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频道 > 情感空间 > 花树魂安在

花树魂安在


作者:带雨的云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1-08-26 阅读:
摘要:“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是说那个有名的美女林黛玉。她葬花和她的葬花词引来过多愁善感女子和她一同落泪。“花

“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是说那个有名的美女林黛玉。她葬花和她的葬花词引来过多愁善感女子和她一同落泪。

“花魂默默无情绪,鸟梦痴痴何处惊”“昨宵庭外悲歌发,知是花魂与鸟魂?”“花魂鸟魂总难留,鸟自无言花自羞”“明媚鲜艳能几时,一朝飘泊难寻觅”……电影院和剧场里,方方丝绢浸透了太太和千金小姐们的泪水。

林黛玉的泪水都快要哭干,她把纷纷飘落的一片片花瓣捡起来埋在树下。她的魂和花的魂一起飘然去,几乎去了那无边无际处。她惜己惜人、痛己痛人,也惜花痛花。

花、树有魂乎?有人说没有也有人说有。如果是问林黛玉,回答会是肯定的,花树至少对林黛玉是有魂的,要不然她为什么要葬花、祭花、哭花,还为落花做那么动人心弦的葬花词呢?

心情忧郁的人、多愁善感的人、寄人篱下的人,生活坎坷艰辛的人、感情丰富的人……一定能体会到花树有魂的。

春风得意者当然感觉不到花树有魂,他们没那个心境,没那个闲工夫。生活中的享受和快乐都来不及应付,哪有时间和精力同情花、怜悯树呢。王熙凤和薛宝钗便从来不葬花哭花,更不会为落花写悼词和祭文。

有些人对百姓的痛苦与死活都无动于衷,冷冰冰的,花开花落哪能动情的呵。

诗句曰,“春风得意马蹄疾”,主人春风得意之的时候,连他的马也知趣、乖巧得很,撒开腿脚赶紧嘀哒哒、嘀哒哒的跑,决不敢在花前树下稍事逗留。

马知道主人忙着呢,没有闲功夫管什么花开花落的事,没闲情逸致管那些与升官发财无关的事呢。马知道主人的心思全在那个“争”字上,日日夜夜地忙于争长论短、龙争虎斗、明争暗斗、争先恐后、争权夺利、分秒必争,他们哪里会留心花花草草的死活枯荣呢。

许多人是在落难中忽然开朗,才有了感情,才有了同情心,才能够以己及彼、以己度人,才能感受到他人的存在。

杜甫一定是有过人生坎坷的,所以他写出了“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的诗句,如果他日日夜夜醉生梦死,哪里会想到为那花儿与鸟儿“溅泪”“惊心”的呢。

不信吗,四处问问看,哪个有权有势的人会为落花而“溅泪”而“惊心”,他们哪里会有“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的感受。

文化大革命后期听说,一首长从前一向人情冷漠,对于周围听而不闻、视而不见,甚至连一般的生活杂事都不懂,只晓得年年月月的领导阶级斗争。

“史无前例”中被送去“劳动”时候,因为身边没有了秘书,连家信也不知道该怎么寄,不知道信封需要贴邮票,买好了邮票还不知道往哪儿贴,人家帮他贴好了邮票,又不知道应该怎么寄。

经过一番“革命的洗礼”,那官才有了人情味,遇见熟人想得到点头,连对盆里的花也关心体贴起来,花干了他会给洒水,花被风吹倒了他知道拿根小棍把它撑起来。

不奇怪,因为他没有生活经验,没有生活感受,不知道花也有感情和灵魂,也“吃喝拉撒睡”,也有喜怒哀乐。这是真事。

儿时我也喜欢折花,那时就不知道花树有感情,不知道花也会有痛苦与悲哀。

下放劳动回来后,看见街上的孩子踢树练腿劲,或把树枝当成吊环,吊着树干荡秋千,便会劝孩子不要伤害树木,因为有过感受。   

山上砍柴,当我一手擎着柴刀一手抓住树脖子的时,千枝万叶便索索打抖,如同在哀号,我常常不忍心把柴刀砍下去而饶过它们。一次有棵杨梅树,碧绿的树叶光洁白润的树干和枝条,想象中来年的春天会长出红艳艳甜丝丝的杨梅,带给人们甜蜜蜜的享受,怎么也不忍心把柴刀砍下去。

花和树是有感情的。和人一样有高兴也有难过,有痛苦也有快乐。当花枝扯折不下来时,就像是因为不肯别离而极力挣扎,枝、叶、花一同发出啼哭声。连身边的花姐妹们也一同颤抖着,发出飒飒的声音呼救,求采花人饶过它的一条命。花和树有情乎,无情乎?

听说有科学研究证明,花草树木和人一样也有喜怒哀乐。给它浇普通的水,它为得到了滋润而激昂兴奋,测试的图形是跳跃着向上走;然而如果给它浇烫水或毒液,或火炙烟燎,那测试的图形便是颠簸着向下走,如同正在悲伤与哭泣。

女士常陪伴花儿聊天,给花儿浇清清的水,和花儿说话,给花儿唱歌,那花竟格外的靓丽鲜嫩。后来她一段日子离开,花儿便少了光彩。

她要她们好好开花,许愿好好的照顾它。后来这花开得格外好,而且总朝着她的窗口伸展,似乎在说:“谢谢女主人,我一定会为你灿烂开放的!”

含羞草喜张着小叶片向往阳光和天空,吸收上天给他的阳光和雨露。如果有人近前便随微风招手致意、翩翩起舞。可是讨厌人家用手碰它,谁一动手就把叶片合拢起来。

有人说它是害羞,看来不仅仅是害羞,也是生气,它用关闭的无声语言抗议:“别碰我,君子动口不动手!”她很斯文,不骂人,象害羞的小姑娘,仅仅把脸和身子遮掩起来而已。

非洲有种树可狠了,没有东方的“温良恭俭让”,甚至不许别人挨近,谁挨近了就牢牢的粘住、缠住、裹住,用叶汁渐渐的溶解他。

花树魂安在?就在它一年四季中悄悄的发芽中,默默的打苞中,兴奋的绽放中,和枯萎寂寞,凄凉凋谢,悲愤的飘落中。

爱护它,它们便会为你灿烂开放,冷落它,它们就没精打采的应付,虐待了则马上就枯萎、凋谢,不让你得到美和愉悦。它们尊崇龙人的道德传统:“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

花树无情乎,有情乎,花树魂安在?花树的魂就在人们的心间,在人们的灵魂中,在人们的脑海里。谁的心间、胸中、脑海里有魂,花树便也有魂。这就是花树应该的回答。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

大家来说说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