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 音画时尚 | 唐宋诗词 | 名著在线 | 下载中心 | 星语心愿 | 雁过留声 | 史上今天 | 
您现在的位置: 梧桐细雨文学网 >> 文章中心 >> 文学联盟 >> 情感有约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那晚,我敲开了她的房门 【字体:
那晚,我敲开了她的房门
作者:陆博哲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2561    更新时间:2008/4/9

  夜晚,是制造浪漫的草坪树林,是迷离情感的咖啡美酒,是情人拉起的粉红色窗帘,也是写在信笺上的思念文字……

  儿时的夜晚,是窝瓜架下饭桌上的那盆晾凉的粥,也是腊月灶火坑边蒸豆包时妈妈讲的故事。喝着家乡清亮亮的河水,我不知不觉成长为大山的儿子。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我的中学,是在百里之外的县城就读的,那里的每一个夜晚,我都在反复编织离开大山的梦想。母亲找人给我掐算了,说我五行中,水多,注定要在外漂泊。母亲担心我受苦,老先生说不能,这小子将来能在外面做事,意思是能有个工作,母亲乐了,将先生留家住下。那晚,她给他包了酸菜馅饺子,很香的。

  古佛青灯般的中学生活,磨练了我的意志。二年中专学习的若干个夜晚,我把算盘打得脆响,诗写得有了模样,感情上却是双手空空,唯一的收获,是侥幸留在市里的一家建筑公司工作,我写信告诉家里,母亲知道后,高兴得告诉了半个村子,说那先生算得真准。那晚,她跑到邮局给打工的父亲通了话,他们说走出大山就是最大的收获。

  公司在美丽的凤凰山下,第一次伏在独享的三屉桌上,我想一定要利用好这个小小的舞台。公司安排我到宣传部门工作,说是“人尽其才”。我的豆腐块,不断在市级报纸、公司简报刊载,电台中也能听到声音,尤其不能相信的是,我的演讲稿《三建,我心中的丰碑》,在市里组织的“企业精神赞电视大奖赛”中荣获一等奖,这瞎猫碰死耗子的东西,在公司上下引起了不小的“震动”。那晚,我给分别一年的班主任写了封信。

  当我还沉浸在初出茅庐的喜悦时,公司调我去驻沈机关担任秘书,部长告诉我明天报到。我想我是被“重用”了,心里高兴。心想那个老头怎么***算得这么准呢,看来我又要远行了。那晚,一位大姐要给我介绍对象,被我谢绝了。

  还是那晚,一个宿舍的几条“光棍”,按惯例在个小馆子里,给我送行。酒至半酣,一根“老光棍”,端着酒杯非常认真地跟我说,傻兄弟,公司去沈阳的人调都调不回来,那边的“光棍”,快一个连了,你还去给加强呀。公司沈阳机关和下面的工区,总共就那几个女的,不是打字员,就是会计,早就叫人给号下了。给你介绍对象,你还敢拒绝,我们这样的快半年了,都不上人,他的这一棒打得我不轻。那晚,我喝醉了。

  沈阳,我从没有去过,公司机关当时设在郊区,公司的四个工区分散在沈阳的四面八方,淹没在这个巨大的城市中间。这里,对我来说,一切都是个未知数,陌生的人,陌生的环境,还有陌生的工作,我有些颤颤惊惊。令我始料未及的是,公司沈阳机关的同志,为我安排好了一切,连过冬的棉大衣都给我领出来,放在宿舍的床上。接我同志说虽然不认识你,但早就听主任说过你。晚上的接风酒,在一片赞扬和鼓励中进行。那晚,我喝得挺多,但我清醒,我想前面的路还很漫长。

  对一个外乡人来说,这里不是写诗作画的地方,这里充满着机遇和挑战。我迅速进入角色,很快同上下打成一片。身挎相机,兜揣笔本,跟随经理穿梭在公司各个工地、沈阳的大小单位,我的工作顺利而出色。在沈快一年的时间里,被“老光棍”点名的公司几个未婚女青年,一个一个地认识了,她们对我有好感,但我们什么也没有发生。当我见到四工区的女会计,一个端庄、白净、漂亮扬州姑娘时,我被她深深地吸引,但我很快知道,她在我来的那个城市处个大学生。那晚,我回忆她的眼神是那么地清纯。

    白驹过隙,日月如梭。一恍毕业快二年了,家书的中心内容就是个人问题,父母担心我的情商,尽管没点的太明,实际试探着要在农村给我张罗人了。同学、朋友、老师的信中,最关心我的也是这个问题。这时,我接一个同学的电话,他告诉我班上某某同学早已结婚,没结婚的,也差不多都成双入对了,他又说,其实证明成功,对象也是个标志。最后这句话,对我打击最大。那晚,我一个人走出办公室,在沈阳的大街上行走……

  公司承揽了省迎接全国青运会的17个场馆的建设任务,并迅速组建工程指挥部。我的生活也发生陡转,被派到指挥部担任文秘组副组长,负责文秘、宣传和车辆调度工作。文秘组的隔壁就是财务组,那个扬州姑娘也被抽调到财务组,且住在那里,她洗衣服的声音都能听得一清二楚。那晚,我兴奋得哼唱了起来,通讯员说我有点反常。

  我有事没事总喜欢到她的办公室“闲聊”,她不知道我学的是财经,我的讲的专业度,让她对我这个带眼镜的人刮目相看。只要她外出,公事、私事我都殷勤地派车,令同我怀有“不纯”目的的小子们“愤愤不平”,说我假公济私。她工作忙的时候,我安排公务员给她买回饭菜,有时还让食堂给颠一个炒菜,机灵的公务员告诉她,这可不是公家的。我也试探着让她给我洗那件刚穿一天的白衬衣,送给她自己咬牙买下的演出门票,当然是连张的,我在潜移默化地向她渗透着信息。有一天,她让我陪她去公司办事,随后,又让我陪她去中街给替将结婚的同学买床单,我理所当然地打发走司机。我们在没有人认识的街市里走着,两人肩头贴在了一起,手也情不自禁地牵上了,时间过得飞快,整个下午,我只知道她给同学买了个绣着百合花的白床单。我们回到住地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她说第一次同男的在外呆得这么晚。那晚,我没有洗手,我闻着余香进入了梦乡,那梦做真的很美。

  正当我们情意缠绵的时候,我有了外出的任务,她送我到车站。路上,她告诉我,从相识的第一天,就注意我了,知道我是农村的,外地的,分配来的,刚入党的,非常“有才”的,但她最喜欢的还是我的真诚和聪明,她还说讨厌那个大学生……。上车前,递我个叠得方正的纸条,让我答应她一定到车上才准看。我在车上展开了那张带着体温的字条,俊秀的字体透着从未有过的温情:“那晚,那个下午,我感受着你有力的大手、宽厚的臂膀,和你在一起,我内心踏实,有安全感,我希望得到你的呵护,你愿意么。”

  我的心早已经飞到她的身旁,我迫不急待,魂不守舍,急匆匆地办完事往回赶,我想给她个惊喜,我想告诉她,我有许多话要向她表白,她是我的最爱,我不能没有她。当我火急火燎到达住处时,已经是后半夜1点了。那晚,我轻轻地敲开了她的房门……

  到现在,我仍喜欢補那个绣着百合花的白床单。

文章录入:梧桐细雨文学网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文学网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评论留言: 共 0 条评论 (客观留言,文明评论!)

     
    姓名: 验证码: 查看评论  
            
    关于我们 | 站长信箱 | 雁过留声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本周更新 |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梧桐细雨文学网站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Copyright © 2005-2017 www.wtxy.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