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频道 > 情感空间 > 妈妈(二)

妈妈(二)


作者:网络 来源:本站原创 发表时间:2021-03-18 阅读:
摘要:
妈妈还天生不會说谎。那个时候,别看家里缺钱,可是农具倒很齐全,老有人来借,明明在家里放着,父亲却说没在家,说早被借走了,这个时候,妈妈往往举着农具走出来,说没被借

妈妈还天生不會说谎。那个时候,别看家里缺钱,可是农具倒很齐全,老有人来借,明明在家里放着,父亲却说没在家,说早被借走了,这个时候,妈妈往往举着农具走出来,说没被借走,在家呢,结果来人扛着农具高高兴兴去了,父亲跟妈妈却又干上架了,干得多了,妈妈就有了对策,让那些借东西的等父亲不在家时再来,可是那些借东西的人偏偏不配合,总是把农具使坏了才还回来,往往是妈妈还没修好,就给父亲发现了。

 

九六年,三姐得了肠癌,要手术,医生说生死不保,就把妈妈接去了,一路上,几个姐姐反复教妈妈骗三姐说不是癌,是息肉,小手术,可是一见三姐妈妈就变了,抱住三姐放声大哭,说女子呀,你咋得了这种绝症呐?一句话,三姐死活不肯上手术台了,不过最后还是听了妈妈的,乖乖地做了手术,说看在妈妈实话实说的份上。九七年三姐再次复发后,在床上跌滚,我们都劝三姐要挺住,说她會好的,妈妈张嘴却说,女子呀,你实在不行就走吧。一句话让三姐哭得死去活来。最后三姐走了,服了毒,我们都很气愤,要跟三姐夫算帐,被妈妈阻止了,妈妈说算了,说三姐夫已经很不容易了。

 

我上大学时,脾气越来越跟父亲一个德性了,倔,还不爱说话,两片嘴皮子总是顽强地闭着,很不讨同学们的喜欢,我就更恨妈妈,嫌她给没给我生一副柔弱可人的好脾气。大学就在我们汉中,不远,每周末都能回家,我进了门也不叫妈,漫不经心甩着包说我回来了,妈妈就乐巅巅跑出来去给我端好吃的,第二天走时也不叫妈,拿了包说我要走了,妈妈就忙着给我取生活费。

 

大学毕业后,我被分进母校教书,我对母校深恶痛绝,因为我在那里早恋过,被罚请过家长,挨过打,所以就偷偷告诉妈妈我要去北京闯,妈妈大睁眼睛问我北京在哪儿,在妈妈眼里,毛主席跟周总理住过的地方肯定遥不可及,远在天边,我说不让我去我就再寻短见,吃老鼠药,或者跳河,妈妈怕了,背着父亲给了我三百块钱,我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接着我要结婚了,远嫁北京,妈妈一句话不说,就是擦眼睛,想跟老公说说话,可是语言不通,就那么默默地拉着老公的手,久久不肯松开。我和老公走那天,在二姐家大聚會,也就是为我们饯行,妈妈看不出难过,木木地,最后也没送我们,一个人留在楼上,后来姐姐在电话里告诉我说她们回来时妈妈已经哭瘫在地上了,说一下子走那么远,将来生孩子咋办呐?

 

我结婚后,第一次给妈妈寄了1000块钱,妈妈捧着钱团团转,说这么多钱,怎么花得完?我打电话回去,妈妈的耳朵不好使,老听不见我说什么,父亲就夺了电话,骂妈妈浪费我的电话费。后来在给二姐打电话时,二姐说妈妈很是羡慕人家能收到女儿的来信,我就开始给家里写信,可是总是无话可说,老是那句:我很好请二老放心,请二老多保重。我寄回去的钱妈妈都舍不得花,存着,说等将来我生孩子她好来北京看我,可是婚后由于我身体不好,一直没要孩子,妈妈也没能来成北京。妈妈知道我身体不好后,总是劝我别背包袱,说會好的一定會好的,说如今医学这么发达。后来姐姐们告诉我,妈妈做梦都想到北京走一趟,看看天安门,可是怕给我添麻烦,还说她的一双解放脚會给我丢脸的,让我公婆看不起我的。

 

婚后,我跟老公两个人的小日子过得甜蜜,就没想过要回老家,99年夏天,二姐在电话里说篮子你该回来看看了吧,我这才想到回去。回到老家那天,妈妈拄着拐棍站在村口接我,我第一次见到妈妈拄拐棍,吓了一大跳,说妈妈你怎么老了,妈妈笑了,说傻女子,你都多大了?一句话让我哑口无言,第一次发现妈妈老了,头发白了,背弯了。回到家后,妈妈无意挽了一下裤腿,我发现妈妈的腿细得跟麻杆儿似的,我惊叫起来,说妈妈你的腿怎么那样?妈妈平静地笑了,说她的腿不是一直就这样吗?我蹲下身子,摸着妈妈麻杆一般的腿,久久说不出话来,心里却百般感慨,妈妈用她这样的一双腿,养大了我们那样一窝孩子啊。想着想着,泪水就止不住在心里涌流。

 

我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带妈妈去医院检查身体,风湿性心脏病,医生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药不离身。接着姐姐们都赶回来了,妈妈当场提起了给她缝寿衣之事,说我回来一趟不容易,姐姐们都很奇怪,曾多次跟妈妈商量给她缝寿衣的事,都被妈妈反对了,这次妈妈怎么主动要求了呢?现在想起来,妈妈那时已经知道她将不久于人世了吧,可当时我们只顾沉浸在姐妹重逢的喜悦中,谁也没在意妈妈。说缝就缝,头一天去买布料,第二天就给给请来了裁缝,那是周末,姐姐姐夫和姐姐们的孩子都来了,很是热闹,可是忙怀了妈妈,天天变着花样给做好吃的,只是那时我们都远离了农村,口味都变了,特别是姐姐们的孩子们,都叫着说妈妈做的饭难吃死了,我不说什么,但总是吃得很少,妈妈看在眼里,不停地抹眼泪。吃完饭我们姐妹在屋里玩麻将,谈天说地,妈妈一个人在厨房里忙着洗碗,小山似的一堆碗。

 

缝完寿衣我就要走,妈妈也不挽留,只是说知道我在北京城里时间长了,回来住不惯了,委屈我了,走的时候,天下着雨,我直接把车叫到了家门口,车走了好远,妈妈还在后头跟着,当时我一心想着和老公相见,归心似箭,就胡乱朝妈妈挥了挥手。

 

回到北京后,我只给妈妈打电话报了个平安,之后,就一直没跟联系,直到“十一”前夕,我再往家里去电话时,父亲说妈妈早在一个月前走了,当时,我一句话没说,放下电话,只有一个念头,回去,看妈妈,可无奈已是晚上,我倒在床上,等着天明,那一夜,我没合一下眼,眼睁睁望着窗户,盼着天快些亮,第二天醒来,我满嘴亮泡,嗓子也坏了,说不出话来,这是我以前和后来从来没有过的。我直奔火车站,买票回家。坐了近三十个小时的火车后,我终于回到了家乡。村口再也见不到妈妈在那里迎我的身影,我的鼻子一下子就酸了。径直扑向妈妈的墓地。妈妈静静的躺在那里。我跪下去,想着三十多年来我从来不曾为妈妈做过一次饭梳过一次头,甚至是给倒过一杯水啊,我泪如洪流。父亲闻讯赶来,将我拉回了家。父亲交给我一个红布包,说是妈妈留给我的,我打开一看,却是我寄给家里的所有信件,其实还不足十封,而且每封信的内容都超不过八十个字,我捧着信,再次泪如雨下,第一次对父亲大发脾气,问他为什么妈妈病危时不通知我,父亲说不光没通知我,连姐姐们都没告诉,妈妈说她反正到岁数了,该走了,再说她一天两天咽不了气,让女儿们都回来守着她,那多耽误功夫。

 

从此,我就改变了对妈妈的称呼,每当单位同事说起自己的母亲时,我总是妈妈长妈妈短的,同事们都笑我矫情,都三十好几的人了还叫妈妈,可是我知道,这份矫情,我这辈子是挣不开了,挣不开了。

 

今年清明,给妈妈立碑,恰值下雨,我穿得很少,姐姐们怕我被冻坏了,都劝我去父亲的住处暖和,等完工了再来给举行仪式就行了,我没去,我一直在冷风里站着,从清早八点站到了天黑,嘴唇冻紫了,脚也麻麻地,完工后,给妈妈磕头,姐姐们都让我免了,要架着我离去,我咆哮着说我要给妈妈磕头,我要给妈妈磕头,姐姐们都给吓坏了,纷纷往我跟前的地上铺雨布,我扯开雨布,一头跪在泥水里,脑袋在泥水里撞得砰响,给妈妈磕了三个头,用尽了我一身的力气。

 

前不久的一个晚上,我去家门口的菜市场买菜,回来时看见一对母女,手拉着手一起走,我忽然心里软软地,就跟在她们身后,一直跟了半个多小时,母女两同时转过脸来,瞪着我说:你老跟着我们干吗?我望着她们,愣愣地,唤了一声:妈妈。

(责任编辑:admin)

大家来说说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