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杂文频道 > 杂七杂八 > 让人窒息的悲哀

让人窒息的悲哀


作者:曹友琴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1-08-23 阅读:
摘要:鲁迅先生小说《药》中的华老栓,为了给小栓治病,把蘸着革命烈士的人血馒头当药,其愚昧、其麻木,至今一想起来也令人心颤。

鲁迅先生小说《药》中的华老栓,为了给小栓治病,把蘸着革命烈士的人血馒头当药,其愚昧、其麻木,至今一想起来也令人心颤。

然而,方智良教授述说“慰安妇”幸存者的苦况,竟发生在当代,更让人感到一种窒息。

至今依然活着的“慰安妇”已经只有46人了。她们曾经遭受日寇的凌辱,已经使她们身心受到极大伤害。打败日寇之后,尤其是在咱们人民当家作主之后,她们自应得到更多的社会同情和呵护,却让心酸。

日本政府不肯像德国政府那样,对二战中的法西斯罪行作深刻反省。作为遭受日寇惨无人道的受害者,活着的慰安妇实在是最难得的活的见证。

方智良教授,凭着他的一颗正直知识分子的民族良心,踏上艰难之路,多少年来,走访了100多位“慰安妇”老人。

要不是方智良教授的亲眼所见,恐怕没有人会相信曾经身心遭受过日寇重创的老人们,今天的生活竟是如此不堪。她们的苦况实在让今天人们感到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悲哀,感受到一种现代文明社会里不该有的愚昧和麻木。

方教授看到的那些“慰安妇”老人,不仅极度贫困,更遭受着精神折磨。一点不夸张地说,她们还是苦苦挣扎在死亡线上。“山西的一个老人......一个人(生活)没有照顾,昏倒在小道上几个小时醒来后,慢慢地爬回家从水缸里舀瓢水喝就完事了”。“海南一个幸存者家里,揭开她家的锅盖,发现里面盛着野菜。方智良好奇地问,这是给猪吃的吗?老太太说,第一碗自己吃,剩下的给猪吃”。何至于此!

她们精神上还继续受到摧残,就更是一种悲剧了。她们嫁了人,但她们受到村民的鄙视和遗弃。她们的丈夫也把她们当坏女人看待,动不动就受到丈夫的毒打。就是她们亲生的孩子,由于母亲受到社会的鄙视,孩子也失去了辨别是非能力,也欺凌她们,虐待她们。重重包围的愚昧、麻木,制造和加深了这些老人的苦难。

然而,让人们更难以置信的是那些人民“公仆”的愚昧、麻木:“有的老太太要出国控诉作证,当地官员就当着她们的面训斥道,你还干过这事呀?还想丢人丢到国外?”呜呼!夫复何言?!

咱的近邻“韩国有慰安妇之家”,我国仅存的46名幸存者,怎么就被社会忘却呢?这让人怎么去理解呢?“公仆”们一年的吃喝就是数千亿人民币,全国统统才46个这样的老人,怎么就建立不起一所“之家”呢?是“公仆”们想不到,还是不屑为之呢?那些风风光光的“慈善家”哪里去了呢?那些慈善机构哪里去了呢?那些基金会又哪里去了呢?

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

笔者真诚敬重方教授,他不是那些满嘴高调仁义道德,背后却是唯名利是求的伪君子。他代表了现代社会知识分子的正直和良心。他亲眼目睹老人们的境遇,在心痛中流泪。他带上妻子去寻访,“老人哭,我的妻子也跟着哭”。他用自己的微薄的经济力量,每年给那些老人送钱送物。但他在“为钱烦恼”。

一种怪异的社会现象:一方面大有其人慷慨激昂抨击日本军国主义的罪行,一方面是对这些活着的证人,生活在不堪的境况中熟视无睹、冷漠无情。他们痛恨兽性的狼,却反过来又凌辱受害的羊。他们的民族意识到哪里去了呢?他们是一种怎样的心理呢?!

愚昧而麻木,莫大的悲哀!

鲁迅先生说过,所谓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那些老人境遇,不就是已经上演了60多年的让人心酸的大悲剧吗?

 

注:本文材料和引语来自第7期《上海支部生活》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

大家来说说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