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 音画时尚 | 唐宋诗词 | 名著在线 | 下载中心 | 星语心愿 | 雁过留声 | 史上今天 | 
您现在的位置: 梧桐细雨文学网 >> 文章中心 >> 小说 >> 绝色爱情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若爱只是擦肩而过 【字体:
若爱只是擦肩而过
作者:昨夜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2082    更新时间:2012/1/30

  往复的生活的确单调,叫人乏味疲惫,懒于应对。似乎只听见车的鸣笛和隔壁对骂的夫妻,我实在厌倦他们吵架的内容,如同我的生活一般,千篇一律,从未有过任何变化。

  唯一可以让我有些触动的,也许只剩下年年初张专辑的他,当然,他并不知道我的存在,我也并非他的FAN,但却依旧听他的歌曲,告诉别人,我不喜欢。

  2008年,他出了第一张专辑,名气却早已经再三年前就开始以匪夷所思的指数增加,收录了以前的一些单曲,又增添了新的乐感。我和你的初遇,也算是由他开始。之后你告诉过我,他是一个坚持自己音乐品格的人,所以没有与任何公司签约,做自己的全方位音乐制作人,因此你才喜欢他。他的才华他的灵气,他行为的洒脱和灵魂的自由,这些美好的形容词,我从你向往的眼神中读出来过。

  音像店前,早早来到的没有几个人,我隔着耳机听你含糊不清地问句,你问我是否也喜欢他,我恍然回头,鬼使神差地应了一句,“喜欢”,于是你就笑开了,不一会儿从店里出来,塞给我一张专辑和便笺,封面和字迹都异常的特例独行。我要付钱给你,你却执意拒绝,让我神情恍惚。你只说等他出第二张专辑的时候,等我送给你,然后我们同路,话题只是围绕着这些歌曲,我问你是否会唱,你竟然可以全部哼唱出来,和他的声音不同,你的声音更加深沉,有种完全不一样的感觉。虽然我之前并未认识过你,可是却没有妨碍我们的交谈。你这个清灵的人,在那个季节的环境里面,若隐若现。

  回家以后,我才终于想起你的身份,这所学校里新来的同学那么多,我未曾见过也是情有可原的,你的便笺纸上,清楚的标记了你的班级。你很高兴的对我说,你也喜欢他让我感觉很庆幸,但我却为此羞愧不已,天知道,我只是帮朋友排队,但是这或许就是天注定的,那一秒我偏偏就看见了你,而你也恰好看见过我的个人资料,那上胡乱填写着,喜爱音乐。恶补了一夜他的歌,我有些懂了,可能你也在星光虚无的夜空下,倏地喜爱上了他。

  隔周回到学校,微微和你打了招呼,你看清我的口型,我说,很棒的感觉,这音乐。那张专辑后来我反复地听,感叹那么有才气的他。便把所有铃声都换了,让自己被他透明的歌声包裹。我有些狡黠的笑了,幸好你不知道我去音像店的原因,如果他有没有恰好在那天初售专辑,我又怎么会刚刚好的遇上你呢,而你,怎么会看清楚我的口袋里面,除了耳机全无其他,帮我解了围呢。昏黄的灯,是因为小气而又可爱的校长想让学生早点回去休息,可直到晚上十点,我们都还在自习室,交换纸笔,专门探讨他歌曲里的典故,然后写下自己的印象和认识。他是一个低调的人,专心写自己的音乐,你有些叹息专辑的速度,你又很愉快,因为我们用几首歌曲逛遍了大街小巷。

  假期没有回家,站在他的广告牌前,我佯装大喊:“VAE,我喜欢你。”你轻轻说了一句什么,只是我没有听清楚,不待我问,你有用别的小物件吸引了我的视线,我便忘记了这个问题,那天是五月中旬的日子,也是我们留下回忆最多的日子。躲在宿舍的床上,插上耳机,看你发过来的信息,我是那样的满心欢喜,多喜爱这样的遭遇,多么美好。那段时间,即便现在已经过了那么久,我也仍旧会说,是我人生中最纯粹微笑过的时光。那段时间,除了他和你,我的世界没有任何想法。

  2010年,他出了第二张专辑。声音依旧特别,古韵的调和着忧伤的唱腔,让我的心变得酸涩而且敏感。还是那家音像店前,按照我们说好的,我送他的新专辑给你,度过我们的两周年。因为与你渡过这两次春秋冬夏,我对未来充满了期待,时不时地幻想和你走下一生一世,一起工作,牵手回家。我开始写日记,每天的点点滴滴我都悉数珍藏,只是日记越写越多,笑容越来越少。渐渐地,你手机里的信息都不是只给我的,你拨打电话的次数对我慢慢减少,你对我说过的贴心的语言都失踪了,你也不会因为我生气而哄我。我开始怀疑你,我不知道你心思如何。这变化对你来说也许悄无声息,但于我而言却是晴天霹雳。

  也许我记错了,那天或许是早春,我们摔碎了他那张精致的专辑,打坏了印着照片的水杯,险些烧了美丽漂亮的小饰物和玩偶。我弄破了沙漏,玻璃扎伤了我,你一语不发转身出门,屋内的我,只是看见地上沙砾混着泪水和乳红的血液,只觉得有些冷。然而也的确很冷很冷,他的歌声飞绵在湛蓝的空气中,一首接着一首的跳动,我无力的按下停止,而非暂停。

  我哭闹又傻笑,直直地盯着和你分享一个耳机的女孩,然后低下头,全世界又只剩下我一个。你的朋友来见我,欲言又止,最终叹气出门,我没有任何回应。有人说得对,忘记旧爱最好的办法只有两个,一个是时间,另一个是新欢。虽然时间不够长,但我的新欢足够好。我试图用最大的努力忘记你,或许我做到了,偶然遇见你,我没有反应,擦身走过。剩下的秋冬交替,他的音乐被我设为禁区,那个男孩子很心疼我,然而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在对比之后默默感叹你更加温柔。

  2011年,他出了第三张专辑,签约海蝶,开始了更加安逸和稳定的生活,我也如此。你早都在我的视线里消失了,连带气息,都走得一干二净。生活没有波澜,如同隔壁吵架的夫妻,吵过又和好,我以为很是无趣。但就是这种生活中,我没有想到还会有人想起我,邮件上那曾相识的名字,又打开了我不堪的记忆。背景音乐是熟悉的声音,是你的朋友传来的信件。我皱着眉看完了冰冷的信件,转而发现,自己脸颊上悬挂着的水雾也是冰冷的了。

  有些事情,我总是太晚知道,有些人物,我总是难以触及。你朋友似乎尽量委婉的告诉我你已经走了,我也平常的回答他,祝你幸福。你走了,还会回来,我却无法见到。你走回生养你的地方了,让我想起你曾经的梦想,回去做个老师,当时我任性的告诉你,不许你离开我,要你和我在城市生活。可是你终于还是去完成自己的梦想了,宁可从此离开我。

  我想笑你的痴傻,却又无论如何扯不开嘴角。

  呼啸而过的风景,是被苍凉覆盖成为眼线的泪水。

  你年迈的母亲无言带我去找你,只有我们两个人,我怪你怨你。你沉默如从前,只听我发泄我的情感。你弟弟过来,相貌与你别无二致,他说你总是谈起我,谈起我们相遇的时候,谈起我们幸福的时候,下课时总给学生讲我的温柔,那些孩子不懂,我也不懂,原来你还那么想我。我听着,看着你笑了。你附近就是这里的老教书先生,十几年才出了你这么一个大学生,他希望你毕业后回来培养这里的孩子,你应当是深爱我的,所以反抗,可是又不能违背父亲的愿望。

  你妹妹终于带着父亲的遗嘱来找你。

  你终于同你的父亲一起安息在这片土地上。你本来不该救那些无所谓的生命,可你想让那纯净的眼睛燃烧起希望,你故乡的希望,你放飞的希望。

  我安静放一首歌,是他的第三张专辑。即使你表现的在成熟,我知道,你也只是个青春热爱音乐的男孩。在我的心里,你仍旧站在音像店前硬塞给我一张专辑。在我的心里,我们也曾幼稚的借他的名字互相告白,你说,“喂,我也喜欢你。”他的歌,这次变得很哲学。他说,“领悟了爱不是追逐占有。”我以为,你也正是明白如此,才放弃城市的生活回到乡村,你那么儒雅,舍不得我受苦。而你当然也知道,我会义无反顾的和你走。

  报纸上大幅报道你的事迹,写你的生活你的家庭你的经历,那个年轻的记者,在最细微的地方标注了你喜欢音乐,说你是那么喜欢有才气的他。我是明白的,这爱在你心底。回到学校,继续我的生活,他又打破了一个有一个的记录,我教了一批又一批的学生。你走之后一直陪着我的那个男孩,现在一男人的姿态守护着我,以及我们之间的爱,以及我和你要延续下去的梦想。我只能说,此生爱与你擦肩而过,我会悠长着我的嗓音,慢慢哼着你喜欢的歌,过着习惯性左手握紧你的生活。

文章录入:梧桐细雨文学网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文学网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评论留言: 共 0 条评论 (客观留言,文明评论!)

     
    姓名: 验证码: 查看评论  
          ★★★
    关于我们 | 站长信箱 | 雁过留声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本周更新 |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梧桐细雨文学网站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Copyright © 2005-2017 www.wtxy.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