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 音画时尚 | 唐宋诗词 | 名著在线 | 下载中心 | 星语心愿 | 雁过留声 | 史上今天 | 
您现在的位置: 梧桐细雨文学网 >> 文章中心 >> 杂文 >> 戏说人生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呔!老家伙,干什么的!” 【字体:
“呔!老家伙,干什么的!”
作者:曹友琴    文章来源:原创    点击数:1964    更新时间:2011/10/22

    这是笔者目睹的一个镜头细节。

    某单位传达员用卑微而殷勤的目光又是点头,又是弯腰,刚把某长迎进大门。旋有白发老者过来,脸上立马换做一副威严模样,喝道:“呔!老家伙,干什么的!”

    老人原是这样单位的职工,退休了,过来办事。听到传达员这么不客气招呼,走上前一看,才知道传达室已换新人:“你这是什么态度这样对人?”接着告诉他是单位老职工。

    传达员园睁环眼,气凶凶、咄咄然:“怎么啦?别说你原来是个职工,是个干部又怎么样?退休了就在家里蹲着,还走什么?”

    老人脸上怒气强压。传达员两腿叉开,摆出一付“此山是我占,此路是我开”架势:“你还能把我怎么样,我怕你不成?”

    这倒使人想起鲁迅先生对国民性批判的一句话来:“中国人但对于羊显兽相,而对于凶兽则显羊相”。守门人原本是弱者、怯者,却乐于“抽刃向更弱者”。因为他守门,也是一种权。国人向来是要把权用到极致的,君不见,无处不在的权力之棒,都握在手里随时挥舞?

    守门人硬是拦住老人进门,但也好打发。倘若老人在享受进门权的时候,丢一支烟给守门人,仿佛丢一根骨头,不就化解守门人手里那相应的权力了吗?

    退休老人是弱者,守门人同样是弱者,都是可怜的弱者。可悲!

    权力,与利益交织在一起,这是我们社会生活中的一个结,尤其是在政治生活中。只有从根本上化开这个结,弱者才不再是弱者。

    国人在盼呀。

文章录入:曹友琴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文学网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评论留言: 共 2 条评论 (客观留言,文明评论!)

     
    姓名: 验证码: 查看评论  
            
    关于我们 | 站长信箱 | 雁过留声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本周更新 |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梧桐细雨文学网站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Copyright © 2005-2017 www.wtxy.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