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 音画时尚 | 唐宋诗词 | 名著在线 | 下载中心 | 星语心愿 | 雁过留声 | 史上今天 | 
您现在的位置: 梧桐细雨文学网 >> 文章中心 >> 小说 >> 百味人生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有一种伤感叫真爱 【字体:
有一种伤感叫真爱
作者:逆风漂泊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2034    更新时间:2012/3/27

    看着最为要好的朋友穿上婚纱,幸福地依在老公的肩头,我由衷地为她感到欣慰。可慰欣之余,我却抚不平久居心头的那份淡淡的伤感。

    大三时,一次旅游,我和好友菲儿和莫颉相识。那时莫颉谈笑自如、幽默含蓄,菲儿热情大方、活泼可爱;而我只是静静地呆在一边,默默地听她俩海阔天空地畅谈。分手时,菲儿还特意邀请莫颉来我们学校做客。

    返校后,菲儿常在我面前提起莫颉,怨他不够意思,不来看我们。记得两周后的一个下午,菲儿在图书馆找到我后,高兴地告诉我莫颉来了,就在楼下等我们。之后,就埋怨我不该一个人躲在那里,害她找得好苦。

    饭后,大家一起散步。映着如银的月色,莫颉显得更加帅气,菲儿如快乐的鸟儿,尽情地舒展着年青的情怀。临别,莫颉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我说:“都说你是个不可接近的才女,我倒要看看,你有多难接近?”

    以后我们三人都成了好友,来往间莫颉的形象在菲儿的眼里一天天地高大,而菲儿对莫颉的关心,傻瓜也看得出来那叫喜欢。

    暑假,菲儿回家了。我想找工作,留了下来,独守着空荡荡的宿舍。晚上,莫颉来了,谈笑间讲起了自己的成长历程,很艰难,也很感人。而我正是被这种艰难所感动,居然和他说起自己的爱好和那些难忘的记忆。

    那晚,我隐约地感觉到,我与莫颉虽然性格各异,却有着许许多多共同的话题。记得当我说出莫颉心中的偶像作家路遥笔下的《平凡的世界》中有个“瑕疵”时,他一脸吃惊地看着我,似乎在问为什么。

    我告诉他瑕疵就在于孙兰香的爱情上:试想孙兰香与吴仲平才识相当,两情相悦,可吴仲平为什么要是个高干子弟而不是个平民布衣呢?难道只有攀上权贵,才是妇女们人生价值的体现?倘若吴仲平也是个农家子弟或者工薪阶层,她和孙兰香凭着彼此的智慧与才华,携手共进,不更能体现出平凡世界里平凡人生的意义?

    听完我的话,莫颉一下子从凳子上站了起来,痴痴地看着我,不说一句话。我感到他的目光有些灼热,洒在身上有种辣辣的味道。许久,他似乎在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对我说道:“莫非我亲耳听到,我决不会相信,我眼前的瘦弱女孩,竟是这样的内秀。相识恨晚,相识恨晚,真的,我们相识恨晚呀!但还好,还好,我们总算相识了。”

    暑假。莫颉经常来看我,我过得很愉快,人也开朗了许多,而且还有一点儿幽默。开学后,莫颉看菲儿的次数明显减少,而我和菲儿的关系也有了微妙的变化:菲儿开始是对我冷默,后来就彻底地不理我了。我很难过,我真的很在乎我和菲儿之间的感情。也正是为了这份感情,我开始躲避莫颉,尽量不再理他,或者冷言冷语挖苦他,让他在同学面前出丑。可他却从没有怨言。

    一日晚,我正好独处。莫颉来了。我不说话,矜持而又冷漠的看着他。莫颉说在他的眼里,我永远都是一个冰清玉洁、温柔娴静的女孩,他还说我的多才就像当年的和氏壁一样,是个美丽的璞玉,需要的是发现,而他就是真正的卞和……

    视野开始模糊,我觉得我的冷漠与矜持,已经开始在他的真诚面前溶化:我后悔那样冷漠地待他。我甚至想靠在他的肩头,痛痛快快地哭泣。但是,我没有,因为那个时候,菲儿的身影,竟奇迹般地出现在我的视野,尤其是她那张活泼可爱的脸,已在一天天憔悴。于是,我以最大的力气,起身,跑了出去,耳边回荡着莫颉的呼唤。

    我和菲儿的关系总算有了转机,可来往间却不够自然,尤其是我们三人相遇时,情形难免显得有些尴尬,但为了我们共同的友谊,大家都刻意地微笑,尽量地做到和谐。

    这些日子,我隐约地感到,我也像菲儿一样,开始关心起莫颉:我留意他的言行,回味他的幽默,甚至于辩得出他的脚步声。夜阑人静,我会不由自主地想起他,猜想着他会干些什么。有时候,我真想去看他,但是,我又害怕见到他,我怕自己的矜持会在他的面前崩溃,那样的话菲儿又会如何?可有些时候,我又觉得自己没有必要顾及菲儿,更没有必要放弃原本就属于自己的东西。但每逢此时,我又会想起菲儿,想起她日渐憔悴的脸……我怎么忍心伤害她呢?

    我极度矛盾,又理它不清。

    实习开始了,莫颉要去远方。临行,当莫颉站在车窗前,向我们挥手时,菲儿泪如雨下,伤心地说不出话来。而我只是默默站着,没有落泪,也没有说话。

    火车开动了,菲儿已成泪人,却追着火车拼命地奔跑;我低着头,想着柳永的《雨霖铃》: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霄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就在火车从视野消失的那一刻,菲儿变成了无助的落花,凄然地倒了下去。我猛地惊醒,跑过去,抱住菲儿,告诉她,别伤心,莫颉永远都是她的。之后,我们哭着抱在一起。

    毕业了,舍友们陆续地离开,最后只剩下我。我正等着李辉,他说好了要送我。中午有人敲门,开门后是莫颉,我不说话,依旧保持着不可接近的矜持。

    “我送你吧。”他的声音有些沙哑。

    “不用了,我暂时不准备走。”我说话的神情很矜持,但声音却暴露了自己的内心,我是希望他送我的呀!

    “李辉今晚的火车,时间太紧,还是让我送你吧。”他永远都是那么善解人意。

    我的心很难受!想哭,但硬忍着。环顾一片狼籍的宿舍,我委婉地推辞说:“我还没有收拾好呢。”

    他没有说话,默默地帮我收拾行李。

    外面下起了大雨。他问我什么时候走合适时,我说就现在吧,尽管我完全可以等雨停了再走,但为了菲尔,我不得不藏起眼泪,忍痛谢绝他的好意,因为我想,这么大的雨,他会退却的。

    事实证明,我错了。他居然毫不犹豫地扛着行李,冲进了茫茫的雨雾里,那一刻,我独自撑着雨伞,跟在他的后面,看着他倾刻间被大雨浸透的身影,我的心下起了瓢泼大雨,却硬忍着不让它流出,更不把伞移到他的身上去……我只是痛苦地想着:你恨我吧!你忘了我吧!

    毕业后莫颉要去南方,我也被单位派往山区扶贫。我原以为雨中一别,我将再也见不到他。动身的前一天,他居然来我的住处,说特意为我送行。那天我们都很伤感,沉默默地坐在那儿,谁也说不出话来。

    分手时,他嘱咐我要好生照顾自己,千万别累着,因为我平时血压有些低,累了有可能晕倒。他还说日后我若找了男友,一定要带去让他看看,好让他放心……

    目送他离开后,我的心头百感交集,久久不能抚平的,是无限地伤感,以及伤感中混杂着的无奈:我是真心希望菲儿和莫颉幸福!因为,我对他俩的感情,都是真真正正的爱,不同的爱!

    也许,人间真情,并非都需要用一种方式表达。有些时候,这种感情似乎也被我们在无奈中一点一点地割舍掉了,但事实上,它并不因割舍而消失,只是被我们选了一种更加高尚的方式,永远地演绎下来…… 

文章录入:梧桐细雨文学网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文学网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评论留言: 共 1 条评论 (客观留言,文明评论!)

     
    姓名: 验证码: 查看评论  
          
    关于我们 | 站长信箱 | 雁过留声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本周更新 |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梧桐细雨文学网站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Copyright © 2005-2018 www.wtxy.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