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 音画时尚 | 唐宋诗词 | 名著在线 | 下载中心 | 星语心愿 | 雁过留声 | 史上今天 | 
您现在的位置: 梧桐细雨文学网 >> 文章中心 >> 散文 >> 情感空间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母亲的黄花,一生的牵挂 【字体:
母亲的黄花,一生的牵挂
作者:兰兮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31    更新时间:2017/5/18

    周末,我正在家里刷剧,突然微信里弹出一条消息,姐姐说,家人们,不好意思,没能好好照顾妈妈,害妈妈骨折了。然后配了一张图,妈妈的脚上打着石膏。我一惊,赶紧给妈妈打电话,她笑着说没事,没事,就是摔了一跤。还问我吃什么,工作怎么样,一直在转移我的注意力。我想到就有些心塞,一时哽咽地说不出话来。

    挂断电话之后,就马上订票,奔赴广州。到了之后,看到妈妈正躺在床上,脚上绑着厚厚的石膏。心里止不住地心疼,一时没忍住,伏在她怀里“妈妈,我好心疼。”她摸摸我的头,傻孩子,我又没什么事。我看了她的检查报告,脚踝处三处骨折,光是看着那些学名,就觉得疼。可是妈妈却总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她的隐忍和坚强,真叫人心疼。

    我跟母亲聊着家常,聊我的工作和生活,聊她的生活和近况,说爸爸对她的好,小侄女的可爱,姐姐的孝顺和懂事,不说自己有多难过,就好像受伤的不是她。

    临走的时候,我去卧室跟她告别,让她多好好休息,她叫住我,让我去柜子里把那些干菜给带上。我找了出来,满满一大袋,我一一摊开,各种小瓶子,小袋子包得严严实实,里面有她晒干的萝卜丝、豆角干、酸菜还有黄花菜,一股陈年的气息扑面而来。她在卧室里解释,这都是去年晒的,保存得好好的,你拿过去吃,可以少买点菜,多存点钱。

    以前每回出远门,她都要满满当当地给我塞一包,我真的懒得带,捡出来她又给放回去,心有不甘地说“这都是我费了好大劲才做好的呢,又不重。”每回看着她那孩子气的模样,我只能投降。好好好,都带上。

    确实不重,我看着那鼓鼓当当的行李袋,有些哭笑不得。在母亲眼里,凡是能省钱的,都不是问题。

    这一回,她是脚受伤了,不然又要给我收拾停当,还要一边说,你可一定要吃完呀,可千万别给我扔了,这都是好菜做的,晒了还几个太阳呢,干干净净的,我都舍不得吃!

    我可舍不得扔,母亲做的干菜我最爱吃,跟外面买的那些都不在一个层次上,尤其是母亲做的黄花菜,那是牵动我味蕾的记忆,更觉得那是和母亲的过去有了连接。

    母亲一生节俭,即便现在物质生活好了起来,但是她还是像活在旧时代。或许真的是因为我们没有过过苦日子。但是母亲,却是在那样艰难的岁月里摸爬滚打出来的。

    母亲有六姊妹,她排行老三,外公见一连生了三个女儿,就连名字也懒得给她取了,随手就给她一个三儿的名字。她下面有三个弟弟,在我们看来,那三个弟弟都是来讨债的。

    那时候,母亲负责家里所有的家务,洗衣,做饭,扫地,打猪草,一个不落,还得帮忙照顾弟弟。闲暇之余,还跟她姐姐她们出去采黄花卖。

    听母亲说,那时候黄花虽有,但是采的人也多,所以她们就只能赶早去,去田野山间寻,经常是一身的露水,一身的荆棘。但是为了补贴家用,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全家都靠着几亩农田换取微薄的收入,要养活这么多孩子,确实也是难为。尤其是在那个物质及其匮乏的年代。

    但是母亲从不会叫苦叫累,有时候她姐姐她们经常会在田野里编花环,采蝴蝶,就她一个人采,回去的时候,还要从她的篮子里拿出大半放进自己的篮子里。所以她篮子里的黄花最少,总是会要挨外公骂。她也不辩驳,只是默默承受那些。

    母亲不会抱怨,也不会数落。在我看来,已经接近了愚孝。虽然外公不让她上学,却把几个儿子都送进了学校,虽然外公经常骂她,但是她却从来不许我们说外公一句坏话,每当我们数落外公的不是的时候,她总是会说一句话:“那是我爸爸!”我和姐姐们就都不说话了。

    后来母亲嫁给了父亲,生活也并没有好过多少,因为父亲当时是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三间茅草屋三兄弟住。还有我爷爷,脾气暴躁,性子急,还偏心。明明父亲是最小的,爷爷却看及其看重大伯和二伯。

    每回父亲出去做工带点什么东西回来,爷爷总是要跑到他们房里拿到大伯二伯那边去,有什么好吃的也是一样,从来不会留给母亲他们。奶奶去世得早,一个家四个大老爷们,自然乱七八糟的。母亲嫁过来之后,就把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条,但是似乎并不能让爷爷满意。

    几个姐姐爷爷从来没有帮忙带过,倒是经常照看二伯的几个儿子。有一次,父亲出去做工了,母亲也要出任务去,大姐才两岁,一个人在家里没有人照看,母亲就拜托爷爷帮忙照顾一下。磨了半天爷爷才答应。可是等母亲回来的时候,母亲吓坏了。到处找不到大姐,母亲急得六神无主。后来才知道爷爷把大姐关在房间里,大姐从那个门洞里爬出去了,爬到那个打谷机下面去了,往自己鼻子里塞了两颗豆子,疼得她哇哇大哭,母亲才找到她。那两颗豆子差点让姐姐背过气去,幸好,父亲回得及时,大姐才逃过一劫。母亲早已经吓得花容失色。那以后,再也不敢把姐姐她们单独留在家里。

    爷爷不仅没有表示歉意,父亲去找他说的时候,父亲还被骂了一顿,顺带把母亲也骂了,骂母亲多事,不懂得照顾孩子。姐姐没事,母亲也没有跟爷爷计较,随他骂去了。

    真正把母亲骂哭的是那一次,母亲去采了黄花菜回来,新鲜的还带着露水,放在房间里就去忙别的事情去了。爷爷看见了,就把一筐都拿到了二伯那边,那天午饭就弄了吃了,但是二伯母不太会做菜,黄花菜没有用水烫过,吃了之后,爷爷和二伯一家就开始闹肚子。

    爷爷就跑到房间里对着母亲破口大骂,骂母亲是什么居心,是不是要把他们一家害死才甘心,还骂了好多不堪入耳的话。母亲真是百口莫辩,委屈、伤心一起涌上心头,哭得很是伤情。爷爷还不依不饶,骂母亲还有脸哭。最后,父亲回来了,爷爷才止了骂。不过,后来,对母亲,对姐姐她们更加不好了。

    虽然爷爷待母亲并不好,但是母亲却从来不顶撞她。她总是说,爷爷也很不容易,一个人带大三个孩子,又当爹,又当娘的,脾气暴一点也很正常。还经常教育姐姐她们要对爷爷好。

    后来父亲选了一处地基,建了新房子,母亲也经常会接爷爷过去小住,有什么好吃的,也一定要请爷爷来吃饭,父亲做工带回来什么新鲜玩意,母亲也一定要差姐姐们去送给爷爷。

    等到日子稍微好过一点点的时候,爷爷却走了,母亲难过了好久,总是说,怎么会呢,前一天他还夸的做的菜好吃呢!还说要拿点黄花菜干回去炒肉吃呢,怎么这就走了呢。母亲一生要强,每次说起爷爷的时候却总是抹着眼泪。

    我不知道一个人心中要藏有多少的善意,才能面对那些生活中的不怀好意,我也不知道心中要有多少的淡定与从容,才能面对那些生活中的种种不如意,更加不知道母亲小小的身躯了藏着一颗怎样强大的内心。

    想到母亲独自一人承受过的那些艰难,心中酸涩,却又对母亲的乐观与坚强而倍感欣慰。母亲就像是那一朵黄花,虽然小巧,虽然柔弱,却有着一颗坚强隐忍的心。即便是在山野夹缝里,也能顽强生存。即便生活百般磨难,她也依然能向着阳光,摒弃人性的恶,让善开出花来。

文章录入:梧桐细雨文学网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文学网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评论留言: 共 1 条评论 (客观留言,文明评论!)

     
    姓名: 验证码: 查看评论  
          
    关于我们 | 站长信箱 | 雁过留声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本周更新 |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梧桐细雨文学网站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Copyright © 2005-2017 www.wtxy.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