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 音画时尚 | 唐宋诗词 | 名著在线 | 下载中心 | 星语心愿 | 雁过留声 | 史上今天 | 
您现在的位置: 梧桐细雨文学网 >> 文章中心 >> 小说 >> 百味人生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小说:心魔(下) 【字体:
小说:心魔(下)
作者:天际流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454    更新时间:2014/9/16

    【五】

    一九八六年一天夜里,一位不速之客来找黄教授。他,是单位环境园林队钟师傅。

    说起钟师傅,不仅黄教授,单位里文革中的“牛鬼蛇神”都心存感激。作为响当当的“红五类”,钟师傅当上了“专政队队长”,简单地说就是看管被“打倒”的干部、专家、学者的看守队队长。钟师傅心地善良,见不得别人受折磨。他负责的“牛棚”一定程度上成了“牛鬼蛇神”们的防空洞。他替被隔离者传递消息,递送物品。他不允许随意来揪斗,更不允许殴打。有一次,为了不让外来“红卫兵”打黄教授,发生冲突,竟然把人家关了起来。他还常常宽慰批斗会上回来的人,说,总有出头日子的,不要想不开。整个文革期间,这个单位没有无故死人,钟师傅功不可抹。为此,他也没少挨非议。好在根正苗红,在工人中又有威信,也奈何他不得。

    文革结束,得到平反的干部和学术权威们,都想报答钟师傅,他都一一谢绝。他还扫他的地,侍弄他的花草,不与大家往来,最多在路上遇见,打一下招呼。今天来找黄教授必定有重要的事情。

    “黄教授,不好意思,这么晚来,影响你们了。”

    “钟师傅,别这样说。请也请不来你。看来是有事情?”

    钟师傅打开带来的布包:“黄教授,你看看这些东西。”

    布包里是条幅,展开竟然都是古字画。黄教授不解地说:“钟师傅,这,我可不懂。”

    “黄教授,你误会了。”钟师傅赶紧说,“这些东西都是我捡来的。”“捡来的?”

    1966年7月,“破四旧”,打倒“封、资、修”之风席卷全国。古字画是“封”,首当其冲。有些胆小的人家,偷偷地把家藏字画扔掉以求自保。打扫卫生的钟师傅,就是在那个时候,捡到这些字画。

    “黄教授,捡到这些东西后,我曾经想交出去,但我不想便宜有些人,交出去不就落到他们腰包里?文革后我也不敢交。你想啊,那么多抄家物资堆在身边,不偷也是偷啊。我连老婆孩子都没有告诉。”

    “这倒也是。那你今天来……”

    “是有事情请你帮忙。”钟师傅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那没有出息的儿子,看到别人出国也想出国。需要一笔钱储入美国银行。我想,想……”“是不是钱有困难?没关系的,你讲,你讲。”“我哪有这么多钱?想来想去,就想到了你。能不能向你借一下?不过,不是白借的,就拿这些东西做抵押。”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掀起出国热。只要在目的地国家打入一定资金,找到担保人,就可以“留学”的名义,去打工,赚洋钱。

    黄教授有点犯难了,不由沉思起来。钱不成问题,补发和退还了一大笔。一直没有机会报答钟师傅在文革中对自己和黄猛兄弟的照顾,这钱该出。但,这字画并不是钟师傅自己的,怎可用来抵押?

    “黄教授,你不用为难,”见黄教授没有马上表态,钟师傅说,“钱我不借了……”“不。不。钟师傅,钱我如数给你。抵押就算了,东西你还是拿回去。”“这不行,你不要东西,我也不要你的钱!”钟师傅有点急了,说着就站起身。

    “不要急,我们想想办法。”黄教授一把拉住钟师傅,“要不这样:钱,你明天下午到我办公室来拿。东西,今天就留在我家,否则你明天不会来。不过,不是抵押,只是我代你保管。”

    “好的,好的。我真担心,这些东西被儿子发现,不知要闹出什么事。放在你这里好,反正东西我是不会来要回去的了。”“我们还得立下字据。”“还要立字据?行!万一有事也可不连累黄教授。”  

    “钟师傅,字据不写明作品的名称,是有问题的。但,我们不懂,是不是请教了别人后再写?”“不用,不用。我们现在就写。”

    经商议,黄教授起草,两人签字并按了手印。

    这事在岳父家度周末的黄阔和上中班的黄猛妻子是不知道的。黄教授关照,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就不要告诉他们了。

    【六】

    不管黄教授如何推却,钟师傅坚持陆陆续续还清了钱,但怎么也不肯取回字画。退休后干脆回了山东老家,不再露面。

    一晃过了二十年。近年来,黄教授和夫人先后生病,夫人先于他而逝,重病加悲伤使黄教授没有处置这些字画。其实,他没有忘,临终前的举手就是指阁楼。现在,黄猛一念之差,造成黄阔猜疑,兄弟将阋墙。

    这一夜,注定是兄弟俩的不眠之夜。

    半夜,黄阔悄悄地到书房,裁了两张纸条,一张写上自己的名字,另一张让黄猛签名,要作为封条,贴在皮箱上。

    早饭后,黄猛的手机响了。不出所料,黄阔来电。

    “哥,我有事找你。你有空吗?”

    “我也正想找你。不要来家,到云中绿地去,在红房子前见。好吗?”这是黄猛在夜里想好的,家中有妻子在,不方便。

    “好的。我半小时后到。”“不见不散。”

    【七】

    远远的,黄阔就看见黄猛的背影,哥哥也有点老了,背也微微有些驼,毕竟也已年过花甲。一瞬间,想起哥哥对自己的好,而今天却有点“兴师问罪”的架势,黄阔有些内疚。

    “哥,”到黄猛后面,轻轻地叫,“你早来了?”

    “没有,没有,刚来。坐,坐。”黄猛在长椅上坐了下来,“找我有什么事?是不是阁楼上皮箱的事?”

    “你知道?”“我还不了解你?不辞而别,肯定有事。在阁楼里发现你动过皮箱了。怪我,没有把情况告诉你。打开皮箱了?”“打开了。看到有不少字画。”“没有摸皮箱的袋子,没有看到这张纸吧?”黄阔接过纸,看到:

    兹有钟根宝同志,委托黄翰教授保管书法作品六幅,水墨山水画七幅。期限为二十年。逾期,如钟根宝不来取,黄翰可自行处置。口说无凭,立字为据。

钟根宝(签名,手印)黄翰(签名,手印)
一九八八年十月九日

    如钟根宝同志不来取回上述字画,就送到国家有关部门。

黄翰 即日

    “这后面一行字是钟师傅离开后,爸爸加上去的。”黄阔认得,都是父亲的笔迹:“怎么一回事?”

    听罢黄猛说完,黄阔埋怨地说:“那也不该瞒着我啊。”

    “爸爸认为这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如果告诉了你,以你的脾气和与弟媳妇的感情,很可能会讲给她听,而她是个心直口快的人,就会讲给娘家听,一传十,十传百,有可能带来麻烦。出于同样理由,你嫂嫂至今也不知道这事。”

    “这倒也是。”黄阔的气消了,“那现在怎么办?”昨天夜里,黄阔设想了多种可能,甚至连与哥哥撕破脸的可能都想到了,就是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

    “当初,钟师傅坚持期限为二十年,坚持写上逾期父亲有处置权,原来他根本就没打算取回去。要不,我们上缴?”黄猛试探性地说。

    “按理是应该上缴,但有可能这是一大笔啊。”黄阔没好意思说出“钱”字,“有了,我们留几张做纪念,其它都上缴。哥,你看好不好?”

    这个方案,黄猛也想过,既不违背父亲意愿,又能得到一定利益。因为觉得不是太好,有些犹豫。现在,弟弟提出来,也坚定了自己想法:“可以是可以,毕竟这些东西现在算是我们家的。只是有点不太好。”

    “没关系的。只有我们两人知道,只说爸爸留下的就这几张。”“好吧,就依你。我看还是先要搞清这些字画,然后我们才能挑选。”黄猛亮出了底牌,“你有没有办法请到鉴定专家来估估价?”“我有一位同事,大概有些路。”“那好,抓紧。现在到阁楼去,把皮箱封起来。”黄阔吃惊了,到底是哥哥,思维缜密,好像看透自己似的:“哥,封什么箱子?不用,不用。”“还不知什么时候能找到专家呢,还是封掉好。不是因为你不相信我,而是照规矩做事。”

    从哥哥家封好皮箱出来,黄阔把口袋里自己准备的封条,丢在路边垃圾箱里。

    【八】

    泛黄的字画摆满了专家的工作台。整整一个上午,专家一幅一幅地看。专家放下放大镜和参考资料,让黄猛和黄阔把字画收好。黄阔小心地问:“能不能请您估计一下,每幅字画的市场价格。”专家喝了口水,笑了笑说:“这些字画都是临摹的赝品,没有市场价值。不过,挂在家中合适的位置,做装饰还是不错的。”

    黄猛不动声色,虽然有些失望,但也是他意料之中的。真正价值连城的,会这样轻易丢出来吗?

    黄阔有些控制不住:“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专家你再仔细看看,难道一幅真的都没有?”专家无奈地说:“我已经仔细了。你们也看到我花了这么多时间。我也很失望,因为我也收不到多少鉴定费了。但,我总不能把假的说成真的吧?”

    黄阔还要再说,黄猛说:“弟弟,不要说了,我们走吧。”

    兄弟俩又来到云中绿地。

    黄猛如释重负,仿佛觉得自己在忤逆父母,甚至“犯罪”的悬崖上,踩了急刹车,心情轻松起来。黄阔经历了焦急、失望、沮丧后,现在更多的是内疚,是误解父亲和哥哥的内疚。金钱迷住了心智,愧对父母在天之灵,愧对哥哥啊!

    “哥,对不起!”

    “不要这么说。我们心里都有魔鬼。差一点被这心魔伤害了我们兄弟感情,伤害我们的人格。”黄猛停了一下,“我们还是把这些字画分了,一方面是父母留下的纪念;另一方面,挂在家中,也是一面镜子,提醒自己当心心魔。”

    “好的。”

    黄阔拿走了放有一半字画的皮箱。

(全文完)

文章录入:天际流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文学网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评论留言: 共 0 条评论 (客观留言,文明评论!)

     
    姓名: 验证码: 查看评论  
            
    关于我们 | 站长信箱 | 雁过留声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本周更新 |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梧桐细雨文学网站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Copyright © 2005-2017 www.wtxy.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