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 音画时尚 | 唐宋诗词 | 名著在线 | 下载中心 | 星语心愿 | 雁过留声 | 史上今天 | 
您现在的位置: 梧桐细雨文学网 >> 文章中心 >> 小说 >> 百味人生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乙儿 【字体:
乙儿
作者:思不群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978    更新时间:2018/3/19

    【一】

    乙儿是一只城市雌性小家鼠。其实乙儿的祖先是生活在森林里的,是鼯鼠的近亲,前辈们搬迁到城市来生活,是想接近人类然后通过人类来实现祖先遗传下来的心愿。

    这是一个干净美丽的小城,乙儿就出生在这个城市。和人类生活在一个城市里,没多久,乙儿就对人产生了兴趣。和其它的物种相比,人类有很多很多的奇怪之处。比如,他们能做出各种各样的捕捉老鼠的器具,每一种器具都做得那么精巧、玄妙甚至是好玩儿。庆幸的是人们对老鼠还知之甚少,并很少注意,这样乙儿就不用有过多的担心了。

    一场小强度地震即将发生。地震给人类造成的恐慌与混乱对乙儿来说是个好机会,它做好了准备。

    一天早晨,地震在预期中发生了。本来这场地震的破坏力并不是很大,但人们却把这种有限的破坏力放大了无数倍。商店关门了,工厂停工了,人们也不敢回家了。大街小巷搭起了无数的帐篷。政府对未来可能发生的事一无所知,面对不敢回家的百姓竟然一言不发。

    乙儿在人类丢弃和散落的物品中寻找着有用的东西。它东转西看,转来转去,它来到一个垃圾箱旁,它敏锐地嗅到一种气味,这种东西引起了它的兴趣,那是人类的一种药物。乙儿有些困惑,在所有生物中只有人能做出千奇百怪的所谓的“药”来,却只有人患有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疾病。人类看似很聪明,却并不知道药物为什么能治病或者为什么要用药物来治病。

    乙儿感兴趣的东西在垃圾箱中的一个纸袋里。它避开其它的东西,终于找到了爬进去的路线。乙儿并没有急于打开包装,这种东西散发出来的气味足可以让乙儿知道它的成份与作用了。它需要用自己的身体来感知这种东西的作用,然后决定是否要把这种东西带到家里去。

    正当乙儿兴趣正浓的时候,一个焦急的孕妇匆匆向这边走来。乙儿以为躲在纸袋里没问题,没想到孕妇找的就是这个袋子,她似乎有什么东西落在了袋子里。当孕妇抓起纸袋,乙儿想走已经来不及了。孕妇虽然瞪着眼睛住袋子里看,但袋子里东西多,她并没有看到乙儿。她伸进手来在袋子里一通乱翻。突然她摸到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心里一喜,这正是她要找的。原来,她的钥匙不见了,到处找不到,这才想起刚才扔一个袋子。她的钥匙上拴一个毛茸茸的假老鼠饰品。她拿出来,老鼠还在,可是好像少了钥匙,当她仔细一看,随着“啊!——”的一声惨叫,孕妇脸色苍白,浑身颤抖,瘫软在地。

    孕妇的家人手忙脚乱、大呼小叫,最后送往医院。还好,医院没因地震关门。

    人没什么大事,只是胎儿早产了。

    【二】

    孩子虽然早产,但母子平安。医生说,早产对大人和孩子影响都很大,由于抢救及时处置得当,目前看大人和孩子基本正常。又观察了几天,孩子很健康,家里人很快变恐慌为欢乐了。前几天,一家人恨不得把“那只可恨的老鼠”剁成肉泥,现在光顾着高兴了,那个话题也就暂时放在一边了。

    在一段时间的精心照料中,母亲身体开始恢复,孩子更是一天一个样儿。全家人别提多高兴了。

    孩子出生后的第一件大事就是给孩子起名字。就这个名字,全家人不知费了多少脑筋和周折,可最后还是拿不定主意。

    一天,孩子的爸爸在街上遇到一个算卦的。本来他并不相信这种席坐在路边的邋遢先生,但无意间他与先生目光相对,对方的眼神却一下吸引住了他。他蹲在先生的对面。看上去要饭花子一样的先生,神态却很矜持。

    “我生了个儿子,名字还没选好。家里人想了很多,意见不一致。”简单搭个话,他直奔主题。

    “这个并不难。”先生表现出了自信的微笑:“来,先说说你们起的名字,我听听。”

    “我姓王,我想管儿子叫‘王子’,大气响亮,将来必成大业!”一说起儿子,一想到这个名字,他眼睛就放出亮光。“你看看行不行”。

    先生端详着他,揣摸着他的心里。当然不能说“行”了,如果说“行”,这钱就挣不成了。

    “嗯,王子,这个名字不错。但好名字也有缺点。”

    “怎么?什么缺点?”
   
    “名字太大容易压人,就怕孩子承受不起。”

    孩子爸爸眼睛里的光亮马上暗了下来。

    “这样吧,”先生说,“我在王子后面再给你配上个字,既保持原名的高端大气,又能防止名字太大克人,你看怎么样?”

    “哦,好好好!”孩子爸爸立马又恢复了精神头。

    先生一看有门儿,开始盘算下一步。他拿出纸笔,写了一个“2”字。他要从两个字的名字与三个字的名字有什么区别入手开始分析。这个玩世不恭、穷困潦倒的算卦先生喜欢随便编些瞎话将有求于他的人玩弄于掌股之间,再顺便挣点酒钱。

    孩子爸爸接了个电话,回过头看到先生在纸上写了一个“乙”字。先生正在心里措辞呢,孩子的爸爸嘴里念叨着:“乙!乙……这个字挺好!”

    先生一时发蒙,本来心里的头绪还没理好,他这一叫念叨,反倒打乱了他。他楞了半天才恍然大悟,“原来他蹲在对面,把‘2’看成‘乙’了”。

    先生是见过世面的,表现的很镇静,顺着杆儿就爬了上来:
   
    “起名字不能光好听,中国人太多,好听的名字用多了就俗了。有的家长把名字弄得很繁琐很拗口,这只能给孩子带来麻烦。‘乙’这个字超凡脱俗,不但好写,而且有新意、不俗气,将来当官了按笔画排序时占优势……”

    先生表面平静地说着,心理却吃了一惊。像这样笔画极简极繁的字,一般是不在名字上用的,尤其是这个“乙”字,在古书上有很多的渊源故事,同时又是无心撞上了这个字,这里必有说道。

    孩子的爸爸高高兴兴地掏出钱来,准备付钱。先生则推辞:

    “算了,你的儿子将来宏图大业,是个有大作为的人。这钱不收了。”先生嘴上这么说,心里想:“这个‘乙’字可不是我给你起的,也许是命中注定这个孩子非同一般吧。我游戏江湖几十年,还很少遇到这事,骗点钱可以,但这钱我可不能要。” 

    孩子的爸爸见先生坚持不肯收钱,也就算了。

    回到家和家人说起这事,爷爷奶奶没说啥,妈妈心里感觉不满意,说,听到这个名字总是想起“孔乙己”。爸爸本来挺高兴、挺满意的,可孩子妈妈不愿意,这也不成啊。

    爸爸最终拗不过妈妈,最后,孩子的舅舅交际广,帮助联系了一位在省城非常有名气的大师。 

    这一天,孩子的爸爸、妈妈和舅舅早早开了小半天的车,风尘仆仆地来到了大师家。大师就是大师,家中的气派不同凡人,门外豪车不断更是印证了他显赫的地位。原本预约的上午,但由于“贵客”不断,他们一直等到傍晚。本来大师一天劳累想休息了,看他们等这么久了,心生慈悲,接待了他们。

    大师问明来意,先给他们上第一课:名字是不能乱叫的!关于名字的深奥学问不讲清楚,怎么能称得上大师呢?爸爸不甘心,说自己给孩子起个名字叫“子乙”。

    大师问:“你这‘子乙’是什么来历”?

    子浩爸在家时振振有辞,此时却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大师心里有了底:“你这名字有大问题,自古阳干配阳支,阴干配阴支,子为阳支,乙为阴干,二者不能相配。再说了,天干地支相配,只有天地可用,普通的凡人用这个当名字会出大问题。……”先生滔滔不绝,两口子听个晕晕乎乎。

    “你就说起个什么名字好吧”子浩的爸爸看天色已晚便插嘴道。

    大师看火候到了,话锋一转:“如果想借天地之灵气,在天干地支中选一个字倒是可以的。子鼠、丑牛、寅虎、卯兔,子是地支的第一位”。大师问了小孩的生辰八字,又摆弄了半天手指头:“这孩子是锦毛鼠转世,用子字不错。叫王子,大气但有些肤浅。我再给你加一个字,‘浩’,浩然正气,笔画为‘十’,十全十美,将来必成大业!”

    几句话下来,孩子的爸爸妈妈心里豁然开朗,心里甭提多舒畅了,随后掏出了一个厚厚的信封呈上。

    大师心里也高兴:“那我就不客气了!”

    孩子的爸爸赶紧说:“哪里哪里,以后少不了登门拜谢!”

    当天回来已经半夜。第二天,爸爸妈妈虽然睡足了觉才起来,但还是带有一些昨天旅途的疲倦。可孩子的爷爷奶奶对孩子的名字似乎有些不太上心。孩子的爸忍不住说:“终于给孩子起了个好名字——王子浩”!

    爷爷念叨着,说,还是叫乙儿好。

    孩子的奶奶嘴一撇,心里说:“王子浩,浩子王(耗子王),这孩子早产,生下来就分量小,像个耗崽子似的,偏偏又起这么个名字!”奶奶几次想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一想是大师定的事,改不了反而凭添几分晦气,几次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

    当时起名叫“乙儿”的时候,虽然还没确定,孩子的爷爷就天天地叫起“乙儿”来,即使到后来还忍不住经常叫孩子的第一个名字:“乙儿”。

    孩子开始懂事的时候,爸爸妈妈便告诉孩子:“你的名字叫‘王子浩’,小名叫‘子浩’。”

    “我不是叫“乙儿吗?”

    “不是。”

    “那谁叫乙儿啊?”

    “是别人。”

    “别人是谁呀?”

    此时电视正在播放一个老鼠的动画片,“嗯……,是只老鼠,有一只老鼠叫‘乙儿’。”妈妈随口说道。(注意,本文中的乙儿是指那个小老鼠,而不是这个小男孩)

    【三】

    自从那次地震以后不久,小区的各个角落里就被布上了老鼠药。这些鼠药都是那个早产的妇人弄来的,每一粒药上都沾染着她的气息。这些药对乙儿并不构成威胁,但这里还生活着几只另一种类的老鼠——传统的家鼠,它们对鼠药的辨别能力较差,因此不幸被毒死了两只。乙儿看到这一切,它没有悲伤,也没有气愤。乙儿没有人类那么复杂的感情,所以在地震要发生时,它不会提前提醒人们,它也不会因为人们受灾而幸灾乐祸,虽然人类一直很仇视老鼠。一切顺其自然,这是乙儿的处事之道。

    乙儿的生活是无忧无虑的,如阳光般灿烂。乙儿也最喜欢阳光。当阳光透进它的身体,它能感受到自身每个细胞的健康与舒服。阳光,也能帮助它把自己各个系统调整到最佳状态,所以,乙儿是从来不会生病的。

    来自人类吵嚷的声音引起了乙儿的注意。小区一处宽敞的树荫下,几个人正在围观两个下棋的人。

    乙儿不明白,为什么总有一群人喜欢在那摆弄几个毫无用处的小木块。后来才知道,那是人类在下棋。乙心想,说人类是一种奇怪的生物一点都不假。人从生下来就喜欢争夺与争斗。当他们找不到任何理由争斗的时候,他们弄出一个伟大发明——下棋。本来没有任何意义的棋子,被人们弄出无穷无尽的招术、套路与变化来,他们以这种形式无穷无尽地来分别着人与人之间的胜与负、成与败。取胜的,得意洋洋、喜形于色;失败的,垂头丧气,心烦意乱。围观者不自觉地参与其中,通过竞技与博弈挑动着骨子里的喜怒衰乐等情绪。人类的大脑很发达,但他们的行为基本都是由着性子来的,即使那些看似理智的行为,其实也是由本性在支配着。

    乙儿远远地注意着他们。一个年轻的围观者情绪上升的最快,几乎到了失控的地步。他不断地帮忙支招儿,还对弱势一方言语羞辱,赢得了围观人群的阵阵笑声。输棋的人是个长者,他本来就心浮气躁,又被一个年轻人羞辱,脸上挂不住,便恶语相加。年轻人气盛并不相让,长者没有讨得任何便宜,一时没忍住动起手来。年轻人虽然没有使出全力与之争斗,但也没让长者占到便宜。长者气得脸色铁青浑身颤抖。这时,长者的儿子来了,见老爸受辱二话不说抄家伙冲了上来。围观的人这时想劝解拉仗已经来不及了……

    当然,乙儿体会不到什么是“惊心动魄”。最后,两人都受了伤,其中一个严重的已经倒地不动了,红的耀眼的血液在不停地流着。

    嘈杂、救助、议论……渐渐恢复平静。

    乙儿趁没人的时候来到那一大滩血前,趁温度尚在它嘬了几口。乙儿喝这个可不是为了填饱肚子,人类的血液并不在乙儿的食谱上,除了很少有这样的机会外,主要是因为人类的血其实是很脏的。今天,乙儿是为了得到血液中的某种东西。

    但让乙儿没想到的是,新鲜的人血在乙儿的身体里迅速发挥作用。愤怒、冲动、痛恨,好勇斗狠等这些乙儿从来都没有过的心理情绪迅速占据了乙儿的脑子。它首先想起那个早产的妇女一家人。恨是什么?愤怒是什么?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人类的血液让它决定报复人类。

    天黑以后,乙儿来到楼上一个通过管线的空间里。它先嗑开两根电线的外皮,再把不远处一个塑料水管嗑漏水,然后它来到子浩家门外躲了起来。不一会,整个单元停电了。随后,就相继有人家拿着手机当手电,吵嚷着出门来查看原因。乙儿趁机进入子浩家。

    今天的夜,静得出奇。当人们都进入梦乡的时候,乙儿则刚刚睡醒,它开始行动了。乙儿想着用什么办法进行报复,它有很多选择。乙儿盯住了那个孩子。小孩子的生理系统单纯而又脆弱。

    室内已经关灯了,但乙儿并不知道什么是黑暗。它顺着床腿爬到孩子的床上。它发现孩子虽然睡着了,但手里仍然拿着一个玩具小老鼠。再看他的身边和桌上,有着各种各样的玩具鼠。人类是敌视老鼠的,但这却是一个喜欢老鼠的孩子。乙儿的心受到了触动。

    孩子是人类中最纯洁的。孩子的身体里没有一点负面的、丑恶的东西,干净得就跟老鼠一样。乙儿想想自己的报复行为,忽然觉得有些羞愧:自己怎么连人都不如了?

    乙儿定了定神。人类的基因有着各种各样的缺陷,人类的免疫系统十分薄弱,病痛几乎伴随所有人的一生。人都这样了,还有什么可报复的呢?

    孩子的纯洁感化了它。而且,乙儿要实现与人类的亲密接触,这个孩子是最好的选择。乙儿从孩子的床上下来,它开始调整自己,有意识地排解由人血带来的毒素。虽然费了很大功夫,但毒素还是被代谢出体外,乙儿身体轻松、心绪舒畅。愤怒、冲动、痛恨、报复等心理已经完全没有了。

    面对着睡得甜甜的孩子,乙儿决定放弃报复。

    乙儿藏在一个垃圾袋里,第二天返回楼下回了家。血液中的毒素险些让它忘了原来的目的。它开始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开始分析和利用血液中有用的东西。

    乙儿低估了人的复杂性和危险性,这回它知道了:流淌在人类血液中的东西,是可怕而又危险的。

    【四】

    时间过得很快,子浩已经会说话并能到处乱跑了。

    有一天,妈妈陪伴子浩玩耍的时候,他问妈妈:“为什么要用毒药毒死那些可爱的老鼠呢?”

    “老鼠偷人类的粮食吃。”

    “我家的粮丢了吗?”

    “那倒没有。老鼠有传染病,鼠疫。”

    “有人得这病了吗?”

    “没有。过去好像有。”

    “别毒死老鼠了,妈妈,我还要和小老鼠玩儿呢!”

    “那可不行,老鼠可脏了。”

    ……

    妈妈的话,子浩并不相信,因为动画片里的老鼠个个都是聪明淘气的小可爱。

    终于盼到有一天,妈妈带着刚从学习班回来的子浩回到小区,妈妈遇到了一个熟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子浩有机会在小区内东跑西看的玩儿。他在一个墙角处忽然发现有一只可爱的小老鼠。其实这不是偶然,因为乙儿早就嗅到了孩子的气息,它是有意出来见他的。

    “你叫什么名字?”子浩问。“你家在哪啊?你是不是找不到妈妈了?”

    乙儿知道,像子浩这样对老鼠没有敌意的人是很少能见到的。它没有回答子浩,它也回答不了。

    “对了,你叫乙儿!”子浩记得妈妈说过有一只老鼠叫乙儿。

    其实老鼠是不需要名字的,但人类不行。如果人以及所接触的各种东西没有名字,那人类将无法说话、交流甚至是无法思维。但乙儿的交流与思维与人类却是不一样的。

    他们在一起并没玩儿多一会,妈妈便叫他回家了。他们在一起玩儿的时间虽然短,但子浩极为高兴。他把这只小老鼠当成了自己的朋友。

    自从认识了乙儿,子浩一有机会就找乙儿玩儿。这只小老鼠也确实很有趣,比如,子浩手里握一块小饼干,另一只手是空的,他让乙儿猜,猜中了就给它吃。乙儿每次都能猜中,但它并不吃乙儿给它的东西。

    子浩和乙儿玩躲猫猫,每一次都是子浩输。子浩不知道乙儿猜东西、找东西为什么这么利害。他藏一枚硬币让乙儿找,不管他藏的多么隐秘,乙儿总是轻而一举地就能找到。有一天,乙儿不但叼回了他藏的那枚硬币,还叼回来一个古钱币,子浩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随手放兜里当了玩具。

    玩游戏时子浩虽然总是输给乙儿,但他还是很开心。

    【五】

    这个年龄本来是玩乐的年龄,但子浩不行,因他要按照爸妈的安排去各种各样的学前教育班。

    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子浩难得因为老师们有事而意外放了假,这一天将由奶奶带他。奶奶带孩子一般只有一个去处:楼下小广场边有个小亭子,老人们几乎天天聚在那里,要么唱唱戏,要么唠家常。这样的地方按说不是小孩子喜欢的地方,但子浩平时安排的学习任务太多了,只要能玩儿,在哪他都高兴。

    奶奶自然有她熟悉的人聊家常,她只是偶尔看着子浩别跑远了。

    奶奶们的话题首先是谁谁的退休金高,而谁谁的少了。再说这疼吃什么药,那又难受吃什么药。然后再说谁家的孩子有出息,谁家的孩子不孝顺。然后再说今天吃什么饭,明天做什么菜。说来说去,说到孩子早产这件事。

    一个老奶奶煞有其事地说:“孩子早产影响大了,那谁家的孙子就是早产,脑袋瓜儿不好使,班级成绩最差了……”子浩的奶奶看着孩子,一丝担忧掠过心头。

    这个话题唠完了,又唠因果报应。这个绘声绘色地讲了一个“真事”。这个还没讲完呢,下一个抢过话题又讲一个“真事”……

    就这样争来抢去,不知讲了多少“真事”,但最终的目的就一个,她们用事实证明了因果报应。

    就在她们讲累了、尽兴了,想要散局回家做饭的时候,一个老奶奶突然说:“哟!你家孩子怎么了?”

    当大家跑到子浩面前,发现他口吐白沫,倒在地上。

    几个老太太一阵乱叫,马上来了几个热心人帮忙,又是叫车、又是通知孩子的父母……

    医院给出的结果是——老鼠药中毒。好在发现及时,没有生命危险了。

    “都是你干的好事!”爸爸埋怨着妈妈。

    “因果报应啊,把自己的孩子药着了!”奶奶也嘟囔着。

    “那药可不是我放的,我放的药早没了!”妈妈说的确是事实。孩子的妈妈只放了一次,风吹雨打的早都没了,后来也不知道是哪个好事者继承了她的做法,定期就弄一些老鼠药来放在妈妈弄来的那些药饵盒里。

    原来子浩找乙儿没找到,东翻西找地来到了墙角处。孩子很少接触外面的世界,他看什么都新鲜,他虽然听说过老鼠药,但并没见过。在孩子的心里,毒药就应该是很丑陋、很吓人的样子。他看到一个小盒子装的东西像是好吃的,便好奇地想尝尝什么味,结果就中毒了。

    按说这洗完胃恢复几天就应该没事了。但孩子一直有些指标不正常。

    又是一轮的检查、化验,等结果出来医生会诊。

    主治医生轻描淡写地对子浩的父母说“这孩子还有别的病,现在还不能出院,需要进一步治疗。”

    “什么病啊?”家人焦急是问。

    医生说:“主要是免疫系统也有一些问题。”

    这次住院时间不短,也没好利索,但医生:“出院吧,再养养。”

    孩子出院一段时间,病又犯了,再住院,治疗。好了(其实并没真好)出院。再犯,再住院。就这样反复了不知多少次。

    医生说,免疫系统有问题就是这样,稍有不慎就会生病。

    【六】

    自从那次鼠药中毒以后,家里人基本不让子浩再到小区里玩儿了。但子浩想乙儿呀,他便找机会偷偷把乙儿带回了家,这样就不用再磨着奶奶领着他下楼玩了。

    回家的第一天,子浩还给乙儿洗了个澡,因为妈妈说过老鼠脏。其实他不知道,老鼠是不需要洗澡的;不洗澡的老鼠也要比人干净得多。

    子浩虽然有病,但对他的教育却基本没有耽误。

    一天,子浩家大张旗鼓地搬运来一件重物——钢琴。这是新任的音乐老师极力推荐的一款琴,当然,价格不菲。

    乙儿躲在子浩给它搭建的一个隐蔽的小窝里。房门打开了,它清晰地倾听着搬运工们粗壮的喘息声和脚步声。这钢琴上楼的确不是件易事,不仅是因为它重,关键是这楼道狭窄空间不足。其中一个搬运工已经气喘吁吁,一只手就要把持不住。他把手往里一伸也不知抓住个什么物件,然后一用力,忽听“咔嚓”一声。“坏了”,搬运工心里一震。其他搬运工也听到了声音,但谁都没吱声。这是这一行的规矩,只要东家不知道,谁都不会多说一句话。

    钢琴摆好后,调音师不久就来了。

    调音师的工作流程是标准的、表现是专业的,看着年轻却很老道。他看到了琴中被弄的部件,这个部件很贵重,如果他说出来,这家就会以质量问题提出换琴。他想了一会,终于想出了将就的办法。他弄完之后,还别说,能对付用。其实琴发出的声音好与坏、准不准,常人是听不出来的,调音师也未必都听得出来。乙儿从这架钢琴上散发的气息感知到,音乐老师、琴店老板和这个调音师之间有着或远或近的亲缘关系。

    一段时间以后,子浩各方面都有进步,音乐方面也一样。他参加了一个什么什么杯的大赛,拿回了一个获奖证书,全家人高兴得不得了。乙儿嗅到,那个大红的证书上有颁奖的评委上完厕所没洗手而留下的污迹。污迹中,混杂着音乐老师的气味。不过,乙儿对其中的“关系”没有一点儿兴趣。

    其实乙儿对人类最有兴趣的东西还是音乐。乙儿能听到很多很多人类听不到的声音,在所有的声音中只有人类的音乐最好听,虽然人们弄出来的音乐还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

    子浩除了钢琴还有别的乐器,每件乐器的音调都有误差,差的少了,谁也听不出来,有时差太多老师听出来了,就调一调。乙儿不仅有敏锐的听力,它还有超强的记忆力,子浩每次弹奏的差异,与原创弹奏的差异,它都一清二楚。如果乙儿长出人类般大小的十个手指头,它完全可以成为让人类望尘莫及的音乐大师。

    【七】

    子浩的病已经住过几次医院了,但仍然是时好时坏。一家人越来越感到情况有些不妙。

    七大姑八大姨聚一起出主意,最达成一致:转院!首先确定省城知名的医院是哪个,大家很快就统一了思想。然后,通过什么关系找到权威的医生以及最快捷的入院通道。最后还是孩子的舅舅:“这事我办吧!”

    该找的人找了,该花的钱花了,因此过程很顺利,但结果往往是人力所无法左右的。

    医生说:“这是一种很少见的疾病,目前世界上还没有太好的办法,先住院治一段时间看看。”

    治疗并没有什么效果。不久,家里人就开始有了一个新想法:换一家医院看看。从此,他们便开始了寻医问药的征程。在痛苦的煎熬中,他们消耗着有限的精力和财力。

    一个刚刚会说话会走路的小男孩怎么就治不好了呢?妈妈整天精神恍惚,爸爸整天东奔西走寻医找药或以酒浇愁,爷爷奶奶整天焚香磕头……

    还是舅舅有主意:“不行,得到全国最好最权威的医院去看看!”他托朋友找到了市里一个什么部姓张的副部长,他熟悉首都一个知名医院的李主任。联系好了之后,孩子的爸爸妈妈又燃起希望,便匆匆上路。

    找到李主任,说明是张部长介绍来的,李主任很客气,挂号排队当然都免了。看完原来的资料,又重新安排了一些化验和检查,事隔一天又来找他。医院里人山人海,每个医生都步履匆匆。他们度日如年一般等待着。一直到过了中午吃饭的时间,李主任才倒出空来。

    “这孩子得的是一种罕见的疾病,表现为免疫系统不正常,这只是初期症状,将来发展,全身各器官各系统都会相继出现问题。这种病目前还是世界性难题,还没有什么好办法!”李主任开门见山。

    “这是什么病啊?”爸妈如五雷轰顶一般,两耳嗡嗡响。

    主任说了一大串的名称,文化浅的人根本记不住。

    孩子的爸妈本来燃起的希望瞬间破灭。到京城来,是他们的最后希望啊。孩子的妈妈几乎晕过去。

    孩子的爸爸不死心:“李主任,能不能是跟老鼠药有关系,这孩子原来……”

    “这种病的病因还不清楚。但我个人判断,应该没什么关系。”

    “可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得这种病呢?不可能啊!”

    “你也能看到,我们医院的患者都排不上号儿,什么样的病人多大年龄的病人都有。现在科学技术还不够发达,有些病还无法治疗;有些病虽然找到了一些办法,但也要因人而宜,效果也不能百分之百满意;不论是有办法的还是没办法,很多病我们都不知道病因是什么。……”

    “难道,仅仅是因为我们倒霉?”孩子的爸爸自言自语的时候,李主任已经忙他的去了。

    这时,朋友来电话了,问“已经联系好李主任了,为什么没去?”

    原来,朋友联系的李主任,是这家医院下属分院的一个科主任,不是他们找的这个李主任。巧的是这个李主任前段时间正好有个部长和他打过招呼,说有个亲属要来看病。当然,这个部长,是首都的一个部长。

    朋友又找张部长,张部长又联系李主任,李主任传回话来:“你们找的那个李主任可了不得,他是专门给高级领导看病的,是国内国际上数的顶级专家!他看过就行,就不用我再看了!”

    “哈哈,你们的运气可真好!这可不是一般人能享受着的待遇啊!”张部长对孩子的舅说。

    是啊,他们是幸运的,能够得国内外顶级的专家亲自给看病。但这种幸运在他们的不幸面前又有什么意义呢?

    【八】

    春天的阳光透过窗帘照在子浩暖洋洋的被窝上。现在子浩不用按时起来去各种各样的学习班了。每天睡到自然醒,连梦都比过去好了很多。

    子浩虽然得了绝症,但他的病痛现在还不是很明显,基本不影响他的玩乐,因此,他现在才真正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孩子虽然很高兴,大人们却每天度日如年般地煎熬着。这不,子浩的妈妈也病了,大毛病没有,小毛病不少,医生说,主要还是忧虑、悲伤造成的。

    子浩的爸爸心情也不好,总是与孩子的妈妈吵。今天早上,又无缘无故地与妈妈吵了起来,早餐也没吃,便气哼哼地上班去了。妈妈对早餐也没有一点胃口。她倒了杯水,准备把昨晚准备好的中药吃了。当她把药拿到嘴边时又放下了,她感觉不对。这药里确实有一样东西像老鼠屎,但多出来的这几粒分 明就是老鼠屎啊!她用手一捏,还很新鲜。她找出没开包的药,对照一看,确实没有这种东西。

    “这一定是老鼠屎!”她感到一阵恶心,前天吃药时也没注意,不知吃了多少这种东西。

    她东看西找,思索着是不是家里进来老鼠了。按说现在的楼房是进不来老鼠的。找了半天没什么结果,也只好作罢。开始忙着给儿子做饭。饭做好了,她来到儿子房间,突然看到儿子正在与一只老鼠嬉戏玩耍。她大吃一惊。这次虽然没有吓晕过去,但也着实吓了够呛。

    原来,乙儿拉屎的时候总拉在垃圾桶里或便池里,但这两个地方都很危险,一旦掉下去就麻烦了。一天,它嗅到女主人拿回来的所谓的中药里有同类的粪便。乙儿想,既然你喜欢吃老鼠屎,我就把屎拉这里吧。想想乙儿就觉得有趣儿,人几乎什么都吃,实在不能当食物吃的,就当做药物吃。

    妈妈火急火燎地把爸爸催回来,爷爷奶奶也来了,全家总动员开始抓老鼠。子浩哇哇大哭,爸爸则不管不顾,翻箱、移柜、搬床……

    不管他们怎么努力,就是抓不到乙儿。爸爸气急败坏,狠不得把屋里的东西全拆了,看你还往哪跑!

    “别抓我的好朋友!”子浩的嗓子都哭哑了,不停是喊着这一句。

    妈妈和爷爷奶奶心痛孩子,就劝孩子的爸爸:“还是算了,孩子就喜欢小老鼠,就让他玩吧。也不一定就能有什么传染病。再说了,孩子都已经这样了,还怕什么传染病啊!”

    爸爸既累了,也是没有办法了,一听他们也有一定道理,不如先这样,以后再说。

    大人们出去了,乙儿回到子浩身边。子浩一边抽搐着,一边抚摸着乙儿。当子浩的眼泪掉落下来的时候,乙儿品尝了他的眼泪。不知道为什么,乙儿第一次被人类的哭声所感染,当子浩的眼泪渗透到它的五脏六腑以后,它被打动了。从此,它把子浩当成了朋友。

    就这样,子浩与乙儿继续亲密地在一起享受了较长一段时间的欢乐、幸福时光。

    一天早上,子浩突然大哭起来。原来,乙儿不见了!

    “一定是你们把它抓走了!”子浩一口咬定是爸妈抓走了乙儿。爸妈怎么解释,子浩就是不信。

    没办法,爸妈带子浩到楼下小区去找、去喊,还是没有乙儿的影子。

    乙儿既然没出来,就是不出来了,再喊也没用。因为乙儿的听觉是极灵敏的,别说你在小区喊它,只要子浩从家里一出来,他的喘息声乙儿就能听见。

    “行了,孩子,爸爸到宠物市场给你买一只。”

    “那能一样吗?乙儿可聪明可好玩了!”

    “也许它回家看它妈去了,它想妈妈了,等它看完妈妈,它就会回来找你的。”子浩也是哭累,听妈妈这么一说,他感觉还有希望。

    【九】

    按照医生的嘱咐,上周就应该去医院复查、化验、输血了。但由于子浩的爸爸主管工作出现了事故,使他难于脱身。原来,他们单位的控制系统突然瘫痪,全线停产,这可是影响全厂生死存亡的大事故啊。设备的厂家、软件系统的公司、供电设计公司都说自己东西没问题。公司的老总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见他一次骂他一次,开除他都难解心头之恨。子浩爸爸焦头烂额,哪里还顾得上家里的事。但找了好几天也没找到事故出在哪了,更没找到会处理的人。可巧,一个同事常常提起自已那个不爱学习让人操心的已经上了高中的儿子,偶然到单位来遇到了这事。他打开机器,敲了几下键盘,改了一个字符,一切神奇般恢复正常。

    其实有些问题如果你明白,解决起来是极简单的。  

    今天是周一,妈妈嘟囔着要今天去,偏偏爸爸今天又有事不想去,于是你一句我一句地吵了起来。

    “去去去,不知道你急的是啥!这狗屁的医院根本就看不明白孩子的病,白搭那冤枉钱。再说了,这周一医院人太多了,再等一两天就不行啦?”上周事故的调查和处理还没有结果,公司说不定怎么处理他,他正烦着呢。

    “给孩子看病的钱你也心疼,你还是人不是人啊?”

    “别胡搅蛮缠不讲理啊!”

    “到底谁不进理啊?非要借个车,人家还有事了,打车去不行啊?”

    “行啦行啦!今天去!”爸爸没办法,推了单位的事。

    果然,周一的医院,比自由市场还热闹,每个环节都得排队。

    “回去吧,等结果出来看看。”当疲惫的父母听到医生说这句话时,小半天的时间已经过去了。

    隔了一天,妈妈从医院回来说,单子弄错了,还得去重来一遍。没办法,第二天又去医院,又是小半天排队,楼上楼下地奔走。好在这次不用付款了,人也比周一少一些。

    单子出来了,还是有问题,问题就是没查出孩子的问题来。爸爸气得破口大骂。

    医生倒是很有耐心和修养:“你家孩子的这种病,是一种极少见的病。检验的器具和药品也是极少用的,这样就很难保证结果不出问题。最近采取什么新的治疗方案没有?或是,用什么药没有?”

    “把钱退了再说吧。”爸爸没好气地顶了医生一句。

    医生只是笑了笑——这个不用解释,无论哪个医院都没有退钱的习惯,即使病人死在医院里。

    “那,这样。我们这就要新进一批新的检验器具和药品,到时你们再来。这期间,如果你们方便,可以到更权威的医院检查一下。”

    “得!这狗屁医院就是白耽误时间。”爸爸心里骂着。

    孩子的病不仅花光了家里的积蓄,还欠了一些债。但为了孩子,他们将不惜一切代价。这不,他们又厚着脸找亲戚朋友借了些钱,又来到京城,厚着脸、壮着胆来找那位李主任。对于李主任来说,只要是原来看过的病人他都要负责到底的。

    他们到的当天就进行了检查和化验,然后告诉他们第二天上午十点来。你看,京城的医院就是快,效率高。

    他们就近找了住的地方。第二天早早到李主任门口等候。

    十点左右,李主任把他们叫了进去。

    “最近吃什么药了?”李主任一边看着检查结果,一边问道。

    爸爸妈妈数着那些药名,一口气说了五六种还没说全。然后,爸爸又想起一个,一会妈妈又想起一个来,加一起十多种药。但这些药都是些增强免疫的药和营养药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药。

    “很奇怪。”主任说。

    “怎么了?”

    “这种病,目前还没有被治愈或是自愈的案例。但从检查指标上看,这孩子已经好了。”

    李主任观察着孩子,不时问问这问问那,然后很肯定地说:“从目前的症状看,这孩子是正常的,再观察观察,很可能他已经恢复健康了。”

    “怎么可能?真的吗?”夫妻俩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们又拿出家乡医院的检查结果给李主任看。李主任说:“他们的检查没问题,和我们这的结果一样。”

    “可他们说检验仪器出问题了。”

    “孩子的检验结果和有病的人不一样,但和正常人也不一样,所以他们不敢相信这个结果,以为自己出了问题。”

    “可是……可是……”夫妻俩个不知所措。难道这恶梦般的经历就在不知不觉中突然结束了?

    “有件事和你们商量一下。”李主任说道。

    “好,好啊,您说。”夫妻俩一时还不适应这意外的结果。

    “凡事都是有原因的。孩子得的这种病,目前我们既不知道原因,也没有治疗方法。这孩子能够痊愈,是我们深入研究这种病最好机会,我们希望得到你们的配合,当然,我们会适当给予一定的补偿。”

    “行行行,没问题!”李主任说什么他们都能答应。 

    李主任安排人给孩子建了档案,留下相关资料,又抽了孩子的血等一系列的东西,并留下了联系方式。

    一家人在京城高高兴兴地玩了两天,这种快乐时光是过去从未有过的。

    【十】

    一家人回到家,少不了一番欢聚。

    舅舅说:“还是人家知名医院的专家有水平。”

    爸爸说:“找时间我得祭拜祖坟去,祖上保佑啊。”

    妈妈说:“还是哪种药吃对了,起作用了。”

    奶奶说:“是我天天烧香磕头有效果,不信因果可不行。”

    爷爷说:“是我孙子自己有福份。要不,就是医院压根说的就不对,他根本就没什么病。现在的医院啊,我信不着他们!”

    子浩说:“是乙儿帮我的结果。我要找乙儿,给它送好吃的去!”

    “乙儿怎么帮你了?”大家问。

    “反正就是乙儿帮我了,只要和它在一起我就舒服。”

    “老鼠从不生病,难道它真能帮助生病的人康复吗?既然连它拉的屎都可以帮人治病,也许,真的能吧!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除爷爷奶奶外,最后连舅舅也认可了这个观点。

    “你别恶心人啊!那药只是像老鼠屎。”妈妈抢过话头,佯装生气的样子,心里却一直是喜滋滋的。

    “谁恶心你啦,那味中药就是老鼠屎,别看名字好听,不信你查查。哈哈……”

    反正孩子的病好了,吃屎她心理也舒服。

    第二天,妈妈把布置在小区里的老鼠药全部收回冲进了下水道。爷爷奶奶还经常在小区的角落里放一些吃的东西,他们怕小老鼠们饿着。

    全家人又选了个良辰吉日,一起祭拜了祖坟;然后又找了个有名的寺庙,磕了头、烧了香、还了愿。

    不久,京城的李主任传来消息,说子浩的病确实是痊愈了。孩子不但过去的病痊愈了,他的免疫系统要比平常人强很多,而且显现出平常人根本不具备的自我修复能力,甚至连基因都能自我控制与修复。同时,希望家长带孩子在近期再去一趟京城。

    家里人又是一阵欢喜。这段时间子浩确实变化很大,他不但更聪明、更活泼、更懂事,而且听力和记忆力极好,不管学什么速度极快。比如在音乐方面,即使很难的曲子他听两遍就能记住,练几次就会弹奏了。

    爷爷说:“这是我们老王家的希望啊!”

    后来,李主任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这孩子,也许是人类的希望。”

    【十一】

    乙儿已经老了,虽然它才在这个世上生活了几年,但由于鼠类的新陈代谢是极快的,如果按心跳的次数计算,它已经相当于一个人五百岁以上的年纪了。

    最后,它要抓紧再生两批孩子,所以它没时间再和子浩玩了。它现在生的孩子大脑要比过去更发达,体型也要比过去稍大一些,同时它也把自己的心愿遗传给了孩子们。

    乙儿明白,鼠类未来的出路只有一条:要么学会人类的创造能力以此主宰世界,要么通过控制人类来主宰世界。

文章录入:文武ok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文学网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评论留言: 共 1 条评论 (客观留言,文明评论!)

     
    姓名: 验证码: 查看评论  
            
    关于我们 | 站长信箱 | 雁过留声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本周更新 |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梧桐细雨文学网站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Copyright © 2005-2018 www.wtxy.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