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 音画时尚 | 唐宋诗词 | 名著在线 | 下载中心 | 星语心愿 | 雁过留声 | 史上今天 | 
您现在的位置: 梧桐细雨文学网 >> 文章中心 >> 杂文 >> 戏说人生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老夫妻夜话 【字体:
老夫妻夜话
作者:吴墨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827    更新时间:2012/4/10

    暮春的夜晚,月光妩媚,一片寂静,老夫妻躺在床上忆往昔说今日。

    妻:“你呀,优点也挺明显的,正直,执着,仗义,从不隐瞒自己观点,眼睛不揉沙子等等,可就是有点儿不进步,老落后。”

    夫:“冤枉啊——,天大的冤枉。我咋能不进步呢?我这大半辈子始终听领导的话,一直在追求进步啊。你是了解的,昨天我还说一息尚存进步不止呢,要进步到底,直至这跟半截蜡烧完!咋能不进步呢?”

    妻:“你不要激动。我感觉,你的天资,你的智商比我强多了,到这会儿,党员也不是,还被早早地下岗失业回了家,日子过成这样,这会儿的收入比我还少二三百块。你说说,要是一生积极努力进步,会是这样吗?这是不是真的?”

    夫:“是真的。可这些是都是表象。今晚没事,就给你说说我这大半生的追求进步的故事。”

    妻:“还一直追求进步?小学戴过几道杠?中学入团了吗?”

    夫:“小学,差那么一点点当上少先队小队长,老师都给我说了再努力一下就给我戴一道杠。只怪我妈把我生的皮肤细嫩!那次学校平整操场,让我们俩人一组用手提起筐子运土,我俩比别人跑得还快,一样的时间多运了几大筐。结果,一个多小时的光景,手磨出了几个水泡又给磨烂流水了,疼的钻心,实在提不成了。我报告了老师。老师看了说,细皮嫩肉的还没咋样呢就磨出了水泡,看来还是缺少锻炼啊。就这,我的一道杠就泡汤了。哎,老婆,你说冤不冤?这公平吗?不看业绩,只看……”

    妻:“那你咋不说呢?”

    夫:“你以为是现在呢?八九岁的孩子眼里老师就是皇帝,那会儿谁敢给老师犟嘴呀。再给你说说入团的事儿,更是气死人。记着团支部已经把我列入积极分子,正赶上备战备荒为人民时期的挖防空洞。几个同学轮着镢头一起挖,班上有个方姓的同学挖的是一头热汗,一甩一把汗水,实际他没挖出多少土,比我的少一截子。我妈生我生的稀罕,汗腺丰富的地方不在脸部、不在前胸后背,而在两个屁股蛋下方和大腿的结合部,一出汗就像尿裤子一般,而且就是出汗也不多。同学也罢,老师也罢,谁没事专门往你屁股上看?结果总结的时候,同学和老师一致表扬方某某踏实认真,大干苦干拼命干……自然,我入团的事儿又没戏了。这合理吗?干的好坏不看谁挖的土多,而是看谁脸上的汗多。”

    妻:“你说这些,谁信呢?”

    夫:“我没叫谁信,我自己信,我的亲人信。”

    妻:“那学雷锋做好事,你做过没有?”

    夫:“做过呀。不但小时候做过,成人后还在做啊。说到这儿,给你讲个故事。上小学的时候,班上有个留级猴儿叫刘二泉,学习一塌糊涂,每学期都要补考。五年级的时候,他家新搬来了一个邻居,那家有个女孩和他弟弟一般大,长得挺漂亮。这个刘二泉早熟,还是情种,想给那女孩套近乎,人家不理他,孰料学习不行的刘二泉出人意料的走了一个‘曲线救国’,不久后天天到弟弟的班上帮助课后大扫除。这件事不几天传开了,学校开大会表扬他,树为学毛选积极分子,赶上学雷锋的日子又被评为先进,号召全校向他学习。实际上,我班的同学谁不知道他为啥,如果那女孩不在那个班他会去做好事么?他早不去晚不去为何偏偏有了漂亮女孩才去?他这一去不打紧,我们班立即行动,几人一组包干一个低年级班,天天灰头土脸晚回家一个多小时。后来学校又开会说,学习刘二泉的活动已经蔚然成风,某某班在刘二泉同学的带动下如何如何。我就是那个某某班如何如何里的其中一个。”

    妻:“哎,那个刘二泉后来呢?”

    夫:“听说中学毕业后刘二泉想疯了要和那个女孩谈恋爱,人家根本看不上他。后来刘二泉单相思过度变得神经了,一辈子也没找上女人。前一阵子有人看见他蹲在马路边嘴里不停絮叨着‘梅梅,梅梅’。”

    妻:“别跑题,你单独学雷锋做过好事没有?”

    夫:“有啊,是正儿八经的学雷锋。三十多年前上大学的时候,有一次周末回家的路上远远就看见几张新新的白纸在地上,走近了一看是一份知青返城证明,户籍准迁证、粮食迁移证等全套的,我捡起后没有耽误片刻送到几里外的失主家。没喝人家一口水,没抽人家一根烟,更别说吃请了。那家比我家还穷。其实,这和学雷锋无关,碰见那事绝大多数人都会那么做。你知道,在当时那套证明的作用么?没有它在城里就无法立足和生活。现在想来,傻帽不?咋就不知道给报社投个稿呢?”

    妻:“这倒是一件积德的善事,以前没听你说过。这说明你的思想还不落后。那你为啥还没入党呢?”

    夫:“不是不想入,是一心想入,做梦都想入党。遗憾的是,可能是我这细胳膊细腿儿比党的大门还要宽,削尖脑袋还是没挤进去。你想想,入了党,就有可能混个一官半职的,就有资格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了,咱家这会儿也不至于这个样,你和老婆孩子起码也能穿两件像样的衣服了。谁不想入党,那是思想有问题,抑或说那是脑子进水。你看看,人家现在的大学生多聪明,有个党票,就业时就多了一点优势,考公务员多了一点筹码。谁不知道入党的好处?”

    妻:“那你努力了半辈子还是没变成特殊材料?”

    夫:“悔呀!一直想变啊,就是一些人不想让我变。管我们那个党小组长,自己平日多吃多占不说,对新来的女徒弟动手动脚,不幸被我看见。咱也识时务,压根全当没看见不知道。可能是女孩自己找了领导,要么就是那个混球骚扰的次数太多被别人发现。领导开会不点名批评他,他把仇全记到我的头上。在讨论我入党的小组会上他说我目空老同志,小尾巴撅到天灵盖上云云,硬硬是叫我几年的努力白白费了,终究还是没能合乎党员的条件。这号货色,掌管着加入组织的‘入门券’,你有啥辙?后来一赌气索性要回了入党申请书。后悔啊,成天听样板戏《沙家浜》里郭建光常‘再坚持一下的努力之中’,我咋就没能在忍气吞声再坚持一下子呢?丧失了大好前程啊!还是年轻气盛惹的祸!不但失去了往上奔的阶梯,丧失了混个一官半职的可能,也失去了分享更多改革成果的特殊权利。到如今只能住这小破房子,看见海鲜流口水。那个小组长害我不浅,毁了我的后半生!”

    妻:“正直和良心值几个钱?到菜市场,你说你有良心和正直看谁会给你便宜一毛钱?真是个老傻帽。”

    夫:“所以啊,命运悲惨啊!想入党,不够条件;想腐败,没有资格;想弄个小二小三的,只能在梦里;想慈善舍施,没有能力。干着急,没办法。对了,你要是支持我买彩票,一旦中大奖,咱家大翻身,还能学一回陈光标,也给穷人救救急。咋样?”

    妻:“只要你同意隔天吃一回菜,半月吃一回肉就行。看你,也就是一辈子萝卜白菜的穷命,安安生生地当个小百姓算了,再不要做什么白日梦。我就说,最近你梦里3呀、5呀,28、29的乱叨叨的不停,原来打的是这主意。人心向善,多做好事善事,佛也会保佑你,何必非要想入非非呢?出门多做善事一样积德。比如说,学学雷锋什么的,有啥不行呢?”

    夫:“老婆。你说的容易,你做做试试,弄不好惹来一身麻烦或者吃官司。那网上都说了,现在见了倒地的老人谁敢扶?你说我敢,好,家属来了问你你没撞你咋会送医院,你真把你当成了活雷锋了?还有,在公交车、长途车上你看见小偷行窃,一车人都不敢吱声你就敢见义勇为大喊一声‘住手!’,你看拿着刀子的年轻歹徒不把你修理得一个月生活不能自理才怪了。等等等等,类似这样的好事咱敢做?”

    妻:“又没叫你不顾死活去见义勇为,是力所能及做好事,做善事。”

    夫:“那还是学雷锋啊。现在不比几十年前了,学雷锋的环境日渐艰难了,学不好会学出意想不到的事端来,有时学着学着就出了问题,叫人想学不敢学抑或说很难学。”

    妻:“这话是谁说的?学雷锋还学出事端来了?”

    夫:“你听我说,雷锋当年星期天去拾粪,一天就拾到了三百斤,现在城里根本就看不见马车,就是在街上溜的腿儿细能见到一坨儿粪么?再说义务做好事吧,假如你提着小水桶和抹布到谁家说我义务给你擦玻璃,有几家给你开门?可能你还没走多远,那边就拨通110了。要么就是怀疑你是准备行窃踩点的,抑或是个老疯子。你看见地上有个钱包,打开看有无事主的证件,这时极可能来几头壮汉说要和你分钱,你云里雾里还没弄清咋回事,‘失主’就来了,要你归还比钱包里多出许多的钱来,你要说没有那些钱,不是让暴揍一顿,或者就是被痛打一顿后扭送派出所。这样的善事,敢做么?不是被怀疑脑子有病就是怀疑你动机不纯。总之一句话,不要以为做好事就没事,弄不好就是惹是生非。”

    妻:“我就不信好事做不成。那天买菜,卖菜的多找我一块钱我还给了他,人家感激地直说,这年头像你这样的人少见啊。”

    夫:“不是好事做不成,是做以前要仔细琢磨琢磨敢不敢、能不能的问题。我给你说个事更有意思,我的一个老同学说他的一个邻居,在学雷锋(3月5日)的前几天想着年轻时候学得不够,现在补补。挖空心思寻思半天也没能想出个好主意,突然听见院里谁在哼哼‘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他灵机一动有了主意。第二天他拿着一块钱要交给路边的交警,那年轻的的警察用疑惑而费解的眼光盯着看了一会儿说,老师傅,你——,你,这——,这,这事不归我管,交到派出所吧。到了派出所,同样的目光再现,接待的小民警说,这样吧,失主肯定是难找到,放这儿也行,等将来失主来了我们会发还他。或者,手指着门外不远处的一个乞讨者,要不然给他也行。这个人问,这也不登记一下或办个什么手续?那民警‘扑哧’笑出了声,说这回就免了吧。他一出门,旁边来办事的人说,这老汉咋有点不对头,神经兮兮的,还活在几十年前?这纯粹是浪费警力资源,下回就不应该接待!”

    妻:“活该,自讨没趣!照你说,现在就做不成好事了?”

    夫:“我觉着,人生在世不要为做好事儿做好事,不要弄那些虚套子。不要弄不弄非要吧做好事儿和英雄模范扯到一块。人要尽量积德行善,帮贫扶弱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虽然做好事越来越难,我还是想做。老婆,一月批发二十元让我买彩票咋样?”

    妻:“这个,嗯,值得考虑。快睡吧,做你的好梦,想几个吉利数,说不准儿还真能美梦成真呢。”

    夫:“呗儿”的一声嘬在了老婆脸上。“睡!”

    这个夜晚,月儿弯弯,万籁寂然,老汉兴奋地反复折腾着不能入眠……

    2012.04.09.16:45.

文章录入:吴墨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文学网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评论留言: 共 0 条评论 (客观留言,文明评论!)

     
    姓名: 验证码: 查看评论  
            
    关于我们 | 站长信箱 | 雁过留声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本周更新 |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梧桐细雨文学网站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Copyright © 2005-2017 www.wtxy.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