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 音画时尚 | 唐宋诗词 | 名著在线 | 下载中心 | 星语心愿 | 雁过留声 | 史上今天 | 
您现在的位置: 梧桐细雨文学网 >> 文章中心 >> 小说 >> 百味人生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小说:心魔(上) 【字体:
小说:心魔(上)
作者:天际流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632    更新时间:2014/9/16

    【一】 

    黄教授走了,他到天国与夫人重逢去了。他走得很从容安详,甚至把家产都顺利地处置完毕。

    黄教授有俩儿子,大儿子出生时大风漫卷,黄教授取刘邦《大风歌》中“安得猛士兮守四方!”之意,起名黄猛;小儿子出生时雨过天晴,取秦观《满庭芳》中“霁天空阔”之意,起名黄阔。两人虽不大富大贵,但也工作称心,家庭美满,对父母尽心尽孝。最为街坊邻里称道的是,几十年来,兄弟俩手足情深,从没红过脸。尤其“文革”期间,黄教授夫妇被赶到农村,房子被占。大五岁的黄猛带着弟弟住在阁楼里,为了黄阔顶住极大压力不肯“上山下乡”,用微薄的生活费相依为命。

    劫难结束,落实政策,老房收回,兄弟两人先后工作,成家。黄教授夫妇重新焕发青春,为国家做出杰出贡献。鉴于此,单位在专家新村建成后,给了黄教授一套房。黄教授住惯老房子,出资装修新房,购买家具、家电等,由黄阔一家去住。后来,又出资把使用房变成了产权房。

    你说,这样的兄弟能为家产反目吗?不会。谦让都来不及呢。所以,黄教授提出:各自住着的房子,包括房子里所有的财产归各人继承;考虑到房子差价,存款全归黄阔;以后版权和专利权的收益,黄阔60%,黄猛40%。两兄弟都认为父母的财产应该由父母作主,经过互相谦让,就在黄教授拟定的协议书上签了名。

    【二】

    办完丧事,黄猛说:“弟弟,父母还有许多书。你上过大学,去看看有没有需要的。多余的留几本做纪念外,都捐到单位图书馆去,说不定还能发挥作用呢。你看好吗?”“哥哥,这都是你的,你作主吧。”“什么你的,我的。去看看。”

    那天,黄阔来到老家。黄教授的藏书还真不少。但,大多和黄阔专业不对口,他挑了几本,就想告辞。

    哥哥说:“你嫂嫂和侄女都不在,我去买些吃的——我们好久没有单独吃饭了。你慢慢看。”

    黄阔在书房待了一会儿。想起那个阁楼,那个和哥哥一起度过艰难日子的阁楼。再去看看吧,今后虽然还可以经常来,但毕竟父母都不在了,再也不会像过去一样来得勤了。

    阁楼里杂物乱堆。黄阔打开窗户,清风吹入,阳光中灰尘舞动。大概母亲去世后没有打扫过了。然而,黄阔还是感到亲切,那窗下地板是兄弟俩睡觉的地方。夏天,哥哥为他捉蚊子;冬天,哥哥为他捂被窝。哥哥啊,这一辈子做你的弟弟真是前世修来的。

    在这儿拿件纪念品吧。

    黄阔翻动着,寻找着。他找到一只旧皮箱。他知道这是父亲的,当初,父母就是拿着它下放农村的,也是拿着它回家的。对,就是这个皮箱了。搬开压在上面的桌椅,黄阔提起箱子。里面是什么?总得和哥哥说一下。打开一看,全是字画。展开几幅,从落款和印章上看好像都是古人——古字画!黄阔呆住了,自己从不知道,父亲有这个爱好。哥哥知道吗?难道父亲想只留给哥哥一个人?

    黄阔一时理不出头绪,但他明白,这个箱子自己不能就这样拿走。得好好想一想。

    没有等到黄猛回来,黄阔走了。

    【三】

    这几年,电视里鉴宝类节目,搞得人心痒痒的。恨不得都能捡个漏,得个宝。面对这么多古字画,即使有坐怀不乱的定力,要不受诱惑也难。

    这箱古字画哪里来的?值多少钱?哥哥知道吗?为什么瞒着自己?父母偏心了?

    黄阔没有像往常一样坐地铁,而是在路上走。彩旗招展的商店,擦肩而过的人群,川流不息的车辆,他都视而不见,一脑子浆糊。不知不觉到了他常来的云中绿地,在椅子上坐下。

    当初,觉得父亲的遗产分配很公平。老家是新式里弄的联体小洋房,价值不菲。而自己的房子是公房,算上地段差别,两者差价有近千万。所以,不动产自己多拿了一些。说老实话自己也没有多想公平不公平。现在看来自己太老实了,你想啊,版权和专利权是不靠谱的,不一定能变为钱。哥哥坚持三七开,让我拿七,我还坚持只拿六,傻!

    一对年轻夫妇,带着双胞胎孩子,在黄阔前面走过。小孩手中都有吹泡泡的液体,边走边吹。突然,一个孩子把沾有液体的套子伸到另一个嘴前,另一个用力一吹,一串串大大小小的泡泡,随风飘向上方、前方。两人开心得大笑,奔跑起来。黄阔心里一动,小时候,邻里们都说我们兄弟俩好得像双胞胎。哥哥的手一直伸向我,关爱有加。难道这样的哥哥会骗自己?黄阔实在是不想这是真的。

    黄阔想起爸爸临终前一幕:他右手食指无力地指向上面,不肯放下。哥哥在他耳边说:“我知道了,你就放心吧。”听到这话,爸爸的手颓然而下,咽了气。当时没觉得什么,现在看来有文章。爸爸的手莫非是指上面的阁楼,指那个皮箱?是什么意思?哥哥显然是知情的!

    在利益面前,亲情显得多么的苍白无力,为争财产而上法庭的例子还少吗?就不能这样就算了,得去找哥哥说个明白。

    【四】

    黄阔的反常的不告而别,使黄猛深感意外。弟弟怎么啦?这是从来没有过的。难道有什么不开心的事?黄猛心里“咯噔”一下,莫非他去过阁楼了,看到了?这是黄猛的心病。

    果然,弟弟打开过皮箱。

    黄猛后悔没有早点把这些字画的来龙去脉和父亲的意思告诉黄阔。他是想弄清这些字画的价值后才告诉黄阔的。但为什么要到那个时候,而不是早些?为什么要自己一个人弄清,而不是和黄阔一起弄清?这里面难道没有私心?着了魔啊,心魔!现在这个魔鬼,吞噬着兄弟情感。这是黄猛不愿意的,他不愿意像有些人,为了财产亲人反目成仇。钱财可有可无,唯一的弟弟不能没有!

    黄猛拿起电话,但犹豫再三,终于没有拨打。弟弟会原谅吗?会相信并同意父亲的安排吗?再说自己也没有想独吞,就这样说了,岂不此地无银三百两?

    并不喜欢字画的黄教授怎么会有这一皮箱字画的?

文章录入:天际流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文学网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评论留言: 共 0 条评论 (客观留言,文明评论!)

     
    姓名: 验证码: 查看评论  
            
    关于我们 | 站长信箱 | 雁过留声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本周更新 |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梧桐细雨文学网站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Copyright © 2005-2017 www.wtxy.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