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 音画时尚 | 唐宋诗词 | 名著在线 | 下载中心 | 星语心愿 | 雁过留声 | 史上今天 | 
您现在的位置: 梧桐细雨文学网 >> 文章中心 >> 小说 >> 百味人生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咖啡未了 【字体:
咖啡未了
作者:江默生    文章来源:网络    点击数:1918    更新时间:2015/3/19

    【一】

    “那么再见,再也不见。”小猫甩开男友的手转身就走,但是步子却放的不快不慢恰到好处。她一边数着步子一边仔细的听着身后的动静,路边熙熙攘攘的人群从她身边挤过,可是除了从人群里发出嘈杂的声音小猫没有听见那熟悉的脚步。直到走过街头转角的时候,小猫还是忍不住靠在墙上哭了出来。

    以前每次闹矛盾的时候小猫也是这样转身走掉把他丢在人群里,而他每次也会快步追上她,手掌穿过热闹的街头握住小猫的手。

    就像是清澈的水包裹住了水里的鱼,而这片水域里只有这么一条被细心包裹住幸运的鱼,外面是干涸的泥土。

    而这次小猫转身离开他的时候,他没有再追上来,任小猫孤独的走在人群里。小猫不敢回头,她怕她回头以后连他的影子也看不到,那样就再也没有期望了。

    路边走来一个老人,站立在小猫的面前和蔼的问她,小姑娘,你怎么了?

    小猫揉了揉眼睛抬头就望见了老人额头细密的皱纹,像是清晰的亚麻布纹路。

    小猫说,没什么,风大。

    然后继续往前走。风吹在脸上于是眼泪迅速的干涸,留下的盐份让脸颊被泪水冲洗过的地方刺刺的疼痛。小猫感觉这疼痛就像是用刀片划在脸上,甚至比这还要更加的难以忍受。

    该是结束了吧。小猫心里这样想。

    小猫还记得与男友的相识是在大三学年结束的那天,自己穿上不相称的职业装迈着不自然的步子走进写字楼里应聘。面试结束后从写字楼里出来,明媚的阳光刺得有些睁不开眼睛,除了脚掌被高跟鞋胳的生疼,并没有得到预期的结果,小猫显得有些失落。

    坐上常坐的212路公交车,坐在位置上,看不见窗外的阳光,抬头只能看见各种各样的衣服和裙摆。密密麻麻的交错,好象连缝隙都没有留下紧密的贴在一起。小猫的前面站了个中年妇女,身上散发出劣质香水和篮子里的带鱼混合在一起难闻的气味,带满鱼腥的篮子还不时的碰到了小猫的胳膊肘,小猫有些厌恶的向后挪了挪。

    小猫是在时代广场下的车,她捋了捋额头垂下的头发,甩着手袋漫步在广场上。也许是走累了,也许是脚掌对高跟鞋的折磨承受到了极限,小猫独自走到广场上的露天水吧坐了下来,叫了一杯冰柠檬,用吸管无聊的搅着杯底的冰糖。这时,小猫注意到了坐在旁边一桌的一对情侣,男生低着头,右手无意的摩擦着玻璃杯的边缘。容貌不够帅气但是足够阳光,穿着白衬衣和洗的有些发旧的牛仔裤。女生坐在他对面,表情有些难看的在说着些什么。小猫很奇怪的被他们所吸引,用牙齿轻轻的咬住吸管注视着他们。

    桌子对面的女生突兀的站了起来,拿起桌子上的冰水狠狠的泼在了男生的脸上。水滴顺着男生的耳鬓流了下来,阳光照射在上面反射出亮闪闪的光芒。男生缓缓的抬起头,看着女生没有说话,然后转身离开。

    小猫迅速的结了帐,不近不远的跟在男生的身后。小猫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跟在男生的后面,像是脑子有一个声音在说:跟上他跟上他。

    直到走到广场的边缘,男生走进一家典雅的西餐厅,小猫跟着走了进去。男生站在木制吧台后面,从墙上拿下印有西餐厅名字的围裙拴在了腰上。

    小猫走到吧台前,站在男生的面前,毫无忌惮的看着他。

    男生抬起了头,小猫撞见了他的目光,干净而且明亮,像是他身上洁白平展的衬衣,没有污点和一丝的褶皱。

    来点什么?男生说。

    你最擅长而又最独特的。小猫把手袋放在吧台上坐在了放置在吧台前的高脚凳上。

    那么给你煮杯咖啡好了。他转过头迎着小猫的目光婉转的笑着。

    直到晚上十一点,小猫依然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着。她不想回家,因为家里到处都是有关于他的气息。她觉得现在对于这种气息像是皮肤过敏,一旦触及就会一发不可收拾在皮肤上长出大片大片的红斑,难看而且不容易清除。

    街上的商店大都已经打佯,熄灭了灯光,只有偶尔路过几家二十四小时便利店还亮着光亮。电影院的午夜剧场还在放映,有挽手走过的情侣在售票处买过两张电影票一同走进去。男生左手拿着爆米花胳膊上挎着女友的手袋,右手插在裤兜里,女生挽着他的右臂一脸洋溢着甜美的笑容。

    小猫站在电影院的门口难过起来,然后独自一个人走进电影院,没有买门口爆米花,因为即使买了也没人帮她端着。

    电影还是前段时间播放的《全城热恋》,小猫记得就在不久前还和他一起坐在电影院里看过它的首映。那时,他的手里端着爆米花,她一伸手就能拿到,然后放进嘴里细细的品位舌尖扩散的奶油味。偶尔她也会捏起一粒放进他的嘴里,他看也不用看就默契的张开嘴吃了进去。

    故事结束的时候他握住她的手依附在她的耳边对她说,我也会给你做完美的一餐,那时你千万不要等到玻璃上的便贴纸贴满一个心的时候才来找我,那样我会难过的。

    小猫看着前面坐着一对情侣,女生靠在男生的肩膀上,男生不时的回过头来亲吻她的额发。

    小猫低声的骂了一句,恶心。然后眼泪就黯然的流了下来。

    小猫想,自己和他终究不会是一个世界的人。与他之间的一切小猫觉得更像是做了一场梦,梦醒过后能清晰的感受到浑身疼痛难忍,而关于梦里的东西却怎么也抓不住了。

    在他的西餐厅里吃饭的时候,他告诉小猫,人生就像是这杯咖啡,加再多的糖也是苦涩的味道,只有喝的人才能品出它苦涩中的甜味。而你,就是喝出我咖啡中甜味的那个人。

    一个星期前,再次喝他的咖啡的时候小猫发现咖啡里苦味掩饰不住的浓厚,像是坐在对面他紧锁的眉宇。

    他说,我前女友找到我说要同我继续生活,而在你之前我们有五年了,她说愿意为我改。

    小猫没有说话,平静的看着他,她觉得他还会是那个在电影院握住自己的手说要给自己完美一餐的男友,而这段对话只是他们之间一段细小的插曲。

    几个小时前他站在街头悲伤的对小猫说,我始终难以抉择,所以需要平静,需要一个人的生活。

    他说完的时候小猫发现他一贯干净的眼睛里第一次起了雾霭,有了灰白的颜色。小猫也平静的看着他,然后转身离开。只是这份平静虚假的连她自己都难以相信。

    电影没有结束小猫就离开了,走出电影院的时候画面正好停留在徐若宣差一张便利贴就能贴满一颗心的玻璃上。小猫想,自己心里的那张纸怎么也贴不满了,因为玻璃已经碎掉,即使等到了那张纸也再也无法贴上去。

    【二】

    在路边的便利商店买了矿泉水和面包,之后小猫就走进了网吧。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身后有个渔缸,里面的金鱼不知昼夜的游动着。小猫想,自己的所在的渔缸被关上了荧光灯,所以找不到了方向。

    刚一上线就有人发信息来,小猫右手轻微的点动了下鼠标,信息就展开了。

    对方是个叫石岩舟的男生,没有见过面,只知道是和自己一个学校的,之前通过校友认识,有简单的聊过几句,不过与其说聊更像是路人简单的问候。

    也许是需要得到来自他人的安慰,小猫在键盘上迅速的敲打了几下,然后屏幕上显示出了“我失恋了”这么一行字,再次轻点鼠标就发了出去。

    石岩舟很快就回复了小猫。

    情绪发泄出来了吗?

    大概。

    大概?

    哭了几次,一个人走了大半个城市,看了半场电影,然后躲在这里上网。

    听歌吗?

    听,The Godfather Waltz Speak Softly Love,。

    那太过于悲伤,不如听听林肯的。

    我不喜欢摇滚。

    那也是一种发泄,不是吗?

    失恋就像是失足掉进一潭淤泥,你越奋力挣扎它会把你拉进更深的地方,惟有平静下来才能脱离。

    小猫没有再回他的信息,逛了逛论坛,看了几则不好笑的笑话。这时,她注意到网吧的网管是一对年轻的情侣,男生体贴的脱下外套披在女生的肩上,然后拿出一瓶矿泉水拧开放在桌边又继续忙碌起来。

    小猫又觉得眼睛有些酸胀,那些带有感情的液体像是又要冲了出来。她仰头看了看天花板,想要抑制它的流出,可是一仰头它们就从眼眶里掉了出来顺着脸侧流过。小猫赶紧用袖子擦干了它们,然后点击网页想要找出更多的笑话。

    还不休息?是石岩舟发来的信息。

    恩,还不想睡。

    在做什么?

    在看笑话。

    好笑吗?

    不好笑。

    像是机械性的问答,小猫机械性的用双手敲打键盘,然后右手点击鼠标把脑子里的答案发送出去。时针一点一点的将时间划分掉,小猫看了下电脑右下角的时间,正好两点一刻。她想起自己第一次胃疼到半夜睡不着觉的时候,他顶着黑夜把胃药送到自己家楼下,站在寂照的路灯下用右手抚摸自己的头发说,要好好照顾自己,别让我担心。时间也是两点一刻,不多也不少。

    小猫探着脑袋望了望网吧落地窗外的黑夜,觉得胃似乎又疼了起来。

    我们来转移一下你的感情吧。

    什么?

    就是把你现在对他的感情转移到另外一个虚构的人的身上,而假设你在此刻遇到了那个虚构的人。

    小猫其实完全可以不用理会石岩舟的,如果放在之前她也绝对会这么做,但是现在,她希望能有一个人来陪她度过这段难过的时间,哪怕是虚幻到连摸样都不清楚。

    你希望你的男朋友是什么样的?

    干净的。

    面貌呢?

    不用太好看,只要干净就行。

    其他方面呢?

    不用太好看,只要干净就行。要很瘦,但是有高度,所以站在他旁边抬头就能看见好看的肩胛骨。穿着单调就好,白衬衣和牛仔裤是最好的选择。不能太黑,多一些阳光的味道,能煮出好喝的咖啡。要关心自己,生病了会第一时间来看望自己。而对于他自己的未来,要有明确的规划,有上进,不能懒惰。

    小猫说到这里的时候就说不下去了,因为她发现她所讲述的其实就是他的影子,把他身上的元素拆卸下来打乱掉之后又重新组合成另外一个人。小猫觉得这很滑稽,又有两滴泪水掉在了键盘上。

    怎么停下来了?

    我说不下去了。

    为什么?

    因为我发现我在讲述是另外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人。

    天亮的时候小猫关掉电脑走出网吧,她不可思议的和石岩舟聊了整整一晚,好象把一年该说的话都说完了,小猫有些惊讶可以和一个素未谋面的人聊的那么起劲。小猫打了个车,坐在汽车的后座,看着窗外飞速闪过的清晨,小猫脑子里莫名其妙的闪出了“石岩舟”这三个字,小猫甩了甩头,觉得十分可笑。回到家,连衣服都没有脱就倒在了床上。

    【三】

    石岩舟从椅子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拉开窗帘脚下是在清晨慢慢苏醒的城市,像是一个正在苏醒的庞然大物,带着浓重的喘息。他走到厨房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喝下去之后饥肠辘辘的胃有了一些温暖。他又走到电脑旁打开与小猫的聊天记录,认真的看了起来。

    石岩舟温暖的笑了笑,心里开始有些记挂这个叫小猫的女孩,像是个没有长大的孩子需要人的悉心照顾。仰过头,把头靠在松软的皮质椅子上,心想,她现在在做些什么呢?穿着毛茸茸的卡通拖鞋和可爱的睡衣抱着泡面的纸碗坐在沙发上眼神疲软的看着饮水机的指示灯,换下来的衣服和鞋子被毫无章法的甩在一边,窗帘没有拉开,阳光若有若无的从外面照进来,于是房间就有些昏暗,就像是她有些失落的情绪。

    石岩舟觉得有些疲惫,于是关掉电脑到卫生间洗了个澡。出来的时候拉上了窗帘,盖上被子望着天花板轻声的说,小猫晚安,好梦。然后紧闭了双眼。

    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六点过,石岩舟打开电脑,小猫并没有在线,他感觉到心里有些失落,呆呆的望着窗外的城市。

    房间没有开灯,小猫看着昏暗的房间,所有的东西只能大概看件一个轮廓,风把窗帘吹了起来,胀的鼓鼓的来回摇晃。小猫拧开台灯,周围亮了起来。床头上摆着一个相框,小猫坐了起来把里面的相片拿掉,揉成一团丢进垃圾桶里。她觉得鼻子像是被什么东西塞住了,脑袋也有些昏沉,吸了吸鼻子想大概是感冒了,然后换上白色的连衣长裙, 进卫生间里洗澡。水声响起的时候小猫打了一个喷嚏,鼻涕就流了出来,脑袋更加的沉重了。

    好过些了吗?

    恩,或许吧。

    应该不会有昨天那么难过了吧。

    刚才我把放在床头和他合影的照片仍进了垃圾桶。

    说明你已经快要走出来了。

    可是我又把它捡了回来,皱巴巴的,照片上的笑容也拧成了一团,我还是不争气的哭了出来。

    睡了一天,吃饭了吗?

    还没,你呢?

    给自己煮了两包方便面,加了两个鸡蛋。

    哦?不会煮菜吗?

    不会。

    男人还是要会煮出好吃的东西才好。

    小猫在楼下的药店买了一些感冒药,她想起以前她生病的时候他都会给自己带来药并嘱咐自己按时服用,所以自己从没进过药店,所以即使生病了也很快就能痊愈。药店的医师嘱咐小猫要注意保暖,别太疲惫。小猫在药店用纸杯服下一剂药,感觉似乎要轻松了一些,然后谢过医师把一包药装进手袋走出药店。

    夏季里的气温在迅速的上升,就像是石岩舟对于小猫琢磨不透的感情。石岩舟开始觉得每天和小猫在网上相互问候在吃饭的时候提醒她记得吃饭在睡眠前与她道晚安已经溶进他的生活成为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如同牛奶倒进咖啡里完美的融合在一起,组成美妙的滋味。

    石岩舟开始思念小猫,开始想要给予她最温暖的世界,尽管气温已经炎热到让人汗流浃背。

    在超级市场里采购的时候,突然想起小猫说男人还是要会煮出好吃的东西才好。石岩走到生菜区看了看货架,大概是因为深夜的缘故,蔬菜和生肉都被卖完,货架上只留下几片干干的菜叶。最后他只在角落里找到了一棵莲花白,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它打码后放进购物车里。他摸出手机给小猫发了个信息,她很快就回复过来,说正在超级市场里采购。

    石岩舟觉得心脏像是被人捏了一下,推着购物车小心的环顾四周和打量身边的每一个人。他想小猫或许正与自己擦肩而过,或许正在副食区垫着脚伸手拿下一盒苏打饼干,耳朵里塞着耳机,与自己之间隔着一个货架的距离。

    石岩舟在想,遇见小猫会是个怎样的情景。

    直到在结算的时候石岩舟还在扭着头看打量着超市里的每一个人,收银员礼貌的提醒他应付的金额,石岩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付过钱心不在焉的走出了超市。

    小猫垫着脚拿下柜台上的一盒咖啡,她的购物车里已经装满了各种咖啡,她想,这应该是最后一种了吧。或许她应该买些饼干或者面包,她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了。于是她推着一车的咖啡走向副食区,走到货架尽头的时候她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穿着白衬衣洗的发旧的牛仔裤平稳的推着购物车。她心里闪过一丝惊喜,但很快被更大的失落所淹没。

    因为小猫看见,他的右手被另一个女孩挽住。他们像是新婚后的夫妇,在晚饭后倦意的在超级市场里采购。

    小猫转身躲在货架后面,用力的咬住下唇,不过她没有再哭。过了许久,她推着购物车把里面的咖啡一一的放回到货架上,她把它们都换成了纯牛奶。

    电话在兜里震动了起来,小猫翻开电话,是石岩舟发来的信息,小猫右手放开购物车的推手捂住嘴巴小声的哭了出来。

    石岩舟说,小猫,买了东西早点回家,路上小心,天黑。

    小猫不知道是因为石岩舟的温暖让自己心酸,还是因为在超市意外的与他撞见。

    石岩舟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他想,或许应该在遇见小猫的时候他能够为她煮出足够好吃的食物,那样她就不用再孤单的等着水开来泡一碗枯涩的泡面了。

    于是他起床走进厨房,把那棵莲花白从口袋里拿出来笨手笨脚的摘了起来。

    盐20克,姜若干,七成熟时加入白醋少许,白糖少许,酱油少许。

    石岩舟一边把配料小心的放进锅里,一边仔细的对着从网上抄下来糖醋白菜的做法。从水里泡过的白菜被丢进锅里,发出“兹”的一声,然后大股大股的白烟从锅里冒了出来,滚烫的油从锅里溅出落在了他的胳膊上。石岩舟被烫的咧开了嘴,连忙用另外一只手迅速擦掉胳膊上的油,然后手忙脚乱的用锅铲翻动白菜。

    炒好的白菜被放在盘子里,黑糊糊的焦成了一团,叶子两边卷向中间,像是害羞的少女。石岩舟拿起筷子夹了一片放进嘴里,表情立刻难看的拧在了一起,但是他没有吐出来,反复的嚼了嚼吞了下去。然后从卫生间里拿出牙膏,一边抹在胳膊被烫伤的地方一边打开电脑。

    石岩舟高兴的发现小猫的头像依然亮着,他迅速敲打键盘。

    小猫,能看的了视频吗?有东西给你看。

    什么东西?

    你看,我会煮菜了。

    小猫看着电脑画面上那盘烧焦了的白菜,感觉嘴唇干燥的很,嗓子就哽咽了起来。小猫一边哭着一边敲打键盘。

    今天我看见他和另外一个女人在一起我本来买了很多很多种的咖啡想找出一种最接近他煮的咖啡的味道可是就在我找到最后一种咖啡的时候还是就看见了他们我告诉自己我不难过可是还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石岩舟,你能不能别对我这么好。

    石岩舟觉得有什么东西被堵在了心里,类似一根鱼刺的东西扎在了最尴尬的地方,找不到具体的位置也拔不下来,没有剧烈的疼痛但是有让人难以承受的难受。

    他拿起筷子,大口大口的把盘子里焦黑的白菜吃完,其实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难吃。躺在床上,他把头蒙进被子里,手机发出微弱的光亮,又手在手机上艰难的按着。
   
    小猫,我不高,但是足够瘦也有好看的肩胛骨。皮肤不够白,会把糖醋莲花白炒的焦黑,但是我都能够学着去做。小猫,我们见面吧。让我来照顾你。你需要我的照顾。

   
    【四】

    夏天已经早早的过去,温度却依然停留在七月的聒噪。偶尔有秋风吹过,树上的叶子摇摆几下不情愿的掉落。小猫已经换下了白球鞋,穿上五厘米高的高跟鞋,黑色的职业装束和白色的衬衣,带上精致的妆容抱着大垛的文件在写字楼的走廊里来回穿梭。高跟鞋已经不会折磨得脚掌生疼,看见经理也会习惯露出标准的笑容。

    时常加班到深夜,办公桌正好在落地窗的旁边,望过去就是一望无际的黑夜,底下是五彩斑斓的倪虹。汽车变成细小的光点连成一长串缓慢的蠕动,对面同样高大的写字楼屋顶闪烁着红色的指示灯,一明一灭。疲惫的时候就冲杯牛奶靠在椅子上面向这样的景象,能够得到一小时间的倦意。同事都很意外小猫从不喝咖啡,整个公司只有小猫的杯子里是纯白色的液体。

    做完最后的工作,小猫伸了伸僵硬的脖子,然后从包里拿出药片就着牛奶喝了下去。牛奶的醇香在嘴里扩散,小猫舔了舔嘴皮,她已经快要忘记了咖啡的那种苦中带甜的独特。不知道是什么缘故,感冒一直没有痊愈,从未有过的持久纠缠了小猫一个多月的时间。虽然并无太大的影响,但偶尔的头疼和鼻子长久的堵塞也让人烦恼。

    石岩舟刚才发来短信告诉小猫要注意休息,记得吃药。晚安,好梦。

    小猫始终没有同石岩舟见面,而他们之间也就被每天固定时间固定的几条短信联系在一起。她翻了下信息的收件箱,这是石岩舟发来的第四十七个晚安,从认识第一天起从未断过。

    小猫站了起来,望向窗外,城市逐渐进入睡眠,被熄灭了的灯就再没亮起来。

    石岩舟,明天下午四点,上岛咖啡,不见不散。

    小猫放下了头发,卸掉了精致的妆容,换上了从沃尔玛超市买来的蓝色格子长裙和久违的白球鞋。走进上岛咖啡的时候小猫看了一下带在手腕的手表,正好四点,一分也不多一分也不少。

    小猫和石岩舟见面了,坐在靠窗的位置,外面的阳光洒了进来,照在他们的脸上。

    石岩舟没有好看的容貌,眼神里也夹着一丝阴郁,白衬衣的领翻在外面,不修边幅,但举手间透着一种不易察觉的温暖。

    他们像是所有情侣一样坐在安静咖啡店里,之后他们一同吃了晚饭,石岩舟把小猫送到了楼下。

    石岩舟说,刚才在咖啡店里点下的咖啡你为什么连一口都没有喝?

    小猫说,你知道么?他能煮出最好喝的咖啡,可是和他分手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喝过咖啡。

    小猫说,对不起,我也许真没办法喜欢你。

    石岩舟的眼皮轻微跳动了一下,眼中的阴郁更加浓厚了。小猫站在楼道口,看见石岩舟离开落寞的背影,像是弄丢糖果的小孩。

    回到家,小猫躺在床上,翻出电话把石岩舟的信息一一删除,或者自己始终还是不能喜欢他的。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小猫感觉脑袋像是被人塞进了铅块,眼皮的重量难以想象的沉重,嗓子干燥的像是被火燃烧。小猫想要起身喝一杯水,可是一坐起来眼前就一黑倒了下去。

    昏睡间恍惚有人打来电话,又有人敲了门。

    睁开眼睛的时候小猫看见了坐在床边的石岩舟,安静的翻着小猫床头的相薄。从侧面看去,小猫发现他有长长的睫毛,像是好看的窗帘盖住了眼睛。他面向她这边的的脖子上有一颗黑痣,被衣领遮挡了一半。小猫微微的动了动,石岩舟转过身来说,睡醒了?你发烧了,不过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石岩舟做了一桌子的菜,小猫坐在桌子前,看着石岩舟骄傲的说,你看,现在我能够煮出好吃的东西了。

    小猫突然觉得有些难过,拿起筷子夹起来放进嘴里,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

    晚饭后小猫回到房间躺在床上,石岩舟给小猫煮了一杯咖啡放在床头的柜子上,然后拴上围裙,走进厨房里洗碗,嘴里哼着歌调。小猫拿起杯子,浓郁的香味就钻进了鼻子里,小猫把嘴唇靠在杯子边缘浅浅的喝了一口,没有熟悉的苦涩与微甜味道,而是一股温暖流进了身体里。

    她从枕头底下拿出了那张皱巴巴的照片,打开窗子仍了出去,照片被风吹起来,像是一片枯萎的叶子慢慢飘远,消失在黑夜里。

    石岩舟在厨房里突然有信息进来,他在围裙上把右手上的水渍擦干然后摸出电话。

    在厨房明亮的灯光下,石岩舟咧开嘴开心的笑了出来。

    石岩舟,你会一直像这样照顾我的,对吗?

    发件人,小猫。

文章录入:梧桐细雨文学网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文学网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评论留言: 共 1 条评论 (客观留言,文明评论!)

     
    姓名: 验证码: 查看评论  
          
    关于我们 | 站长信箱 | 雁过留声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本周更新 |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梧桐细雨文学网站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Copyright © 2005-2017 www.wtxy.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