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 音画时尚 | 唐宋诗词 | 名著在线 | 下载中心 | 星语心愿 | 雁过留声 | 史上今天 | 
您现在的位置: 梧桐细雨文学网 >> 文章中心 >> 小说 >> 情感演绎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飘荡 【字体:
飘荡
作者:龙泉松影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806    更新时间:2016/7/4

    第一章

    【开篇】 

    就爱情而言,如果邂逅是人间最美丽最精彩的时刻,那么,缘分大概就是上天怜悯我们的一缕情怀了,我们除了珍惜还有什么选择吗!

    在人生的旅途中,在茫茫的人海里,缘分,唉——缘分确实是一种非常有趣的情结;它让我们在忙乱吵杂的人海中,对某种内心时时渴望的东西,充满了非常希奇古怪的固执,我们仿佛被强力植入了某种神秘的密码,有时,一个漫不经心的眼神,或一个根本不在意而将永远消失了的模糊身影,在稍纵即逝的迷乱中,瞬间便激活了我们强烈地想要进入角色的欲望,然后便舍生忘死的倾注全部的情感,纵使终其一生也毫无结果,它散发出的奇异魅力,仍能让我们在最后接受些许遗憾的同时,又无怨无悔的充实。对此,我们不知是哭笑不得的应该感谢命运,还是百感交集的感谢上苍;因为它毕竟给我们一个全心全意地向着梦想而去,却又百折不回的为情而在的理由。

    方向恒,一个四处游荡的浪子,仅仅因为几条手机信息,便与艾稚丽,后来他常常挂在嘴边上的一个荡妇交打在一处。在彼此毫无目的的,仅仅是因为好奇,或者探秘什么的,他们从床上打到网上,又从网上打到床上,一桩桩不为人知的难以启齿的隐情,在一次次不断的试探、碰触,反复的撞击之后,最终各自呈现出他们原本的真相。

    其实在生活中每个人都有自己难以述说的故事与真相,而正是这些难以述说的真相,让每一个平凡的人都有了自己精彩的故事。它无法与人述说,总是隐藏在心灵不被他人查觉的深处,一旦被某个景致或相似的细节无意中探触、碰撞时,在我们倘未辨认出是什么的顷刻,早已默默的泪流满面了。

    艾稚丽从蓝石市来到青城市办事,在一次酒桌上,她偶然从晚报编辑李长杰那里听说,有一个挺有才气的作家叫方向恒。关于他的一些经历听他们谈论时唤起她极大的兴趣,酒后她给李长杰去了电话,说自己的经历挺坎坷的,非常希望能认识那个叫方向恒的作家,如果他能感兴趣的话,一定会写出一本好书来。李长杰在电话里告诉她,自己和方向恒是朋友,她想写自己的经历找方向恒算是找对了,还不无夸张的把方向恒简单的介绍一番。艾稚丽问他自己临回去前能否请他帮忙和方向恒见上一面,李长杰说这件事有点难度,方向恒在圈子里的绰号叫流窜犯,听听这个绰号就应该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想找他时你根本摸不到他的影儿,而且和他联系的任何方式都会瞬间皆无,整个人似乎在这个世界上永远地消逝了;不想找的时候,他又不知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出现时又无一丝的征兆。最后他告诉艾稚丽,自己有一张方向恒几年前的照片,如果她感兴趣的话可以看看,同时把方向恒的手机号码也给了她。艾稚丽第一眼看到方向恒的照片时,长期以来一直烦乱不堪的心绪倏忽间安稳下来,纵使过了很久之后,她仍弄不清自己当时为什么会产生这样奇怪的感觉。她拿着照片久久地端详着,丝毫不顾忌李长杰就站在自己的身旁,他热哄哄的呼吸像一台破旧空调似的,带着嘶嘶声响断断续续地吹在她的后脖颈。要是平时,她会拿出厌烦的样子立刻躲开,或者装腔作势的皱眉,但现在她所有的精力皆被手中这张照片所吸引。她在极力回想过去是否曾有过这样的片刻,渐渐的她在自己的感觉里品味出一种久违了的、很熟稔的东西在心底慢慢地飘浮起来。真是难以想象,仅仅是一张平面的普通照片,看上去又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一个人,怎么会在她的心里产生这么强的震动,她无法解释。要不是李长杰在旁边靠得越来越近的话,她很想再仔细看看这个引起她震动的男人照片,为什么会让她有如此的异样感觉。这个男人仿佛在什么地方见过似的一时又想不起来,冥冥之中觉得自己曾经和他有过一段早已淡忘了的旧事,或者是曾经讲给别人的一个很精彩的自己却早已忘却的故事,朦朦胧胧的能感觉到它们弥漫在自己心里的某处,百分之百存在着,却又无法辨认出这股熟悉的、显得还挺乱的东西是旧有的还是刚刚萌生的,或者他们注定要有一段还未发生过的什么故事。带着这样的心思她离开了青城市。

    艾稚丽:尊敬的朋友:我从朋友那儿见过你的一张照片,得知你是一位很有才华的作家,非常希望能和你认识,不知我是否有这样的机会?

    这是艾稚丽发给方向恒的第一条手机信息,她这么做完全是对方向恒的尊重,试探性的询问对方是否有和自己交往的兴趣。如果按她惯常的性情,要么直接打电话,要么干脆来找他。对于和男人交往她非常自信,她有这个本钱也有这个能力,如果她想在男人身上达到什么目的,她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她征服不了的男人。对于方向恒而言,这条信息并不具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仅仅是一条信息而已,虽然李长杰在电话里曾跟他打过招呼,他也懒得回复。

    艾稚丽:我知道你非常理解人,这样打扰你我很过意不去,但我有那么多的话想说,我忍受过女人无法忍受的一切!我吃过女人根本不可能吃过的苦……我要找一个能理解我的人,我要倾诉!!!

    再次收到艾稚丽发给他的许多信息后,方向恒唯独把这条信息保留下来,他在心里把‘我忍受过女人无法忍受的一切’这句话反复念叨许多遍后,终于忍不住找到李长杰,向他详细询问一些关于她的情况,在询问的过程中,李长杰一再强调说艾稚丽长得非常漂亮,比巩丽漂亮多了,还信誓旦旦地保证撒一点谎是狗娘养的。方向恒知道李长杰一向崇拜巩丽,凡谈明星唯巩丽不言。原因仅仅是李长杰曾经采访过巩丽一次,只这么一次便弄得他神魂颠倒,魂牵梦绕的犹如害了相思病一般,这样的状态他足足坚持了一年有余,才慢慢地从海市蜃楼般的相思,进入到建立一个永久偶像的过程中。现在他说艾稚丽比巩丽还漂亮,足以说明他魂牵梦绕的偶像在这个女人面前也相逊一筹,看来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永远在生活的某个角落里,而不是那些充满平面魅力的什么明星。

    方向恒听后一边心里直痒痒,一边又害怕李长杰从中搞鬼,怀疑里面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儿。现今漂亮的女人很吃得开,李长杰是个编辑,总有机会接触到一些漂亮的女人,有这么漂亮的女人他岂能放过。再说现在的男人谁不想把漂亮的女人占为己有呢?而燕过拔毛的李长杰竟舍得把一个漂亮女人介绍给他,让一个素不相识的女人找他倾诉,她要倾诉什么,她能倾诉什么呢?方向恒回去后,立刻给好友曹东野打个电话,把这件事跟他说了,谁知曹东野马上告诉他尽管和艾稚丽交往,还炫耀说和她曾有过一夜情,只要他想写她,一定能写出好东西来。

    曹东野是他多年的好友,虽然只是一个街道办的小厂长,但在文化圈子里显得很活跃,也很吃得开,偶尔发表一些小品文豆腐块什么的,得到稿费后马上找些圈里人跑到酒店干掉,最后往往还要搭些钱,用他的话说就是图个乐儿。方向恒和他是多年的朋友,对他说的话十分信任。

    曹东野的话立刻引起方向恒极大兴趣,一等艾稚丽再给他发信息时,他马上回了一条信息,俩个人就这样从彼此互发信息开始,小心翼翼的从两种毫不相干的生活中,一步步的显得非常可笑的向对方慢慢走去。

    这一天的下午,方向恒正在书店里,艾稚丽突然发来信息问他是否能上网,他想了想,觉得和这个女人上网聊聊也无妨,便回信息说自己在外面,一会儿到家。

    方向恒到家后打开电脑,此时艾稚丽早已等在另一端,他们就这样开始了第一次的网上谈话。

    故事就从这里开始了……

文章录入:龙泉松影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文学网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评论留言: 共 0 条评论 (客观留言,文明评论!)

     
    姓名: 验证码: 查看评论  
            
    关于我们 | 站长信箱 | 雁过留声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本周更新 |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梧桐细雨文学网站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Copyright © 2005-2017 www.wtxy.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