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 音画时尚 | 唐宋诗词 | 名著在线 | 下载中心 | 星语心愿 | 雁过留声 | 史上今天 | 
您现在的位置: 梧桐细雨文学网 >> 文章中心 >> 文学联盟 >> 情感有约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写字失银 【字体:
写字失银
作者:雄勇    文章来源:不详    点击数:913    更新时间:2007/2/21
                                      写字失银
                                      □ 罗雄勇
   悦来客栈是县城最大的客栈,店老板姓王,叫王生财。这王生财生意如其名,生财生财可就真的发了财,生意虽说不上什么通四海、达三江,可在县城也摆在了富人榜上头几名,引来不少人的羡慕,甚至是妒忌。
   这天天擦黑时,来了一位客人,看这位客人的穿着打扮一看就知道是个有钱的主儿。王生财赶紧过去打招呼。他笑容满面地问:“客人是要住店吗?”那人点点头说:“是啊,有上房吗。”王生财一听满心欢喜:果然是个有钱的。王生财赶紧叫伙计去打开一间上房,又对客人说:“您怎么称呼啊?”客人说:“我姓裘,名金来。”王生财在簿子登了记。裘金来把一个布袋往柜上一放,只听“当啷”一声,看样子里头东西不少。说:“王掌柜,我这有些金银,拿着不方便,放在柜上,费心代我保管一下,免得出事。我明天走时付五两银子答谢,如何?”王生财一听,当然高兴,连说:“好说,好说。”看都不看就写一张字据,写明替客人保管钱袋子一只,凭此条领取。裘金来看看字据没什么不妥的地方,就收下字据,进了客房。
   到了第二天,裘金来要走了,就拿出字据去取钱袋。王生财收了字据,把钱袋取出来,小心翼翼地放在柜台上,对裘金来说:“裘爷,您的钱袋,您收好。”裘金来付了房钱、饭菜钱,另拿出五两银子给了王生财。随后打开钱袋一看,当时就变了脸色:“不……不对呀!”王生财问:“怎么不对了?”裘金来指着钱袋子说:“我这里边放的是金银,怎么都是废铁呀?”王生财瞪着眼睛说:“裘爷,您可别开玩笑啊!怎么会是废铁呢?”裘金来说:“不信你看啊?”王生财一看,果然是废铁,一下就傻了眼:“可是我……”王生财一着急就结巴西起来。两个人争了个脸红脖子粗,伙计和客人都围了过来。看看王生财,又瞅瞅裘金来,不知道向着谁好了。最后没辙,只好去县衙。 
  县老爷正在后花园赏花,听差的一报告,他马上就升堂办案,吩咐把打官司的人带进来。两人进县衙,只见老爷威坐于堂上。就在这时,裘金来叫道:“侄子,不认识我了,我是你表叔呀,听说你在县里做了大官,特地来寻你来了!”县老爷一听,把惊堂木一拍,怒道:“哪个是你侄,公堂之上没有亲戚,只有国法,是何原由,快快讲来!”裘金来一听,儍了。于是,王生财和裘金来各自说了一遍。王生财心中七上八下的,正想着县老爷会不会向着裘金来时,县老爷突然把脸一翻,对着裘金来喝道:“大胆刁民,你看王生财没有开包检查核对,就想骗他的银子,对不对?”裘金来正要分辩,县老爷就吩咐听差的:“虽然你的确是我表叔,但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把这个刁民给我轰出去!”上来两个听差的,连搡带推的就把裘金来赶出去了。裘金来一迭声地喊着冤枉,根本就没有搭理他。引得衙外一干人群议论纷纷,大呼县老爷是青天,是包公再世。 
  轰走了裘金来,人群散了,县老爷退堂进后院,王生财也道谢要回家。这时一个听差的进来报告说:“老爷,那个裘金来又回来了,在门外不肯走,用头撞墙,撞得头破血流,还说死了算了!”县老爷问:“救下了没有?”“我们拉住了。”“把他带到后堂来!”“是”。听差的转身走了,县老爷朝着王生财一瞪眼说:“不要走,跟我来!”王生财一哆嗦,差点儿尿了裤子。县老爷走到后院往椅子上一坐,也不搭理王生财,吓得王生财直冒冷汗。 
  不一会儿,裘金来又来了,见了县老爷就要下跪 。县老爷赶紧叫听差的拦住他,叫他坐下,然后说:“表叔呀,刚才我是试探试探你。你要是拿废铁诈银子,一准蔫儿吧唧地走了。你这么一撞墙,我明白了,你是真冤枉了,我一定把银子给你追回来。”王生财一听急了:“大人,他一撞墙您就向着他呀,这……”县老爷一拍桌:“大胆,你就是白骨精,今儿个我也要叫你现出原形来!”说着,他从本子上撕下了一张纸,提起毛笔来写了一个“银”字,你到房里去抄写,如果写足五百个“银”字一个没写错,就说明你没有说谎。如果五百个“银”字中有一个写成“铁”字,就说明你说的都是瞎话,写好放在柜子里,去吧!”
他把王生财打发到隔壁房写字去了,又对着听差的耳朵说了几句什么,自己就和裘金来聊聊天。聊着聊着,就朝内喊了一句:“王生财,你拿的是什么啊?”王生财说:“银字。”他又喊:“银字在哪儿?”王生财老老实实地回答:“在柜子里。”他过一会儿喊一遍,裘金来和听差的都不知道他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谁也不敢问他。 
  过了一会儿,听差的领着王生财的老婆来了,县老爷叫裘金来回避一下。他问王生财的老婆:“你家掌柜骗了人家的银子,对不对?”王生财的老婆摇摇头说:“哪儿有的事啊?”县老爷微微一笑说:“掌柜的都承认了,你还赖呀?”王生财的老婆说:“谁说我们掌柜的认账了?”县老爷说:“你不信,好,我给你问问。”他对里边喊道:“王生财,告诉你老婆,你拿的是什么?”王生财的声音传过来了:“是银字。”县老爷又喊:“在哪里放着?”王生财说:“在柜子里。”“是多少呀?”“五百”“是真的!没错吗?”“真的,没错。”
县老爷不喊了,对王生财的老婆说:“听见没有?”王生财的老婆早就吓得满身汗了,结结巴巴地说:“我……听见了。”县老爷问:“银子是你们掌柜的拿的吗?”“是……我是后来才知道……的。”“你说怎么办吧?”“我回去拿。”“好,签字画押,你拿来我就放人。”
没多大工夫,王生财老婆就把银子拿回来了。县老爷把王生财和裘金来叫过来,把王生财老婆画押的供词拿出来让王生财看了。然后让裘金来数数银子。裘金来一数,一点儿也不少。裘金来千恩万谢地走了。县老爷问王生财:“你还有什么说的?”王生财浑身直筛糠,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县老爷把他好一顿教训,然后叫他回去。 
  走出县衙的大门,王生财瞪了他老婆一眼说:“谁让你承认我拿了姓裘的银子,又把银子拿来还他的?”他老婆说:“你不是认账了吗?”王生财说:“我没有承认啊。”他老婆就把到县衙的事一说,王生财跺着脚说:“哎呀,我们上当喽!”

431616/湖北省汉川市3509纺织总厂
文章录入:梧桐细雨文学网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文学网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评论留言: 共 0 条评论 (客观留言,文明评论!)

     
    姓名: 验证码: 查看评论  
            
    关于我们 | 站长信箱 | 雁过留声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本周更新 |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梧桐细雨文学网站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Copyright © 2005-2018 www.wtxy.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