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 音画时尚 | 唐宋诗词 | 名著在线 | 下载中心 | 星语心愿 | 雁过留声 | 史上今天 | 
您现在的位置: 梧桐细雨文学网 >> 文章中心 >> 文学联盟 >> 情感有约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那个天使就是你 【字体:
那个天使就是你
作者:冰婆    文章来源:不详    点击数:955    更新时间:2007/2/21
有些故事注定还没开始,就已经有结果了。 
  认识他的那一天,很偶然。 
  大一的第一门结业课是思修,开卷。那一天我起得很晚,奔跑在途中突然想起学生证没拿。虽然心中怨声不断,但不得不折回去拿学生证。 
   刚踏进考场的那一刻,铃声响起。我慌忙地找自己的座位。监考老师看到我还未找到位子,有点不耐烦地说:“现在要发考卷了,没入座的人快一点!”我早饭没吃,身体本来就不适应,再加上一路上狂奔,身体已逐渐呈飘然状态了,心中的焦虑开始转化为愤怒:妈的!不考了。 
  正当我狠下心来走人时,一阵很微小的叫声传来:“喂!你的位子在这里。”我寻声望去,一个高大,清爽的身影透过窗外的阳光直射入我的眼睛,让我一时之间竟分不清东南西北。我努力地避开那种闪亮生物,直到我坐在他前面。 
   所谓开卷,就是让你开了天眼也找不到答案。正当我一筹莫展的时候,试卷上的文字像跳起了拉丁舞,在我眼前扭动。肚子开始不争气地鸣叫,那种“咕噜,咕噜”的轻微叫声,让我很紧张地四处张望。不行了,我快饿昏了,有没有吃的啊? 
  突然,一只手伸过来,上面摆放着一个麻将馒头。我一看,两眼发光,以掩耳不及迅雷的速度抓起馒头就啃。待我吃完后,肚子才有那么一点点微饱感。“能不能再给我一个?”我低着头转过去,很不好意思(其实是非常好意思)地问。 
   “你不怕我在馒头里放毒?”很磁性的声音。他拿出一袋麻将馒头,递到我面前说:“真的有毒哦!” 
  我两眼发直地盯着那一袋馒头,口水都流带衣领上。“我不怕毒,我是百毒不侵。给我吧,全部给我吧。”我迫不及待地抢到馒头,狼吞虎咽地全吃光。忽然,好象有一把利刀刺穿我的胃,一口鲜血喷出来,我来不及踹上一口气,倒在他的桌子上,两眼不甘心的瞪着他。 
  “我都说过了那馒头有毒,你还不信,你看你,现在该后悔了吧。”他的面目背对着阳光,刺眼地让我看不清。“看你还不满足的样子,我就把所有的馒头都喂给你吃吧。”他从后面拿出一大堆的馒头,双手抓起馒头就往我口里塞,我拼命地挣扎。 
  “不要,不要!”我拼命地大叫,突然后背被打了一巴掌,我“唰”的一下就站起来,等我两眼昏糊中看清是监考老师那张温怒的脸,就原地呆住了。教室里“唏唏嘘嘘”,我不好意思去看别人,只低着头看到监考老师把我的试卷收走。“老师,还没到时间呢。”我低声下气地说,我心里着急还有一大半没做完呢。 
  “这位同学,如果我告诉你时间早就在你做梦时流逝了,恐怕你会失望呢。”监考老师抬起他的手递到我面前,银光闪闪的手表上显示的是十一点过两分。 
  我十分沮丧地走出教室,抱着思修蹲在地上,我想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像我一样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这般搞笑的事来,简直是丢死人了。 
  “嗨!你没事吧?”他走到我面前,我的意识开始又处于迷糊状态,身体慢慢往地上倒。他慌忙蹲下来,扶起我急切地问:“你没事吧?” 
  废话,见到人家倒地还说这种话。不过,我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眼睛里满是可怜的乞求:我要昏过去了,聪明的话送我去医务室。 
   他见我没答话,把书甩到一边,抱起我直奔外面。是的,他的力气如此之大,躺在他的怀里是从未有过的温暖,安全。我心里想,幸好刚才只是做梦,如果是真的,我可就为难了,因为我开始对他有那么一点点好感了。我暗自在那儿偷笑,身上的力气稍微恢复了一点,我睁开眼睛看到漫天树叶随风飘舞,多么浪漫的情景。。。。。。忽然越发觉得不对劲,他抱着我往医务室相反的方向跑-学校的幽幽林。完了,这密林深处他带我来这儿干嘛?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在我的心头。 
  “放我下来!”我挥动着拳头,他显然吃了一惊,迟钝了一会儿慢慢放我下来。 
   “你好了?” 
  “废话!不好的话谁知道你小子带我来这儿做什么。。。。。。”一个菠萝包堵住了我的口。 
  “别说话,慢慢吃。”他一脸微笑地说,然后跑走了。 
   “喂!咳!咳!”我以为他把我丢到这里,急得我卡住了喉咙。 
  过了两分钟,他又跑回来了。我看到了心想这家伙还有点良心。 
  “给!”他手里拿着一瓶酸奶。 
   我接过后,十分不客气地说:“谢了!” 
  他坐在我旁边,默默地看完我喝完酸奶。我被他看着有点别扭,阴暗着脸对着他吼:“看什么看!没见过别人吃东西啊!”吼完后,身体不听使唤地靠在他肩膀上。 
   “你低血糖吧。”他扶起我,认真地看着我说:“其实我。。。。。。” 
  
   “你什么也不需要说了,虽然我早上连牙还没有刷,但是我还没有充足的准备去接受你的请求。一切都是为了我好,相信你不会害我的。等我有了心理准备,你再来对我说出你想说的话吧。我还有事,撒哟拉拉!”我逃命似的逃离现场。据我所观察,这个突然对我好的陌生男生,一定是有求于我才会这么做,要不然谁会对我这种很普通的女生感兴趣呢。所以是拒绝为上策,逃之夭夭。 
    搞笑死的摇摆郎,是我徒弟。一次在上马哲课之前,我突然想起<<天下无贼>>里的傻根憨憨的可爱形象,就马上命令徒弟扮傻根娱乐大众。徒弟倒也爽快,跳到桌子上嚷嚷:“哪里有贼啊!你们哪个是贼啊?”正巧马哲老师走进教室,看到徒弟的“风光”表演后说:“这里没有贼。”徒弟注意到老师后惊慌失措,跳下桌子,晃摇着身体向老师喊冤:“不是我!不是我!”此后,徒弟被我们戴上“搞笑死的摇摆郎”的称号。 
   “师傅,我又有困惑了。”徒弟一脸沮丧地坐在我旁边。 
   “怎么了,徒弟?”我的目光一直聚集在<<那小子真帅>>上。 
   “我女朋友这几天老烦我。你知道嘛,我是系里的干部,经常开会是很正常的。她非吵着说我不真心,说真心的话再忙也会陪她的。昨晚上自习,她又把我叫出去闹,我快要崩溃了。”徒弟的双手叉进头发里,脸色显得苍白和苦闷。 
   “那你爱她吗?”我合上书,眼睛直逼进徒弟的脸。 
   “师傅,我发誓我是爱她的。可是她太任性了。”徒弟稍微往旁边挪了一点。“ 
   你不要这样盯着我看,我会害怕的。” 
   徒弟的滑稽表情让我忍俊不禁。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徒弟,打起精神来。女孩子都很任性,你就多包容一点。你现在就受不了,那你以后怎么办?恩,恩?” 
   徒弟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一巴掌拍在我的背上说:“师傅,你说的没错。这点小事我不能包容还算什么男人。不过我暂时还得继续苦恼,因为我女朋友缠着要我明天陪她go shopping,而我明天正好要去参加党校学习。” 
   我摇了摇头,说了一句“同情你”。就在这时,徒弟像飞上了天冲起来,我惊讶于他的速度如此之快,以至我眨一下眼睛就看见他的背后站着一个人。是他! 
   “喂!你推我干嘛?”徒弟恼火地把抓住他肩膀上的手甩开。 
   “你打她干嘛?”他神情严肃地说。 
   “我打谁了?” 
   “她!”他的手指向我。这一回让我吃惊了。 
   “停!”我做了一个休战的动作,轻咳了两声说:“这是个误会,我徒弟怎么会打我呢?而且我想到了一个问题,你是谁啊?哪个系的?” 
   他听完我的话,显得有点尴尬。徒弟和我一起疑惑地看着他,等待他的下一句发言。 
  “你现在能单独出来和我谈一下,好吗?”他显然是犹豫了一下才说的话。 
   “No problem!”我很爽快的答应了。我转向徒弟说:“我现在有个私事需要去解决。你就乖乖留在这里自习吧。”说完就跟着他走出教室。 
   “嘿!你不要以为把我叫出来,我就会记得你的恩德。虽然说你在我快要昏迷的时候给了我面包和酸奶,但我不会感谢你的。我想这不会不是一个巧合吧。”我刚走到楼梯口就转身对着他连语炮珠。 
   “不是巧合。”他向我走近了一点,从裤袋里掏出一样东西。他把东西递给我看,我差点笑起来。是一个十字绣的天使。 
   我正怀疑这个男生大脑是不是有问题时,他又把它装进口袋里。 
   “我想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觉得很没趣,转身想走,却一把被他拉住。 
   “干什么!”我挣扎着甩开他的手,脚下一下子踏空了,我心一惊:完了!闭上眼睛喊阿门,突然感觉到一双大手抱住我,将我拉回安全线。 
   我当时又羞又恼,一下子甩开他吼起来:“这算什么?我又不认识你,干嘛神经兮兮地缠着人家!” 
   “你不要那么冲动,你能耐心听我说,好吗?”他有点着急,眼神里弥漫哀求和孤独。 
   我得承认我是那种有点色又有点同情心的女孩,看到他的眼神,我打消了发火的念头,而是换了一个poss,双手叉在胸前,一言不发。 
   “曾经有一段真诚的感情摆在我面前,我很好很小心的去珍惜。上天被我的真诚感动,赐给我一个灵魂。他说:‘这个灵魂易碎,怕光,怕黑,怕风,怕雪。你的任务就是保护它,不能让它受到任何伤害,一旦它受到伤害,它就会魂飞魄散。’从守护灵魂的那一刻起我就明白了,这个灵魂跟我的生命一样重要。我就像呵护花朵一样呵护着这个灵魂。直到有一天,我漂泊在大海上,大海茫茫,望不到一个岛屿。我小心翼翼地捧着这个灵魂,又饥又饿,残暴的烈阳晒得我快要昏死过去。怀中的灵魂对我说:‘把我丢进大海吧,这样你就可以平安地活下去了。。。。。。’” 
   “那后来呢?那你有没有把灵魂丢进大海?”我入迷似的把他当成主人公了。 
   “小千,我很喜欢你。可是我欲无法让你做我的女朋友。”他转移话题的直白让我惊讶不已,更让我不能接受的是我与他视同陌路,这突如其来的表白让我浑身打了一个冷颤。 
   “我们根本就不认识啊。” 
   “是啊!你不认识我,我认识你。我认识你好久了,差不多有四年了。”他很难过,语气低沉而无力。“每天都在看你,你的笑,你的痛,我全看在心里。” 
   “初三?不可能吧,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啊?” 
  “不,是初二下学期。你还记得吗?有一天中午放学,路上很拥挤,你不小心被别人的自行车拌倒了,周围的人都笑起来,连拌倒你的人也在笑。我当时也在场,我也笑了。你坐在地上也笑了,而且笑得蛮开心。那种笑一直深刻在我心里,那是怎样的一种笑,天真?纯洁?不,是善良。如此善良的女孩就这样一直藏在我的心里。” 
   我听得有点晕晕乎,手在他面前晃动了两下说:“我想那么遥远的事你都能记住,那么你是谁?” 
   他很认真地看着我说:“F班的徐刚。” 
   “什么!”我惊呼道。“就是传说中年年拿国家数学竞赛二等奖,高中直接保送黄高的那个徐刚?” 
   “是的。”他点了点头。 
   "......”现在换我沉默了。徐刚的优秀全校都知道,当时不知有多少女孩梦想着要追他,包括连他见都没见上一面的我。是啊,光想一想就知道不可能。徐刚让情窦初开的我有了深深的爱恋,当知道有那么多崇拜他的女孩们,我就清楚自己在做梦。于是就把这份爱恋小心翼翼地收藏起来。现在徐刚就站在我面前,像满天落下流星雨一样让我心动。 
   “我进了黄高,每天放学后都会偷偷来看你,还有和你一起考进这所大学。” 
   “你真傻!你那么有前途,干嘛非要跟我一起考这所二流学校。”我哽咽地说,眼里噙着泪花。 
   “我有前途又有什么用,还不是读完大学娶那没过门的媳妇。如其这样,还不如让我一直默默地看着自己喜欢的女孩,哪怕只有那么一瞬间,我也乐意。”徐刚紧紧地抱住我,声音变得颤抖:“我一直等待着这个机会,我怕我再不在你面前把自己的心意表达出来,我会后悔一辈子的。现在我终于说出来了。” 
   我推开他,望着他的眼睛说:“什么没过门的媳妇?” 
   “是我父母从小给我订的娃娃亲。”他没有看我。 
   “你可以拒绝啊!” 
   “我父母为了防止我大学期间对别的女孩产生感情,在我高考结束后逼我提前和她圆房了。我得负责任。”他的声音越来越小,低着头都不敢正视我。 
   “啪!”响亮的声音在这谧静的地方特别刺耳。 
   徐刚捂着脸诧异地望着我。 
   “你为什么非要告诉我这一切?你有没有想过我也会很难过的啊。我也一直暗恋着你啊!”我哭喊地捶打他的胸口。 
   “我没想到你会暗恋我。。。。。。一切都晚了。”徐刚此刻的眼神比以往更哀伤,那里面仿佛有说不尽的怨悔和遗憾。然而这一切来得快,去得也快,始终没有开始和结果。 
   “对不起!”徐刚像是鼓足了勇气从牙缝里挤出这三个字。说完,转身走了。 
   望着那楼梯间渐渐消失的背影,我忽然有一种想冲上去的冲动,然而麻木的身体让我选择了与他相反的方向离开。 
   小心藏在心中的爱恋就这样被无情的现实击个溃散。从来就不存在的爱情就像泡泡一样,先是琉璃散发出绚丽色彩,霎时破裂消失了。 
   这两天我一直躲在寝室不敢出去,寝友们以为我生病了,都来安慰我。可是,我内心的伤痕又有谁能猜透。直到第三天,木子把一个信封交给我。 
   我拆开信封,拿出信,一个东西被带了出来,掉在地上。我伸手去捡,发现是那个十字绣的天使。我知道是徐刚的信,慢慢展开来读: 
   “小千,我很抱歉带给你的伤痛。因为我不知道你曾经对我的感情,我以为你就像陌生人一样不认识我。所以我想即使我在你面前表白一切,你也不会有什么感觉。可是当我发现时,一切都迟了。我不想让我们彼此都有痛苦的回忆,我已经向学校交了我的休学书,我不会再打扰你了。信封里还有一个小天使,这是我随身携带的护身符,我把它送给你。还有我要把那天没讲完的故事给你讲完。 
   我没有丢弃怀中的灵魂,我微笑地对它说:‘没关系,你是上天赐给我的,我会陪你到永远。’这时,天空中出现一片七彩绿洲,一股神奇的力量把我唤了进去。一个天使出现在我面前说:‘我就是你守护的灵魂,你的真情付出,让我有了和你一样的生命。我会做你一生一世的朋友,陪你度过每个寂寞的日子。’那个天使就是你。” 
   “骗人!骗人!”我发疯似的将信撕个粉碎,泪水狂涌出我的眼眶,无法制止内心的叫喊。等我拿起那个小天使,却发现天使背后绣了两个字:小千。 
文章录入:梧桐细雨文学网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文学网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评论留言: 共 0 条评论 (客观留言,文明评论!)

     
    姓名: 验证码: 查看评论  
            
    关于我们 | 站长信箱 | 雁过留声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本周更新 |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梧桐细雨文学网站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Copyright © 2005-2018 www.wtxy.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