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 音画时尚 | 唐宋诗词 | 名著在线 | 下载中心 | 星语心愿 | 雁过留声 | 史上今天 | 
您现在的位置: 梧桐细雨文学网 >> 文章中心 >> 散文 >> 随笔小杞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非我族类与阶级路线 【字体:
非我族类与阶级路线
作者:带雨的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065    更新时间:2015/1/10

    标题叫“非我族类与阶级路线”,可能会有人提出疑问:“两千年前的‘非我族类’与当代阶级路线能搭上吗?”如果问我便回答:搭得上,两千年前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就像是阶级路线的“前身”,说白了也就是阶级路线。

    若再问:“那年代咋会有当今的阶级路线之说?”一下子我回答不出来,如果一定要问,便以调侃口气回答:“因为左丘明姓‘左’呗,左者的天性嘛。”若还追问,便干脆回答:“阶级路线是人的自私自利天性产生的,有自私自利的沃土就必有不平等的阶级路线产生、发芽、壮大。”

    为什么需“阶级路线”这玩意呢?就是为保护自身利益,扩大说是为保护自己群体利益,再扩大说就需扯块虎皮,称为保护阶级的共同利益。那是幌子,如同古代酒店门外的“招”。
   
    实质不就因为信不过自己人之外的其他人嘛,不就因为不放心自己群体以外的其它群体呗,不就因为不相信自己阶级之外的其它阶级也,不就为提防自己宗派之外的其它宗派罢了,怕他们挺起起胸膛与自己争夺,于是号召一伙人同心同德、共同保卫,冠之以“阶级”的名义。

    不是主观臆想,且听先秦左丘明的原话: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楚虽大,非吾族也,其肯字我乎?”左丘明的话文绉绉的,却颇激奋人心。为了明白易懂,翻译成白话,啰嗦了一些请原谅。他是这样说的:“不是咱自己人,心思必定和咱不一样,哪能向着咱,哪肯听咱的,哪会为咱的利益着想,哪乐意服从咱,哪能效忠咱,为咱的利益兢兢业业呢?”

    长句中,“其肯字我乎”五个字是重点,是强调“阶级利益”的组织、政治,包括路线的思想和理论基础。有些隐晦和拗口,掰开看便一目了然。古代女子在家等待出嫁叫“待字闺中”。为什么叫“待字”,“字”是个啥东西呢?“字”就是“字据”,意思就是待嫁女子在闺房里等待着出嫁的“字据”。“字”或者“字据”不过一张纸,可是它相当于法律与程序。把女儿出嫁给另一家是要立字据的,所以古代女子等待出嫁就叫“待字闺中”。女子出过门后就成了别家人,往往连真名实姓也没了,李姓女子嫁给了张姓称“张李氏”,生的孩子也姓张。张姓女子嫁给了李姓就称“李张氏”,生的孩子也姓李,。嫁给张姓的李姓女子为张姓生儿育女、传宗接代,为张家做事,效忠张家,嫁给李姓的张姓女子为李姓生儿育女、传宗接代,为李家做事,效忠李家。

    还有人形容成“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活着是丈夫家的人,死了是丈夫家的鬼。”。不是卖却相当于卖,怎能没“字据”呢。

    左丘明是法律专家,他说的“其肯字我乎”中的“字”属法律性质的用语。

    有地方买卖房屋现在也叫“写”,把房屋卖出去叫做“写出去”。“写”和“字”紧相连,左丘明说的“字”就是种买卖关系,所说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当然不指男婚女嫁,是政治、军事、组织。“肯字我乎”相当于发出警告:要对那些“嫁”进来的外人提高警惕,不能麻痹啊,他们不真正是我们的自己人,哪会真正一心一意向着我们呢!”

    有句话现代政治用语叫做“念念不忘阶级斗争”。不仅对“外来”人,就连对“外来人”的子孙后代也得日日夜夜、时时刻刻存戒备心,小心翼翼、念念不忘,无论在炮火连天或者歌舞升平时刻。

    封建主义门户论,对于非自己门户的不能提拔重用。要没完没了的考察,“只许老老实实劳动,不许乱说乱动”,这就是后来的成份论。文革时期一些高干子弟红卫兵还高喊口号:“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古人则称:“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打地洞。”皇帝和娘娘生的是龙子龙孙,能当皇帝和王公大臣,百姓生的子孙则只能种田、做工。

    这是“族”的内涵。其外延则可大可小,看时代发展的不同政治需要。“外”可以指外姓、外族、外域、外国,也可以指自己以外的团体、群体、个人,还可以指宗派、党派、帮派、圈圈……分内外是因为不相信不属自己圈圈的人,又是利益不能让自己圈外人享有。

    宋代有一名句:“卧榻之侧,岂容他人安睡”。也是古文,意思倒很明白,就是自己得到的利益不能让他人享受,圈圈得到的好处不能让圈圈外的人享有。

    他们要这样做当然也有他的理由,甚至有时还值得同情。那是他们的父兄们辛辛苦苦,甚至冒了丢头颅洒热血的风险夺得的山头、卧榻,其子弟后代不独享,难道让他人享、他人安睡。嘿嘿,当成“山头”怎能不这样想呢。

    满清“八旗”是典型的“族”,不论哪一旗,后代无所作为也享受特权,犯罪可以包庇、减轻,大罪化小、小罪事化了。现在称“二代”的也是一种“族”,能借父兄的地位功绩保特特权。

    曾经美名远远杨,呼儿嗨哟歌声亮,
    是啥糟蹋美名的,残暴专制与贪婪。
    臭名越来越震响,翻山越洋传四方,
    祸国殃民罪孽重,且问究竟几人帮。

    谆谆教导看长远,不能只管眼目前;
    掠夺财物图享受,岂不日日的蜕变。
    非我族类得靠边,狂者成为小圈圈;
    昨天许愿今日悔,出尔反尔爱食言。

    巍巍门楼高高站,旗号大书先进党,
    哪能打家又劫舍,学可恶的山大王,
    世人面前装好样,声声吹擂最理想,
    出了破绽现了底,名声岂不全抛光。

    说是放眼全世界,究竟是明还是晦;
    不用喇叭哇哇叫,黑白曲直自识别。
    辨认美丑与是非,芸芸众生最权威;
    洗脑已经过时了,各自知道辩白黑。

    区别君子与流氓,察言观色良知看;
    弄人媳妇去困觉,地窖老酒齐哄抢。
    这般出道能咋样,无需细说就能详;
    色贪成瘾没人性,非虎也是一头狼。

    打虎打蝇也打狼,凡害人虫齐扫光;
    污垢斑斑洗干净,子子孙孙保平安。
    坑坑洼洼走路难,路碍扫清不会绊;
    为民除害是功德,记上历史功迹帐。

文章录入:带雨的云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文学网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评论留言: 共 0 条评论 (客观留言,文明评论!)

     
    姓名: 验证码: 查看评论  
              
    关于我们 | 站长信箱 | 雁过留声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本周更新 |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梧桐细雨文学网站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Copyright © 2005-2019 www.wtxy.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