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频道 > 情感空间 > 记一次特异的老人“华南游”

记一次特异的老人“华南游”


作者:带雨的云 来源:本站原创 发表时间:2012-05-11 阅读:
摘要:
“华南游”其实是一次聚会,特异的聚会。一辆大巴载着一车笑声在南国公路奔驰,大巴里几乎全是76到85老人,还有几位拄着拐杖,这般老态龙钟还旅游?我们是55年前分手的同学,为

“华南游”其实是一次聚会,特异的聚会。一辆大巴载着一车笑声在南国公路奔驰,大巴里几乎全是76到85老人,还有几位拄着拐杖,这般老态龙钟还旅游?

 

我们是55年前分手的同学,为了见面聊天,在一起说说6年同窗的旧事与分别后55年各自的甜酸苦辣,为了你看看我变了没有,变了多少,老了没有,我看看你变了没有,变了多少,老了没有,为了在一起说说亲热话。

 

当年我们中最小的才15岁呵,从专科到本科6个年头的春夏秋冬聚在一个“窝”里,几乎是一辈子的十分之一呵。

 

是六十年前走到一起的两个班,一个班学话剧表演一个班学舞台美术。近70名同学天天坐在一个大教室里听课,从语文、近代革命史、社会科学基本知识,到文艺概论、戏曲史、戏剧史、联共党史、政治经济学、辩证唯物主义。音乐和美术欣赏课也在一起,专业课才分开。

 

同吃一个灶,同住一栋宿舍,睡一张张同样双层床的上下铺,你能听见他的呼噜他能感受到你在翻身,甚至能听见说梦话。如此亲如同兄弟或姐妹,各自东南西北以后怎不惦念呢。

 

已不是第一次聚会。与第一次相比明显特点是只有郎朗笑声没有幽咽与泪水潸然。有同学说已经没有了泪水,有同学说只愿意记住幸福与快乐。不管怎么说,那6年里还都是稚气的孩子呢,哭够了,只剩下笑声。

 

不少同学怕今后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便决定无论如何也参加,带了必备的药品。一位已逝同学则是遗孀代替参加,丈夫留下遗言,如有聚会一定要代表他参加。妻子带着丈夫的临别遗言,带了对同学的深情厚义与思念来的。

 

经过长时间筹划老同学们终于见面了。70位同学已不足50,还有因身体欠佳或行走不便,或其它原因不能参加,多难得的聚会呵。

 

俗话说“七十不留宿、八十不留餐”,为了见面全都不顾及了,从遥远的天南地北聚拢,好几位还是越洋而来。

 

告别母校55年来并不是第一次聚会,可是不少却是第一次相见,彼此几乎认不出来了,开口说话以后才辨别出是哪位同学。我不禁想起贺知章的诗句:“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20来岁分手,都已“鬓毛衰”,唯声音依旧。

 

大巴里唯一年轻的是我女儿,随往照顾我和她妈妈的。四十来岁的她当然没有玩够,比如本想在澳门赌场赌一把,尝尝博弈的滋味,怕误时间没有如愿。她虽没玩够却并不遗憾。我的同学都把他当成女儿,从这个集体她深深感受到了父辈过去年代的深情厚义,她也羡慕父辈们精力充沛、感情澎湃。

 

一天,女儿把我年过八十的同学叫大哥,我批评她不懂规矩,应称伯伯。她竟然反过来批评我太落伍,说我不懂时代,那位的身体那么棒而且不服老的心态,称他大哥不仅不会生气反为自己的年轻觉得高兴。我后来发现,称大哥时他果然特精神抖擞。

 

他学生时代是长跑运动爱好者。去澳门途中因忘带证件而中途下车,一会儿他就追上了我们,竟然面不改色。

 

连导游也感到吃惊,虽已七老八十却一个个那么乐观、活跃、开朗,一路上嘻嘻哈哈说说笑笑不停,又演又说又唱,惊叹这个集体的凝聚力与感情笃厚。他还从没接待过这样的旅游团体呢。

 

同学们没有忙采购的,没有急忙参观游览的,最想的是赶快与同学见面。

 

因为车的班次,我是报到最早的,凌晨5点火车到站。饭店安排好了住房却没有心思休息,一次次从11楼下到门厅,看看是不是已经有同学来了。

 

聚会中最高兴的事是能叫出同学的名字,同学也能认出自己,如果一时认不出也不让对方开口,暗示让自己再想想,果然刹那间认出来或者听出来了,于是高兴得大着嗓门嚷嚷:认出来了,认出来了!

 

范同学的感受可以代表全体同学:兄弟姐妹哪里比得上,在遥远的异国他乡,有困难时寄些钱来罢了,近些的同学年年都相聚。他说非常真切。

 

还有几位同学不能参加聚会,也抽时间老远赶去看望大家,请同学们吃饭,盛情令人难忘。

 

6天的聚会参观,从深圳、珠海、中山到澳门,参观中山纪念馆,艇游岭南水乡,泡南国温泉,金莲花前照相,参观澳门赌场威尼斯城,终于一个个喜笑颜开的返回深圳。

 

天不作美,几乎日日倾盆大雨,大巴在世界之窗门外路过也没停下。本来就不是为参观来的,没有太觉得遗憾,欢声笑语依旧,大雨滂沱冲不淡大家的兴致盎然,窗玻璃上的汨汨流水没搅乱大家的思绪,稀里哗啦的雨声压不过嘻嘻哈哈的笑声。

 

已经各自安然无恙的回到家里,心却如同还留在同学身边,留在宾馆的住房和餐厅,撂在过道的欢声笑语中,飞腾在金莲花下的照相咔嚓声中,安放在旅途的大巴上,继续听着朗朗的说笑,听讲着有趣又味的陈年故事,看着讲述苦难经历与快乐趣事的苦涩与快活的笑脸,沉浸在聚会的那几个欢声笑语的快乐日子里。

 

啊!日子飞快,几乎才说完“还有三个月就能见面,三个月多慢呵”,就又已经分手,不觉得“多慢呵”而觉得“过得太快”。时间老人一下子如同小脚女人,等呀等呀总不得来,一下子竟然大步流星,说分别就马上分别了。

 

回家了。这几年写了些短文,回忆在校年代。为与同学共享那六个酷热与严寒,返回后便忙着给3本文集签章,一包包写好地址,用行李车拖去邮寄。老天不作美,又几乎天天下雨,到现在还没有全部寄完。

 

聚了又分开了。于是在六个年头的念念不忘中添了新的念念不忘,一张张年轻活泼的影子上叠加上了一张张老迈沧桑的印记。

 

当然还是那六年的记忆深,虽然才见面又才分手,脑海里似乎还是55年前的那个教室、寝室、饭厅、操场,在脑际闪闪烁烁的,还是那一张张年轻的脸,一个个活泼朝气蓬勃的影子。

 

啊!六个日子的相聚,把我们的年轻时代邀回来了,忽然变得年轻,似乎回到了那个难忘的大学年代。

 

感谢这次聚会。感谢中特别想到的是谢谢操办的几位老同学,是他们不辞劳苦,通过电话、QQ、伊妹儿,有时还飞来飞去与各地各方联络、商量、安排日程、名单、吃、住、行等方方面面,操心了辛苦了呵。这安排需要多大的勇气,多大的胆量、能耐、魄力,付出多少精力呵,祝他们健康长寿、合家快乐。嘿嘿,又闻下次聚会的新议论了呢。

 

六年同窗不平常,春夏秋冬兼早晚;

如兄如弟似姐妹,虽然有坑又有坎。

风雨同舟迎难上,颠颠簸簸风浪战;

忘却辛酸只记乐,人生不过梦一场。

 

六年同窗匆匆过,分赴西东与北南;

六个三百六十日,仅把欢乐留南方。

不管窗外雨霖霖,满载快乐满车欢;

雨神哗啦赞老人,祝愿各位身健康。

 

七老八十步踉跄,又是说来又是唱;

坐上大巴不瞌睡,话语不停声朗朗。

分别容易见却难,耿耿于怀常常想;

明明还在旅途中,又问下次聚何方。

(责任编辑:admin)

大家来说说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