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 音画时尚 | 唐宋诗词 | 名著在线 | 下载中心 | 星语心愿 | 雁过留声 | 史上今天 | 
您现在的位置: 梧桐细雨文学网 >> 文章中心 >> 小说 >> 情感演绎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相思赋予谁 【字体:
相思赋予谁
作者:黛衣    文章来源:网络    点击数:424    更新时间:2019/4/30

    斑驳的玻璃窗外,宽叶紫薇开成一片起伏的紫涛,青青坐在空无一人的教室最后一排,将刚填后的报名表格扔在一旁,百无聊赖,左顾右盼。青青悄悄从书包里掏出一块桂花香糕,无比夸张陶醉状吸了一口诱人的香味,大快朵頣。正在这时,一个男生同样拿着填好的表格走进教室来到青青的跟前,青青慌乱间竟将香糕整个塞到嘴里,腮帮鼓得像只金鱼,她双手捂住嘴巴,因为无法说话,只能睁大了双眼瞪着眼前突如其来的男生,男生冲她微微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青青仿佛也忘记了自己的窘态,保持着捂着嘴巴的动作,与他相视而笑,心灵纯净得如山泉涤荡过的野芋叶,还滚动着晶莹的水珠。午后的阳光,透过紫薇花隙间细碎地洒满整间教室,青青清晰地看到桌上的填好的报名表格年龄栏:十九。

    这样的梦青青从来不做,不想多年后已快淡忘了自己还有过青葱岁月之际,它竟悄然入梦,提醒她曾经的纯真情怀。醒来后,在月光的窗前,一个人傻傻地笑,笑着笑着便流泪了,为自己一去不复返的过往、青春。也许自己从未拥有过这份明朗的感情,在多年后的夜里,上天将这美好的感觉,完完整整地送还了给她,终于补偿了她这些年来内心的缺失。

    青青的青春,并没有想像中的美好,更多时候,凭着一份惊人的倔强,为自己的生活到处奔波,一直过着半饥不饱,衣服发白的日子,如果说外在唯一可以出彩的地方,那就是父母赐予她的肤如凝脂和柔软的褐黄长发。青青这样的境地,本该不会发生什么故事的,而她自己,也无睱顾及周遭的一切。

    青青每天下午,都会匆匆地填饱肚子后,在学校食堂里收拾清洗用餐后的餐具,等忙完出食堂已是晚上,每晚出来,都会碰见那个提着暖水瓶来打开水的美术学院的男生。每晚见面都仿佛已成习惯,彼此偶尔微微一笑,更多的是无声地擦肩而过,青青也曾想和男生说话,哪怕轻轻的一句:好巧。但,一想到自己的灰头土脸的狼狈模样顿时没有了勇气,更多时候,倔强的她选择用沉默和回避的方式来作为保护自己的武器,保护自己仅有的尊严,不容任何人践踏。

    在回宿舍的路上,会经过一处僻静路灯幽暗的湖边,湖上一弯拱桥,桥下栽着荷花。在桥上,可以很清楚地望见满天的星光倒映在湖里,青青很喜欢在这里停留,感觉走到这里,心顷刻间会安静下来,一切生活的困窘,都会在星光下远离,又回复那个心无旁鹜,纯真如水的姑娘。青青站在桥上,甩掉那件满是汗水的外套,在月下显露出玲珑妙曼的身姿,月光下,她肩后暗红色的伤疤竟有几分诡异的美丽。她极力回忆着白天在舞蹈室学生们的动作,一遍遍在桥上练习。很多东西,因为喜欢,所以临窗偷师,闲睱下来静静练习,不敢让旁人知晓,怕人知道后嘲笑她所学的东西与现在的身份不相称,在人眼里,青青就是一个饭堂打杂的小妹,放在哪里都不会起眼,更何况,她算不上这所大学里的学生,只是个报了自考汉语言文学专业,在学院里旁听蹭课的小妹而已,也许因为这样的原因,青青极力和学院里的人保持着距离,小心翼翼地生活,她最大的愿望就是早日考完自考课程,在大学里学到自己喜欢的东西,然后悄然离开,不想有太多的交集。

    世间最难留的东西,是时光,人们还来不及珍惜,它已悄然溜走,无迹可寻。校园里荼蘼花,开得如阳春白雪般,湖边的柳枝青了黄,黄了青,柳絮漫天飞舞,轻烟般缭绕着古老的学院。几年的时光,在人生的长河里,稍纵即逝,唯一能带走的,是一缕无意飘落在手心的柳絮,此刻,到了该分别的时候。古人赠柳送别,柳有留之意,青青深深知道,无任何人会挽留她,而她手中却折了一枝柳,望能留她多年来心底的梦想。

    学院的毕业晚会在露天的蓝球场举行,这个让青青一直心如鹿撞的地方,他常常在这里跳跃,投篮,赢得周边女生的疯狂欢呼,她从女生人群中远远的走开,他也许不会知道她的目光曾在远远地停留过在他身上。

    青青知道,男生会在当晚演唱,本不该来的她,隐忍多年,决心无论如何,都要绽放一次,当不负时光,不负卿。

    青青悄悄换上汉元素的齐胸襦裙,淡淡的紫罗兰色。摘去发夹,独特的褐色长发月光般轻泻腰际,不施粉黛,清水无邪的模样,只为心中所想绽放隐忍的美丽。

    披着外套踏着月光前行,青青悄无声息在坐在了舞台边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她努力按捺着内心的狂跳,等待着他的上场。

    舞台周围起伏的荧光棒,在音乐中渐渐汇成一片海洋,让人产生了错觉,感觉坐在了星光闪烁之间。男生出现了,出乎意料的穿过星光的海洋,径直来到青青身边,没有话语,依然只冲青青微微一笑,恍若每次在食堂门口那匆匆的一见,青青也微微报之以嫣然一笑,这无声的相视一笑中,出奇地默契。

    主持人已在台上报幕,他报了什么,青青一句也未听清,只依稀间听到了男生的名字:高天。

    男生向青青伸出修长的大手,青青低头片刻,取下披着的外套,一袭紫衣将手递向高天,缓缓起身,跟着高天走向舞台的中央,轻灵的古筝伴奏响起,高天对青青微微点头,青青随着音乐一个盈盈转身,旋转于舞台之上,水袖随风轻摆,飘飘然有花瓣籁籁飞落之感。高天缓缓开口,他温柔典雅的男中音在空气中静静扩散:

    明月妆台纤纤指,
    年华偶然谁弹碎,
    应是佳人春梦里,
    忆不起,双蛾眉。
    翩跹霓裳烟波上
    几时共饮长江水,
    而今夜雨十年灯,
    我犹在,顾念谁。
    一番番青春未尽游丝逸,
    思悄悄木叶缤纷霜雪催。
    嗟呀呀昨日云髻青牡丹,
    独默默桃花又红人不归。
    你说相思赋予谁?

    一曲《相思赋予谁》让台下的人深深沉醉不能自拔,青青在心底默唱着旋律,舞步飞旋,无视台下所有人的目光,用舞姿让自己犹如荼蘼花般重重叠叠绽放。青青想起了自己在小桥上跳舞,漫天的星光,似乎那样低,低得让人触手可及,湖中的倒影,仿佛是为她而坠落的星星,远处传来的古筝声,也正是这相思赋予谁,思绪还在舞步中漫溯,音乐已慢慢低下去,音符悄悄将散尽在飘飞的柳絮中,青青背对观众,缓缓下腰,一片淡紫的裙摆如花铺开在舞台中央,呈现出一只唯美振翅飞舞的蝴蝶姿态,众人哗然,片刻掌声响起,青青微笑着,一滴泪水悄然从眼角滑落,除了高天,已无一人认识她就是食堂洗涮餐具的小妹,她已在舞台上蜕变成一只高贵的蝴蝶,她的蜕变,只为心中的一个梦想,她的梦想,就是高天。

    一曲既终,高天伸手欲再领青青一起走下台去,这次,青青没有把手伸给他,她自己起身,手挽裙摆,飞快轻盈地跑下舞台,一路如同一只翩飞的蝴蝶穿越人群的海洋,很快消失在校园的夜色中,高天好容易从拥挤的观众席追出去,但早已不见青青的踪影,空留空气中一缕即将飘散的衣香,那是青青襦裙上的紫罗兰香气。

    后来,是漫长再也没有相遇交集的后来。

    十多年后,青青陪同自己的学生在一个名家云集的画展上古筝演出,无意中发现了一幅落款为梦湘的画。画中是一个少女在星夜下的小桥练舞的侧面,整幅画都笼罩在让人欲罢不能的忧伤中,宝蓝接近黑的底色,少女左肩后的暗红伤疤显得犹为明显和诡秘,据说正是这种几分诡秘的气息,一直众说纷纭,谁无也法猜透作者的真正用意。

    青青在画前伫立良久,低头,微笑着落泪。她知道这幅画出自何人的手笔,这画的名字和今天演出的曲目一样,相思赋予谁。

文章录入:wtxy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文学网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评论留言: 共 0 条评论 (客观留言,文明评论!)

     
    姓名: 验证码: 查看评论  
            
    关于我们 | 站长信箱 | 雁过留声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本周更新 |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梧桐细雨文学网站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Copyright © 2005-2018 www.wtxy.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