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 音画时尚 | 唐宋诗词 | 名著在线 | 下载中心 | 星语心愿 | 雁过留声 | 史上今天 | 
您现在的位置: 梧桐细雨文学网 >> 文章中心 >> 散文 >> 随笔小杞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夏天的感受 【字体:
夏天的感受
作者:萧月月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757    更新时间:2018/8/3

    预警,预警,那个预警,呼啦啦,从网页,从微信,从QQ,从各种平台,哇噻!爆出一条:高温橙色预警,烧烤模式开启。

    呜啦!这样的开启:烧烤模式莅临,让夏日,带着季节炭火,灼烤热度,火辣暴晒,从太阳那里,火球样燃烧,爆发,席卷整个炎夏,窜出火球,热出烫人。

    它不需要解说,也不需要通知,更不需要预测,以瓢泼大雨前奏,撩开雨幕,淹的被淹,湿的被湿,漫的被漫,使大地怀抱,尚未从痛楚醒来,稍一楞神,拐也,烧烤飘来。

    你看它那个热度,往往超越三十四五度,高温的常态,碾碎时尚,瞧瞧,睁眼瞬间,早就知道,弄出伸伸伸高烧;甚而华北最热城市,常常跨出40度之遥,多地爆发史上最热,看来绝对并非夸张。

    我在这里暗暗窃喜,自己当能耐暑弄潮。青少年时代日光下暴晒,干起活来不知死活,汗流浃背的云云总总,满头满身汗流涔涔,一旦汗汁流入眼眸,扯起衣服擦了过去。这样汗湿衣服日子,苦不堪言地磨砺意志,使现在每每想来,还有比这炎热不敢肩扛。

    在太阳底下挥汗行走,如雨的汗水快乐浇头,它在做着鸣奏乐曲,不甘心对人做出示弱,蹒姗起汗滴葱茏一片,昂扬冲动漩涡时辰,渴望与人好好亲密,于接触那一倥偬,好容易逮着如此由头。

    是滑落那丝青涩,天空中祥云朵朵,甚而那些飘浮流云,也在俏皮扭动腰肢,没有回忆,没有遗弃,没有清风,只有带着蔚蓝广漠,海岸一线,把季节宇宙苍穹点染。这样热的力度,自然会有万般把盏,于寥落肌肤,觥筹交错,酣然入眠。

    怜悯对夏没有作用,热才是它的本色温度,出演一个又一个角色,拎着衣服的手在颤抖,把花瓣的蕊儿捏碎,手心里汗滴颗颗圆润,泪滴刹那凝入眼眸,不然肯定说我哄人。

    于土地打一个滚,于草坪中乘暇假寐,吹着电扇空调,与热濡沫夏的影子,零落起身世与钞票,呵护释放的那粒种子,纤尘不染,坦坦荡荡做人,热是照妖镜的情人。

    注定人生每年总有四个月,难捱把人的头颅悬起。三伏三九热冷异常,只有经历才能成神。遇见是你的幸运,邂逅更是美丽清纯,避暑与避寒感觉不出,完美维纳斯只是断臂女神,去冥冥之中遐思,切忌躲藏不是好儿男精神。

    虽说高温模式猖狂至极,但物及必反总有效应,似乎还更加猛烈,在天幕间创造奇迹。冷不丁那一静悄悄,瓢泼大雨猛袭头顶,在清晨,在下午,或于某个倏忽,从来不按套路出牌,更不会去遂某人意旨。尤其是红彤彤太阳与雨举案齐眉,你唱你的雨儿爽,我蹦我的阳光糖,糖爽快地与雨嬉戏,水流得到处都是。这是酷暑带来的奇观,快快撩开窗帘去观,“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情却有情;美丽景色悠悠然,觑了以后妙成仙。”如果有勇敢者敢于尝试,能于此时不着雨具,去与雨阳来个直面人生,哈哈,晒个光光头,淋个落汤鸡,凉到心底深处,那种感觉,肯定赛过去吃大餐,惬意得很,但体弱多病、老残幼小,可千万不要尝试,不然怪罪下来,说我混淆视听,我当负不起责,开一玩笑,还望鉴谅。

    盛夏的雨往往下不长,酷暑亦然。前段时间的连绵不绝,酿成洪灾,当是百年难遇的例外。而我们成都人总是管盛夏的雨叫白雨或天冬雨,“白雨三赶,行人莫碾;早雨暗晴,正好出行”,当缘于此。白雨连下三趟,早雨仅一会儿,以后皆是红火大太阳,或晴空万里,不然怎有蜀人“下了雨的太阳,死了男人的婆娘,毒着呢!”在觑兵话里悠扬。

    雨淅淅沥沥下着,我的文字也悠悠扬扬码着,“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姑娘……”看看,戴望舒与我热乎起来。甭说,自己凡心,还真希望遇上丁香姑娘,能与之摆摆谈谈,侃点时尚话题,定然心情高涨,斗志昂扬,仿佛吃着棒棒糖。

    这不可能,自己怎能预测?丁香姑娘去之久远久,不可能再有机会一睹芳容,只能苟活于而今眼目,戴上随身携带老光,记录自己痴想,了却假设虚妄。

    热的蓬勃高涨,热的汹涌张狂,热的难耐若何,选择的夏避暑热,冬避冷寒,蜂蜂拥拥,夏朝大山开拔,冬朝三亚叠浪。但我却不尽然,虽不反对,也不赞同。毕竟作为人,连热冷都着实难捱,遇上更加凶险灾难,那又咋样,是否涌入天堂。但这仅为闲话,属家常里短,概不认账,惟求读看之君不要骂娘,我的嘴贱,文字也难免得罪仙班,海涵一二,不去追根溯源。

    但酷夏故事,却多得难以胜数。这里热到人,在中暑中凄凄惶惶,医院里人流打堆堆;那里水需要喝,矿泉水、雪糕、冰镇等等,冷饮在大开派场;游泳池下饺子,红男绿女,泳衣五彩缤纷,袒胸露臂,羞煞了觑稀奇、望风景目光;超短裙、露透装、裸体短褂、美腿诱惑,上演着离奇面纱;爱情的情哥哥、靓妹妹,开始为夏之酷热,编织剧情剧本,正中我萧月月诸般所谓文人爱好,能够自由遨翔,驰骋文场,去网罗故事飞扬。

    看官可能听此,肯定以为我当是爱家。但红尘颠簸,不是我辈所能控制分毫。三伏天猛烈热浪,去邂逅春情,去萌动荡漾,去细数繁花,自作自受,不要误了卿卿性命。收束住心,在痛切心扉中扪心自问,坐于风扇空调,微微将点滴疏理,心静的自然凉,连自己都颇觉惊讶。

    命中注定,不管怎样,我还是热爱炎夏,不喜冷冬,那种冰冷刺骨的感觉,我只能拼命奔跑,或坐上一会,赶快走走逛逛,不然冻僵手脚,染上感冒,可要咳嗽十天半月,那种日子,也是够呛。

    但夏热是热,最多出出汗,少于太阳底下暴晒,于阴凉通风处,自然也就稍加凉爽。最惬意的当是,追逐夏的脚步,忙碌一天,于淋浴喷头下冲凉,热水冷水浇灌,或浴缸浸泡,悠悠地融入水的怀抱,爽心、透凉,丝丝透入骨骼皮肤,享受不一样风光,这时的一切红尘纷扰,都已遗忘,惟有于洗浴之中,在水中徜徉,独享自我美妙。

    待到洗浴乃净,水沐撩擦,静静躺入于床,面对电扇、空调吹拂,床头身靠,背垫枕头,闭上双眼,哈哈,这时的自己,被风儿吹,心儿游,凉得透彻肺骨的感觉,爽丽得很哪!慢慢地,慢慢地,梦意袭来,摆正枕头和身体,一觉睡到早晨铃儿响叮当,惬意的梦,正好伫立睁眼一瞬,尚未遗忘。

    福兮祸兮,热在三伏嗅出蔷薇,嗅出颠狂,嗅出嚣张,痱子、蚊虫与各种疮毒也赶时髦,趁此机会大兴其道,这时我们必须注意自己,学会多喝水,多防热,多慢走,不要久坐久躺,毕竟,“人是贱骨头,啥子都能扛”,把镌刻留住,去摒除命运安排,轰轰烈烈,防病健身,活出不一样暑热身躯,笑傲山花烂漫的心房。

    “天气太热,身体重要;健康生活,呵护至上。”对于高温模式,除非特别所为,千万应多于一早一晚出门,少于其它时分闲逛,避免因太阳强光,中暑受热,头脸及身躯皮肤受创。敌不过太阳,那惟有躲;在躲中抗衡,难道不是智者行为?相信,每人均会掂量。

    咬紧牙关,铿锵脚步,不怕蚊虫叮咬,不怕暑热烦渴,不怕焦躁不安,毕竟酷热不过四十来天,一天天地过,一天天地遗忘,一天天地在积累的暑之故事中,把时间定格推移,因为,只要莅临秋风萧瑟,凉凉的风儿,将让你我心高气昂,帅意舒畅。

    听听,窗外雨声,滴滴嗒嗒,不断轻叩夏的暖床。惆怅已去,伴风消逝,肆虐的哇噻,预警在敲轻羽窗!只有把烧烤模式开启置之不理,它自然不会那么猖狂,其萌日殇月情节,势必坠入深深海洋,在秋的味道中瑟瑟发抖!

文章录入:萧月月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文学网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评论留言: 共 0 条评论 (客观留言,文明评论!)

     
    姓名: 验证码: 查看评论  
            
    关于我们 | 站长信箱 | 雁过留声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本周更新 |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梧桐细雨文学网站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Copyright © 2005-2018 www.wtxy.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