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 音画时尚 | 唐宋诗词 | 名著在线 | 下载中心 | 星语心愿 | 雁过留声 | 史上今天 | 
您现在的位置: 梧桐细雨文学网 >> 文章中心 >> 小说 >> 情感演绎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她的他,她的她 【字体:
她的他,她的她
作者:王红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035    更新时间:2012/4/5

    章雨洛到上海了,下午三点,浦东国际机场,刘萌萌请假去接的她。

    两年不见,当年的傲气丝毫没被岁月打磨侵蚀半分丝毫,依然挺着几乎全平的胸脯,戴着完全盖脸的宽边大墨镜,昂着头骄傲地走在如潮的人群里。

    前进,前进,前进进。

    章雨洛,刘萌萌高中同学兼好友,时年24岁,硕士毕业,长相一般(但是自认为天下无双),骄傲,自尊到自负,不允许身边的人有一丝一毫超过于她。之所以能和刘萌萌成为好友,是因为刘萌萌的任何一样都不可能超过她,而且一旦有快要赶上或者超过的趋势,刘萌萌永远会及时刹车,留她余地,给她可悲的骄傲。

    刘萌萌就是这样,不争不抢,兀自安好,有温度,有风度。

    初来乍到,尽管章雨洛在这里有不下十余个所谓的男朋友,为尽地主之谊,刘萌萌还是决定让章雨洛委屈一下,暂时住进自己和男友狭窄的出租房里。

    刘萌萌大学毕业就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才两年,她的一切都才刚刚开始。

    当章雨洛看到夏立遇的那一刻,刘萌萌有明显地看到,章雨洛不开心地皱了皱眉头。

    夏立遇是刘萌萌认识一年多的男朋友,高大帅气,明媚俊朗,走到哪里,都像是一缕挡不住的阳光。

    刘萌萌看到,当章雨洛跟夏立遇开口问好的时候,夏立遇也禁不住拧了拧眉头。不光是夏立遇,连站在旁边的刘萌萌也有些承受不住地打了个寒颤,鸡皮疙瘩散落一地。章雨洛的声音做作娇柔的像是要滴出水来才罢休。

    “你同学是台湾人吗”?夏立遇走过来,体贴地接过刘萌萌手里章雨洛的重重行李,问她。

    “你怎么会觉得我是台湾人呢”?刘萌萌丝毫没有说话的机会,章雨洛挡在前面,不依不饶地问,嘟着涂得火红的烈焰红唇。

    “我就是觉得……恩……觉得你说话的声音特别好听而已”,夏立遇笑笑,绕过挡在前面的章雨洛往前走去,刘萌萌想象不到,夏立遇的脸上有着怎样的表情,不过,那一定很好玩。

    “真的吗?大家都这么说哦,呵呵”,有一种可悲,叫失去自知之明,刘萌萌勉强地笑,沉默着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章雨洛来的第一天晚上,闹腾到两点才罢休,一个接一个的长途电话,让坐在一旁的的刘萌萌都差点被溺死,她只能两眼无神地盯着电视,不停地喝水解毒。

    “你这算是完了吗?请问章同学,我可以睡觉了吗”?好不容易接完第十二个电话,刘萌萌瞅了瞅墙上的时钟,已经是凌晨两点,“萌萌,我跟你说,依着我这姿色,这学历,相交满天下,不是问题”,看来章雨洛似乎余兴未消。

    三个人刚刚吃完宵夜,夏立遇在狭窄的厨房里洗碗,当章雨洛说到这句话的时候,夏立遇手上的杯子直直地滑下去,掉到地上,碎了。

    那个杯子是夏立遇去年情人节出差去北京的时候买下来的对杯,简单的图案,两个杯子放在一起,就是一颗火辣辣的红心,左半部分心是夏同学的,右半部分心是刘萌萌的。

    看着摔得粉碎的杯子,夏立遇有些不知所措,胡乱地整理着地上的碎片,他对着走过来的刘萌萌一遍又一遍地说对不起,对不起。

    “傻瓜,不就一个杯子吗?我们明天下班就再去买一对新的,你说好不好。”刘萌萌找来纱布和止血贴,动作笨拙,刘萌萌从来都是这样,动手能力差得让人不敢想象。站在一旁的章雨洛有些看不下去了,推开刘萌萌,麻利地给夏立遇上药绑纱布。

    看着不躲不闪不拒绝的夏立遇,刘萌萌低头走回客厅里,整理明天上班要带的文件资料。

    她忽然有预感,夏立遇会不会是第二个陈可幕。

    章雨洛的手机不安分地震动起来,是短信,显示来自于陈可幕。忽然就抑制不住心底那份无以名状的强烈好奇,摁下了‘阅读’键。

    老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等这个项目做完,我就马上来上海看你,还是那句话,最喜欢看你穿大红色的内衣哦。

    章雨洛用的是最新款的手机,只要打开收件箱,所有的短信内容会一溜儿出现在屏幕上。一条屏上十余个不同的电话号码,对她称呼全是不约而同的‘老婆’,虽然自认为对于章雨洛也还算了解,但是活生生上演的这一幕让刘萌萌完全无所适从。

    她只是在想,这么多的人,她不累吗?因为自己就爱夏立遇一个人,也常常累会觉得累得喘不过气来。

    因为她知道真正喜欢一个人是要付出很多很多的,包括时间,包括感情。

    因为她知道,真正喜欢一个人是会在乎的,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你都会悉心观察,仔细揣度。

    从小到大,刘萌萌跟章雨洛一样,没有朋友,一个人独来独往。章雨洛没有朋友,是因为她几近神经质般的自负。而刘萌萌没有朋友,是因为她约等于神经质的自卑。只要是章雨洛想得到的,无论如何,她最后都一定要得到。而刘萌萌恰恰相反。所以,她们才能成为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特殊的家庭情况让刘萌萌从小就缺少关爱,所以她对每一缕温暖都心怀感激。而章雨洛总是习惯对轻易得来的东西随手丢弃,在她的词典里,没有珍惜这两个字。

    经过一年半的围追堵截加上无微不至,在高二上的时候,隔壁班的陈可幕终战告捷,牵着刘萌萌柔若无骨的小手逛街,上课,肆无忌惮,幸福得无法无天。

    那时候的刘萌萌,心底的每一处都开满了芬芳的小花。她陶醉在陈可幕给予的每一次惊喜里,在每一次被陈可幕紧紧牵住手的时候,会不争气地忽然就泪流满面。因为她觉得幸福,从未有过的幸福。她甚至会期望下一秒就是下一个世纪,那时候,她和陈可幕都已经垂垂老去,她可以每天晒着暖烘烘的太阳听话都说不清楚的陈可幕没完没了地唠叨,或者,讲已经听了一百遍的故事。

    那时候的章雨洛,头顶着全班第一的头衔。她还是一个人,有一半的原因是为了高考,还有另外一半原因,是因为她身边出现的追求者,大都是歪瓜裂枣,烂桃花。

    就是因为她只有一个人,所以刘萌萌每次跟陈可幕一起出去,都会叫上她,因为刘萌萌觉得,她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如果让她寂寞了,自己岂不是很失职。她从来就是这么一个心软的女孩子。

    三个人在一起,就多了一份话题,而且总是陈可幕与章雨洛聊得不亦乐乎,酣畅淋漓。他们两个人本来就比自己要开朗,要善言,所以刘萌萌安静地坐在一旁,她不介意,一点都不。

    夏立遇正好休假,就陪着章雨洛去面试,所以一整天都没有他的信息。上班的时候一点都不在状态,昨晚被章雨洛折腾到快三点。想到夏立遇要苦苦忍受章雨洛那装出来的柔声细语,她就忍不住替夏立遇觉得委屈。可是也许,他很享受,也不一定呢!想到这里的时候,心忽然‘咯噔’一下沉下去,落进不见底的深渊里……

    终于熬到快要下班,还是没有夏立遇的电话,以往的时候,下班前的十分钟总会有短消息准时到达。

    萌萌,我到了,在楼下大厅等你。

    夏立遇的公司是弹性工作制度,所以每天他总是提前半个小时上班,那样子就能提前半个小时下班。从夏立遇的公司走到刘萌萌的公司楼下,刚好二十分钟,这可是经过反复精确测算的。然后在楼下的大厅等十分钟,就可以从倾巢而出的电梯角落里看到低头一语不发的刘萌萌。她总是这么沉默,只有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她才会忽然脱胎换骨,变得爱说也爱笑。所以,每一次看到她抬起头对着自己忽然就明媚起来的笑容,夏立遇都会在心底一遍又一遍悄悄地告诉自己,这辈子,他夏立遇只会对刘萌萌一个人好。可是他从来都没有告诉过她这些,因为他也会害怕,害怕自己会做不到。

    下班的时候,才收到夏立遇匆匆忙忙的短信。

    在陪她面试,你先回。

    说不出来的失落,因为无论刮风下雨,无论有多重要的会议,夏立遇都似乎从来没有在下班前的十分钟缺席过。只是觉得很累很累,也许是昨晚没睡好的缘故,刘萌萌揉揉发涩的眼睛,一个人走过红绿灯去对面的马路坐车。

    快到家的时候,下雨了,淋得她一身狼狈。她呆呆地站在客厅中央,东张西望,不知道该干什么才好,像是个被邀请过来做客的客人,有些局促地等待着主人的招呼。因为她不知道是该先煮饭还是先择菜。已经习惯了有他的照顾,习惯了吃他做好的每一顿饭菜,习惯了恣意地享受他整理得井井有条的家,以致于没有他的提醒,都忘记要换掉湿漉漉的鞋子。

    她挽起头发,穿上围裙,决定也像模像样地给他做一顿晚饭。两个简单的小菜,竟然花去了两个小时,可是他们依然还是没有回来。

    墙上的时钟不知疲倦地转动,雨点打落在窗台上,‘滴答,滴答’。

    听到开锁的声音,她抬眼看了看墙上的钟,九点三刻,这是认识夏立遇以来他回家最晚的一次。她起身端菜去厨房,准备再热一次。眼角的余光瞥到夏立遇高大俊朗的背影,眼泪忽然哗哗不停滚下来,她忽然有些害怕,自己就要失去他了。

    “萌萌,怎么还没吃饭”?看到桌上原封未动的碗筷,夏立遇走过来,伸手拥抱她。

    “我一直等你呢”,她的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哽咽和沙哑,“你看,我做了你最爱吃的西红柿炒鸡蛋”,她回身,从微波炉里端出已经热好的菜。有那么一刻,她感觉到了夏立遇拥抱里的仓皇无错,像是要逃离般的惶恐。

    “他今天一直陪我,所以为了感谢他,我我就请他吃饭了,你不会介意吧,萌萌”,章雨洛懒懒地躺在沙发上,低领的衣服让所剩无几的春色呼之欲出。

    “你今天面试一定很不错吧”,她故意跳转话题。

    “那是当然啦,谁不要我,那是没眼光”,她习惯性地往下拉了拉已经低得不能再低的领口。

    “我的手机没电关机了,其实因为突然下雨,我们才在她面试的公司楼下吃饭,小章,你不是说已经告诉萌萌,让她不要等我们的吗?”夏立遇走过来,似乎是想解释什么。

    “我当时一不小心就忘记了啊”,她满不在乎地摊了摊手,标准的外国人动作,台湾人口音。

    “没关系,我一个人吃”,萌萌坐到桌前,开始慢慢吃饭,她不想去想别的,因为有很多事情,说来就来,想也没有用。

    “好吧,我陪你”,夏立遇走过来,端起那一整盘炒得黑不溜秋的西红柿炒鸡蛋,也不拿碗,狼吞虎咽地吃。“很好吃,原来你手艺不错嘛”。

    眼泪忽然止不住地落下来,落进玉米甜汤里,汤也似乎变得咸咸的了。

    “雨洛,你喜欢夏立遇吗”?黑暗的房间里,不时有经过的车辆打过来明亮的探照光,便也如白昼一样明亮。

    “恩”,章雨洛不假思索。

    “那你,是想跟他在一起吗”?她又问,车辆走过,房间里霎时又变得无比安静了。

    “恩,”这一次的回答,斩钉截铁,不留余地,“萌萌,如果那样,我们还可以是朋友吗”?

    刘萌萌沉默下去,没有再说话。她记得很多年前,有过同样的一场对话,只不过谈话的男主角不是夏立遇,而是陈可幕。只不过当年章雨洛问还可不可以继续做朋友的时候,刘萌萌犹豫着说可以。

    在这之后的半个月,章雨洛依然住在这里,夏立遇试着解释每一件看起来暧昧的事情,可是越解释越糊涂。刘萌萌还是像从前一样,听章雨洛滔滔不绝地讲述她的每一段所谓的爱情故事。

    章雨洛说,所有人都崇拜她,为她花钱,为她卖命,从来无所企图,她在他们眼里,高贵的有如天神一样。刘萌萌想着陈可幕发给她的短信里的红色内衣,有些反胃恶心。她忽然觉得,妓女是一个特别坦诚的名词,因为她们知道自己肮脏,从不遮掩。但是眼前的章雨洛,一面需要彰显自己如何魅力四射,一方面又要立贞节牌坊。

    所以,半个月后的那天,她搬了家。换了公司换了号码,既然章雨洛那么喜欢夏立遇,既然夏立遇从来没有拒绝过她,那么,自己就退出吧。安安静静地先行退出,也算是最后的尊严。

    曾经,陈可幕说要一辈子对刘萌萌好。

    曾经,陈可幕说刘萌萌是这个世界的独一无二,无可替代。

    曾经,陈可幕说爱她一辈子都觉得太短……

    说了那么多,到最后,还是抛下她的忠诚和独特,成了章雨洛众多烂桃花中的一个。或许男人都喜欢这样的女人,尽情玩耍,却可以不负责任。所以爱情在及时行乐面前便只能低了头,悄悄地狼狈退下。

    想到这里的时候,她忽然特别可怜章雨洛,想要回去劝劝她,可是一想到她骄傲得唯我独尊的样子,只得作罢。

    不久,她找到了新的工作,她的要求不高,总是活得满足而快乐。面对身边各色优秀的追求者,她总是笑笑,不留余地地拒绝。她想,自己也许再也不会相信爱情了。

    她如此安静,身边几乎没有朋友,她也开始渐渐学会一个人的生活,一个人走路,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上班,一个人逛街。只是眼泪,会时常不争气地忽然落下来。在无人的夜里,在阴霾的雨天,在晦涩的回忆里。

    可是,就算没有爱情,她也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她一遍又一遍地这样告诉自己。

    直到那一天,再次看到站在公司楼下的他。结实的身子瘦掉了一大圈,头发胡须一团乱,这么近的距离,她却几乎不认得面前这个满脸憔悴的男子,但是她知道是他。所以她还是忍不住,忍不住跑过去紧紧拥抱他。

    像是走过一整个漫长的冬季才等到春天;像是走错了无数个路口才看到自己要找的门牌;像是等过了一整个世纪才看到天亮…….

    无论如何,那一刻,她清楚地看到,爱情回来了。心底已经枯萎的小花重新竞相盛开,芬芳了每一根神经末梢。

    他轻轻咬住她柔软的耳朵,流着眼泪告诉她,“在此之前,我以为我不够爱你,我从来没有觉得你是独一无二,我甚至觉得,没有你我一样可以过得很好”,他从包里掏出172只各色各样的千纸鹤,她看到,每一只千纸鹤上,都密密麻麻写满了小字。

    2011年2月13日,明天就是情人节,可是你却突然消失不见了。我不知道是为什么,可是我知道一定和章雨洛有关,我莫名地冲她发火,把她一整夜关在门外,我忽然特别特别讨厌她。可是我的萌萌,你在哪里?

    2011年2月 14日,今天是情人节,我买了一大束火红的玫瑰,插在你最喜欢的花瓶里,放上一颗阿司匹林,那样子,就算你一个星期后回来,玫瑰花也还是开得好好的。章雨洛出去约会了,她好像每天有两件事情是必修课,上班和约会,每一次,都是不同的男人。

    2011年2月15日,章雨洛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她喝醉了,脱掉衣服就直接往我床上爬。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但是我有些故意地想要报复你,报复你的不辞而别,抛下我一个人不理不睬。但是看着她放荡的动作,我忽然觉得恶心,我情不自禁地打了她一巴掌,她当晚就搬走了。

    2011年2月16日,她一搬走,我就有了更充裕的空间和时间来想你……

    在172只千纸鹤的中间,是一个用胶水精心粘好的杯子,杯子上的团,是左半边红心。

    “这172只千纸鹤,是你离开的172天。每一天,我都活在地狱里。现在我终于肯定地知道了,我爱你,爱得很深很深,刻骨铭心。只有你,才是我的独一无二无可替代。如果没有你,我会害怕会孤独会痛苦”,他忽然变魔术般地从杯子里掏出一枚闪亮的钻戒,单膝跪下去,“所以,我的救世主,嫁给我,好吗?因为只有那样,你才能救我于水火之中,赐我于万世不竭的幸福”。

    “我愿意,”她轻声应他。

    有些感情,在诱惑里万劫不复,轻易溃败,是因为的确爱得不够深。

    有些情感,在诱惑里涅槃重生,越发坚韧,是因为真的爱得很用心。

    从此,她再也没有联系过章雨洛,因为她已经找到了自己可以信仰的爱情和幸福,已经再也不需要她这块试金石。而章雨洛,也有她自己放荡狼狈的生活,及时行乐。

    至少她知道,真正的友情,应该多一份宽容,多一份谦让,而不是你争我抢,那样就不叫朋友,是敌人。然而这些,章雨洛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懂也学不会了。

文章录入:王红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文学网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评论留言: 共 0 条评论 (客观留言,文明评论!)

     
    姓名: 验证码: 查看评论  
          
    关于我们 | 站长信箱 | 雁过留声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本周更新 |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梧桐细雨文学网站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Copyright © 2005-2017 www.wtxy.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