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 音画时尚 | 唐宋诗词 | 名著在线 | 下载中心 | 星语心愿 | 雁过留声 | 史上今天 | 
您现在的位置: 梧桐细雨文学网 >> 文章中心 >> 小说 >> 百味人生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眼儿浪 【字体:
眼儿浪
作者:吴墨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780    更新时间:2012/3/23

    眼儿浪,其实说的是“眼儿亮”,是大老宋中风以后吐字不清的缘故。

    一头花白的大老宋现如今七十多了,中风后遗症害得他走路一瘸一拐,步履沉重艰难,时不时嘴角滴啦一串儿哈喇子自己也不知道,整日间牵着他的小破狗瞎转悠。如果不说,谁能把眼前这个病老头和当年叱咤风云的宋司令联系到一起,全然没有了一丝一毫想当初的气势和威风,和辉煌巅峰时判若两人,彻底没有了四十多年前的模样。

    大老宋有病后说话神经不能自如,吐字含混不清,经常给人说他“病好”(命好,)“赶上了好年都”(年头)。他说的好年头是指四十多年前的文革时期。那时的大老宋二十五六,个子一米八,体重一百八,家庭成分贫农,共青团员,在运输公司当装卸工。因个高体重,身体魁实得像山一般,虽然年轻单位里人都把他叫“大老宋”。

    文革一开始,根红苗正的大老宋就积极响应毛主席“革命无罪,造反有理”的伟大号召起来造单位走资派的反,一拳就把那瘦小的经理打得几颗门牙落地,眼镜飞出十几米,满嘴血呼呼地就揪到桌子上批斗起来。随后高帽子、阴阳头、大牌子、罚跪、喷气式、游街示众……在大老宋的指挥下运输公司的革命大好形势成为市里的先进典型,大老宋本人不但是运输公司造反派的司令,也成了市里造反派的副司令,一时间成了全省的风云人物。大老宋革命意志坚定,对敌人残酷无情,下手迅速勇猛,提起大老宋那些走资派们吓得立马尿裤子。

    市里造反派决定组织一次震动全国的对省市走资派大批判大游街,决定由大老宋“负责”省长。啥叫“负责”?就是批斗大会和游街期间拧着被批斗者胳膊背后狠劲儿往上提、抓着头发把头压倒向下九十度,并在必要的当口抓起头发面对革命群众,正是所谓的“喷气式”。批斗会前大老宋看了一眼蹲在墙边的一群灰头土脸的省市领导,鼻子不由地“哼!”了一声。心里说,我还以为大领导长得都像赵子龙、穆桂英一样呢,原来还没有我大老宋耐看呢!这些人原来就是决定老百姓命运的人?想着想着竟有了一些其他的想法。

    整个批斗会和游街过程中,大老宋对省长下手没有惯常的使劲儿和狠毒,在把走资派押上卡车之际大老宋双手一使劲儿把省长举起放到了车上,那老头比其他人双腿免遭了一次与车帮子猛烈碰撞的痛苦。游街的一路上大老宋也没有用力很拧那老头的胳膊,只是做了做样子。

    批斗会后造反司令部犒劳这些劳苦功高的革命干将,白蒸馍红烧肉,吃完饭时大老宋用馒头加了几块肉用报纸一包塞进了大衣口袋,在把走资派押回驻地的路上偷偷塞给了那个省长。在临时看管的房间,大老宋对省长耳语:“别害怕,我能帮你什么忙?”一脸悲凉的省长小声说:“你是好人。麻烦你到XX街XX号,找XXX,叫他赶快把我的孩子带到S省去,他知道该咋办。好人,有朝一日我定当厚报!”大老宋一一照办了,并在省长孩子们出逃时带着红袖章为他们打掩护,一直送到了火车上。

    一两年后,革委会成立时那个倒霉挨批的L省长成了省革委会副主任。副主任没有食言,把大老宋请到家里鸡鸭鱼肉招待一番,赠送一辆永久牌13型锰钢自行车(该自行车是当时中国最好的,甭说一般人,就是二般人也轻易买不到)、茅台酒四瓶、中华烟两条,并说,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你的大恩,今后无论碰见啥事只要我在,一定尽力在所不辞云云。

    以后的几年里,大老宋过年走亲戚多时了省长这一家。

    大老宋此后每每说起他的永久13型无不自豪和骄傲,这是X主任送给我的!

    人常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谁知道大老宋认为最美好的时光它咋说没就没了呢?四人帮一倒台文革戛然而止,随后就是清理几种人收拾造反派。在运输公司当副主任的大老宋也未能幸免,群众揭发控诉他一系列的问题和恶性,强烈要求依法惩处……在学习班里的大老宋惊恐万分如坐针毡。老婆送饭时大老宋要她想尽办法与那个省长联系求救。此时的L已到外省任职,大老宋的老婆历尽千辛找见L,跪求领导立即出手救救大老宋。不日后,运输公司接到上级指示,说大老宋同志在文革期间是犯有错误,但保护老干部及家人功不可没,功大于过……大老宋走出了学习班,由革委会副主任变为了公司业务科长。他的其他造反派同僚该坐牢的坐牢,该罢免的罢免,都没有大老宋这般幸运。

    改革开放后,大老宋依然坐在业务科长的位子上吆五喝六吃香喝辣滋滋润润,钱没少搂,福没少享,那几年听说还弄了个小情人,老婆骂她是老色狼。几次公司想动动他,可屡试屡败。听说大老宋和那个省长的儿子还保持着联系。省长离休了,他儿子又当上了某地的副市长,虽不在一地,可说句话还是挺管用的。

    大老宋前些年也从科长的岗位上光荣地退休了。平时爱喝两口,但超过三两就吐真言。说起他这一生,无不自豪:人,根本不在文凭高低,学问多少,关键是眼儿亮不亮!那有文凭的有学问的能咋样?咋啦?文革我就是在单位造了反夺了权,把那个狗屁经理打掉了几颗牙,可咱保护了大领导,咱是有功之臣。我就喜欢文革,喜欢运动,巴不得年年文革天天运动!没有文革,像我这样的装卸工咋能和省长搭上关系?咋能有机会翻身当干部?文革后有些人受整那是他们两眼一抹黑,就知道穷斗。当年在天安门城楼上给毛主席胳膊上戴红箍的几个人,啥下场?哪个有我活得滋润!如果文革再来一次文革,咱照样吃香!能不能弄成事,不在咋闹腾,关键在于眼儿亮!

    去年中秋大老宋喝高再次脑溢血,出院后语言更是含混不清,嘴里不停地絮絮叨叨,邻居问说的啥,他老婆说他还活在梦里,说要是再来一次文革多好呀。

文章录入:吴墨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文学网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评论留言: 共 0 条评论 (客观留言,文明评论!)

     
    姓名: 验证码: 查看评论  
              
    关于我们 | 站长信箱 | 雁过留声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本周更新 |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梧桐细雨文学网站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Copyright © 2005-2018 www.wtxy.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