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杂文频道 > 杂七杂八 > 举报人面前有一堵又高又厚的墙

举报人面前有一堵又高又厚的墙


作者:曹友琴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1-08-10 阅读:
摘要:童外元情妇“杜醒悟”,在“中国职业第一举报人”姜焕文挺力帮助下,举报云南省个旧市副市长童外元,终于“举”倒了这个腐官

童外元情妇“杜醒悟”,在“中国职业第一举报人”姜焕文挺力帮助下,举报云南省个旧市副市长童外元,终于“举”倒了这个腐官(8.25《扬子晚报》)。

本来应该高兴,但读了这篇报道后,倒是更感到举报人面前,有一堵又高又厚的墙体阻挡着,感到举报太难。

“杜醒悟”的举报,证据充分:有她与这位副市长的“亲密合影”,有“发给她的一些暧昧短信和照片”等等,遭遇的却是“控诉无门”,是这位副市长大人“将她痛打一顿”。谁还敢举报?

副市长暴打情妇,杜某报了警。派出所负责“摆平”了这件事,副市长付了杜某住院医疗费,赔偿了杜某“精神损失费5万元”。一切也就平安无事了。这位副市长除了这个情妇杜某,还另有多个“情人”。情妇、情人的周围百姓是不可能不知道蛛丝马迹的,可谁敢去举报、惹事生非呢?

多亏了网络舆论的力量。这位副市长的黄色新闻被“中国第一职业举报人”在他主持开办的“中国民间举报网”公布了,当地才不得不摘去他的乌纱帽。可那里的权势者并不高兴,有记者走访个旧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卢雨能的时候,这位卢主任冰冷地“拒绝就童外元被罢免一事发表看法”,让记者吃了闭门羹。

更让人感到怪味的是,这边反腐“胜利”了,那边“杜醒悟”日子可难过了:童的家人开始在网络上大肆攻击她,童大人的“朋友”打电话直言不讳地威胁,“要让我(杜某)好看”。令人感到尤为可怕的是,“当地有关门都给我施加压力”,明确指责她的举报是一场“闹”。既然是“闹事”,今后还会有好果子吃吗?等着倒霉吧。

怪还怪在,有人随即发表高论,认为网络上公布官员生活情节,有“泄露他人隐私”之嫌。小报上天天有关于明星的“花边新闻”,可一在网上揭露官员生活腐化,就要维护他们的“隐私权”了,这大概是一种“权力逻辑”吧。香港广播处处长朱培庆与一名浓妆艳抹的年轻女子牵着手并肩而行,媒体就不客气地曝光,朱培庆只有辞职走人。因为香港人很清楚,道德败坏,绝不会是个好官。尽管是两种制度,但这应是天下同理呀。

行文至此,你不感到在举报人面前有着一堵看不见却是实实在在的又高又厚的墙体吗?敢于举报,就常常会在墙下被弄得遍体鳞伤乃至家破人亡。郭光允举报程维高,受到死亡威胁;吕净一举报河南省平顶山市政法委书记李长河,先被免职,后被拘留,最后又遭凶手行刺造成重伤,妻子则被刺身亡;辽宁省委鞍山市国税局公务员李文娟,举报鞍山市国税局违法和违规行为,得来的是两次辞退和一次劳动教养。她不胜唏嘘,以后“我不会举报了”。为什么?一个字,怕!

当人们举报有安全感,而不再有危险感的时候,应该就是天空得以晴朗之日。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

大家来说说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