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频道 > 悠悠我思 > 梦回唐朝

梦回唐朝


作者:爱护落花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1-08-22 阅读:
摘要:上 篇 胡风卷地,八月飞雪。 突契(番)的一枝呼啸的响箭,激起塞外的风沙,射出青铜的节律。 四野空旷,暮色搁浅在头顶。一片

上篇

胡风卷地,八月飞雪。

突契(番)的一枝呼啸的响箭,激起塞外的风沙,射出青铜的节律。

四野空旷,暮色搁浅在头顶。一片琥珀色的情节只留下史书苍白的疼痛。戍边的征人,不知何时月已升起。墙外寒意比墙内更重。目光的尽头寻不到家乡的雁影;故渊池鱼,风干了只能嚥酒。那轮孤月渐渐丰满,斜挂边塞,遥看远山的雪色。

羌笛何须怨杨柳。凉州的箫咽弥漫在孤城的空气中,让软绵绵的身子躺在云堆。在醉意中遥想家乡的柳枝,在梦中感受柳枝拂面的温柔。

枯草尽黄,胡笳一声一声愁绝崔人渐老。

 

下篇

燕子呢喃,纤细芳草。

倦了啼唱的黄莺,望着长门官外蜂飞蝶舞,点点杨花,初生嫩笋。横卧牙床,梦游月宫。登三乡之驿,眺望女儿山。

浣花草堂之上,春红,秋清,人如是。

高髻饰金簪,钿花连步摇。皓腕凝似霜,香腮胜如雪。脱俗的梨花。回眸浅笑脉脉。

霓裳羽衣曲,醉了君主。华清池畔,沥沥夜雨。

星疏了,月淡了,大地寂寂,明月寂寂。笙、鼓、琵琶、方响、拍板、筚篥声声渐远。曲终了,人散了,唐皇的羽衣遗落了。隐隐的,铃声从蜀栈道中传来,是霓裳化成的么?

玉颜憔悴三年,轻罗小扇遮面。凝眸处,一段新愁,溶化了盛世,溶化了君主。夜色凄迷,不知何时起了一片乳白色的浓雾。平沙莽莽,别离的笛声如同飘落的梅花,花落花散,飘荡向空中,落入水中。溪水东流,梅花也随水而去,一去不复返。远去的衣衫只留下诗人余香一片。

天色更黯了,这么走,要走到何时为止?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

大家来说说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