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频道 > 情感演绎 > 承载着爱的美人脸

承载着爱的美人脸


作者:赵细溪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1-08-19 阅读:
摘要:李露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的爱情结晶会将自己送上死亡之路。在知道这个悲剧性的结果无可挽回时,为了双亲,为了孩子,为了挚爱自

李露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的爱情结晶会将自己送上死亡之路。在知道这个悲剧性的结果无可挽回时,为了双亲,为了孩子,为了挚爱自己的丈夫,这位年轻美丽勇敢的姑娘做出了惊世骇俗的选择,她利用互联网的便利条件找到国外著名的整形医生,并请该医生为自己找寻一个各方面条件跟自己相似的毁容女孩,她要在死亡之后无偿捐献这张美丽青春的脸庞,但这一切是有前提的,前提究竟是什么呢?请听笔者慢慢道来……

2002年7月初,大学毕业不久的李露在青岛一家旅行社找了一份导游的工作,因为离家较远,旅行社为她在市某宾馆租了一间房子,在这里她认识了服务员东林。东林是个阳光型的帅哥,一米八的高个,不但人高大英俊人品也诚实善良,是个难得的好小伙子。他第一眼看到李露的时候,李露刚从大巴上下来,穿一件纯白的T恤,深蓝色的水洗牛仔裤,正面带微笑地说着流利的英语往宾馆里引外宾,由于忙碌和天气热的关系,她那张酷似韩国明星张娜拉的美人脸上闪着晶莹剔透的汗珠,就像一颗颗明亮的珍珠在阳光下闪烁。瞬间功夫,珍珠连同这张小小的美人脸被东林的心收藏起来。他一下就喜欢上了这个有一双圆溜溜大眼睛的女孩,当天他拐弯抹角打听到了李露的房间,以后对她嘘寒问暖关怀备至。他还自告奋勇的用自行车接送她往来于酒店和车站之间。二十三岁的李露虽然身后有一大批条件优越的追求者,但因为对东林印象特别好,所以并不排斥他的殷勤相待。不过面对他含情脉脉的目光时,李露还是假装糊涂。这里面的原因无外乎两条:一来东林是本市普通工人家庭,家境一般,本人也只有中专学历;再者,一直以来品貌双全的李露很清高,对爱情有着童话般的苛求,她不确定东林是不是她想要的那种白马王子。

但东林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些,只要知道李露从景点回来的消息,他准会乐呵呵地骑着自行车把她接回来,碰到休班还带着她在青岛市的大街小巷转悠。有一天李露生病了,发烧说胡话,东林发现后把她送到医院,并请假一直陪在她身边。第二天退烧后的李露不想吃东西,东林就去跑到几里外的菜市买来她喜欢吃的新鲜大虾和蟹子,煮好,细心地剥去外壳用醋沾了送到李露的口中。当时李露问他为什么沾醋而不是沾姜汁,东林憨厚的笑笑说:“这时候你嘴里肯定没味,醋清口,也能刺激一下你的食欲。”李露听了很感动。慢慢的她对这个体贴入微的大男孩有了一种特别的感觉,她明白自己是在恋爱了。

2002年十月底,李露将东林以男朋友的身份领回了家。李露的父母虽然对东林的经济条件不是很满意,但由于李露的姐姐前两年因为情感挫折割腕自杀了,所以心有余悸的他们没说什么,勉勉强强的也算默许了。

2003年国庆节,李露和东林领了结婚证,两人没惊动任何人,悄悄的去海南旅行了一趟,回来后,在酒店附近租住了一间民房,买齐了生活用品,开始了幸福而温馨的新生活。

两人都是刚参加工作不久,即没有房子也没有多少积蓄,所以他们计划两年之内不要孩子。为了多挣些钱,东林辞掉了酒店的工作,在一家建筑工地找到了份工作。因为他头脑灵活,老板对他十分信任,不久就让他当上了一个小施工队的队长。因为他会开车,老板还让他兼职当起了采购员,这样一个月下来,东林竟然赚到了三四千元,这让他很惊喜,干劲更足了。

这时李露也换了工作,从不安定的旅行社转到东林以前工作过的那家酒店工作。因为李露不但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还能给酒店老板提很多切实可行的建议,所以老板对她的聪明才智非常欣赏。老板叫王姬,女强人式的性格,在愉快的工作交往中,她们成了可以交心的好朋友。李露的职位因此升迁的很快,薪水也不断增长。

小夫妻俩看到存单上渐次增长的数字,心里像灌了密一样,别提多甜了。晚上,劳累了一天的他们,依偎着躺在床上憧憬着美好的未来。东林深情的盯着李露那张美丽的脸庞说:“我也不知道哪辈子修来的福气,竟然找了像你这样又美丽又能干的老婆。按理说你这么好的条件,什么样的富家子弟找不到……”说着说着,东林动情的发起誓来:“我要对你好一辈子,即使我们将来有了孩子,我也会把你当心尖子一样捂在心头。”活泼的李露见他严肃认真的表情,就故意逗他:“那可不一定,万一我哪天得了什么不治之症不在了,说不定过不了半年你就另觅……”话刚说到这儿,就被东林捂住了嘴,他嗔怪地瞪着她说:“快吐吐晦气,这样说话会带来祸事的。”李露见一句玩笑话,他竟然紧张成这样,就点着他的鼻头笑话他迷信。

“不是迷信,我只是紧张你,这辈子你要有什么好歹我也不活了。”看到一脸正色的东林,李露心里一热,扑倒在他怀里……

2003年年底,李露忽然萎靡不振起来,不想吃东西,老吐。东林怀疑她怀孕了,就催她去医院检查。因为李露觉得自己一直采取着避孕措施,对怀孕的事半信半疑,再加上近期工作很忙,所以就拖着没去。这天去接待一个客户时,忽然头昏目眩晕倒在车上。同去的王姬大惊失色,赶紧把她送到医院。经过检查,李露被确诊为怀孕四个月了。李露想打掉孩子,东林坚决不同意,他觉得孩子月份大了,打掉很危险,就把岳父岳母接到家里做李露的工作,终于说服她留下了这个孩子。

2004年9月中旬,一个酷似李露的女孩诞生了,看着孩子粉雕玉琢的小脸蛋,一家人沉浸在欢乐之中,李露更是为当初听从了东林的劝告没打掉孩子而庆幸不已。她非常珍爱这个美丽的小生命,女儿睡在她身面,只要一动她就会惊醒,初为人母,李露尝到了一种从未体验过的亲情感受。

可是谁都不会想到,在女儿出生两个月后的一次产后例行检查中,妇科专家神情严肃的让独自检查的她通知家人到场。聪明的李露从专家的表情中读到了不详。经过她的强烈要求,专家最终告诉了她,她得了妇科癌症,是因妊娠引发的一种绝症,目前世界上根本没有药物可以医治,也就是说生命对于年轻美丽的李露来说,已经无可改变的进入了倒计时。

这对年仅二十五岁的她来说是个多么残忍的消息啊!她的身体就像从快乐的沸点猛然间跌入了地狱的冰点。跌跌撞撞从医院出来,她感到浑身发冷,那是一种从骨子里一点点渗透出来的冷。从出租车上迈着酸软的脚步下来,她无力地瘫坐在人行道旁边的铁椅子上,冰冷的秋风卷着树枝上残存的落叶,一片一片飘落在她身边。此刻李露感到自己就像眼前的落叶,随时都会被生命的大树无情的抛弃。她忍不住捧着脸大声哭泣起来,在心里李露不停的问自己: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会遭此厄运?

路人惊奇的目光关切的询问,让她在极短的时间内恢复了常态,同时她也意识到问这些无聊的问题是没有答案,也没有意义的。慢慢冷静下来后,她小声而坚定的对自己说了四个字——面对现实。

回到家后,她没把这个的噩耗告诉东林。她知道东林不会放手让自己自生自灭,一定会为自己医治,那样高额的医疗费用不但会把这个家拖夸,也会带累自己所有的亲人。既然知道死亡不能避免,为什么要让深爱的人陪着自己受苦受罪呢?夜里,看着身边熟睡的父女俩,李露心如刀绞,她害怕死亡。想想自己现在拥有这么多幸福,年轻的生命、美丽的脸庞、慈爱的双亲、疼爱自己的老公和可爱的孩子,他们因自己而幸福,自己也因为他们而快乐。她想象不出自己的死亡会给这些亲人们带来多大的伤害与痛苦?特别是日渐苍老的父母,他们已经承受了一次失女之痛,若知道唯一的女儿也要先他们而去的话……李露不敢再想下去,她多么希望能为自己的父母养老送终,跟自己的丈夫举案齐眉相守到老,多么希望自己能看着女儿长大,听她奶声奶气的喊自己一声妈妈啊!可是这一切都不可能了。

那一段时间她心神恍惚,每当走在街上看到年轻的母亲抱着自己孩子时幸福的模样,她就感到心如刀绞,眼泪在不知不觉中落下来。东林这时也发现了她的反常,不停追问她。李露只好慌称自己得了产后抑郁症。以后,东林除了在生活上更体贴她外,还经常讲笑话逗她开心。有一天,久不见面的老板王姬忽然登门拜访,原来是东林特意把她找来陪李露的。看着东林走出门外的背影,王姬羡慕的对她说:“你看你多幸福啊,老公这么关心你,孩子又这么乖巧。”一句话说的李露泪如雨下,也许一个人承受这一份令人窒息的悲苦过于沉重,那天李露把自己身患绝症的事告诉了王姬。王姬听了以后,先是悲痛震惊,继而鼓励她要树立跟病魔作斗争的勇气。

第二天,王姬亲自买了一台电脑送到了李露的家里,嘱咐她多到网上查询一些这种病治疗动向。为了增加她的信心,临走时,王姬说:“社会在发展,医学领域也在日新月异的发展,就像以前谁听说过人可以换一张脸的,现在网上就报道,英国皇家哈里医院的著名美容师彼得正准备明年打造换脸第一人,你说这不是希望吗?没准哪天你也会在网上看到你的病已经被某个科学家攻克了的消息呢。”

王姬的鼓励起了作用,李露开始把希望寄托在网络上。一有空闲她就在网上查阅关于妇科癌症的相关资料。但随着相关资料知道的越来越多,李露最后的希望也一点点破灭了。不过王姬的话给了她启迪,一个近似于天方夜谭的想法在她脑子里逐渐清晰起来。

一天洗头时,她照了一下镜子,看到自己美丽依旧的小脸,忽然冒出一个奇怪的念头,既然国外有先进的换脸技术,自己为什么不可以让这张美丽的脸庞在需要她的女人身上继续生存下去呢?如果能找一个合适的借口,在死亡之前去国外悄悄找一个身材性格跟自己都差不多的女孩换脸,是不是就可能以桃代李、鱼目混珠,让她取代自己在父母、老公、孩子面前的位置,让自己现在的幸福自然而然的转嫁给她,让一个悲剧在不知不觉中转化成为一个喜剧呢?这是一个在常人看来很荒谬的想法,但却那么强烈出现在李露的脑海里,赶也赶不走。反过来又想,要真这么做了,自己将孤独的面对死亡,那是一件痛苦而可怕的事情,不过一想到自己的孤独痛苦可以换来亲人们的幸福快乐,李露的决心大起来。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从这一刻起,这个年仅二十五岁的女孩决定孤独的承受起所有的痛苦,让自己的生命在无形悄然消失,让另一个女孩取代自己的位置。

她通过网上搜寻的方法查到了哈里医生的邮箱,写了封信发了过去,信是英文写得,她说:我是一名身患绝症的25岁中国女孩,我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一张精致美丽的面容。我死后,愿意无偿将自己的脸捐献给需要她的中国女子,不过有个前提,希望她能接受我的亲人们,并用我的身份继续生活在这个家庭内,我知道这个要求很苛刻,但并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为了这个微薄的希望,哈恩医生,请帮帮我好吗?

这封信发出不久,哈恩医生就很快给了回复。他被善良的李露感动了,在要了李露的具体资料后,答应尽己所能帮她找出合适的人选。

2005年三月,李露的身体状况越来越不好,虽然的极力支撑着,但总有些力不从心的感觉。东林以为她侍弄孩子累的,跟她商量要把女儿送到父母家住一阵子,被李露不留一丝余地的拒绝了。面对越来越清晰的死亡背影,她真想把女儿一刻不离地搂在怀里。

在焦灼不安的等待中,五月初哈里医生终于为她带来了好消息,告诉她已经找到了合适的人选。女孩名叫凯撒琳,跟李露同岁。无论血型还是身材嗓音跟李露都很相像。而且凯瑟琳的遭遇也很可怜,三年前的一个深夜,她跟三个好友参加完生日派对后,在开车回去的路上,被一辆急拐弯的SUV轿车从侧面撞了上来,巨大的惯性把她从车里摔了出来,脸贴着地面滑出去四五米……当她从医院醒来时,左脸撕裂般的疼痛伴着一件可怕的事实摆在她面前——她的脸被毁了。她曾经在医院里作过多次整容手术,但终因面部被毁的太厉害而失败。出院后,热恋中的恋人无法忍受她恐怖的半边脸,弃她而去。去年经商的唯一亲人父亲又病逝了。家境富裕却万念俱灰的凯瑟琳每天在家里对着电脑打发时光,当她无意中看了哈里转发了李露的信后,深受感动,愿意在李露死后接受她的捐献,取代她的位置。哈里医生为了让她们两人更好的沟通,特意将凯瑟琳的QQ号给了李露。

两个苦命的女孩经过了解,很快成了无话不谈得知心密友。当李露知道凯瑟琳是在传统中国家庭里长大,还说了一口很地道的普通话时,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她觉得自己天方夜谭的想法很快就可以实现了。

2005年11月,李露去医院检查,医生说她也就有三个月的时间了。回家的路上她给凯瑟琳打了电话,说自己打算用出国留学的名义去美国找她度过自己最后的时光。凯瑟琳听了泣不成声,她被这个年轻美丽坚强的女孩深深感动了。哽咽着说:“露,你来吧,我会用最好的环境,最体贴的关怀来对待你,因为你是这个世界上最美最伟大的女儿、妻子和母亲。

那天晚上,李露找到了王姬,将自己的计划告诉了她。这个从未流过泪的商界女强人被感动的号啕大哭,她紧紧抱着瘦弱的李露说:“你去吧,我支持你,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值得我尊重的女人。”

第二天晚上,李露用一种愧疚的口气告诉东林,公司要派她去国外学习先进的管理技术,两年的时间。虽然知道孩子小离不开,但自己实在不想错过这个充电的大好机会。通情达理的东林沉思了很久后,还是答应了李露的要求。晚上,李露紧紧的拥抱着东林魁梧的身子,心如刀割,但她控制着自己没有落泪,在这段非常的日子里,她已经学会怎样把泪默默的咽到肚子里。

在悄然的生离死别面前,这个年轻的姑娘表现出少有的沉静,她把一切痛苦压在心里,决不在亲人面前流露半分破绽。临出国之前,她回了一趟家,帮妈妈洗了一次脚,并细心的为妈妈剪了脚趾甲,想到自己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为疼爱了自己二十四年的妈妈尽微薄的孝心,不由眼泪“吧哒、吧哒”落到盆里。妈妈以为是她出国不放心家里的孩子,就慈爱的摸着她的头发,笑着安慰说:“傻孩子,我跟你爸会把幢幢(孩子的小名)照顾得很妥帖的,再说东林这孩子很懂事也很孝敬,你安心在外面学习,两年很快就过去了。”李露不说话,只是拼命的点头,此时她痛苦的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了。

又是一个寒风萧瑟的冬日,就要踏上飞机的李露面对着所有来送行的亲人们微笑着挥手告别,转过身来,她泪雨滂沱……两年后的今天,他们迎接的将是与自己有着同一张脸的凯撒林,那是一张承载着自己全部爱的美人脸。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

大家来说说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