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频道 > 情感空间 > 桃花点点雨,柳丝半壁风

桃花点点雨,柳丝半壁风


作者:带雨的云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1-08-26 阅读:
摘要:人人都喜欢春天,喜欢暖洋洋和桃红柳绿。有诗句“桃花点点雨,柳丝半壁风。行人莫匆匆,情在不言中”,且借它作故事的“前跋

人人都喜欢春天,喜欢暖洋洋和桃红柳绿。有诗句“桃花点点雨,柳丝半壁风。行人莫匆匆,情在不言中”,且借它作故事的“前跋”。点点桃花飘扬荡漾,丝丝柳枝摇曳飞扬,眼前,一片明亮温馨与柔情蜜意,在桃红柳绿的无言中。

春日不仅仅风光旖旎、色彩缤纷、气候宜人。俗话说,一年之计在于春,春日是万物最欣欣向荣时刻,希望往往是在这温柔美丽中来到,枯木是在这时光重新发芽,长出细细的枝和嫩嫩的叶、红红的花。

“柳”就是乘着春风冉冉、桃红柳绿之际来到的。这天是个好天气,也许是个“黄道吉日”,他魂牵情绕三十个冬去春来,回肠九转、忧心百结之后,终于又看到了这块他生长的土地。

他不惊动谁,一人慢悠悠的踱步,细看这里的山山水水和田野,闻着熟悉的泥土、麦苗、油菜花的芳香。他只在县城住了一夜,夜里几乎没有入眠,一早便趁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一步步的走去。

他知道他的妈妈已经不在了,桃的爸爸妈妈妈也不在了,他想,他家也许什么都没了。他忐忑着曾打伤过人又背过枪。就听天由命吧,反正是已过半百的人。 

一路上阳光一派、桃红柳绿相映。他享受着春风的轻柔抚摸,想象着自己的家和那棵柳树,想象着陶家和陶家的那桃树。他回忆着“桃”,想象她现在是什么模样,又想起和她一起上学的情景,就是这条小路。

一幕幕的回忆,一阵阵的喜悦与悲哀,一丝丝的希望,一幅幅的图画。

到家门口时他一阵凄楚。屋子成了菜地,栽着稀稀拉拉的蔬菜。旁边新竖起的两撞楼房遮去了他家的阳光。柳树只剩了半拉,两撞楼房之间挤进来的风,吹得那半拉柳树时断时续的飘摇。

他静立了一会儿。那头是睡觉的地方,这头是吃饭的地方,另外一边是他和桃一起做作业的地方……

几十步路就到了陶家,院子里的桃树着上了稀稀落落几点红。他心噗噗的跳着,战战兢兢的敲开了桃家的屋门,一阵伤心往上涌。

桃惊呆了,久久立着没动。她已经缕缕白发,如果不是她的家,面对面也不一定认出她来。

柳和桃是一个村子的人,一个住村东头一个住村西头。说是东西头,也就几十步路吧。

东头屋里有棵桃树,住的是一姓陶的老中医,那是桃的爸爸。因为那棵桃树,她又长得雪白粉嫩如桃花,许多人便叫她“桃”。西头屋外有棵柳,住一姓刘的种田人,那种田人是柳的爸爸。因那棵柳,许多人都叫他“柳”。

陶医师为人和气,乐善好施,常常帮乡里乡亲们看病不收钱。西头姓刘的男人常生病,陶医生帮他看病不收钱。不料,一次意外事故,西头的男人丧了命。

陶医生因为有些祖传田地,土改时划成了地主,又因为没答应把女儿嫁给一个混混儿而引来了一些是非。混混儿姓白,长得白皙光溜,人家都叫他“白皮”。他祖上原是大财主。白皮的的爷爷游手好闲、坐吃山空,把田地家产耍了个精光。

混混儿已经家徒四壁,而且好吃懒做,桃的爸爸不肯把女儿嫁给他,桃也不喜欢那人。桃的爸爸喜欢柳,柳读书用功又勤快踏实。混混大字不识却能说会道,五星红旗升起后因为积极,当上了贫协代表。这是后话。 

桃和柳从小一同上学。柳的爸爸去世后,桃的爸爸常支援他家,柳去城里上中学也是 陶 医师给的钱。一是看他聪明伶俐将来会有出息,一是女儿上学也好有个照应。

柳比桃大几岁,他们一起上学。涨水时柳趟水背桃过河,狗汪汪叫的时候,他便站在前面挡住。尤其有他壮壮实实的身体在旁,白皮不敢缠她。

比桃大许多的白皮经常缠着桃,还托媒婆说过亲。桃的父母不肯答应。白皮认为桃的父母不肯答应是柳的关系,常邀一伙哥们找柳的岔子。一次,白又要缠桃,柳气不过便趁白皮才一个人,狠狠的揍了一顿,不料打得白皮头破血流,才不得不后远走他乡,有人说可能被抓壮丁了。

柳再也没回来。后来有人看见他在外地当了兵,再后来就一直没有音讯,估计是过海了。

白对桃的爸爸耿耿于怀,想趁机弄得桃无依无靠。土改时他便格外卖力斗争桃的爸爸。爸爸死后桃没有上学,因为成份不好,也没有钱上学。

过了一年当上付村长的白皮讨好,介绍她在乡里兼个文书。白是有所图,还告诉桃,他会保护她,又告诉她说柳是回不来的,永远也回不来了。如果等他,只能等来个反革命家属。

桃花点点似红雨,忐忐忑忑心怎安;

日思夜念何能见,伤心泪水湿衣裳。

桃在没有希望的等待中等待,她宁愿空守一辈子。她爸爸去了以后,妈妈也没有活多久,她一个人,凄凄惨惨的过日子。

正春暖花开时节,柳意外的回来了。桃的心里如一团乱麻,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该问一些什么;她不停的哭,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什么话也没有问。“ 别后悠悠 君莫问,幽幽事,泪流中”。

三十年来她从来没这样没完没了的哭过,快蒙蒙亮才破涕为笑,才互相问起各人的事。

桃一直是一个人过。家里没个男人,举目无亲,日子好艰难呀!桃告诉柳,父亲去世后白皮老是缠她。“合作化”中有人检举白皮私吞地主浮财被撤了职,“破四旧”那年他又在城里参加打砸抢,武斗中死于非命,被血肉模糊的抬回村子。

土改时桃的爸爸划了地主成份,后来一领导来当地视察时说,当年他被追捕就是陶医生背他回家治病疗伤的,还给了他路费, 陶 医师一向从医,常常济困扶危、疏财仗义,田地也不算多,又曾经支援过革命,救助给革命者,应是个开明士绅。

于是桃调去镇里当了小学老师,房子也退还了,日子渐的好起来。桃告诉柳可以放心的住下。

柳动员桃去那边,他喜欢那里的水土气候,告诉他还在家门外还栽了桃和柳,他常在柳下享春风吹拂,赏美丽的桃花。

“不须迎向东郊去,春在门前桃柳中”,柳说那里的环境很好,还有点像这个村子。

桃说爸爸临终时交待过,只要柳能回来,不管什么时候,也不论天涯海角,一定跟着他。她愿意永远跟随着柳,“城中桃李须臾尽,怎似垂柳无限时”,桃终于破涕为笑,总算盼到了“破镜重圆”的好日子:

春季里来柳丝长,点点桃花迎春绽;

妹妹盼望三十年,哥哥渡海来相探。

桃花点点作春装,半壁风吹柳丝长;

老天不负有心人,千里送来春风暖。

秋风肃杀呼啦尽,冰消雪化喜洋洋;

天高海阔无穷远,伴哥天涯海角旁。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

大家来说说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