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 音画时尚 | 唐宋诗词 | 名著在线 | 下载中心 | 星语心愿 | 雁过留声 | 史上今天 | 
您现在的位置: 梧桐细雨文学网 >> 文章中心 >> 杂文 >> 流金岁月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啊,有轨电车 【字体:
啊,有轨电车
作者:天际流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666    更新时间:2012/2/21

    有轨电车重现上海张江地区,虽然现代化了,再也没有悦耳的“当当”声,但它还是唤醒了我沉睡的记忆。

    啊,久违了,有轨电车!

    我与有轨电车结缘,是因为父亲曾经是车上的卖票(售票员)。

    随着五星红旗在祖国大地升起,我成为祖辈梦寐以求的小学生。那时的读书多轻松啊,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打弹子、刮香烟牌子、下象棋、打乒乓……有一样游戏别人没法玩——坐有轨电车上兜圈子。

    离家不远的“十六铺”是6路终点站。我就在那里等父亲的车。

    上车就踩“当当”。所谓“当当”就是用来鸣锣开道的“喇叭”。驾驶员是站着开车的,他的脚下有一个小圆洞,洞口是钢的。洞的上方有一块比洞略大的钢块,被穿过洞的弹簧固定着。一踩这钢块,就和洞口的钢撞击,“当!”的一声,清脆响亮。变换节奏,就奏响了“当当!当当当!……”动听的乐章。为了方便掉头,车的头尾各有驾驶区。我上车后就直奔车尾驾驶区,那里是我一个人的天地,于是,只要我高兴,电车就一路欢唱。啊,有轨电车,你是乐队,我是指挥。

    车围着路中央开着饭店、点心店和小杂货店的房子绕一圈,就掉头沿中山东路向北开。出十六铺不久,黄浦江边就没有码头、仓库,也没有现在那样的平台、防堤墙(马路就是岸,只在江边一人高的水泥柱上挂两根铁链条而已)阻挡视线。慢如蜗牛的大轮船,“突突”冒着黑烟的小火轮,摇摇晃晃的小木船,是江中不变的主题。车在金陵东路拐弯前,看得见前方漂亮的大房子,我没能去,金陵东路外滩是我那时的临界线。真奇怪,金陵东路上的房子造在马路上,粗大的柱子令人吃惊。父亲说,这是法国人造的“过街楼”。车在淮海路上向西,商店和行人成了主旋律,我知道了这条路以前叫“霞飞路”。啊,有轨电车,你是移动的画框,变换着一幅又一幅美妙的图画。

    当“小卖票”,是必做的“功课”。“新开河到了!”“八仙桥到了!”。“上车请买票!”车厢里来回地跑,把钱递给父亲,把票子交给乘客,乐此不疲。车队里的叔叔伯伯(没有女的),见到我就说:“小卖票,你又来了。”啊,有轨电车,你是舞台,让我尽情展现。

    到了交班时间,如果我还在车上,父亲就会带我去“写字间”“缴票箱”。走进外面停着许多电车的大楼,先和父亲一起在小桌上按面值整理好钱(没有硬币),对照余票,父亲填表,随后把这些都装在一只灰色的长方形铁匣子里,缴到柜台。柜面上竖着高高的铁丝网,只开着几个洞,票箱就从洞中缴进。到这里我有些害怕,也感到神秘。我努力地想看看里面,无奈柜台比我高出许多。

    大概在1952年后,由于工作关系,除了节假日,父亲很少跳车(司售员上车工作的行话)卖票。我也结束了“跳车”“生涯”。

    随着上海发展,渐渐地有轨电车淡出直至消失。啊,别了,把一个不懂事小孩带出老城厢狭小弄堂的有轨电车!

    有轨电车回归上海,悦耳的“当当”声仿佛又在耳边响起。啊,欢迎你,有轨电车!你更时尚、更先进、更科学。你像一个离家多时的孩子,突然以更健康、更魁梧的身影出现时,怎不叫人喜出望外、悲喜交加?

文章录入:天际流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文学网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评论留言: 共 0 条评论 (客观留言,文明评论!)

     
    姓名: 验证码: 查看评论  
            
    关于我们 | 站长信箱 | 雁过留声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本周更新 |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梧桐细雨文学网站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Copyright © 2005-2017 www.wtxy.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