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 音画时尚 | 唐宋诗词 | 名著在线 | 下载中心 | 星语心愿 | 雁过留声 | 史上今天 | 
您现在的位置: 梧桐细雨文学网 >> 文章中心 >> 散文 >> 情感空间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爱情之花 【字体:
爱情之花
作者:江河月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519    更新时间:2018/3/19

    初春时节,乍暖还寒,假日休息,无所事事。

    妻忽然心血来潮,想去花店逛逛,说是买盆花来,使家中注入一些生气。

    她用那表面温柔实际命令式的口吻对我说:“我的先生,今天请您陪我去花店看看,我的力气太小,你帮我搬盆花来吧,这也算是对妻子的一种关爱吧,好不?”

    我是个典型的“随”先生,妻这么一说,我也没理由拒绝了,反正“篮里是坐,篓里也是坐”,就陪她走一趟呗。

    不几分钟,就来到了花店里。我一看,傻眼了:五花八门的,大都叫不出名儿,很难选择。

    学文的人,思考问题时总喜欢归类。可一看到这满目琳琅的花,我却不知道如何形容。目光与思绪被弄得眼花缭乱,好一会儿才冷静下来,我梳理了一下,便迅速分为两大类:一类是真正的植物之花,另一类是塑料仿真花。

    真花当然好,自然质朴,不同的花散发出不同的香味。香气浓烈的稠密扑鼻,清香淡雅的徐徐渗透。

    仿真花虽有假冒伪劣之嫌,但站在赏花的角度而言,也有其特点:形状与颜色比真花更鲜更美,美得完整无缺,没有瑕疵,简直无可挑剔。

    我正沉醉在欣赏美的情绪中,妻从身后拍了我一下:“买哪一种?”

    我一惊,便没加思索地说:“买盆塑料仿真花吧!”

    “嗯?买塑料花?”妻愣了一下,随即严肃地否定道,“不!我问的是买真花的哪一种。”妻的话没有商量余地。

    我我还是不“死心”,回过头来摆摆理由:“塑料花又美又鲜,放到家里能保持长久鲜艳,省工省事。时间久了,只要注意定期弄干一下灰尘就行了;而真花却要经常浇水、沐浴阳光,还要施肥、剪枝等等,一系列具有科学养植技术性的活要做,得花费多少心血呀?”

    “这我知道。买花去养,是要花心血的嘛。不然买什么花?”

    “那就不买算了!省得麻烦。”

    “我怎么找了你这么个木疙瘩,一点情调都没有,养一盆花也这么作难吗?!”妻有些生气了。

    “不是作难不作难的问题,是太麻烦。你想想,养花可是个细活儿,而且这花娇贵得很,你能养好吗?”我说这话是带有私心的,怕妻子买了花回去把浇花的重任撂给我。

    “你这点心眼,我能看不透么?你是生怕担当责任!”妻不依不饶。

    “你说的也没错,我工作上的事多,遇上出差,几天十几天不回,那责任不就落在你身上么?”我终于找了个堂而皇之的理由。

    “在特殊情况下,我自然会照料的。”妻不给我退路。

    “那不行,反正我不养!”我黔驴技穷了,没理由说服她,就露出了真面目。

    “你这人真懒,总怕承担责任,那你不如连我也不要算了!”妻忽然说出一句莫明其妙的话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买花回家,难道仅仅是搁在家里做装饰的吗?没想过要享受美?!”

    “怎么没想过?没想过,我能同你来买花吗?”

    “你想过,塑料仿真花仅仅是一种装饰而已,能给人以享受吗?”

    “仿真花也有美感,这不也是享受美吗?”

    “你这么想就错了!仿真花虽然也有美的一面,但它给人美的享受是一种表象,甚至可以说是假象。而且,美的享受很有限,还抵不上它对人的危害,塑料制品放到家中,还具有潜移默化的毒素侵害人体。只有真花才能给人以真正的享受。”

    “真花要侍弄,太费心血了,难以对付。”

    “你这种说法更不对!要享受美就要花精力和心血。你常对我说‘爱情之花’,把爱情比作花。那么,你所要的爱情就是要仿真花吗?你把妻子接回家,就象是买一束塑料花,放到家里作作装饰,不管了吗?你对爱情之花是如此理解的?”

    妻子的一番抢白,把我堵得一时还没回过神来。

    “怎么能这么说呢?”

    “你别反驳,让我说完。花如爱情,你要享受花的美、花的馨香,就要花精力去常常浇灌,让它采光,花茎才不会枯竭,花香才会长;爱情也如花,要象对待真正的花一样,常常用心浇灌,时常让它晒晒阳光。只有用真心真情来浇灌,爱情才会永远鲜艳,永远散发馨香!”

    “哟,我们家几时又培养出一位大哲学家了?爱情之花还饱含着如此丰富的哲理呀!”

    我口里这么说着,心里却有些“亏”,到这时,才明白妻子要说的意图。

    可在买花的问题上,我心中就处于被动的两难之地了,不好选择。我顿了一下,在真花与假花(塑料花)、花与爱情的比较及喻意上,将利弊权衡了几个来回,最后还是同意了妻的要求:买一盆真花。

    买什么花好呢?我又斟酌了一番,终于敲定——买一盆“君子兰”(嘻,我也有用意的,‘君子兰’喻意‘君子难’嘛。这喻意可不能告诉妻)。妻子居然同意了!

    从此,我又多了一件事,要经常侍弄这花。每当我浇水或端着这盆花放到阳台上去沐浴阳光时,就想起妻说的话,而且马上意识到自己常常花言巧语、油腔滑调地敷衍妻子的心虚,尤其是高调吟唱“爱情之花”那纯理论性的“歌词”时,感觉是那样苍白无力。

    在侍候这盆花的过程中,我也时常想想这句富有哲理的话:爱情之花也是需要常常浇灌的!

文章录入:江河月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文学网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评论留言: 共 0 条评论 (客观留言,文明评论!)

     
    姓名: 验证码: 查看评论  
            
    关于我们 | 站长信箱 | 雁过留声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本周更新 |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梧桐细雨文学网站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Copyright © 2005-2018 www.wtxy.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