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 音画时尚 | 唐宋诗词 | 名著在线 | 下载中心 | 星语心愿 | 雁过留声 | 史上今天 | 
您现在的位置: 梧桐细雨文学网 >> 文章中心 >> 杂文 >> 流金岁月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外马路情结 【字体:
外马路情结
作者:天际流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049    更新时间:2011/10/14

    从上海外滩沿黄浦江向南,过十六铺东门路就是外马路。不过只有“大达码头客运站”一段可以走人。前面是“大达码头港区”不能随意进出。因此,“外马路”一般是指从复兴东路朝南到南码头的路,即现在所说的“南外滩”。

    小时候,从家——复兴东路中华路口,向东,几分钟就到了黄浦江边的外马路。

    我们当地人更多的是叫这里为“关桥”码头。初中时,看到一本写老上海掌故的书知道,这里原有清朝的“江海关”,边上黄浦江的支流上有一座无名桥,两者合二为一,就叫“关桥”。复兴东路就是填筑这条河而成。

    小学时,放学后,星期天,我经常和小伙伴到这里来玩。

    外马路上,人声嘈杂,来来往往的大多是装货的三轮车、平板车。西瓜船到了,两人一组,船上人把瓜抛向码头,岸上人接住放入竹筐。一船有几组,西瓜在空中飞舞穿梭。我呆呆地看着,担心西瓜掉地,但一只又一只从没有落地的。浙江来的客轮到了,下来老老少少人群,手提肩扛。最不老实的是他们手中的鸭子,“嘎嘎”地叫个不停。煤码头比较大,工人们在长长的跳板上,喊着好听的号子,把煤从船上扛到码头上。记不清从哪年开始,传送带代替了跳板,可是,那号子已经印在了我的心里。

    码头也不是一直忙碌的。船开走了,码头上空落落的。我们走过引桥到浮动的码头上,看滚滚江水和来往船只。涨潮了,码头上下摆动,人也随之晃动,很舒服的,只不过要退后几步,离黄浦江远些。小便急了,如果潮水不高,就跨过围栏,钻到引桥下面,对着黄浦江“热情奔放”。过了董家渡路没什么码头,更多的是停泊的木船,我们就依船而放,船家发现了,一笑了之。

    外马路上有四个摆渡口,其中,从复兴东路到杨家渡,从董家渡路到塘桥,是我们捉蟋蟀的路线。有一年,在一座很大的陵墓里,捉了上百只蟋蟀,其中一只成了“大王”,连在大弄堂里也无敌手,还远征到“火神庙”蟋蟀市场。

    现在,很少有人知道“上海医院”,但那时,在我们那个地区人的心目中,那是个神圣的,救命的地方。她,就是坐落在外马路多稼路的“上海市第二人民医院”。听“阿娘”(祖母)说,蒋介石在十六铺“孵豆芽”时(意思宿娼,混混),这家医院就有了。后来,从书中知道,医院是“李平书”开的。文革前,城隍庙九曲桥下荷花池里他的塑像一直竖立着。他是李鸿章洋务运动干将,辛亥革命名人,终身致力造福上海乡里。“上海医院”是他功绩之一。李平书把医院开在穷人区,开在“棚户区”,我猜想他是要为平民百姓服务。 

    有人生病了,一般是先去一家颇具规模的中药堂,请坐堂医生把脉。或者“联合诊所”(地段医院、社区医院前身)看西医。当决定去“上海医院”时,说明病重了,大人们是要慎重做出这个决定的。而上海医院从不让人失望,总是一、两次就把病治好,花费又不多。解放后不久,有了“劳保”,去上海医院的人和次数更多了。于是在对面造了新院,横跨多稼路了。我无数次被大人带着,也多次带着弟妹去上海医院看病。那年父亲住院,母亲带我去探望,在红砖墙的房子间转来转去,上楼梯,静悄悄的走廊,洁白的墙,充满阳光的病房,铁架病床,挂着甜甜笑的护士……一切都很新鲜,我第一次见识住医院。

    外马路上的上海医院,平民的医院!

    上中学后,我与外马路有所疏远,,但有两件事,我不会忘。

    初二时,学骑自行车,也曾在外马路学过。外马路上有汽车,有各种推车,人又多。一次,为了避让一个挑担的人,我重重地摔倒,膝盖上破了好大一块,流了血。

    高中时,我成绩不怎么样,尤其数学吃力,在班里可算一个可有可无的人物。一个星期天上午,团支部书记——一位大我几岁,由于班主任长期病假,简直成了班主任的同学,约我到外马路。我们靠在防汛墙上,望着黄浦江谈话。他介绍了共青团知识,指出再有半年我已经到了入团年龄,应该有所追求,应该为班级出力了。那时的黄浦江上虽然很少,但还能见到摇橹的木船。他指着摇橹前行的木船说:那船不进则退,船夫不能松懈,我们每个人都一样。我一下子仿佛开窍了,写了入团申请。应该也是在他推荐下,凭着我作文比赛获奖,成了黑板报和墙报主编。就这样一个连小组长都没当过的人,开始参加“社会工作”了。并以此,进大学后做了校报编辑,回班级成了支部干部。

    外马路、黄浦江见证了我人生道路上重要的一步。

    上大学后,星期天回家,偶尔还会到外马路来,站在浮动的码头上,看看黄浦江,吹吹江风,望望江中往来的船只,理理自己的思绪。

    今年,十月三日,朋友们约我在外马路458号老码头广场会面。我欣然前往。

    久违了,外马路!

    还是这条小马路,整洁是整洁了,但,冷冷清清。增高许多的防汛墙,挡住了视线,看不到黄浦江。所谓的“阳光沙滩”只是围了一段码头和堤岸,却要收费100元,霸占了公共资源。路的另一侧,在破旧的矮房子中不协调地新开了一些诸如“老码头广场”之类的会所,这些由旧仓库,动迁民房造的地方,不是原来这里老百姓能来的地方。只有那幢十余米长,五、六层高的水泥大楼,依然黑黝黝地默默地伫立着,仿佛述说着悠悠的历史,散发出老外马路的魅力。 

    外马路应该是既传承老上海的民间特色,又有新外滩的活力的外马路,而不该是夜夜笙歌,却把广大百姓赶走的地方!

文章录入:天际流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文学网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评论留言: 共 0 条评论 (客观留言,文明评论!)

     
    姓名: 验证码: 查看评论  
            
    关于我们 | 站长信箱 | 雁过留声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本周更新 |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梧桐细雨文学网站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Copyright © 2005-2017 www.wtxy.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