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 音画时尚 | 唐宋诗词 | 名著在线 | 下载中心 | 星语心愿 | 雁过留声 | 史上今天 | 
您现在的位置: 梧桐细雨文学网 >> 文章中心 >> 散文 >> 边走边唱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悠游山西散记 【字体:
悠游山西散记
作者:荒村一叟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169    更新时间:2015/10/1

    近几年,每年的春末夏初都要与老伴一起作一次远行,在蛰伏了一个长长的冬天之后,总是迫不及待地要走出去散一回心。去年在浙西与皖南转了一圈,今年则计划去山西。听说那里的五台山是中国佛教四大名山之首,素有“金五台,银普陀,铜峨嵋,铁九华”之说。有点儿信佛的老伴已经与我一起去过浙江的普陀山和皖南的九华山,如果再去一回五台山,就只剩下了四川的峨眉山了。都说地下文物看陕西地上文物看山西,一路走来,深感其言不虚。兹将所见所闻所想散记于下与朋友共享——题记。

    一、途经洛阳

    途经洛阳完全是因为阴差阳错。先前从网上查到南通有一趟火车直达太原,如果下午2点多在东台乘上这趟车第二天清晨就能到太原。原以为火车票只有在春节期间才紧张,此时正值春夏之交又不是节假日,出行的人应该不会太多,因而就没有预先买好车票。到售票处一打听才发现是犯了一个大错。就连有座位的票也要等两天,更别谈卧铺了,当天则连站票也没有。只好买了两张到盐城的座位票上了这趟开往太原的车,指望着到车上能补上到终点的票。车上倒是可以补到站票,不过人太多没法走,只好在盐城下了车。后来在那里买到了两张晚上去洛阳的座位票。于是就有了这次洛阳之行。

    其所以要途经洛阳主要是因为绕的路不是太远,只是稍稍偏了点西。眼下虽然过了牡丹的花期,但那里还有一处闻名中外的龙门石窟,去过洛阳就不用再到山西的大同去看云冈石窟了。车上的人特别挤,车厢的连接处都站满了人。这条完工于2001年的铁路线确实为这片人口稠密的地区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便利。想当年,在广袤的苏北大平原上只有最北端有一段连云港至徐州的陇海铁路,这条铁路的建成结束了苏北腹地“走无寸铁”的历史。

    到洛阳时天刚亮。因为去太原的火车票要等到明天晚上,只好到附近的长途车站买了两张明天早上去太原的汽车票,计划化一天时间逛一下这里的龙门石窟和白马寺,估计明晚能赶到五台山。

    住下来后洗过澡吃过早点就忙着乘公交去龙门石窟。龙门石窟景区位于市西南的伊水河边,距离火车怕有十好几公里路,公交车由北向南几乎穿过了整个洛阳市区,出城后还有好长一段路。一路上浮想联翩,觉得这座称为九朝古都的城市比起沿海的同级别城市也显得落伍了,更没法与六朝古都南京相提并论。最近听说洛阳的历史可以追潮到四千多年前,公元前二千多年前中国的第一个王朝——夏朝就在此定都,后来在此定都的王朝数量众说纷纭,史学界曾有十一朝、十三朝、十五朝……之说,现在洛阳市内有一条路叫九都路,可见得九朝古都是通常的提法。

    景区门票每人120元,过了60岁的半票,对于我们这些过了70岁的老人全免,还可以凭身份证在售票处领取一张有纪念意义的门票。从伊水河边的景区大门进去后没走多远就到了石窟最集中的西山石窟区。在长约一公里的线路上一边是一百多米宽的伊水河,河岸边杨柳依依;一边是悬崖峭壁,崖壁上布满大大小小高低参差的石窟,其中最大的几处像是住人的窑洞,洞中都有一尊或几尊大佛,洞壁上的佛龛中又有许多较小的石佛。在洞外面对着河面的崖壁上到处密密麻麻地排列着大小不一的佛龛,可惜其中有不少石佛已经残缺不全,仿佛是在向人们诉说一千多年的岁月沧桑。听同行的导游说:这些石窟是从北魏时开始营造,经后来几个朝代400多年接力营造才形成的。这里是中国四大石窟中现存石窟数量最多的石窟(另外三处是大同的云冈石窟、敦煌的莫高窟、天水的麦积山石窟),在二千多处窟龛中有十万余尊石佛造像!还有2800多处碑刻题记,其中有些还是出自历代名家之手。

    到了西山的南端,(西山即龙门山,石窟以此得名)河边的石凳上坐满了歇息的游客,景区内规定的游览路线是不走回头路的,游客必须经过前面的一座大桥到河东的香山(即东山),那边除了石窟还有好几个景点,可以看到对面山上被苍松翠柏环绕着的香山寺,听说还有白园和蒋宋别墅。白园是唐代诗人白居易的墓园;蒋宋别墅是抗战时期国民政府迁都洛阳时修建的,1939年蒋介石曾在那里庆祝过他的五十寿辰,文革中,扬成武将军曾经在那里被囚禁了二年多。大部分游客都跟着导游走了,和我们一起的几个年龄较大的散客中,有人提议原路返回,因为听说一处不拉地走下来需要四、五个小时,我们吃不消,而且西山是龙门石窟的精华,看过了也算了却了心愿。当时天空阴沉沉的,想到夜里在车上听一个洛阳的小伙子说过今天洛阳有中雨,于是就决定返身从进口处出去,如果下午不下雨的话还能有时间去一下白马寺。

    后来,我们刚上了公交车,雨就开始下起来了,而且越下越大,车窗外的九朝古都笼罩在烟雨朦胧中,想像得到那些跟着导游去东山的游客们此刻将会是何等的狼狈。下车后就慌忙地躲进一家小饭店吃饭。雨一直不紧不慢地下到天黑,去白马寺的计划也泡了汤。幸好这家小宾馆里还有无线网信号,可以尽情地玩带出来的IP。

    二、千跪万拜五台山

    长途班车到太原时已是下午。在路上就盘算着要吸取来时的教训,到太原后先将回程的火车票买好然后再去五台山。好在客运站离火车站还不算远,在那里很顺利地买到了两张一星期后的回程票,而且是两张下铺,这下可以放心地从从容容地在山西转了。

    后来又辗转到太原的汽车东站才搭上一辆开往五台山景区的大巴。车上座无虚席,大部分是朝山的游客,也有不少是在那里出家的僧尼,我们前面就坐着两位年纪不算很大的僧人,其中一人很健谈,对于游客的提问都是有问必答。从他口中得知:我们要去的地方叫台怀镇,是五台山景区的中心,其所以叫“台怀”是因为五台山的五座山峰分布在镇的四周,就好像是怀抱着这个小镇。他还告诉我们山上的气温比下面要低得多,台怀的海拔为1700多米,最热的夏天也不会超过27度,因此这里又叫清凉山。五台中最高的北台叫叶斗峰,海拔高达3000多米,是华北的屋脊,昨天还下了一场大雪,冬天时的最低温度常常超过零下40度。

    到了景区售票处,司机安排进山的游客下车购票,大门票每人154元,外加景区内公交车票50元,60周岁以上的人都可以享受免票待遇,但都必须购买景区内交通票(后来玩过山西境内的多处景点,全都是60周岁以上免票)。到站时已是万家灯火,镇区内别具一格的桔黄色的路灯让人觉得既美轮美奂又神秘莫测。因为时间不早,就随便找了家旅店住了下来。

    第二天早上,我们便早早地游览了车站附近的两座寺庙。座落在车站那面的那座庙叫普化寺,庙门前有一座很高大的照壁,背面有许多精美的砖雕。因为去得早,一个游客也没见到,我们可是第一拨香客。这是一座典型的佛教寺庙大雄宝殿里供奉的主佛是释迦牟尼。(先前听说五台山是文殊菩萨的道场,绝大数庙宇中都是供奉的不同版本的文珠像)。寺中的僧人大都是年纪较大,有一位个子不高的老僧告诉我们:这座庙原名玉皇庙,在明崇祯年代曾供奉过玉皇大帝,现在的建筑大都是民国时期重建的。

    我们朝拜的第二座寺庙叫灵峰寺,就在我们下榻的旅馆旁边。这座依山而筑的寺庙有点别具一格,座西朝东,一字排开五痤两层三间的佛殿,供奉着神态各异的文殊菩萨玉佛像。寺里的出家人是清一色的尼姑,而且大都很年轻,一个个乍看起来极像俊美的男孩。她们都能讲得一口十分标准的普通话,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促使她们抛却红尘遁入空门。殿前有一片宽阔的铺着大理石的平台,有一位年长稍胖的师太(不知道是不是主持)告诉我们:对面的山峰叫弓步山,其轮廓像一尊天然的仰天大佛,因为站在这里看最形似,所以这个平台就叫观佛台。我左看右看都觉得不怎么像,与黄山玉屏峰卧佛相比,觉得后者更惟妙惟肖。

    中午前,从导游图上获知台怀镇的中心距这里还有两站路,那里景点更集中,交通更方便,就和昨天一起来的几个人一起去了那里换了家家庭宾馆,住宿价格很便宜,标间才70元。晚上还送暖气,因为只有20多度的气温,没暖气就没法洗澡。交通方面确实比汽车站那边方便得多,有三条线路的景区公交车在这里发车,朝台的小型登山车也在这里始发(五座台顶都有盘山公路上去,不过是要另外付费的)。吃的东西特贵,一碗台蘑烧豆腐竟要30元,一小碗米饭5元。昨晚吃一碗手撖面,光面,15元。

    台怀镇的周边寺庙连着寺庙,好像菩萨才是这里的主人,凡夫俗子只是访客。有一处寺庙群落,我们化了一整个下午,都没能全转过来。记得有几处印象较深的地方是:

    殊像寺:该寺是五台山五大禅林之一,始建于东晋初年,寺内有一座全国乃至世界最高的文殊菩萨座像,据说佛头是用荞麦面捏成的。这里是游客必到的一处景点,我们还从导游解说中听到一个关于这座寺庙的美丽传说,说顺治帝的妹妹叫三公主,早年嫁于吴三桂之子,吴三桂叛清后其子被绞死,孀居后的三公主就被安排进这座寺里的“善修堂”出家,后来传言说三公主与寺里一年轻和尚有染,消息传到京城,她的侄儿康熙皇帝便下令放火烧寺,大火烧了三天三夜,寺院烧得片瓦无存,雕梁画栋灰飞烟灭,惟独三公主与那个年轻的和尚住的善修堂安然无恙。当时康熙就认为是文殊菩萨显灵证明他们之间是清白的,于是便拨巨款重建该寺……

    塔院寺:建于明成祖永乐年间,也是五台山五大禅林、十大青庙之一,寺内有一60多米高的白塔,据说是佛祖释迦牟尼的舍利塔,此塔是五台山的标志,它耸立在青山绿丛红墙黛瓦中特别醒目。

    显通寺:显通寺是五台山的第一大庙,占地120多亩,有400多间殿宇、僧房。建于东汉,是五台山最早的寺院。庙中的大雄宝殿占地670平米,十分巍峨壮观,是五台山殿宇之冠。山中重大佛事活动多在此举行。寺里还有一座全用青铜拼接起来的殿宇叫显通铜殿,是全国三大铜殿之一(另两处在普陀山与峨嵋山),铜殿中有一座造型美丽的文殊坐像,四壁还有上万尊铜铸的小佛像,神态各异,琳琅满目,令人叹为观止。

    菩萨顶:顾名思义,这座庙座落在一个山顶上,寺名也叫大文殊寺,它是五台山一座最大的黄教(即喇嘛教)寺院。始建于北魏,经历代多次修缮,现存建筑大都建于清代。我们登至半山寺门前的大照壁前才知道进庙还要购买10元一张的小门票,因为时间也不早了,看到还要攀登好长一段特别陡的石阶才能到山顶,心里犹豫着想放弃,旁边的游客劝我们说:到了这里必须得上去,因为前面的台阶是108级,象征着人世间108种烦恼,走上去就意味着那些烦恼都被踩在脚下了。想不到还有这一说,老伴来了精神,我也只好跟着上。上得很艰难,自觉速度特慢,旁边有一个年轻的姑娘每上三步台阶都要伏地磕头,但她却能与我们同时登顶。上去后觉得这座庙特别富丽堂皇,屋顶上全是金黄色的琉璃瓦,使人仿佛置身于北京故宫。后来听导游解说:这里其实就是一座清延的皇家寺院,康熙与乾隆曾多次来此朝拜,并且常在寺中住宿。前院留有康熙的御碑,东院也有两处用汉、满、蒙、藏四种文字刻成的乾隆御碑。寺院建筑十分豪华,加上藏传佛教的精美装饰,整个寺院显得更加雍容华贵。站在山顶平台上,山下面星罗棋布的寺院与台怀镇的民居尽收眼底。

    一天走下来,老伴千跪万拜磕头无数,我则拍了几十张照片。吃晚饭时换了一家家庭小饭店,比中午那家黑店实惠得多,每人吃一碗刀削面,只有五元钱,而且免费送了点炒肉丝浇头,味道不错,老板娘也很和气。

    三、大朝台与小朝台

    大朝台是指朝拜五台山东、西、南、北、中五个台的台顶。每个台顶都有一座知名的大庙,台顶的高度都是海拔3000米左右,过去全靠人力在崎岖的山路上艰难攀登。因此,大朝台需要有十分虔诚的心态还必须要有一定的体力。曾经看到有一个北京的驴友发的帖子,说他在一天中化了十六个小时间朝遍五个台顶,其实,他的目的就是为了创造一个惊人的纪录,这种经历对于常人来说是不可思议的。现在虽然已经有了盘山公路直通台顶,但是,小型登山车的收费却让人望而却步,登一个台每人80元,于是,大多数游客都会选择舍弃大朝台,说是只要是心上去了就算人也上去过了。还有一个替代的办法,就是上一回黛螺顶,人称小朝台。

    我们那一天的计划是:上午先上黛螺顶,下午再上五台中的其中一个大台。最好是去最高的北台,那里号称华北屋脊,海拔3000多米的高度将会成为我们人生的最高点(当然除了乘飞机时的高度)。旅店的主人告诉我们:黛螺顶是台内的一座小山,背靠东台,山上有一座建于明代的大庙古称佛顶庵现在叫大螺顶,山不算太高,距台怀地面的垂直距离400米左右,只相当于一座130多层的摩天大厦。我们到山下时,果然仰起头可见到山顶上的寺院。有索道直通山顶,也有不少游客选择徒步攀登。可以看到在绿树掩映着的山间小路上登山者前仆后继。比起黄山来缆车的票价是贵了些,一段目所能及的距离一个人上、下要85元(上50下35),我们需要尽可能地保存体力,因而别无选择。

    缆车别具一格,是敞开式的,像一个带靠背的双人椅子,晃晃悠悠的悬挂的半空中,怪不得在购票时就被询问有无心脏病和恐高症。我虽算不上恐高,但一开始还是不敢向下面看,只是盯着远处的山峦。不一会儿就到了山顶。寺门前游客摩肩接踵,其中徒步上来的人占多数。寺门旁有一座用汉白玉筑成的望景亭,站在亭内放眼望去,隐约可见仍有残雪的台顶,远处千山皆绿,红墙,黛瓦,古塔,人家,如诗,如画,令人心旷神怡。游客纷纷拿出相机留下了这难得一见的风景。

    进庙的小门票是每人8元,寺内免费提供佛香。与别的寺院不同的是庙里有一座五文殊殿,殿内供奉着五种文殊菩萨的法像,听导游讲解:这五座文殊像是五座台顶上佛像的翻版,拜过了五方文殊就等于朝遍了五座台顶。因此到这里就叫“小朝台”,而且还有“不登黛螺顶,不算朝台人”之说。寺内还一座大殿叫“旃檀殿”,殿内供奉的是站在佛坛上的释迦牟尼佛,所以此殿又叫“站佛殿”,在其它寺院中不多见。殿前有一松一柏,古朴苍劲,其胸围盈丈,乾隆亲笔题写的诗碑上将其称为“阶下千年不老松”。

    下山后觉得上午还有时间,于是便乘景区3路交通车往北,那里还有好几座寺院昨天没去成。后来我们只去了碧山寺与七佛寺,碧山寺是一座十方禅寺,所谓“十方”,就是外地来的僧人可以在这里得到免费食宿。七佛寺供奉的是来自缅甸的七尊玉佛,寺里还有一座高22米的汉白玉佛塔,叫七佛塔,造型十分优美。其它方面都大同小异。在一所尼庵里,老伴还得到了一份赠品,一位中年师太给了她两个橙子和一个榴莲,说是刚撤下来的供品,吃了会得到菩萨的保佑,老伴听了感动得连声道谢。

    下午,计划中的大朝台一波三折。先是在登山车的购票处得知:北、中、西三座台顶因有积雪,小车上不去,仍处于封山状态。后来准备购票上东台时又被告知要凑齐六个人才发一辆车,那个售票员建议我们明天上午再来。而我们是计划明早乘车去平遥的。正在打算就此放弃时旁边有一个的哥说愿意送我们去东台顶,车费也与售票处相同每人80元,不过,他又说,他的车只能上到望海寺的牌坊门,还有一小段路必须步行上去。我们原以为山路只通到那里,就稀里糊涂地跟着他上去了。走了约摸半小时的盘山路就到了那个牌坊门,下车后发现原来车子可以通过牌坊门直达山顶,只是因为那里设了卡,不让本地营运的私家车上去。我们只好在心里大呼:上当了。台顶那座叫望海寺的大庙,倒是抬头可见,不过“望山跑死马”,估计还要有两公里左右的距离。坡度虽然也不算陡,但两个古稀老人要在这样的路上走一个来回显然是不现实的,更何况我们又多年没参加过体力劳动,膝关节还有疾病。

    我们停车的地方也新建了一座寺庙,而且有一尊很大的露天玉佛,是文殊菩萨的侧身卧着的佛像,佛像的基座上有东台台顶的铭文,一只手托着佛头文殊菩萨仿佛在劝告朝圣的人:到了这里就算是上了台顶,别再费力攀登了。其实台顶的望海寺与这里的水平高差也只剩下百把公尺,我们已经处于海拔2700米左右的高度上了。后来我们在卧佛前上了香,在书有“东台台顶望海寺”的牌坊前拍了照后就上车返回了。开始总觉得160元钱化得有点冤枉,不过,记起那年在八达岭长城北京导游说过的一句调侃的话,心里倒也觉得释然了(那天那个导游说:“不到长城非好汉,爬得越高越傻蛋”)。觉得此行也不过是少逛了一座庙,离目的高度差了百十米。就是上去了,又能怎么样?因为没法与那个的哥理论,他事先是打过“招呼”的,只好自己发扬阿Q精神了。

    下山后来又去了一趟镇海寺,这座寺庙离台怀五公里,是三路车的终点站,听说那里风景特别秀丽,一看,果然名不虚传。寺庙建在两座小山的交汇处,登山的石级两边长满苍松翠柏,整个寺院都掩映在郁郁葱葱的山林中。这里又是一座黄庙,据说原来寺中的住持是位末代活佛,曾被历代皇帝尊为“国师”,袁世凯委任他为北京、西宁、五台山的黄教首领,民国时期又被委任“国大代表”,寺内还驻有一营多马队,其时活佛权力很大又荒淫无道,远离了佛家教义,后去了台湾……

    四、平遥古城

    离开五台山的那天早上正遇上冷空气来袭,气温特别低,清凉山上愈加“清凉”。出来时我带了两件线衣和一件线裤,时值初夏,原以为是万无一失了,但此时虽“全副武装”,仍觉得“夏寒料峭”。直到上了中巴关上车门后身上才有了点暖和气。

    计划中的第三站是平遥。这座闻名中外的古城位于太原之南90公里处,五台山在太原北面,距太原230公里。因此去平遥必须先回到太原。听说五台山火车站有直接去平遥的车,因此就计划乘火车向南折返。火车站距台怀镇约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其实这里已经不属五台县了,它是繁峙县的砂河镇,站名却为“五台山”。可能在设站时方方面面曾为此有过多次的协调。因为晚上才有可以直接到平遥的过路车,只好上了一列去太原的车,车上人不多,大部分的座位都空着,路上走得特别慢,16元的车费走了五、六个小时。后来在太原站又等了两个多小时,到平遥下车时已是万家灯火。当晚下榻在古城旁边一家家庭宾馆里,很不错的标间,也只要70元。

    第四天早上出去买早点时才发现,我们住的地方紧挨古城的北门,旁边就是景区售票处。古朴巍峨的北城门楼就在眼前。售票处的前面并排立着两块石碑,上面刻着江泽民和朱榕基的题字,都是题的“平遥古城”四个字,让人觉得这两幅题字放在一起有点说不出来的别扭。

    对于游客来说,平遥古城是开放式的,进城无需查验门票,但城里有十多处景点没有门票是进不去的,因此进城的人都要买一张150元的门票,这张门票可以在城内玩两天。说到对于老年人的优待,山西人倒是表现得特别大气,只要过了60周岁就全免,凭有效身份证可以进入任何一处收费的景点。我们信马由缰地在城内逛了一整个上午。记得很早以前,对于这座有着2700多年历史的文化名城就有了太多的了解。这里是中国保存得最好的四大古城之一,还有三处分别是四川的阆中、云南的丽江和安徽的歙县。这里的城墙初建于明代,后来经过多次补修,形成了完整无缺周长6163米的古城墙。一座座古朴典雅巍峨庄严的城楼耸立在城墙之上,仿佛使人穿越到了历史的久远。

    我们先从北大街开始往南走,听说古城内共有四大街八小街七十二条蚰蜒巷。这条街上景点不多,好像只有一座二郎庙,不过,一进城门便觉得古风扑面,两旁的店铺全是原汁原味的古建筑,大都是砖墙瓦顶木结构的平房。有点儿像扬州的东关街,但东关街显然比不上这里大气,如果将其与黄山的屯溪老街相比,后者却又比这里多了几分豪华。我们还拐进一条小巷,在巷里古民居的门前拍了几张照片,门脸上都有十分精美的砖雕,也能看到门里的照壁。据说住在城内的居民是不允许随便翻修老房子的,实在要维修时,一砖一瓦都要按原样保持着远古的风范,因此,想住好房子的人家只能搬到城外去。

    后来还看到了平遥的一位本土作家在街边签名售书,买了他一本散文集,书名叫“天让我说的话”,是用香港书号出版的,其实这类出版物是不允许在国内上市销售的。看过后觉得文采很一般,还觉得作者有点怪怪的。

    北大街的尽头就是闻名遐迩的西大街。这条街向东过了南大街街口就是东大街,这两条街上的收费景点最为密集,我们的身份证也好像成了敲门砖,当身份证被验证无误后会发出一声“欢迎光临”的提示音,门闩就会自动打开,还真觉得有点儿好玩。这条街曾被称之谓“大清金融第一街”,最知名的景点就是“日昇昌票号旧址”,日昇昌是中国银行业的开山鼻祖,创办于清道光初年,在以后近100年间,曾经“执中国金融之牛耳”,其分号遍布全国30多个城市,业务远及欧美东南亚,以“汇通天下”而著名。旧址是一座三进式的穿堂庭院,现存20多座古建筑,已辟为“中国票号博物馆”。还记得余秋雨先生曾在他的散文“抱愧山西”中有过这样的感叹:就是这样一座小院落,曾经开中国银行之先河,并一度操纵清王朝的经济命脉。

    后来又进了好几处收费景点,大都是票号、镖局和各类博物馆。街两边还有许多老字号的商铺、客栈、武馆之类的旧址。听说,一家不落地游览一遍需要两天时间,我们只是有选择地进了几家,不进去的景点就在门前拍张照片。历史上最为繁盛的地段是南大街,这条街上也有多家票号,曾被誉为中国的华尔街。后来,看到老伴有些兴味索然,就同她去城隍庙内上了几柱香。临近中午时,街上的游客越来越多,举着小旗的导游边走边口若悬河滔滔不绝。

    不知不觉地就过了中午。在一家小饭店里很好奇地点了两个有山西地方特色的菜,其中有一盘菜叫栲栳栳,对于这个奇怪的名称百思不得其解,询问年轻的老板娘也说不出所以然,直到昨天查过了词典才恍然大悟,原来“栲栳”是一种用柳条编成的容器,这种容器在南方叫“芭斗”。“栲栳栳”就是用面皮做成拇指大的容器状的食品,再在平底锅里用油煎熟。吃时用掺着辣椒的陈醋作蘸料。还有一盘菜叫炒“面脱”(也有的菜谱上写成面秃的),有点像粉条,但味道与粉条大相径庭。可能是由于不习惯的缘故,觉得味同嚼蜡。

    后来,我们走到了南大街的尽头,在那里与许多游客一起登上了南城门楼。对着古城与新城拍了几张照片。城楼不算太旧,装饰华美,听一个随团的导游说是康熙南巡时建造的。城楼上还有好几尊古炮,不知道是不是明代的遗物。我们原来是打算在城墙上走回北门城楼的,但因气温太高,又没戴遮阳帽,只好仍从大街上返回住处。

    计划明天去王家大院。

    五、王家大院

    王家大院位于平遥西南,距平遥35公里。听旅店主人说,平遥汽车站就在附近,因为到这里的游客都要去王家大院,所以,车站上差不多每个小时都有去那里的班车。我们乘坐的是第一班车,七点多就出发了,打算早点回来,当晚赶回太原。

    车上全是游客,其中有些人好像对这个将要到达的景点了解得还不少,听他们说:王家大院并不是一户人家的宅院,它是灵石县王氏家族聚居的民居群落。这个建筑群依山而建,构思独特,规模庞大。占地25万平米,其中建筑面积3万多平米,有231座院落2000多间房屋,是祁县乔家大院的四倍,因而被誉为“华夏民间第一宅”,“中国民间的故宫”、“山西的紫禁城”。民间还有“王家归来不看院”之说。

    车行不到两小时,就到了王家大院所在地静升村,这个村的北山坡上就是闻名遐迩的王家大院。山下面是一个很大的停车场,几乎停满了外地旅行社的豪华大巴。景区的入口在大院的东南角,门票是每人66元,因为还在山西,60周岁以上的人也与我们一样享受免票待遇。听导游说,现在向游人开放的三组建筑是红门堡、高家崖和王氏宗祠,这些只占整个大院的四分之一。红门堡有一条南北向的主巷,依山势北高南低,这条巷子串连着三条东西向的巷子,正好形成一个“王”字。跟随着人家团里的导游在红门堡进出了好几座独立的院落,大都是三进式的四合院,沿袭了汉代以来的前堂后寝的民居风格。全是未曾修缮过的原汁原味,随处可见美轮美奂的木雕、砖雕和石雕。

    后来还在游客中遇到了一位从江苏昆山过来的老乡,是他先与我们搭讪的,他祖籍是盐城人,因而听得懂我与老伴的谈话。老人今年79岁,是地道的农民,个头不高,戴着一顶本山大叔的帽子,在人群中显得比我们更“另类”。他还告诉我们,现在土地大部分被征用,每月也能拿到1000多元的养老金。老伴已过世多年,早以成家立业的一子一女好像对他不是很好,因此,每年都有三、四个月的时间在外面旅游。有时候,在外面好长时间,连一个电话都没有。我们觉得他挺可怜的,说是旅游,其实跟游荡差不多,

    跟着人流,沿着主巷向北往上走,再向东经过一处后花园就登上了院墙的东北角,院墙酷似城墙,宽阔的城道与锯齿形的墙垛仿佛在向游人诉说着岁月的沧桑。站在北院墙上向南望去,脚下是一座座青砖黛瓦的庭院整齐而紧凑地挤在一起。院墙外面的山下还有不少窑洞式的民居。我们在城墙上漫步西行,看到西边还有一座大院,那里可能就是高家崖,我们因为要赶中午回平遥的班车就没过去。后来在南大门的城楼上(确切地说是“院堡”,只是酷似城楼而已)拍了几张照片就下去了。上车后想:要保护好这么一大摊的历史遗存绝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那些大部分空锁着的院落还能再经几百年风雨的侵蚀吗?

    平遥汽车站到太原的客运大巴班次很频,我们回到住处后就忙着退房重新赶回车站。在车站前面匆匆忙忙地吃过了午饭就登上了返回太原的班车。买好的回程车票是后天下午,我们因此还要在太原过两个晚上,还有一天半时间将太原的几个景点逛一遍。半路有人下车说是去乔家大院,我从家里出来时就没准备到那里去,听说与王家大院相比,前者只是名气大一些,规模只是王家大院的四分之一,由于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掛]和[乔家大院]的热播才使它的名气蜚声国内外。

    太原火车旁边的旅店可不大好找,不是档次太低,就是房费太贵,最后住下来的那家叫铁道宾馆,每晚158元,条件虽不错,但比不上家庭旅馆温馨方便,房间里有宽带接线,却没有无线信号,没法用平板电脑。

    六、太原

    太原,这座始建于春秋时期有着2500多年的文化名城,其实并没有多少好玩的地方,最值得游人一去的地方就是晋祠。以前常听人说:不到晋祠,枉来太原。距离晋祠十多公里还有一个天龙山石窟。这两个景点都在太原的西南郊,火车站有到晋祠的公交车。20多公里的路公交车票只有2.5元。因为火车站是在市区东面。正好要从市中心穿过。车上人不算挤,窗外的市容市貌一览无余,觉得比起东部地区的省会城市来,好像少了几分繁华。路上还经过了一座大桥,河面很宽阔,可能就是穿城而过的汾河。

    晋祠,始建于北魏,当初是为纪念晋国的开国君主而建的祠堂,后经历代重建扩建才有了现在这样的规模。景区是由晋祠公园与晋祠博物馆两部分组成的,公园是开放式的,不收门票,公园里面的晋祠博物馆才需要购门票,听人说是每人66元。公园占地面积很大,园内还有两个小湖,仿古建筑与湖光山色相映成趣,环境十分优美秀丽。听导游说:这里有近百座殿、堂、楼、阁、亭、台、桥、榭点缀在古树名木之中。园内有一座人造的假山,叫伏龙山,山脚下有个龙头,龙口中有潺潺清泉不停地淌入下面的水池中。水池旁边有石刻罗汉,池中有石刻仙女,还有石虎在池边饮水,神态惟妙惟肖,妙趣横生。园内还有好几座寺庙,皆是年代久远的遗迹,都不大,其中有一座较大些的叫雨花寺,进进出出的游人很多,据说那座庙以前是唐代李氏王朝的家庙。公园内还有一片面积不小的牡丹园,可惜已经过了花期,只有几株迟开的品种还开着花。后来,我们还在唐太宗的塑像前请人留了张合影,塑像中唐太宗骑着高头大马,旁边簇拥着他的几个开国功臣。

    进得晋祠博物馆的大门,我们紧跟着有导游讲解的几个游客,其实那一拨人也全是散客,刚才进门时才雇的导游。博物馆里真是别有洞天,到处都是原汁原味的古建筑。是能吸引游客眼球的就是晋祠“三绝”——圣母殿侍女像、难老泉、古柏。

    从导游的解说中得知:圣母殿建于宋代,殿中奉祀的圣母就是姜子牙的女儿、周武王的妻子,周成王的母亲。整个大殿显得十分古旧,仿佛是刚出土的文物。千年沧桑,皆入眼帘。殿内圣母像位居正中,凤冠霞帔,端庄气派,旁边围绕着众多女官与侍女的塑像,动作神态各不相同,十分生动自然。圣母殿的左侧就是闻名于世的难老泉,游客可以隔着石栏看到窨井中涌动的泉水,传说在很早以前这口泉眼曾是晋水的源头,晋国就因晋水而得名。当年李白曾在此留下了“晋祠流水如碧玉,百尺清潭泻翠娥”的诗句。后来水源日渐枯竭,现在看到的涌泉是人工设计的仿品。圣母殿的右侧就是那株有着3000年树齡的古柏,因为是西周时栽下的,所以又叫周柏。据说树高18米,主干直径1.6米,我们见到的那棵树树身倾斜,与地面呈45度角,下面顶着好几根粗大的钢柱。看起来,虽然树干历尽沧桑显得十分苍老,但仍然枝叶青翠充满生机。对着圣母殿的正门,还有一处知名的景点叫鱼沼飞梁。所谓鱼沼飞梁,其实就是一座建在鱼池上的古石桥,那座桥构筑奇特,呈十字状,连通鱼池四面。因为是宋代遗物,又是中国现有古桥中的唯一孤例,因而就成了珍贵的文物。

    从晋祠出来后已经过了中午,在路边摊上吃了碗炒面,那种面好像既不是手撖的也不是机制的,圆形的,怕是用做粉条的方法做成,本来就是熟的,是用来凉拌的,我们特意请他炒了一下。味道还挺不错。

    那天,临晚时又去了一趟市内的崇善寺,离住处不远,是走过去的,因为去晚了,几乎没见到其它香客,僧人都集中在大雄宝殿做晚课,有许多女居士也在那里双手合十跟着诵经。看到寺里有个卫生条件挺不错的洗手间,门口却没有任何标志,只有一块挂着的木牌,上面用毛笔写着“照顾话头”四个字,写的是繁体字,像是出自一位老和尚之手,始终没弄懂那四个字是什么意思。

    第二天上午,本来想去一下市内的山西博物馆,估计到老伴肯定不会感兴趣,于是就决定去永祚寺,那里耸立着两座古塔,可能是个不错的景点。可惜因道路施工,没有公交车到那儿,只好作罢。

    下午四点多登上了回程的列车,这趟车是由太原始发开往江苏南通。很舒适的两个下铺,1300公里的旅程,睡了十几个小时觉就到家了。这次山西之行历时11天,玩得还算尽兴。

文章录入:荒村一叟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文学网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评论留言: 共 0 条评论 (客观留言,文明评论!)

     
    姓名: 验证码: 查看评论  
            
    关于我们 | 站长信箱 | 雁过留声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本周更新 |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梧桐细雨文学网站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Copyright © 2005-2018 www.wtxy.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