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 音画时尚 | 唐宋诗词 | 名著在线 | 下载中心 | 星语心愿 | 雁过留声 | 史上今天 | 
您现在的位置: 梧桐细雨文学网 >> 文章中心 >> 文学联盟 >> 情感有约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在理想面前崩溃 【字体:
在理想面前崩溃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2710    更新时间:2008/4/9

    “你是不是欠揍?”刘承伦对一位六年级的男生冲口而出。
    这位男生和另外几个男生已经闹了整整一节课了,先是站在座位上表演健美,然后到处飞扑克,好不容易安静一点儿,又蹲在桌子下面挑逗别的同学。
    快下课了,刘承伦采取对答问题可以提前休息的办法,总算大体上维持了课堂的秩序。眼下,教室里只剩下这几个最调皮的学生。他们几乎不把老师放在眼里,在教室里打打闹闹,互相扯拽,还故意学他说话。
    刘承伦紧皱眉头,“要冷静,冷静。”他在心里忍了又忍,去终于没有克制住。
    “老师打人,要犯法。”那个男生不甘示弱,示威的喊道。
    “啪!”话没说完,一记耳光落在他脸上,孩子眼里顿时涌出了泪水。其他几个孩子愣在那里。
    刘承伦自己也有些吃惊,手臂垂下来,心里“嗖”地凉了半截儿,不知接下去该如何处理。
    下课铃救了他,刘承伦低着头走出教室,心里懊恼的不得了。
    “不要再提有多少学生对教育不满。我可以肯定的说,有多少学生厌学,就有多少教师厌教。”
    这不是他一时冲动说出来的话。此时,他坐在自己的书房里,面对记者。
    “不要叫我‘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他说,“我想,很少有教师承认,自己正在从事太阳底下最光荣的职业。”
 
   一
    第一个让刘承伦产生这种感觉的是一个姓郑的女生,但这种惭愧是在她毕业后才感觉到的。
    一天,他走在街上碰到了这个孩子,她不但没有走过来打招呼,反而当街大叫他的名字。
    “不是那种招呼式的叫,而是大声喊:刘承伦儿——然后嘿嘿嘿地和旁边的人嬉笑。”刘承伦回忆道,“我可以明显地感觉到,她看到了我,她是故意的,就是想刺激我。”
    事后,刘承伦能回想起的和这位学生的过节儿,只有一条:“她不爱写作业,所以我常常以次为由请她的家长。”
    那一刻虽然深深的印在他的记忆里,却因为另一个学生的遭遇而更凸现出来。
    就在几年前,刘承伦遇到了另外一个女生,因为在学校说脏话,而且不愿承认错误,家长被请到了学校。听完刘承伦的陈述后,家长只说了一句:我把她领回家去!
    刘承伦毫不在意的让他们走了。这个孩子以后几天都没有来上学。当他再次见到这个同学时才知道,她被罚在厕所里关禁闭,整整两天。
    一种无法形容的眼神,充满了怨恨、仇视、委屈和不解——从一个11岁的女孩子眼里直勾勾地射向他,令他心如针刺,无法摆脱。
    他给自己找了很多理由,但都没能说服自己。“我为什么要请家长?”他问自己,“为了‘教育’她?为了帮他改正错误?为了让家长知道自己的孩子有哪些错误?”最后,他只得出了一个自己从没想过的答案:为了惩罚!——而他的目的达到了。
    这让他惊诧。这时,他已经当了近十年的教师了,“找家长”是老师通行的最有效的“威胁”学生的方式,但他从没有问过自己一次“为什么要这么做”;而面对学生对这种行为的恐惧,他也从没自问过一次“他们为什么害怕”。
    尽管刘承伦次后想尽种种办法对这个女生进行补偿,但始终没能从这种反思的压力中解脱出来。他开始追问自己:但老师究竟是为什么?教育是为了什么?为什么那么多老师无法从工作中获得乐趣?为什么那么多孩子对上课、学习和考试感到痛苦?而这一切,对社会的意义是什么?
    刘承伦下定决心要进行改变。

    二
    短短几年间,他的教育理论方面的藏书成倍的增长。一些崭新的教育思想和理论激荡着他。在不断的尝试中,他收获了一些成功;但面对成长在和他完全不同的社会环境里的孩子,他发现很多方法并不是那么有效,甚至遭遇到了他没想到的危机。
    在全国中小学都在推广“班干部轮换制”时,刘承伦也这么做了。他的班级有二十多个班干部,其中2个大队委,4个中队长,其余全是中队委,包括负责清洁、文艺和各学科的课代表。这些班干部在胳膊上别着一块菱形的深红的绒布袖章,神气十足的走在街道上,并且自觉的代替了刘承伦干了大部分工作,是的他不在班级时,秩序也井然有序。
    但不久,危机就出现了。
    有些班干部利用权职,包庇自己的好友,欺负自己不喜欢的同学,甚至发生了收受小恩小惠后替人隐瞒错误的现象。
    通常认为,这种众多干部轮换上岗的做法,可以创造更多的机会来鼓励更多的孩子,培养他们的自信心和责任心。但至少在刘承伦的尝试里“恶果”远大于“成果”,甚至于在没有形成班干部的学生中,激起了“公愤”。
    他不能忘记,四年前,他在班级里实行为自己每天的诚实、善良、勤劳、和勇敢打分的情形。他本想通过这种评价,让学生主动思考做过的美一件事,努力做个正直朴实的人。作为激励,他还将这种自我评价与每日评选班级之星结合起来,评出勇敢奖、诚实奖、善良奖、和勤劳奖等。
    但就是一张一毛钱的奖状,使事情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孩子们纷纷弄虚作假,编造一些根本不存在的事实,故意打高分,甚至比着往高里打。等他觉察时,这种状况已经泛滥到整个班级。他不甘心,又增加了同学之间的互评和家评,虽然有些家长也加入到作假的行列中来;他仍不愿放弃,又增加了同学之间互查分数的制度,导致同学之间互相猜疑,整个班级人心惶惶......这项他原以为会非常有成效的举措,终因这种无法抵制地异化,归于流产。
    和所有班级一样,刘承伦的班级里也有一个家境不好的学生。
    是一个被刘承伦扔掉的玩具引起了他对这个孩子的注意。这个孩子看见老师扔掉一个捡来的玩具后,一整天魂不守舍,屡次主动要求去倒垃圾,所有的同学离开教室后,他还在教室里转来转去不肯走,眼睛不时的落在装满废物的垃圾桶里。
    清校铃响了。刘承伦着急起来,直截了当的问他:你怎么还不走?是不是想要桶里的玩具?那个孩子吓的飞也似的拿着书包跑了。
    “糟了!我的话是不是伤了他?”刘承伦心里咯噔一下。
    第二天,他故意比平时晚些时间到教室,发现垃圾桶已经被人倒过,而那个一向爱打闹孩子正端端正正地坐在位置上读书。有意走到他跟前,孩子警觉的用身子当住了书桌,神色十分慌乱。笑了笑,拍拍他的脑袋,便走过去了。
    这样一个视别人丢弃的玩具为至宝的孩子,让心里酸酸的。这个孩子不仅是班里生活最贫困的,也是性格最偏执、学习最差的孩子之一。在刘承论接任之前,他几乎不完成作业,考试成绩很少及格,常常和同学打架、上网吧,从学校里逃跑。
    真正了解他,却是刘承伦在一次课外辅导中意外收获。这个孩子一直对老师辅导的内容心不在焉,老师说帮助他默写古诗,他倔强的说:“我还想回去打游戏呢!”
    刘承伦一时难以克制,数落起来:我话这么长时间辅导你,不就是希望你考试能及格吗?你怎么就这么不争气不、上进......
    说着说着,孩子抽泣起来,说起他的爸爸,因为吸毒,注射得臂部已经感染化脓;说起他在幼儿园时就因为吸毒死去的妈妈;说起他叔叔去年因为吸毒得爱滋病死掉了;说起他的伯父因为吸毒贩毒被抓进监狱;说起他和奶奶艰难的生活......
    刘承伦被刺痛了,努力撑着眼眶没有让眼泪流出来。他惊讶一个10岁的孩子竟然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也痛心自己长期忽视了他的心理。
    在刘承伦连续几个月的鼓励下,这个孩子的学习状况开始明显转好。一次课外辅导时,他缠着刘承伦不肯走,一定要再听写一课的词语,为了再多拿一些“+”——一个“+”可以兑换一张奖票。这一天,他们一共听写了两个多单元的词语和两首古诗。他全部写对了。
    听写完,孩子拿出特地带来的计数器,兴奋的一个一个计算着他的“+”。
    “一共388个!”他自豪的伸出手臂,大声喊起来。
    刘承伦静静的看着他,他穿着旧衣服蹦蹦跳跳的走了,刘承伦不仅感动:“这么多个‘+’,他却没有多算一个。他本来期望今天能达到400个的。”
    但孩子的自信心远不是像奖票一样可以一张张累加起来的。
    母亲节快到了,刘承伦建议每个孩子给母亲做张贺卡,感谢母亲的照顾,同时也祝福妈妈幸福快乐。这个孩子只能给和自己相依为命的奶奶。这是他这辈子所送出的第一份礼物,上面是他自己画的画儿,还配上一首小诗,但奶奶只是看了一眼,然后告诉他:随便放在那儿都行。
    更冷酷的伤害来自同龄人。
    为了使他的学习成绩更快的升上来,刘承伦为这孩子安排了一位成绩非常好的同桌,期望他们能互相帮助。但在给另外一位孩子做辅导是,刘承伦意外地得知,这个同桌竟然在背后骂这个孩子是“白痴”,虽然他在课堂上表现的很周到,在作文里也冠冕堂皇地写着:要和这个孩子成为最好的朋友。
    刘承伦想不到自己的学生竟然是这样的表里不一,而且是发生在他认为的优秀生身上。很迅速地,他把这两个人调开了。“我不希望两个孩子因为我好意的安排,都产生人格分裂。”
    事实上,不只是他的成绩导致了这一切。他的穷,他上课时因为紧张而有些结巴的发育,以及他的有些偏执的自尊,甚至可以一个不经意的动作,都成为同学嘲笑的内容。而他的反抗,就是打架,打完就跑。
    为了旗帜鲜明的表明自己的观点,刘承伦不仅始终坚持在课后为这个孩子补课,经常在他的闪光点突出时不遗余力的表扬,同时对所有包含歧视的做法进行严厉的批评,但这又出乎意料的导致其他孩子的仇恨——他们不恨老师,却恨背后告诉老师他们行为的同学,恨生活在他们并不了解的环境里的孩子......
    保护一个孩子的尊严,与维护大多数孩子的情感,这个两难境地,使刘承伦度过了一个个长夜。

    三
    “你了解那种感受吗?每次到了六年级,我都感觉得自己快被逼疯了,每个人谈论的都是分数,都是上哪所学校,每个学生,每位家长,甚至办公室里的每位老师和学校的大会上。”
    他说自己每次都希望有机会逃出去。“这是个巨大的旋涡,每个人都会被卷进去,无一幸免。”
    就在上个学期,因为他的班级期末考试成绩不理想,他就遭到了许多家长的“围攻”。许多家长抱怨的说,每天看见孩子兴高采烈的从学校拿着各种奖状和老师的好评,以为成绩很不错,没想到......有几位家长生气地表示到,要回家痛打孩子一顿,有几位家长甚至哭了。
    竞争和淘汰是无情的。刘承伦无数次目睹过,在小学毕业宣布成绩的那一天,家长早早的挤在教室外面等待考试成绩。考上的,喜形于色,请客,发糖;落榜的,当场痛哭流涕,大骂自己的孩子不争气。
    那一刻,所有的都不在重要,除了成绩。
    曾有一对非常要好的女孩子,两个人成绩都非常优秀。但就在这样的考试中,一个考上,另一个落榜。落榜孩子的母亲听到成绩后,在学校了便防声大哭,接着便开始数落那个考上的孩子,理由是在考试的前一天,她们还在一块玩儿,影响了自己孩子的考试状态。
    据刘承伦所知,这对好朋友在小学毕业后再也没说过一句话。
    如何评价我们的教育?如何评价孩子的家长?这个最使刘承伦困惑的问题,在他看来,也将老师引上厌教的终点。
    可能少留作业吗?老师们少留,家长们也会留。可能减少考试吗?学校不考,家长会抗议;可能不以成绩评价吗?不,当然不,因为这是我们目前唯一的评价标准。
    就在这个学期,刘承伦发现一个学生常常不写作业。他在课外交流中得知,这个孩子上的课外辅导班留的作业太多,导致他没有时间写学校留的作业。“他说不敢不写,因为那个课外辅导的老师会打人。”
    有一篇文章里,刘承伦这样写到:“有指挥的教育并不在于学校安排多少课程,教学设施有多先进,而在于学生是否对所学的东西感兴趣,通过学习是否产生强烈的好奇心和求知欲;并不在于学校走廊上、教室里悬挂多少名言警句,而在于学生对自己以及身边的人和事有多少深刻而真实的感受;并不在于老师布置了多少作业,而在于老师如何让学生展开形象的翅膀,拓展广阔的心灵;并不在于学生考试考了多少分,而在于他是否对自己的发展与足够的自信心,让读书学习成为习惯和人生的需要;并不在于学生有多少特长与爱好,而在于他是否有丰富的内心情感和真善美的热切渴望......”
    当然,这只是他的理想,他也不可避免的卷入这个怪圈里。他的上一届毕业班中,虽然升入重点高中的人数不多,但升入最好的中学的人数仅为另一个班级的一半儿,强烈的失落感使他放弃了自己早已定好的计划——在颁发小学毕业证书的那一天,庄严的和每位学生握手,祝贺他们取得了人生的第一个毕业证书,祝愿他们在今后的道路上相信自己,朝着自己的理想不懈努力。“希望,我想给他们希望。”刘承伦说:“我想告诉他们,一次考试的结果并不重要。人生的路还很长。”
    然而最后一刻,面对孩子们渴望地望着他手里的成绩单,焦急地等待他宣布升入重点中学的学生名单时,他崩溃了。“我甚至无法给他们一个微笑,因为那时,我自己也觉得,对不起孩子们,我没能带领他们取得最后一个光辉的成绩,虽然我怎样的努力,也不可能使每个孩子升入重点中学。”
    说到这里,他几乎流泪——他的上一届学生,在离开学校的最后一天,集体打扫了学校的操场。没有人要求他们那样做。除了他们的老师,也没有人会记得那一刻。而在刘承伦接任前,那曾是学校纪律最差的一个班级。

文章录入:梧桐细雨文学网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文学网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评论留言: 共 0 条评论 (客观留言,文明评论!)

     
    姓名: 验证码: 查看评论  
            
    关于我们 | 站长信箱 | 雁过留声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本周更新 |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梧桐细雨文学网站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Copyright © 2005-2017 www.wtxy.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