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 音画时尚 | 唐宋诗词 | 名著在线 | 下载中心 | 星语心愿 | 雁过留声 | 史上今天 | 
您现在的位置: 梧桐细雨文学网 >> 文章中心 >> 小说 >> 粉色城市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网络奇缘 【字体:
网络奇缘
作者:唤醒异能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3062    更新时间:2011/9/24

  一、咖啡厅的神密女郎
  她包裹着长长的头巾,象是怕人看见,走进咖啡厅的大门时,还在东张西望,搞得神神秘秘的,就象是地下党接头活动。就差接头暗语了。
  我坐在靠窗户的桌子旁边,悠闲地望着她走进来,然后落座。我在猜这是怎样的一个女人。大热天把身体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对大眼睛。是她长得丑怕见人吗?不过那双明亮的大眼睛,令人过目不忘,就象是黑夜里穿过的汽车的灯光,能让人双目昏眩。
  她的严实让我觉得这个夏天有点冷。我只穿一件衬衫,虽是长袖的,扭扣扣到第六粒,比她穿少多了。
  现在男人以包装得越正统为越美,大热天可以是衬衫西服还有领带,袜子皮鞋一件都不能少;而女人却以露为美。大街上到处都是丰乳肥臀,女人的短裤越短越好,而大腿以下谁还见过女人的长筒袜,就只有那洁白瘦长的大腿。
  “没有办法,我好不容易从家里跑出来的,怕被人认出来。”见我有些不快,她解释道。
  我含笑表示理解。她这才脱下了头巾。我的眼前一亮,如雪山般洁白的脸庞露了出来。她又脱掉了身上的大衣。露出夏天的装束,这时身体的全部曲线都露了出来。
  “我说的这件事是真的,难道你不相信吗?”
  我对面的那个女子说道。此时看上去她有些疲劳,好象欲言又止,又好象要急于向我倾诉。
  我知道,一个人如果心里有些事情,或者说有些秘密的话,都会藏不住的,需要向一个人倾诉出来,那样她的心就会好受些。就象是水库的水,装得太得满需要把泄洪闸打开,不然压力太大,大坝可是要决堤。有些话藏在心里,想对某一个人说。也许这个人是他无话不谈的朋友,也许这个人是他一点也不熟悉的人.对于陌生人,虽然有一丝戒备,有时反而还放得开,可以尽情地说,无话不谈,然后扭头就走,你也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其实现在我和她就是后面这一层关系。
  对面桌子上的女人,一头披肩长发,眼睛圆圆大大的,皮肤白皙,我看了一眼就被她美貌所震撼。从外貌上看单纯而又美丽,是任何一个男人都想交往的对象,让人心旷神怡。她的双手有些不自然,一会儿摆弄着茶杯,一会儿又摆弄着衣服。一会儿又理理那本来光滑柔顺的长毛。那是多余的的举动,只能显示她的内心有些慌乱。她的头毛光洁如镜,如瀑布一般从头上倾泄而下,根本就不需再用手去打理,她的举动,只能证明她的掩饰着什么。
  “你为什么想找我说你的故事?”
  我有些不解。
  “我看过你写的小说。”
  她的话让我有些吃惊。我是那种名不见经传的人,相貌平平身材矮小不说,写的小说比人的长相还要差。人到哪里都不受欢迎,不是那种幽默风趣的人物。小说更是没有点击,写了四五年的小说,一部小说还没写完,点击更是可怜,四千都没过。我都没脸看我的小说了,都想把它TJ掉。居然有个美女说看过我的小说。会不会发生一个读者爱上作者的浪漫故事,甚至是象《一个陌生女人来信》里说的那样。
  “写的确实不怎么样。”话说出来,我的心往下一落。
  “那你怎么还找我?要在这家最著名的咖啡厅见面?”
  “我讨厌那些专栏作家,他们爱用华丽的语句,会把我那一段美好的爱情说得惊天动地。”
  这个我知道,其实每个人都是平淡的,但是平淡的生活下,都会有一段不平凡的经历。
  “你的平铺直叙,有时候甚至是直达主题让我很欣赏你的勇气。而且你做了一期情感专栏的文章,我觉得很对我的胃口。”
  我暗自想着,是我的那些性爱方面的描写吗?那可都是我幻想出来的。
  她说话时,一双大大的眼睛倒是没有经常地四处乱转,而是定定地望着某一个地方,这与她的美艳一点也不相称,看得出她没有交多少朋友,不是一个善谈的人。内心有些空虚而又寂寞。
  “你知道吗?我很爱他,一直在等着他。所以我的网名叫守候唯一。今生我不愿意错过他。”
  “你在为他独身吗?”我假装是不经意地问。
  “不,我已经结了婚。”
  她的话令我大失所望。
  “你知不道我的男人叫什么名字?”她反问我。
  我摇头,我确实不知道。我连她都不知道,又怎么会知道她男人是谁。而且一个男人要是对一个女人感兴趣,绝不想知道她男人是谁,长什么样子。
  “我是个直爽的女人,不喜欢转弯抹角。我的男人你也许熟悉,他的名字叫字无钧。”
  我吓了一跳。他不是我市最有名的矿业大王?拥有三座锰矿,资产过千万的成功人士。他的老婆也有外遇?看来老婆搞外遇与丈夫的成与败无关。
  “这么跟你说吧,这些年我基本在家里没做什么事情,就是全尽职太太的那种。饭有人做,衣服有人洗,卫生有人打扫,小孩有人带,出门有司机,要用钱只尽刷卡。我的任务,就是每个月把卡上的十万块钱用完就行。”
  多好的职业呀,全职太太,唯一的工作就是把卡上的钱用完。真的让人羡慕,一个月十万,还真有点难度。那得花多少心思才能用完?买衣服,买化妆品高级保健,洗面。什么的,用十万,真难呀。真想问问她怎么用。我一年的收入还没有十万,多大的反差。
  “你别插嘴,等我把话说完。”她粗暴地打断了我的思绪,好象鼓足了勇气非得把事情说完。
  一个善于倾听的人才是最好的谈话对象。
  “你别以为有钱就是快乐的,其实我并不幸福。我象一只金丝鸟一样关在那栋豪华别墅里。电脑是我最好的玩具,QQ是我与外界勾通的唯一的桥梁和纽带。我每天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电脑打开,挂上QQ,等待着那一个人的图相亮起来。这是我生活的全部意义之所在。”
  一个人的幸福与他拥有的金钱多少无关,这我相信。金钱效应是呈边际递减,这在理财学这一行业说得很清楚。对她的网络情我并没有多大的兴趣,因为现在网上情,婚外情,一夜情太多,第三者,第四者,包二奶养小三已经不是什么新闻,司空见惯。甚至很多人的婚婚婚外情维系着。这一点,日本著名的作家村上春树说得很清楚。用男人的话说现在流行这个,流行的话我就不想去赶时尚,追溯这个问题。我想知道的是她的十万块钱,在一个月内花完,这应该怎么花,可是她却轻描淡写,好象是很平常的一件事情。有时候,我愿意拿上一千块钱,一个躲在房间里。数来数去,数上半天,一面数一面偷着乐,幻想着有一天有那怕一万也好,也数上半天要是十万更好,看看数钱是个什么滋味。我不能想象一个月用十万是个什么概念。贫富不均呀,严重的不均。有人说中国的基尼系数已经达到危险的边缘,但中国的官员并没意识到这一点。
  我想知道,化妆品在她身上又有什么用,她好象是天生丽质,不需要任何粉饰任何雕刻,化妆品只会是一个化脏品。
  可是她的兴趣好象不在钱上,而在于她的情感方面,她的那位网友。我们有的是网友,有的是感情,可以与任何一个人谈恋爱,可就是没有金钱。玩感情也可以,玩身体也可以,就是不能跟我们玩钱。
  “我真想把我的聊天记录都复制下来,让你看看,我是如何爱他,他又是如何深深地爱着我。你不相信我们的爱情的。”她说道,好象她对他一网情深。要拿也证据来证明这一点。这在过去非常容易,她可以拿出一大堆的信件放在我面前,来证明她们纯洁的爱,可是现在的网络,说了就过了,不会留下一丝痕迹。谁也不用对网上所说的话负责。
  “我不能象《廊桥遗梦》中那样,给你一些照片,去证明那段爱情的存在。”她停顿了一下。
  简单而又低俗的爱,我的反应是,不过是一段婚外情而已。真的有什么好写的吗。不过是一位富太太空虚寂寞而已,想找一段情刺激一下。我的心里有些鄙薄,甚至我已经打算放弃,不愿写这些千篇一律的东西。
  但是我又在强烈地嫉妒着那个男人,那将是怎样的一个男人,能得到如此的人间尤物的爱。她的身体是如此丰满富的弹性,与她拥抱上床绝对是美妙的。
  好奇心又驱使着我,继续与她交谈,想得到她的一点点的信息。我用眼睛鼓励着她,让她继续说下去。
  “你知道,爱是自私的,我不愿意与别人共一个爱人,我宁愿被雨水打湿,也不愿意与人共一把伞。”
  这个比喻真的很好,很恰当。我想笑,你不愿与人共伞,别人不也正在与你共伞。一个有夫之妇,一个有妇之夫。
  我朝外面望去,咖啡厅门外有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正在朝玻璃里面东张西望。那女子闪过一丝惊恐,随即穿好了来时的衣服,那美丽又藏在了衣服后面。
  “我得走了。我已经被跟踪,外面的几个人都是他的保镖,他派来跟踪我的,一旦被发现你可能就有危险了。”那女子匆匆地站起身来,从衣服里掏出一张小纸片,递给了我,那肯定是她早就准好了的。
  “这是我的QQ号,你加我。验证信息就说是化妆品公司的。”
  就这么短暂的见面就匆匆一别,我有些失望。抓起她扔在桌上的纸片,那上面有一串数字。
  当我走出咖啡厅时,那名女子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我有些怅然若失,急急地回到家里,打开电脑,挂上QQ,把她加入我的好友。消息发过去了,却是石沉大海。好多天都不见她露面。她象是从这个地球上消失了一样,明知道我会找她,故意跟我玩起猫咪起来?
  她有我的电话,打到过我的手机上来。我找出号码打过去,她的手机却是处在关机状态。
  会不会出了什么事情,她与我在咖啡厅见面,被她男人发现了,引起误会,把她暴打了一顿,或者是把她关了起来,让她从此与外界隔绝了。

  二、一闪而过的图标
  前一阵子,太阳一直盘踞在天空,当上了老大,天天升起来座上头把交椅,乌云也没有压住他,大风也没有刮跑他。从老历年起到端午节都没有看见一滴雨下来。国家财政紧急拨款,每村一台抽水机,钱刚拨完雨就下下来了。这些天又下得一发不可收拾,有些地方发了大水,天天下雨,白天黑夜不停地下。就象是一位怨妇多年不见男人,抓住了一个没命地搬本。
  下雨天不好出门我也闲着无事,上班坐在电脑旁,下班也坐在电脑旁。其实我很少出门,几乎不出门,不下雨的天我也很少出门,上班坐办公室,下班就回家,做一个现代社会最流行的男人:宅男。我每天就是打开QQ,隐身登陆,等着守候唯一在我的好友列表出现。
  等了几天,我有些失望,是不是她又改变了主意,不愿对我敞开她的内心世界,让她变成文字?说不定我把她的故事写成小说,还可以大红大紫起来。我的内心有些焦急,甚至是有些烦躁不安,就象是第一次把我的长篇小说上传到网上的时候,没人看没人点没人收没有推荐没有打赏没有鲜花,那种焦躁失望的心情。
  这种心情持续了几天,我几乎要放弃的时候。有一天晚上十一点多,我的好友上突然出现了守候唯一的图标,不过是一亮而已,一闪而过,然后又是熄灭的。
  她的大头相有些特别,初一看象是两只螃蟹,再仔细一看原来是两只手,一只大手一只小手,三指收拢,大姆指和小姆指两两相对。
  那上面有她的个性化签名。今生我不愿错过你,你知道吗?我怕冷,却迷上了雪;怕黑,却恋上了夜;怕痛,却把自己弄的伤痕累累;……
  我把光标移到了守候唯一的头相上,这时弹出了一个四方形的框。她的等级是两颗星星。
  看来她上网的时间并不多。,为什么就会搞上网恋呢。
  我打开她的QQ相册,想看一看她的照片,那里有没有她那美丽的容颜,俏丽的身影。我大失所望,一张照片也没有,不仅没有她的相片,连一张贴图都没有。最要命的是,她连摄像头都没有,说明她根本没有与男人视频聊过天。别人不知她是男是女,又没看见她的相貌,怎么会发生得了一段惊天动地的爱情?也许是她单相思地爱上了别人,或者说是太寂寞,没见过多少世面,别人说两句脸红心跳的话她就当真了。
  我对她的爱情题材倒真的是没多大的兴趣,要不是她三番五次地打电话约我,非要在王子咖啡厅见面,我才懒得见这样的人。王子咖啡厅可都是情人约会的地方,那里的东西特别地贵,那天她急匆匆地走了,两杯咖啡六百多块可都是我付的帐,现在想起来还心痛。六百块钱相对于她每月十万的消费来说,真是九牛一毛,鸡毛蒜皮,可是对于我一个月一千块钱收入的工人来说,那可是一个月的生活费。况且我写作完全只是业余爱好,不指望它养家糊口,不指望它赚取外快做小金库。也就是写过一篇文章在部级报纸上发表过,一个豆腐块得过五十块钱,其他的都是带上记者的名字才能见报的一些东西。哪还有稿费给我。写小说至今也没看见一分钱,名不见今传,不知她如何选上了我。
  是不是把她的故事写成小说,最低把六百块钱赚回来?可是现在对她还一无所知,没有一点信息,还不如在QQ上聊聊天,说不定还能钓到哪位美丽寂寞的少妇。
  钓她?还真没有哪个兴趣。我可以花心思,让一位结了婚的少妇出轨搞婚外情,但是我不想让一个已经有婚外情的少妇做我的情人。其实这有区别吗?
  QQ成了我的唯一的精神寄托,我一直在等待着她的出现,我焦躁不安在房间里来回渡步,与其它网友聊天的兴趣一点都提不起来,我隐身在QQ2010SP1正式版中,看别人的头相在我的电脑中亮子又熄,熄了又亮。闲看风起风来花开花落。
  她说过他男人的名字,这可是我市有名的富豪,上了福布斯排行榜,我可以通过她男人的住址了解一下她。富人的家应该好找。
  鬼使神差。
  这天下班,我没有回到家里,而是悄悄地溜到了一栋豪华别墅旁,偷偷地朝里面张望。大铁门紧闭着,有两个保安在院子里四处转悠。见两位保安朝门口走来,象是发现了我似的,我逃也似地离开了。
  这时有一辆黑色的加长轿车驶了过来,别墅的铁门打开了。车子开了进去,铁门又无声无息地关上了。我又赶紧折了回去。只见那黑色轿车的尾部是一个人字标志。
  这是奔驰。也只有象他们那样的人有,我们这样的工薪阶层,别说买,连想都不敢想。保安跑过去将车门打开,一位身材魁梧的男人走下了车。男人站在车门边不动,象是在等什么人。这时,屋里出来一个女人,燕子一般飞到那男人身边,扑到男人怀里。
  两人万分亲热。肩并着肩,手牵着手走进了屋子。
  那女人我认识。就是那天在咖啡厅找我的那位。她原来没事,我这才松了口气。他们那亲热的劲头,谁还敢相信那女子会有外遇,会搞婚外情。
  我正想再多观察一下,对别墅周围的景色多看看,也好为我的小说多提供点素材,多凑点字数。可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我接过电话,里面传来老婆的声音。
  “你哪里去了,怎么还不回家?”
  我一时找不到什么借口,只好说了一句:“我在单位加班呢,马上就回家。”
  “是不是想在外面会情人?现在流行这个你也想赶一回时髦?”
  从未在外面逗留过的人,都是按时上下班的,一次没准时老婆就有意见了。
  挂断电话,我就急急地往回赶。
  “你可得跟我说清楚,这已经是你第二次迟回家。而且你这个月的工资少交了六百块钱。你说说是怎么回事?”
  我真的跟她说不清楚。
  “这几天你在房间里魂不守舍的样子,说是写文章,一个字都没有写出来,你老实交待,是不是有什么情况?”
  我拿出了男人对待女人的最有利武器,沉默。我一句话也不说,一头钻进书房里,任老婆一面做家务一面唠唠叨叨。
  说累了,她也没找到对象了自然就没了斗志。

  三、美丽少妇的QQ情
  这一天快要下班,我接到一个电话。一看电话号码,就知道是那个女人打来的。
  “今天下班后,我们再见一面如何?”电话那头,娇滴滴的女人的声音,从声音上判断,就象是没结婚的少女,刚从大学毕业待分配的女大学生。我想拒绝,家里的母老虎可不是好惹的。
  见我有些沉默,不置可否。电话那头又说道:“你到过我家,我已经看见过你了。说明你对我有兴趣。难道那天你付的六百块钱不想让我还你吗?”
  她提起钱的事,正对我的胃口,我硬着头皮答应了。老婆那边暂时不管她再说,走一步看一步,车到山前必有路。
  这一次,又是她约的地点。一家高档次的酒吧。这次我先跟她申明,自己可是没有钱了。再要把我一个凉在那里,想我结帐,那只好卖人做苦力。
  酒吧这种地方,我还真没来过。估计她经常出入这些地方,所以她选的地方都是高档的咖啡厅酒吧。当我骑着破摩托车,来到酒吧门口时,这里已经停满了车。都是些名牌车,对这些车我还是有些研究。虽然我没有吃过大猪肉,但还是见过大猪走路。我经常在网上逛,看一看名车。这时有一台车吸引了我的视线。我曾经听说过我市有这么一台车,但是还真从未见过,今天见过真的。这是一台兰博基尼,机械增压的V10发动机,纯白色车身。售价在350万元。我很想上前踹上一脚,可是我没那胆量。
  当我走进酒吧时,有一位美女正在朝我招手。我回头四望,确信身旁没有别的人,真的是在与我打招呼,这才向她走过去。再仔细一看,就是那个女人,与我约好的。她的美艳如此的光彩照人,这令我不敢正眼看她。当我向她走近时,我感觉到了周围的那些男人射过来的目光,好象是支支利箭要把我射死在与美女相会的路上。
  我确信是她,这才在她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这次我有些奇怪,不象第一次那么神秘,好象有些明目张胆地与我相见。而且她穿得非常性感,非常外露,基本上可以这么说,该露的地方都露了,不该露的地方也尽量地露了。肩上背着透明的乳罩带,胸口的领子有些下垂,能看清雪白又深的乳沟。那绝对是顶级的D罩杯,还有一部分没装下,春光乍泄。我的鼻子几乎要喷血。真没见过如此白嫩的肌肤,象是刚剥开的竹笋,细腻白嫩而又光滑,如果手在上面停留将会是什么感觉。是不是有登上泰山从此不知山的感觉?
  “你完全可以在QQ中跟我聊,把你的故事发到我的邮箱也可以。”我故作好象不愿见她。心中也有些怨言,怪她这几天不上QQ。
  “不是我这些天不愿上QQ,而是我的老公隔断了我与外界的联系。网线断了,手机没收了。这些天怕你加不到我的QQ,心里着急,对我产生怀疑。那天深夜好不容易把电话线接通,加了你的好友。保镖盯得紧,就不敢与你聊了。”那女子无奈地笑笑。
  对她所有的不快与怨言都销了。就好象上山头的大雾,太阳一出来就消失不见,云开雾散。作为一位漂亮的女人又是有钱的富家太太我能理解她的不幸。正如有位作家所说,幸福是相同,而不幸却是各有不同。一个人的快乐并不与他所拥有的的金钱呈正相关。
  “我理解你,同时对你为我作的举动表示感谢。我也很同情你。那你今天为什么有空敢出来见我?”我深深地望了她一眼,想用我的眼光表示一下安慰,但是目光相对时,我先败下阵来。
  “这几天我老公出差,他经常天南海北,我是趁我出来消费的时间,抛开了保镖,这才敢与你见面的。”
  看起来与她见上一面还真不容易。
  “其实我的网名一开始并不叫守候唯一。”她又恢复了那种天真浪漫的神态。
  “那叫什名字?”我问道。
  “叫寒梅傲雪。”
  “听起来有些高傲,清高的那种。”我给她的名字作点评。
  “是呀,所以一开始他加我,我都拒绝了他。我拒绝了几次他还是加我。没办法就加了他,问他为什么要加我。”
  我有些想笑。男人其实不都是这样,越拒绝越是想得到。
  “他加了我,也问我同样的问题,问我为什么要拒绝他,说我很清高。”她说这话时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
  “他的网名叫什么?”我本不想打断他她,但是因为我的好奇,想知道他的网名,不得不提出我的问题。我想知道,是什么样的网名能引起女孩的好感。
  “他叫世外桃源。其实第一次我加了他聊了两句我就把他删了。可是后来他又加了我,问我为什么要删他。我老实跟他说了,我说聊了两句没什么感觉,再说了我也不愿意随便加人。一般人加我我都删了。”
  “那后来怎么样。”我想知道,那个男人是用什么手段把她骗到手的。
  “他天天陪我聊天,每天发一个笑话,挖空心思让我笑。还说一笑倾我国,一笑倾人城。”她已经有些心花怒放,看来她是回忆起那些甜蜜的网事。
  我苦笑了下,看来她还是那么单纯,那么好骗。
  “今天都跑题目了,都忘了。我们出来是干什么,我们是出来消费的,愿意陪我,看我是怎样在一天之内把十万块钱花光吗?你愿意当我的跟班随从帮我提袋子吗?”那女子一脸灿烂阳光,期待地望着我。
  出了酒店的大门,那女人手里掏出一个遥控器,手里摁了一下。停车场的兰博基尼突然启动,倒车,开到了大门边,来到了我们面前。两个车门自动打开。我有些疑惑,难道车里一直有人吗?我狐疑地朝车里望了一眼,一个人影都没有。
  “上车。”美女优雅地上了车。我还有什么说的,那种梦寐以求的今天却能实现。近距离接触美女,零距离接触高档跑车,这些意想不到的事情今天都奇迹般地发生了。
  只可怜我那台破旧的摩托车,孤零零地站在那里没人要。
  一股强烈的推背感,让我一阵惊呼。但是我还是没有忘记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美女,你叫什么名字。”我没人文绉绉地说道,请问小姐芳名。因为我觉得已经跟她很熟了,没必须那么假斯文。
  “我叫紫凌。大红大紫的紫,盛气凌人的凌。”
  一个晚上,我只是不停地念叨着她的名字,好象生怕从嘴边溜走。至于她买过什么东西一点都不记得,只记得她在一排挂满衣服的衣架上,挑了几件衣服,对毕恭毕敬的老板娘说,这几件不要,其它的都包起来。
  老板娘连声说好。我也不用帮她拎东西,所挑选的东西都会直接送到她府上。
  我只是在一旁傻站着。我想知道这店里衣服得多少钱,可是也没见她付现金,只是掏出了一张卡。
  后来又到了一家高档美容院什么的。还有些不知明的一些高档地方,装饰豪华,我也叫不出名字。
  出来时我忍不住还是问了,总共花了多少钱。她说她也不清楚,应该在十万以上吧。
  她说了一句话。今天有你陪着,高兴,也不在乎花多少。

  四、一些离奇的事情
  陪她购物,让我忘记了时间,已经是深夜二点多。当我从兰博基尼上下来时,我的那辆破摩托车还在那里,于是我又骑着破摩托回家。可是当我掏出钥匙打门时,却怎么也打不开。我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地方,重新下楼,又重新数楼层,不错呀,就是这家。还是打不开门。我明白了,肯定是老婆把门锁反锁了。掏出手机打家里电话,这才发现手机上十来个未接电话,都是老婆打的,这下可惨了,怪不得开不了门,今夜只有露营街头了。
  当我上班时,办公室的电话响了。我接了一个奇怪的电话。
  “你必须离那个女人远点,否则有你好看的,不是缺胳臂,就会少腿的。”
  看来是威胁电话。我不明白,与她又没做什么,怎么就有人吃醋了,是他老公打的电话,还是她的那个网上情人打的电话?看起来聊别人的老婆多少还是有风险的。要么会是闹得满城风雨桃色新闻,要么人身会受到攻击,毕竟老婆这东西是属于专用物品,是不允许别人去动的,我也得不到授权就算得到授权那也是不可能的。搞婚外情又都是别人的老公别人的老婆,偷偷摸摸反而更刺激。
  手机上居然还收到了威胁短信,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会有我办公室的电话,还有我的手机号码。看来他还是有些神通广大,也就是说首先他知道我是谁,然后还知道我在哪单位工作,而且还知道专属我个人的手机号码。这人不简单,我有些不寒而栗。
  这就叫没吃着羊肉惹一身膻,老婆那里不好交待,外人面前也说不清楚,我有些木然,象是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境地。我跟一个要好的同事说此事,他大笑起来。就你能搞出个婚外情?打死我也不相信。我只好一个人默默地负担着。
  而在下班的路上,我还发现有人跟踪我,有几次我一回头,那人一闪就躲过去了。这几天我按时上下班,按时回家,有的时候我还故意改回家的路线,可是还没有摆脱跟踪。就象是一块膏药贴在了身上,撕也撕不掉。
  有一天,下班后,我假装回到家里,吃过饭洗过澡,上过网,当老婆睡在床上鼾声四起的时候,我悄悄地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衣服,蹑手蹑脚地从屋里出来,就象做贼一样从家里出门。其实我什么也没偷,就是把这个家的男主人从他家里偷了出来。
  有一台白色的车在前面等着我。打开车门,我上了车,车子象离弦的箭一般向前射去。上次陪她购物,忘了跟她讨六百块钱,这次她约我出来,我想还是把话挑明了。我问了可是到嘴的话却变了,我也纳闷。
  “你跟那男人见面了吗?”我吓了一跳,怎么问这样的问题

[1] [2] [3]  下一页

文章录入:梧桐细雨文学网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文学网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评论留言: 共 0 条评论 (客观留言,文明评论!)

     
    姓名: 验证码: 查看评论  
          ★★★
    关于我们 | 站长信箱 | 雁过留声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本周更新 |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梧桐细雨文学网站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Copyright © 2005-2018 www.wtxy.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