馆”。放眼整个茨坪,就屋舍而言,惟有它有气派,有民族风格。听说馆名是朱德手迹。馆内珍藏着当年井冈山革命斗争的重点革命史料和文物。印象最深的是朱德在井冈山挑粮用过的扁担,那是从读小学起就深深地印在脑子中的,如今看到实物,不由有些激动。

    与我们进入茨坪入口相对山坡上,也有一处革命旧址,好像是红军的什么工厂。在这个工厂的边上有指示牌:通向“黄洋界”。大石上刻着毛主席“西江月.井冈山 ”词。一队队红卫兵雄赳赳地从这里向黄洋界进发。我的心也动了,想去看看森严壁垒旧战场,去听听那声载入史册的炮声。但终究没有去。

    整整两天,把茨坪走了个遍,毕竟才巴掌大的地方,连山坡上竹林也去漫步过了。天不下雨,但也没晴过,就是雾蒙蒙,湿漉漉。摸得着,抓不住,如毫毛似的水气从衣领,从袖口往身上钻。本来睡稻草就有些过敏,现在越发痒得难受。我呆不下去了,下山!

    接待站说,步行即刻可下;坐车得排在四天后。我拿出上山坐车凭证,证明我是病人,争取到保留着的两只机动座位,第三天早晨坐大巴下山,到新余。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挤上开往上海的火车。车上连行李架,厕所都挤满了串联的红卫兵,已无插足之地。现在,已记不清用了多少时间到达上海,结束了我在文革中的三次串联。

文章录入:天际流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文学网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评论留言: 共 0 条评论 (客观留言,文明评论!)

     
    姓名: 验证码: 查看评论  
            
    关于我们 | 站长信箱 | 雁过留声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本周更新 |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梧桐细雨文学网站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Copyright © 2005-2017 www.wtxy.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