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 音画时尚 | 唐宋诗词 | 名著在线 | 下载中心 | 星语心愿 | 雁过留声 | 史上今天 | 
您现在的位置: 梧桐细雨文学网 >> 文章中心 >> 小说 >> 绝色爱情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一场游戏,一场梦 【字体:
一场游戏,一场梦
作者:隔水望伊人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1987    更新时间:2012/4/2

    【遇见你,真好】
    “小玲,蜡烛点好了,快过来切蛋糕了。”王韩喊道。
    “来啦!来啦!”小玲边招呼朋友,边走向蛋糕。
    “生日快乐。”她的朋友们一齐叫,随后唱起了生日歌。
    “快许个愿吧!”小于说道。
    小玲闭上眼睛,在心里默默地许了一个愿。
    王韩调皮地对小玲说,“人家肚子饿了,想吃蛋糕了。”
    当小玲要切蛋糕,王韩抹了点蛋糕,朝小玲脸上抹去,随后健步如飞地逃。
    小玲刚想追过去,被身旁的文吟拉住。文吟说,“好啦!好啦!我们吃蛋糕吧!”
    王韩说,“光吃多没劲啊!要不我们玩一个游戏吧!”
    旁边一声不吭的梁冰突然开口说,“幼稚的游戏,我可不玩!”随后又开始玩他手中的PSP。
    文吟说,“游戏?什么游戏啊?”
    小玲走过来,搂住文吟的肩说:“好啊!什么游戏?我第一个报名。”
    王韩走到梁冰的面前,搂着他到了餐桌前,边走还边说:“我那么英俊的帅哥,怎么会想出幼稚的游戏呢?今天是小玲的生日,给点面子,我们玩真心话大冒险。”
    梁冰看了一圈,忽然文吟进入了他的视野,那么文静可人的女孩。在他的眼里看来,似乎体会到“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亦或者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突然,他的心扑通扑通地跳得很快,脸突然莫名地红了。
    坐在小玲旁边的两个美女,小于和小赵兴致盎然地说,“我们也要加入。”
    王韩模仿思想者做了个怪脸,然后说:“我们六个人,大家先写好问题,然后丢骰子。丢到谁,谁回答问题。回答大家满意,进入下一轮。不满意么,惩罚喽!大家看好不好?有没有异议啊?”
    “没有。”大家异口同声地说。

    【朦胧的喜欢】
    真心话大冒险规则如下:所有人把问题写纸上,包好,第一轮由王韩掷骰子(以后几轮由刚才回答问题的人投掷)投到谁,就抽取问题,进行回答。如果半数以上的人满意,那么答完,进入下轮。如果大部分不满意,那么就进行惩罚。游戏开始了。
    当时他们的座位座次是梁冰、王韩、小玲、文吟、小赵、小于。游戏随着王韩的开始,骰子在桌上摇滚。大家都在喊“2。2。2。”骰子停下来,是“1。”大家将眼光投向了梁冰。
    梁冰按规则,从里面抽了一个问题。问题是:“你有多少次恋爱史?最近一次是什么时候?”
    梁冰说,“1次。三个月前分手。”
    王韩说,“大家说,梁冰的回答满意不满意啊!”
    女孩子们顿时成了一个战线的,都说不满意。
    “不满意,怎么办呢?只能接受惩罚喽!”王韩接着说,“俯卧撑吧!大家说多少个啊?”
    “60个”小于喊道。
    “30个吧!先让梁冰热热身。”边看着梁冰说,“兄弟我还是很仗义的。记得请我吃饭啊!”
    梁冰无奈地只能做了30个俯卧撑。他开始掷骰子,他边掷边喊“2。2。2。”骰子似乎有了魔力,又投了“1。”梁冰很无奈地打开问题。问题是“邀请一个异性,一起唱《我们的歌》。”
    梁冰可怜巴巴地望着小玲。小玲说:“我唱歌一向走音的。”
    他随后把目光盯在了文吟上,“小玲旁边的女生,你能和我一起唱吗?”
    “我?”文吟感到受宠若惊,望了望小玲。小玲点了点头。在看了看小于、小赵那期待的眼神。
    “好吧!”文吟羞涩地答应了。
    “已经听了一百遍
    怎么听都不会倦
    从白天唱到黑夜
    你一直在身边(一直在身边)
    如果世界太危险
    只有音乐最安全
    带着我进梦里面
    让各自都实现……”
    唱着,唱着,梁冰拉起了文吟的手,他深情地望着她明眸。文吟唱完,松开了梁冰紧握的手,她不好意思地很快地坐在了小玲的身边。
    “大家说,满意不满意啊?”王韩说。
    “满意。”小于和小赵偷偷地笑。小玲说,“如果再来一个,就更好了!”
    文吟朝小玲瞪了一眼,害羞地不敢正视梁冰的眼睛。
    王韩说,“既然大家满意,梁冰楞在那里干什么啊?掷骰子啊!”
    梁冰缓过神,嘴里说着“2。2。2。”可梁冰心里想的是4。结果真是4。
    梁冰嘴角笑了笑,然后就沉默不语。
    “文吟,轮到你了。快!去看看什么问题。”小玲拍了拍文吟。
    文吟抽了一张问题。问题是“请一位异性一同演绎古代成亲的礼节。”
    文吟尴尬地看了梁冰一眼,再看看王韩。正当她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梁冰主动地挺身而出,“要不我来配合吧!”全场气氛到了最高潮。
    小于、小赵、小玲都在起哄“喔!喔!喔!去吧!去吧!”
    文吟扭不过他们,说:“好啦!好啦!那谁当父母类?”
    大家都对着王韩看。王韩说:“好啦!我当你爸爸。”
    小玲忍不住笑出了声。王韩说:“笑什么笑?你来当孩子她妈.”
    文吟看了看小玲尴尬的表情,扑哧扑哧地笑起来。
    小赵当旁白。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文吟和梁冰拜了三拜。
    他们不知道这三拜,才是刚开始。游戏继续,大概玩到了十点,小玲考虑到大家明天还要上课,就结束了。
    走之前,梁冰对文吟说:“天黑了,我送你回家吧。”文答道:“不了。我就住附近。有缘再见!”

    【恋着你,多快乐】
    自从上次相遇,梁冰对文吟有了一点点好感。他闭上眼睛,竟是文吟的身影。突然他想给文吟发个消息,可发现忘记问她的号码。“号码?哎,我怎么那么粗心啊!”他一个人自言自语道。突然他开始偷偷地傻笑,文吟既然是小玲的朋友,那么小玲一定有她的联系方式。他心里暗自地开心,可怎么和小玲开口呢?
    他想到了一个好主意,组织一次野外烧烤,这样大家都会去,重点是文吟也会来。他想着想着,又忍不住地笑了。
    他马上把这个建议和小玲提,原以为小玲是满口答应,没想到小玲第一个反对。
    小玲说:“不是一周前刚碰过么?为什么还要碰啊?”
    梁冰说:“可我们没有一起烧烤吧!再说,野外烧烤多有情调啊!”
    小玲似乎听出了言外之意,“是不是你有喜欢的人?而且那人参加了上次的聚会,谁啊?不说,我可不帮你。”
    梁冰说:“姐姐,你真聪明。我喜欢上了……”
    还没等梁冰开口,小玲笑着问:“是不是文吟?”
    梁冰不好意思地恩了一下,轻声地问了了:“她有没有男朋友啊?”
    小玲说:“她好象没有。也巧,再过一周就是她生日。要不以这个名义吧!你好好地准备一个节目吧!文吟这边就包给我了。”
    梁冰听着,高兴地笑了。小玲补充道,“加油,傻小子。”
    梁冰说:“一定。”
    一周后,这一群人又团聚在东森林公园。小玲问梁冰:“嘿,你的食材呢?不会告诉我,你忘记带了吧!”梁冰笑道:“我订的马上就来了,他们会送到公园里的。”等了15分钟,梁冰的电话响了,东西到了。他和王韩去拿食物。小玲她们扑开了桌布,倒上了饮料,准备好了调味品和油。文吟也拿出了她自制的寿司。很快,梁冰和王韩搬了两箱食物回来。食物有牛肉串、羊肉串、金针菇、蒜苗、鸡翅、鸡腿等等。
    梁冰请工作人员帮忙生火,烧烤也正式地开始了。
    只见梁冰卖力地在那边烤羊肉串,而其他人正在品味寿司。
    小于说道:“梁冰,你在不来,我们的寿司就没了哦!这可是文吟亲自做的哦。”
    梁冰擦了擦额头的汗,说道:“你们先吃吧,我马上烤好了。”
    小玲对文吟说道:“梁冰,从来不做饭的。你要不过去帮帮他吧!”
    文吟看梁冰满头是汗,给他递来了纸巾。梁冰自己擦着汗,心里乐得像掉进米糠的老鼠似的。
    文吟和梁冰烤熟了羊肉串端给大家。梁冰这才休息了会,换王韩和小玲烤鸡腿。
    小赵吃着羊肉串,说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果然有道理哦!”
    梁冰偷偷地笑了。文吟尴尬地把头低下。
    小玲又说道:“今天是文吟的生日。你怎么能不吃寿司呢?人家可是一清早起来做的!”
    梁冰说:“吃,我吃。”他立马拿起寿司狼吞虎咽。
    王韩说:“吃了,可不能白吃。要表演节目。”
    梁冰早就准备好了,他胸有成竹地说:“我给大家唱首歌,来助助兴吧!”
    说着,梁冰站起来,目不转睛地看着文吟,唱了首《小情歌》。
    “这是一首简单的小情歌
    唱着人们心肠的曲折
    我想我很快乐
    当有你的温热
    脚边的空气转了
    ……”
    梁冰对着文吟说道:“生日快乐!”
    文吟说道:“谢谢。”
    梁冰拉着文吟的手,说道:“我想做你的男朋友。希望你不要拒绝我。”
    文吟羞涩地点了点头。
    一群年轻人又开始欢腾,大家都喊:“抱一个,抱一个。”
    梁冰把文吟抱在手上,这瞬间,他是全世界最幸福的男人。
    烧烤继续,这个热情感染了在场每个人,大家都欢声笑语,边吃边聊。时间飞速,很快烧烤结束了。
    梁冰送文吟回家。

    【难言的隐痛】
    梁冰每天发信息给文吟,正如热恋中的人一样无时无刻地希望能得到对方的讯息。
    文吟也会及时的回复。她偶尔也会对着窗外发呆,会对着手机一个人傻笑。
    他们时常一起相约去看电影、吃饭、逛街。文吟会为梁冰织帽子和围巾。梁冰会为文吟披上大衣。原本幸福美好的一对,可就是分手了。分手是文吟主动地提出的。
    梁冰很难过,但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文吟的解释,实在是太差强人意,她有了别的人,这怎么可能?他去问小玲,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小玲一听他们分手了,很震惊,然后询问梁冰:“你是不是做了什么让她不高兴的事情啊?我认识她十年了,她不是很随便的女孩,有了别人,那根本是不可能的呀!”
    梁冰仔细地回忆他和文吟过往,没有任何反常的事情。他就是弄不明白,不知道文吟怎么想的。
    文吟这边呢,天天以泪洗面。她也很喜欢梁冰,她人生最快乐的时光都是和梁冰一起度过的。但她怎么能告诉梁冰,她父亲是杀人犯,她是杀人犯的女儿。“杀人犯的女儿,是没有资格得到幸福的。”她自言自语道。“为什么,老天,那么地不公平!”
    之前的种种快乐,瞬间变成锋利的剑刺痛着文吟。她很痛苦,但她不能告诉梁冰她的身世。这是污点,一辈子的污点!不说,或许梁冰痛苦过一段时间就忘记了她。或许记忆里,她是好的。告诉他,或许他会鄙视自己,讨厌自己,嫌弃自己!连小玲都不知道她的身世,只知道她母亲一个人把她养大,她怎么会告诉他呢?
    这真是一场游戏一场梦,该是梦醒的时候了!文吟带着痛苦绝望发了“分手”这两个字。而梁冰是一直打电话进来,问文吟发生什么事。文吟听着手机《因为爱情》的电话铃声一直在响,“因为爱情不会轻易悲伤,所以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样。”
    文吟已经是泣不成声,哭成了一个泪人。她拔掉了电池板。
    “梁冰,你要幸福!我不能拖累你,原谅我不能告诉你。我是真的真的好爱你。”她边说着,边用纸巾擦干自己的泪。就当这是一场梦吧!梦醒了,人也散了……”
    梁冰打了几次电话都不通,跑到了文吟家的楼下,大声地喊“文吟,文吟,你还好吗?”
    文吟起初是不回话。直到梁冰在她楼下站了足足6个小时,她在从窗外喊道:“你回去吧!我们已经分手了。”
    梁冰大声地问道:“起码告诉我一个理由吧!”
    文吟说:“都是我的错!走吧!求你了。”
    梁冰的心顿时结成了冰,他看得出文吟的舍不得,可不知道原因。他想帮助她,但她拒绝自己。梁冰一个人灰溜溜地回家了,他给文吟发了最后一条消息:如果没有那场游戏,或许我不会认识你。如果没有认识你,我的心此刻也不会那么地痛。就当是一场梦吧!可我宁愿沉醉不复醒。
    文吟后来翻开手机短息,看到这条,一个人笑起来,眼里布满了泪水……

文章录入:梧桐细雨文学网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文学网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评论留言: 共 0 条评论 (客观留言,文明评论!)

     
    姓名: 验证码: 查看评论  
          
    关于我们 | 站长信箱 | 雁过留声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本周更新 |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梧桐细雨文学网站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Copyright © 2005-2017 www.wtxy.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