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 音画时尚 | 唐宋诗词 | 名著在线 | 下载中心 | 星语心愿 | 雁过留声 | 史上今天 | 
您现在的位置: 梧桐细雨文学网 >> 文章中心 >> 小说 >> 百味人生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哪里是你高明啊 【字体:
哪里是你高明啊
作者:李留申    文章来源:原创    点击数:84    更新时间:2016/8/25

    50多岁的老刘花白头发,满脸皱纹,走起路来轻轻飘飘,一晃一摇。

    那天,儿子带着水果回到家,亲手清洗削皮,毕恭毕敬地递到老刘和老婆子的手上。老婆子用惊讶的目光注视着儿子。

    爸,妈,我要是看重了那位女子可以带回家吗?

    老刘猛然一惊,老婆子抢过了话题。傻孩子,早该定亲了。

    爸,妈,您看这样好吗?

    老婆子亟不可待地说,你就直说吧,还给爸妈拐弯抹角。

    我说——我们先在城里买套房子,然后再谈婚姻。

    老刘圆睁双目,急躁不安地说,我早就想这样做!可是,钱呢?钱是硬头货。

    要不,先借一些。首付也不是很多。然后,我慢慢的还钱。儿子把还钱两个字说得特别重。

    老婆子又抢先开了口。也是!鸟往高处飞。老刘却沉默不语。

    爸——,不相信你的儿子?儿子温柔的抚摸着老婆子的肩膀,把惊愕的目光送给了老刘。

    老刘在想,要是儿子过了谈婚的年龄,后悔也来不及。他一狠心,在城里交了首付。

    儿子牵手一位陌生的女子,轻飘飘地迈着碎步,害羞般在新房转悠。老婆子像饥饿的蚊子嗅到了迷人的汗味,目光紧追着陌生的女子打转转。

    妈,亚雅已经怀上了我们刘家的骨血。

    那女子头一歪,瞟一眼房中的老婆子。老婆子吃惊地叫出声来。

    啊——!把老家收拾一下赶快结婚吧。

    妈,她爸是科长。要是在农村就行婚礼,多没面子呀!儿子的眼神好像要一口吃掉老娘。

    唰唰——!老婆子双手捂住胸膛,唯恐心脏跳到地面上。

    可是……

    妈,不怕的,先装修吧。婚后我俩能挣到很多很多的钱。

    老婆子揉了一下眼睛说,好孩子,妈相信你。

    没办法,老刘像乞丐一样行走在亲戚朋友家。当年的同学,祖辈的表亲戚他都不愿放过。就像当年陈永芳拜访客户那样,辛苦而又艰难。——孙子不等人呀,要是让科长知道内情,那不就麻烦大了。老刘一咬牙,又托关系使了一笔贷款。

    洞房花烛夜,老刘却在低头沉思。——首付,装修欠下100000,儿子结婚又借了100000万——再过几个月,又要……

    爸!儿子打断了他的沉思。夜深了,您早点休息吧。儿子的声音清新嘹亮。

    半年后,老刘家又迎来大喜——双胞胎孙子来到人世。亲家一次送来60000元。老刘像饿狼觅到了美味,眼睛盯准那崭新的钱不放。儿子说,这是锁子钱,等宝宝满月后存入银行,专款专用。老刘的眉头一皱一展,即可消失在空气里。

    弥月大庆那天,宾朋齐聚仙客来大酒店。老刘时不时的往没人的地方钻。一会儿捏捏腿,一会儿捶捶腰,一会咧咧嘴,一会儿咬咬牙。趁人不注意,又悄悄回趟家。刚到13楼,儿子把他堵在电梯内。

    爸,刚才送来了饮料。

    太好了。老刘的言谈举止完全公式化。

    钱,我已经付过了。

    哼?嗯!马上叫人拉过去。

    你先给我吧。

    老刘盯着儿子,两眼发直。

    518。锁子钱。一会儿你媳妇又该叫我算帐了。

    啊。老刘刚抠出6张钱,儿子像烫住手一样猛然抓过。就这样吧,我再去买点儿尿不湿。儿子飞出了电梯。

    送走亲朋好友,老刘歪在沙发上紧闭双目。儿子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老婆子说,别碰她,让他睡一会吧。

    嗯。还是老婆子心疼我。老刘心中正在嘀咕,儿子却推了他一把。爸,多少礼金?

    臭小子,脑子里就没有别的?

    嘿嘿,我就是问问。儿子带着瘆人的笑声钻入了卧室。

    老婆子凑近老刘发出了微弱的鼻音。老头子,怎么样?她的大拇指与猩猩指捻了几下。

    老刘的泪珠摇摇欲坠。紧手紧脚的花销——60000块还是不够用。

    啊!又借了60000?

    嘘——!老刘把手指竖在了嘴唇上。

    唉——!这叫什么事呀。连续几个月,老刘都是闷闷不乐,老婆子跟着难受。

    刘大哥在家吗?叫门声传入大厅,老刘向沙发一角萎缩。老婆子急忙迎进客人。

    李兄,快坐下。老刘双手抱拳迎了上去。你看我。老刘轻拍自己的额头。借你的钱早该给你送去了,可是……

    李兄拉住老刘的手说,咱哥弟还是外人吗?我进城有点儿事,顺便过来看看哥。

    哈哈!两个人会心的傻笑。

    刘大哥在家吗?

    刚送走李兄,又有人叫门。老刘起身去开门,腿一软,差一点儿卧倒。还是老婆子迎进了客人。

    王哥呀,借你的钱……老刘抓一下头皮继续说,到现在还没有归还。老刘低下了头。

    不急,不急。王哥连连摆手。多日不见,就是想给您叙叙旧。

    唉!无脸面对众亲朋呀。

    这样的客人是走了又来,来了又走。老刘是无地自容。儿子倒是开心的逗着儿子,不失时机地关闭卧室的房门。老婆子还不断地在身边唠叨——生活费,水电费,煤气费,卫生费……还不如呆在农村。

    爸,这么长时间了,咋还欠那么多外债呀?

    老刘毫不避讳地反问,你还了吗?

    我还顾不住我自己呢!儿子转身钻入卧室。卧室里又传出娇嫩的声音。

    不是说给我买的房吗?他们怎么住着不走了?

    快走了。儿子的回答干脆利落。

    哼!龟儿子!老刘连眨几下眼睛,硬是把泪水咽到肚里。

    听说南方的工资高一点儿,我去再干几年。

    老婆子的双手瑟瑟发抖。你已经56岁,况且……老刘又一次把手指竖在嘴唇上。老婆子用低沉的声音说,记住,每个月给我汇生活费。

    老刘一边点头,一边晃动着轻飘飘的身躯。

文章录入:李留申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文学网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评论留言: 共 0 条评论 (客观留言,文明评论!)

     
    姓名: 验证码: 查看评论  
            
    关于我们 | 站长信箱 | 雁过留声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本周更新 |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梧桐细雨文学网站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Copyright © 2005-2017 www.wtxy.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