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 音画时尚 | 唐宋诗词 | 名著在线 | 下载中心 | 星语心愿 | 雁过留声 | 史上今天 | 
您现在的位置: 梧桐细雨文学网 >> 文章中心 >> 小说 >> 绝色爱情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悄悄吹走你的泪 【字体:
悄悄吹走你的泪
作者:苏青艾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2042    更新时间:2012/4/2

    有这样一夜,就在我们将要遗忘的时刻。

    在深夜的辗转中,记忆之神却将我敲醒,一切如的戏曲呈现让人无法自抑,泪水不禁意的滑落,是为祭奠我们曾经的相遇,以及我们曾经的青春年华。

    生活总是平凡的,犹如禁不起涟漪的冰面。一直以来女孩都是个乖巧的孩子,不论在家亦或在外,总能给人一种踏实安心的感觉,女孩从没想过自己在下一刻会遇到什么人发生什么事,只是希望就这么简简单单生活在大地的一角。而在这个世界的另个地方,却很多人过着与她截然相反的生活,他们叛逆、张扬甚至放纵,只为彰显他们存在的价值,男孩也是。

    那时的男孩其实也就是个大男生,虽然刻意修饰,却也难掩青涩,只是男孩的眼中多了一份让人悲怆的凄凉,我想他是有故事的。男孩依旧扎眼,在攒动的人群中一眼就能发现他的身影,但我觉得女孩与男孩始终是两个世界的人,是什么力量将两人的心境改变,让暗夜承受无言的冰凉。是爱,亦或只是随兴的玩笑?我并不知道,只能拾起回忆的碎石,细细品味那年的青春。

    大学总是浪漫的,但女孩与男孩的相遇并不浪漫,甚至带着些许涩痛。也许曾经女孩与男孩早已无数次的擦肩而过,但那天,命运之神却不容许错误的再犯,就这样他们认识了。那是一个灿若如昼的夜晚,都市的霓虹在幻灭间昭示着人性的孤寂。和同学一起出来玩的女孩,硬是被拉去酒吧开眼,这是女孩第一次踏进这种纯娱乐场所,带着些许的好奇与生涩,女孩在人群里显得很特别。

    在女孩一进入酒吧,男孩就已经注意到他了,因为说实话女孩很像一个人,一个男孩记忆中的人。也许有人会说,这真是个悲剧的开始,但对于女孩那也许并不是。人们总是喜欢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别人,但真正的酸甜也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

    跳跃的灯光,穿越的音律,迷乱的舞步,一群孤寂的酒徒在寻找下一个目标。女孩的朋友其实也是第一次来这,因为好奇,也为享受着美好的夜生活,谁不想在无人注视的情况下也疯狂一回,毕竟人想要的不是压抑而是释放的自由,而此处却是个极佳的去处,像是喧哗中界边,早已无所谓谁是谁,也许你会在事后大肆唾弃所遇到人造美女,但当时你的确有着美的享受。

    男孩拿着酒杯,慢步走向女孩,女孩却不以为意,毕竟搭讪这事在小说中时常有之,而女孩的同学则显得较为躁动。有时候漠视并不是骄傲,那也许只是一种自我了解的表现,女孩知道自己的平凡,也没有所谓的诱人,那又何必自我陶醉去招人厌弃呢,隐没在浩瀚星尘里的气息那也是一种存在,难道不是吗?但是又有谁知道当时男孩的心境又是何其紧张,毕竟人死不能复生,看着女孩充满好奇的眼神四处张望着,男孩生怕她只是一缕青烟,惊不得,触不得。

    男孩并没有开口,相反他像个老友般把酒杯递向女孩。这不是刻意的设置,而是因为不敢。女孩疑惑地抬眼看着这个有点帅气,又有点深沉的大男生,男孩眼中的深邃让你女孩一时不能判断他的真实年龄。女孩礼貌的拒绝,但是奇怪的是,男孩并没有被拒绝时的那种懊恼,相反却很高兴。其实男孩心里知道,自己不应该起招惹女孩,而她更不会是她,只是有些时候人是无法自我控制的,这就像吸食鸦片一样,总有种声音在催促你,就一点点,只是一点点而已,然后我们再也无法逾越那罪悔的深渊。

    女孩觉得男孩是个奇特的人,直觉告诉她,自己想听男孩的故事。男孩再次开口的时候,不稳的气息早已消散在昏黄的光线中。

    “第一次来玩?”男孩平静地问着,但双眼却不时游离,试图避免尴尬。男孩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啦,早已习惯在酒吧里猎艳的他竟然也会遭遇滑铁卢。

    女孩点点头,转念又好奇的看着他,“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脸上写着。”男孩有那么一下的呆滞,转而情不自禁的勾起嘴角。因为很少有人这么问他,大凡来这儿的人不是借酒浇愁,就是寻找刺激,谁也不愿去捅破,只感受。

    他的笑容真的很好看,至少比不笑的时候有生命多了,这是女孩的感受。女孩不好意思的对男孩笑笑,“我和同学一起来的。”转而低头抓抓脑袋嘀咕着,真有这么明显?

    “我看到了。”男孩依旧笑笑,用眼神示意女孩。

    女孩转身,却看到好友们对自己笑的很暧昧,还有的竟然竖起大拇指,表示称赞。女孩一下子好不懊恼,试图用口型向她们解释却遭到漠视,只好转身对男孩干笑。

    “看来她们对我这个护花使者很满意!”男孩试图缓解尴尬的气氛。见女孩没有说话,男孩放下酒杯,邀请她一起去跳舞,而此时音乐早已转换成缓慢的流淌。看着男孩绅士的动作,女孩回头看看好友们,有丝丝的尴尬,又有丝丝的期盼,果然好友们早已各自玩疯去了,连个身影也无处可寻。女孩只好将手放在男孩手中。

    女孩不知道男孩有什么感觉,但她却有种熟悉却又激动的感受。手指间的碰触就像是瞬间绽放的烟火,让人欲罢不能。男孩很熟练的将女孩带进了舞池,女孩很惊讶,自己竟然能跳的这么流畅,而且两人的配合也如此天衣无缝,感觉就像认识很久的爱人那样,让人依恋,让人流连。其实女孩不知道男孩的感觉比她还要深刻,还要无法言喻。

    音乐渐止,女孩尴尬的看看自己仍被男孩握紧这的手,男孩也有点不好意思,于是说道,“你舞跳得很好。”

    “真的?他们都叫我舞蹈白痴,我也觉得自己是一点舞蹈细胞都没有的。”女孩有点不好意思,陈述着好友的看法。

    “不可能,你跳的真的很好。”男孩比女孩更惊讶,因为在他看来女孩的舞步浑然天成,一点也不像个初学者。男孩将女孩带到他的包厢,无论如何,这都只是精彩的开始。

    女孩和男孩聊的并不多,但却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后来男孩问她,“你相信宿命吗?”女孩告诉他,自己并不是特别相信,因为她甚至会忘记几天前刚发生的事情。如果没有记忆那又何来宿命,所谓宿命那都只是对所记忆事件的主观联系罢了,就像是梦境中的事突然发生在现实中,然后你就会产生一种类似天意的感触一样。

    “我曾经有个喜欢的女孩,和你长得很像。”男孩默默地喝着酒,声音有点沙哑地述说着。

    女孩这会终于知道男孩为什么要找上自己了,然后小心地问道,“然后呢,你们有在一起吗?”女孩话一出口,就后悔了,因为男孩说得是“曾经”,既然都是曾经,那又怎么会在一起呢。

    “她死了。”男孩好像没听到似的继续说着,“因为我”

    “然后你就惩罚自己?”女孩了解了一切似的,有种小小的不满充溢心胸。

    男孩并没有回答,只是不停地喝着酒。酒在男孩手中一下就变成了纯水般,但就是水也不是这么个喝法的呀,女孩夺下男孩手中的酒,对他说道,“告诉我,你们的故事吧!”

    接下来女孩总有种心被揪着的感觉,就像这所有的事都是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样,让人无法释怀。凝滞的时光,像是舞台的灯光般,催促着****的来临。

    有个女生住进了男孩心里,在男孩读初二的时候。那个时候,简单的爱慕却像是见不得光的犯罪一样,心里有一份情却又都不敢说,只有少数年少轻狂的,不愿被淹没在芸芸众生之中,但更多的都白白当了炮灰,留下无尽的遗憾。

    对于他们而言,真的只是年少懵懂时的情愫。那时男孩读书很好,可以称得上是学校里的拔尖,虽然长相普通,但是有才的他还是很受女孩欢迎,而男孩早已把心给了同班的一位女生。她很安静,安静到有时你会担心她是否会在不经意间消逝而去,但是男孩还依稀记得她那温柔的眼神、安静的笑靥、轻抚的细语。每次放学,男孩都会将她送到离她家最近的十字路口,然后静静地看着她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每次放假,男孩都会给买她喜欢的冰淇凌,然后在她咬过的地方偷咬几口,男孩从没想过别离,只是想给他心中的她所有最好的东西,包括记忆也是如此。

    只是纸包不住火,恋爱让我们改变,有时甚至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就如你会看着某物而莫名的傻笑一样,世界上的一切在你看来都是如此美好,你甚至开始想反驳别人的愤世嫉俗,当然这都没有逃出父母的法眼。终于有一天,母亲开始翻看男孩的日记,开始跟踪他的行迹,查询他的交友状况,女生的父母也是,女生因为害怕而矢口否认,他们并没有怀疑,只是限制了她出行的次数,这对相恋中的他们是多大的一个刺激呀。本来他们之间也许就仅是漫漫涓流波澜不惊,但这就像是被激发的荷尔蒙,一发不可收拾,演变成何等的轰轰烈烈、可歌可泣。

    在男孩升初三以后,母亲对他的关注真到了无所不至的地步,而母亲对他日记里她也已经到了无法容忍的地步。终于在他们道别的十字路口,男孩的母亲给了女生一个巴掌,并告诫她不要再勾引她的儿子,男孩愣愣地看着这个正在发狂的女人,感觉很陌生,男孩被母亲强硬地拖回家,夜幕也在女生的啜泣声中悄悄降下。回家后的男孩遭到了母亲的审讯,母亲的强势是他所没有见识过的,男孩知道一个单亲妈妈的幸苦,更何况是有自己事业的单亲妈妈,若不是母亲的强势,也许他们早就无法生存下去了,但母亲对自己却是温柔的。男孩还记得在自己小的时候,母亲都会摸着自己的头发,轻声说着,“要是崎还在,他会为你骄傲的!”所以理所当然在他的记忆里,父亲早年逝去,而痴情的母亲坚强地抚养着自己,所以尽管没有父爱,男孩依旧感到幸福。

    可是这次一切都不一样了,母亲没有因为男孩找到了真爱而欢喜,相反变得陌生甚至越发狰狞。虽然很爱母亲,但男孩也是倔强的人,对于自己所爱的也绝对不会放弃,于是男孩对母亲说,“我爱她,不管你反不反对。”男孩的母亲像似就气疯似的对着天花板冷笑道,“崎,真不愧是你的儿子啊~不,我绝不~”

    “从明天开始你就不用去上学了,我给你办转学。”母亲无情的话语好似从冰窖里蹦出来般,宣判这男孩的无期徒刑。

    “不,母亲,你不能这样……”男孩的最后几个字还没说出口,重重的关门声将男孩击醒,一切都不可能了,绝望伴随黑夜痛击着男孩的每个细胞。

    无止境禁闭,男孩被思念折磨的无法思考,于是他做出了一个让自己后悔至今的决定—私奔。那天等母亲出门后他就悄悄拿上自己东西,来到女生家附近等女生的出现,可是女生一直没有出现,直到她父母都上班去了也没再出现。就在男孩绝望地转身要走之际,他看到女生站在窗前含泪看着自己,于是男孩激动地冲向女生家去开门,但女生只是哭着摇摇头,后来男孩才发现女生和自己一样被禁闭了。但男孩是个聪明的孩子,他很快就发现女生家后院有扇窗没关好,于是男孩带着女生逃离了他们眼中的禁锢。

    等双方父母发现,已是傍晚时分,而此时的男孩并不知道他们的爱情何样的轰轰烈烈。两人找了间旅馆住下,深拥的他们互诉着各自的遭遇,泪水掺杂着迷情,年少的懵懂在激情的碰撞下,激发出最****的爱恋。这一夜他们交换了彼此,毫不后悔,用最原始的方式宣誓着,宣誓着他们的爱以及他们的永恒。

    第二天,他们一起坐火车去了海边,而另一边女生的父母也没了先前的愤怒,转而成了浓浓的担心,而男孩的母亲却越发暴戾,她甚至找了女生的家人,但男孩不知道母亲去说了什么,只知道后来他们是一起来接他们的,也见证了他们的离别。他们在海边度过了男孩生命中最美的三天,他们相拥而坐,和太阳一起成长,和月亮一起浪漫,男孩甚至决定今生即便不能再回去,只要女生在身边,那就是幸福的全部,但他了解母亲,而且以母亲的能力很快他们就必须去面对所有的一切。

    男孩是对的。女生虽然有点害怕,但为了男孩她还是勇敢的去面对。三天后他们被带回了男孩的家,男孩的母亲坐在沙发上,而女生的父母却抱着女生啜泣不止,男孩则平静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就好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奇异宁静般,但其实男孩的心里早已如出鞘的剑般紊乱着四周的气息。

    最终还是要面对的。男孩的母亲不允许,也不会承认,但男孩却说出了大家都震惊不已的话,“她肚子里也许已经有我的孩子了,我要负责,我要娶她,你们谁也不能阻止我。”男孩讲得很平静却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而正在拉扯着女生的父母震惊的松了双手,女生乘机跑进男孩怀里,可想而知这场抗争是如何的激烈,最后男孩的母亲提出用钱来解决所有,男孩觉得自己对母亲的恨意从来没有如此强烈过,但这次是真的,男孩甚至想用生命去捍卫。

    对于家长们的强势要求,女生也不能理解,为什么连自己最亲爱的父母也不能理解自己,甚至和别人一起来逼迫自己,于是女生选择了逃离,她冲出男孩的家,却不慎滚路楼梯。当男孩赶到手术室,女生的母亲疲惫地问他,“难道你带给霏意的痛苦还不够多吗?”男孩很震惊,是的这都是自己带给她的,要不是自己,她也不会成了这样,男孩很自责,失落地等在医院的走廊上。当数个小时过去后,男孩听到了手术室那边传来的悲怆哭声,却只能默默承受这无力的一切。

    女孩走了,男孩并没有看到她的遗容,男孩也走了,却开始了自我惩罚、自我放纵的生活。只是男孩失去吻其她女生嘴的能力,因为那是只属于她的地方。听完故事女孩发现自己竟然流泪了,晶莹的泪珠滴落裙摆,幻化出奇特图案的紫色迷情,女孩有一刹那的迷惑,有一股神奇的力量推搡着她,蛊惑着她,然后她走进男孩,伸手去抚顺他眼角的泪痕,其实女孩知道男孩并没有流泪,只是女孩觉得自己应该这么做。男孩也有这么一下的震惊,但是当女孩的手指触自己时,那份感觉又是如此熟悉、如此迷恋。

    时间好似凝固了般,两人像古希腊神话雕塑般在寂静中流溢着油纸布的娟美。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女孩,她急急忙忙收回还留有男孩体温的手道歉到,“嗯……我……”女孩的话还没说完,接下来的话却被温润的唇紧紧覆住,女孩的大脑瞬间空白,不知该怎么办,只是男孩的吻太深情,好像要把生命融入彼此。女孩有点眩晕,不似于溺水的痛苦,更像是悬浮中空,却又让人欲罢不能,女孩不知道该不该继续下去,因为女孩清楚的听到在喘息的间隙男孩口中轻唤的是“霏”,可女孩发现自己竟然不是很介意,可是有些时候假的终究不能达到完全的神灵合一,总会有遗憾淤积心头。

    对于自己的行为,男孩也很震惊,他急急忙忙推开女孩,像一个犯错误的小孩一样无助地看着女孩。“对不起……”女孩开口向男孩道歉着,转身想跑,可就在这么一瞬间,女孩的手腕被紧紧的抓住,接着跌进了温暖的胸膛,“不要离开我……好吗?”听到男孩的低语,女孩不再反抗,任由男孩抱着,只是冷夜漫漫,用狂欢温暖彼此人儿,不能驱除无尽的寂寞。

    从没喝过酒的女孩醉了,但真正让女孩晕醉的是来自男性的温度。男孩将女孩带进酒吧的一个暗室,昏暗的光线下女孩看不清任何的表情,此刻的女孩知道自己正面临着一个抉择,但女孩选择了醉,选择了被伤害,也许只有这样才能真切感受到存在的痛楚。其实此刻的男孩也在做着艰难的抉择,明知不该,却又无法放手,只好让自己放纵。

    纵然是堕落,总也有微颤之时。男孩的轻抚虽没有消减女孩的恐惧,却激发了两人无限的激情,两人在颤抖中紧紧抓住对方的灵魂,在呐喊中****迭起。次日清晨女孩清醒的时候,身边只剩下凌乱的被褥,褪去了激情诱惑的清醒让人备感残酷的冰冷,晨光抚触着女孩裸露的肌肤,昨夜的一切都不复存在。女孩呆滞片刻后,起身去穿衣服,却瞥见身下仍旧洁白的床单,女孩记起母亲曾对自已解释过,女孩不意的笑笑转身离开。

    在此后,女孩也再没去过酒吧,是不想更是不敢。虽然女孩也害怕过,害怕一夜的放纵会带来另一个悲剧的诞生,但是一切都随着时间的流逝回复平静,女孩有时也会想起男孩那微皱的眉间,以及那弥漫淡淡忧愁的嘴角,但最后都会一笑而过。一个孤独的寻觅者,只是在对的时刻,给了彼此对的感觉罢了,但这一切都将只是逢场作戏,谁又会真正在乎卖笑女子的感受呢,有的也只是相互的慰藉罢了。只是女孩不知道,我们要承受的并不是将来的不安,而是曾经的踩踏及命运的牵扯。

    有时我们试图去掌控,可谁又知道所谓的掌控只是将自己束缚的更加无助而已。女孩从没想过自己踏上新旅程却要承受如此的破茧之痛,伴随着迷雾的消散,只有泪水,祭奠我那曾经的青春,曾经的爱。大学毕业在即,女孩选择了出国,在一次整理过程中,女孩在自己的床缝底发现了一张照片和一份证明。照片上两人的笑眼深深刺痛了女孩的心,是他,那个有着淡淡忧愁的他,那个让自己放纵的他,原来曾经他的笑是如此灿烂,只是我们再也无法回到曾经,曾经的单纯、曾经的我们。

    在机场,照片随着记忆随风逝去。女孩的发丝伴着湛蓝的优雅化蝶飞舞,是悲,亦是喜欢!

文章录入:梧桐细雨文学网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文学网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评论留言: 共 0 条评论 (客观留言,文明评论!)

     
    姓名: 验证码: 查看评论  
          ★★★
    关于我们 | 站长信箱 | 雁过留声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本周更新 |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梧桐细雨文学网站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Copyright © 2005-2017 www.wtxy.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