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频道 > 情感空间 > 温情康乃馨

温情康乃馨


作者:曹友琴 来源:本站原创 发表时间:2010-01-01 阅读:
摘要:
那还是“非典”肆虐的日子里。“笃、笃”敲门声,以为是老友耐不往寂寞闲聊来了。打开门,却是一位素不相识的少女,笑盈盈地手捧一只花篮,核实了我的姓名之后:“你的朋友让

    那还是“非典”肆虐的日子里。

    “笃、笃”敲门声,以为是老友耐不往寂寞闲聊来了。打开门,却是一位素不相识的少女,笑盈盈地手捧一只花篮,核实了我的姓名之后:“你的朋友让我给您送花致意。”少女含笑辞别,或许心潮勃然涌动,我竟然没有说一句道谢的话。她大概背过脸就要笑我的失态了。

    花,是一色深红的康乃馨。花名就让我喜欢,康健而温馨,很诗意,很柔情。花儿衬着翠枝绿叶,含苞半开,温雅端庄,很醉人。淡淡的花香,似有若无,清馨之气、温馨之味,高雅而纯洁。康乃馨的深红,又不是红玫瑰那种燃烧得有几分灼人之感的火焰。她红得像悠悠的火苗,温暖、平和,暖到人心里。一支支花朵,仿佛一张张笑脸,恬淡温雅。轻轻的风吹得窗帘摆动,这就顿觉“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那友人的心意,友人的祝福,友人的深情,友人的至纯至圣之情,全由着这花色、花恣、花香,让满屋轻柔弥漫。给花儿喷洒清水,就有晶莹的水珠,挂在花心花瓣上,更添几分嫩柔。清晨,一起床就忍不住要对着那束康乃馨,问一声,夜来无恙,可曾“梦里花落”?

    孩子长大,有了自己的窝。老伴又早早去了那个茫茫世界。走进家门,就是全家“欢聚”了。好在我很快就移情别恋,以书为伴,也就难得有孤独的袭击。近来,非典闹得沸沸扬扬,人们心理空间弥漫着或多或少的紧张,朋友间的往来也就少了。这满篮鲜花,陡然给斗室平添一屋生机,满屋温馨。

    我一直以为花儿是有感情而且懂得感情的,传递送花人的情意,于无声中渗透,无声胜有声。我又以为花儿,花儿的语言,尽在无语中,却胜过千言,胜过有声。

    鲜花丛中插有名片大小的一张红色卡片。卡面上写有“祝您生日快乐”,却无送花人落款。数了数花朵,正好是我今年的岁数。这就奇了,对于生日,我向来是不在意的,就是整十年岁被称做“大生日”的,也只有母亲生前同我生活在一起的时候,是她记起来又坚持为我“祝寿”。所谓“祝寿”,也就是做几个菜关起门来全家举杯自贺而已。

    谁送的花?

    能记起我年岁和生日,而且又是那么准确无误。是孩子?不对。孩子回家看到那篮鲜花,也夸张地“哇”的一声,“拷问”我,是谁送的。是契友?也不象。不记得在友人之间谈起过我的生辰八字。是情人?不善交际,固守蜗居,何来“情人”?难道是风华正茂时期初涉爱河的最初恋人?怎么会呢?尽管初恋难忘,一时误会负气分手,各自留下不尽的遗憾,尽管偶然相遇也微笑致意,但也仅此而已。如今我们已经都是双鬓染霜,怎么会还有那份浪漫?

    我期待着有人会自我“暴露”。我又通过电话主动“出击”,想从话语间窥探蛛丝马迹。然而,都是白费劲儿。

    我不再想弄清楚送花人是谁了。那个送花人不愿意“现身”,其实本身就洗尽了逾常的尘世人情俗气,那宽阔的胸怀、无私大爱,显示一种人性的美好。我把每一个亲人、友人、邻里、同事都看作送花人,深深感受鲜花给我心灵的洗涤、净化和温爱。

    非典灾难,人们更懂得人世间最宝贵的不是财富、不是权势,而是人类之爱,是人性之美。人,总是期望得到被人呵护,得到别人的关爱,得到别人的真情。无论谁是送花人,这醉人的花情、花意都是纯真而高尚的。我浸淫于花的意蕴之中,美美的,柔柔的。

    花,是一色深红的康乃馨。这花名就让我喜欢,很诗意,很柔情。康健而温馨,清馨之气、温馨之味,高雅而纯洁。康乃馨的深红,又不是红玫瑰那种燃烧得有几分灼人之感的火焰。康乃馨的深红是悠悠的火苗,温暖、平和,暖到人心里。那挤在一起的花朵,仿佛一张张笑脸,但不狂放,不傲慢,恬淡温雅。轻轻的风吹得窗帘摆动,这就顿觉“有暗香盈袖”。天地悠悠,过客匆匆。红尘滚滚,人海茫茫。“莫道不消魂”,那友人的心意,友人的祝福,友人的深情,友人的至纯至圣之情,全由着这花色、花恣、花香,满屋温馨弥漫。

(责任编辑:admin)

大家来说说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